其他姐妹也不由得紛紛鬨笑了起來。

但耀陽卻是臉不紅心不跳的說:

「胡說什麼?

「人家來天使之城可是來與我們達成聯盟的,可不是你們這群小浪蹄子想的那麼齷齪!」

「喲,這就為人家說好話了嗎?」那名調皮的小姐妹卻是一臉的鄙夷:

「果然是見色忘義啊!」

「什麼叫見色忘義?」耀陽卻是邪魅一笑:

「你們不是我的色嗎?」

說著她就直接動手動腳起來,而那群小姐妹卻是哈哈笑著跑開了。

「哼,小浪蹄子!」耀陽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姐姐還治不了你們?」

隨即,她便換上了嫵媚的笑容,邁著讓男人神魂顛倒的妖嬈步伐向衛軒的住處走去。 趙經理幾乎快嚇尿了,這個時候說這個,不是要他的命嗎?

陳聖元惡狠狠地看向趙經理,他當然知道,這是自己手下的人。

「陳總,誤會啊,誤會啊……」趙經理帶著哭腔:「我不是這個意思……」

陳聖元面色冰冷,猛地揮手:「來人,把他給我拖下去,打斷手腳!」

四周立刻衝上來幾個漢子,將趙經理拖上就走,趙經理哭爹喊娘。

「等一下!」陳聖元突然大喝一聲。

趙經理以為機會來了,連忙道:「陳總,陳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饒了我吧……」

陳聖元抓起旁邊的酒瓶,一下子砸在趙經理的頭上,破口罵道:「喊的老子心煩,你們把他給我拖出去,打斷手腳,沉到廣陽江!」

此言一出,四周眾人皆驚,陳聖元這是要趙經理的命啊。

許家眾人面色慘白,之前他們覺得趙經理是大人物。

現在他們才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大人物!

而陳聖元只是南霸天手下的一個小嘍啰,眾人都不敢想象,樓上的南霸天,到底有多恐怖!

林漠許半夏被這樣的大人物邀請,那得是多大的榮幸?

許永慶悄悄湊到許建功身邊,低聲道:「建功,一會兒,我陪你們上樓吧。我身為許家家主,如果不到場,傳出去,只怕讓人覺得我許家禮數不周啊!」

許建功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自己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想想這些年受的委屈,許建功頓時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他深深看了許永慶一眼,輕聲道:「爸,您忘了,我們只能坐在工人席,連員工位都坐不了。在您心裡,我們真的還是許家人嗎?」

許永慶面色尷尬,說不出話來。

最後,林漠許半夏他們一家人,跟隨著陳聖元上樓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許建平低聲道:「南霸天,怎麼會邀請他們上樓?憑什麼啊?」

許長遠:「還用說嗎?肯定是許半夏那個賤貨,跟南霸天有一腿吧……」

「閉嘴!」許永慶一臉驚怒:「長遠,說話注意點,你想死嗎?」

許長遠頓時一身冷汗,在背後說南霸天的壞話,那可真的是找死啊!

「我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許永慶咬牙道:「派人去調查一下,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

來到九樓,許建功等人,就被這裡的金碧輝煌給震撼到了。

整個廣陽市的人,都知道時代酒店九樓。但是,真正能走到這裡的人不多!

站在這一層,本身便是身份地位的象徵了。

九樓的座位並不多,中間有一個巨大的舞台,上面正有一群當紅明星在賣力地表演。

在舞台四周,只坐了二三十個人,顯得這個場地格外的空曠。

但是,這二三十人,卻基本能代表整個廣陽市。

十大家族的家主,廣陽市十大首富,最有錢和最有權勢的人,全都聚集於此。

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在廣陽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存在!

而現在,這二三十個人,全都在看著入口處的林漠許半夏等人。

身材魁梧的南霸天站在當中,在萬眾敬仰之中,昂首闊步走了過來。

「歡迎林先生,許小姐!」

裡面那二三十人紛紛站起身,雖然他們根本不認識林漠和許半夏。

但是,南霸天親自迎接的人,他們又豈敢小覷?

林漠淡笑點頭,許半夏一家人卻是目瞪口呆。

這樣的場面,他們根本都不敢想象啊!

「南先生,您……您好……」許建功結結巴巴地伸出手:「我叫許建功,是……是半夏的父親……」

南霸天隨意跟他握了握手,許建功激動的差點跳起來。

南霸天竟然跟他握手了?這足夠吹噓一輩子啊!

南霸天笑道:「林先生,許小姐,生日宴會已經準備好了,兩位請上台吧。」

林漠點頭,朝許半夏做了個請的姿勢:「親愛的,請!」

許半夏依然沒回過身,茫然道:「這……這是我的生日宴會?」

「當然了!」南霸天笑道:「許小姐,你看一下蛋糕上的名字!」

此時許半夏才注意到,蛋糕上面的水晶,連成了一串字——許半夏,生日快樂!

真的是她的生日宴會?

許半夏驚喜萬分,被林漠牽著,一步一步走上舞台。

四周眾人紛紛鼓掌,台上那些明星,更是獻上了最真誠的祝福。

許建功方慧等人站在台下,看著那麼多大人物,心中更是激動萬分。

這些大人物,隨便一個,都是許永慶巴結不上的。現在,竟然這麼恭敬地給許半夏慶生?

這一切,實在太夢幻了,他們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覺了?

兩個人不斷地掐著胳膊,用疼痛來證明自己不是在做夢!

過了好一會兒,許半夏方才回過神。看著這夢幻的一切,許半夏眼眶再次紅了。

每一個女孩都有公主夢,她何嘗不是如此?

從小到大,沒人把她的生日當回事。但是,她心裡何嘗不希望能有萬眾矚目的一天!

現在,一切都是那麼的夢幻,比她的夢想還要完美得多,她只感覺自己這輩子都值了。

「許個願望吧!」林漠輕笑道:「許完,咱們就該切蛋糕了!」

旁邊許建功幾人愕然,許冬雪忍不住道:「許願的時候,不應該點蠟燭嗎?」

沒人理她,許半夏深吸一口氣,雙手合十,閉上眼睛,認真地開始許願。

就在此時,窗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一道煙花衝天而起,在空中爆開,化作一個巨大的火花,慢慢降落,將天際都照亮。

眾人皆是震撼,許冬雪瞪大眼睛,這煙花哪來的?

而這,還不是結束。

隨著這朵煙花出現,整個廣陽市,突然飛起無數煙花,照耀整座城市。

許半夏睜大眼睛,驚喜地看著外面。她終於知道,蛋糕上為什麼沒有蠟燭了。

這萬千煙花,才是生日蠟燭啊!

「半夏,咱們結婚太倉促,我欠你太多。」林漠溫柔地道:「現在,就讓我從頭為你彌補吧!」

林漠拿起蛋糕上面的戒指,單膝跪地,深情地看著許半夏:「半夏,嫁給我,好嗎?」

許半夏眼淚終於忍不住涌了出來。

這一日,林漠燃盡滿城煙花,只為許半夏一人綻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許總一個大老爺們,喝了點酒,情難自控。

喬鈺也不安慰他,湊近悄咪咪的問了一句。

「許大哥,你還有錢么,我想……」

「喬老弟,你真是好樣的,哥沒看錯你,來,咱們喝酒。」

「……」又被打斷了!

喬鈺咬牙切齒。

像是知道她心裏所想,許總醉醺醺的開始醺她。

「喬老弟,聽哥一句話,穩一點。」

生怕她鬧脾氣,又加了一句。

「哥是為你好。」

酒氣撲鼻,喬鈺趕緊把他推開。

「我讓人送許大哥回去。」

說完,拉過文夙,馬上就走。

「喬老弟,你等等哥,別生氣啊。」

「哎呀,說你一句都不行了。」

「讓你先穩住公司聽到沒有,到時候哥在投錢,行了吧。」

喬鈺止住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