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司枍還是在笑着,說着最體貼的話。

「不長,很快。」他一頓,幾分肯定。

「我可以先送你回酒店,咱們改天…..」

「不用了,沒事的。」她呼了口氣,「你去忙工作吧,我可以自己在這裏。」

「我還..還沒玩夠..」

她不想讓他察覺到她情緒的低落,仍是在燦爛的笑着。

「那….」

「你走吧,工作要緊,我在這裏等你。」

本就是陪他來出差的,她又怎麼能奢望太多?

顧洺見她似乎並沒有很在意,便摘下眼鏡匆匆忙忙地離開。

日本的這個項目很重要,做好了就是公司幾個月的收入,做不好將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顧洺明白的,比兒女情長更重要的是什麼。

是兒女情長的前提——穩定的經濟保障。

他向來對什麼都分得清輕重緩急,所以當年才會一走了之,整整六年杳無音訊。

司枍握緊手中的眼鏡,有什麼東西模糊了她眼中他的背影。

她等他。

等他回來。

一如從前。大哥們,小姐姐們,大事不好了,好不容易碼的字,結果被封了,好像是因為寫得過了一點?

??怎麼辦?我也不好改呀,要不大家進群看吧!書友圈裡面有二維碼!

其他平台的可以搜我3552431300,頭像是二維碼,掃碼進入雖然我並不覺得那個,但是他就是說我h、低俗,我也沒有辦法呀!

哎!默默的嘆氣…

《原神:寂滅之槍》告示 沈安安一隻手垂在身側,倏然攥緊,另一手上端著的麵粉,隨時多準備對來襲的危險投擲過去。

身體處於緊繃,眼神更是警惕無比。

一陣肆虐的風刮過,周遭又恢復了些許平靜。

眼睛適應了黑夜,眼前的景物也略微清晰了許多。

小院除了那些花花草草,並沒有什麼別的。

沈安安沉了口氣,不禁覺得自己有些好笑,純屬是自己嚇自己。

搖了搖頭轉身要回房間,走到門口還是不有自主的轉頭看了一眼。

暗影里,好像有一個人影閃去,衣服雖然是黑色,可她好像看到了那人的連,慘白的可怕。

「啊——」

低聲驚呼著,急忙進門將房間關好。

自重生歸來這一世,她從未有過如此莫名恐怖的感覺。

靠着門,大口的呼吸著。

剛剛,到底是她眼花了,還是這裏真的有人?

如果是宮家人在這裏的話,應該不至於躲避。

可如若是外人,好像又不大可能。

宮家戒備森嚴,尤其是奶奶的小院,應該是宮爺爺最為保護的地方,應該不會製造出任何隱患的。

麵粉灑了一身,沈安安渾然不覺。

心裏那股子莫名的恐慌,怎麼也壓不下去。

後悔自己任性跑出來了,現在弄的她連開門的勇氣都沒有。

只能將門窗都鎖好,躲在房間里。

直到聽到咚咚的敲門聲。

「誰?」沈安安警覺。

「是我!」

宮澤宸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沈安安終於是鬆了口氣。

打開門,不待他進來,沈安安不管不顧的撲進了他的懷裏。

他剛從外面趕回來,身上挾着涼氣。

沈安安卻使勁兒往他懷裏鑽,聞着男人身上那特有的沉木香氣,心緒才慢慢平靜下來。

宮澤宸發覺她不太對勁兒,緊摟着她詢問,「怎麼了小乖?你在發抖。」

沈安安吞咽了一口,眼睛又瞥向剛剛看到的地方。

哪裏除了一株高大的樹,好像並沒有什麼異樣。

難道真的是自己眼花了嗎?

在男人懷裏搖了搖頭,「我有點兒冷。」

「小東西,是在不聽話,這裏靠着山,出來也不知道多穿一些再出來!」嘴上教訓著,卻心疼的趕緊摟住小女人進了房間。

燈光下,才發現沈安安身上灑的全是麵粉,沾的宮澤宸身上也全都是。

「小東西,你是在做飯還是在捏麵人?」沾了些面,使壞的在她的小臉上捏了捏。

惹的沈安安邊躲邊笑着,「啊,壞蛋,不要弄了!」

兩個人你追我躲的鬧了一會兒,房間本來就窄,沈安安躲來躲去,累的氣喘吁吁。

剛剛的緊張氣氛,也被這麼一鬧給沖淡了許多。

宮澤宸看準了機會,一把掐住了女人的小蠻腰往懷裏一帶。

沈安安腳下不穩的撞了過來,一下跌入沙發。

男人唇邊一抹壞笑,一個翻身壓了上來。

「別動,讓我好好看看你!」

沈安安本要掙扎,一聽這話,也安靜下來。

鬧了這麼一會兒,本就俏麗的小臉染上兩團紅暈,元氣滿滿。

小嘴一張一翕的換氣,溫溫熱熱的極具誘惑。

男人的眼神太過強烈,讓沈安安有點兒招架不住的別開臉。

「幹嘛這麼看着我,像是要把人吃了似的!」

宮澤宸倏然咬住她一邊的耳垂,耳鬢廝磨。

「就是想把你吃了!」

「喂,你快放開我,好癢!」

「嗯?哪裏癢?」宮澤宸呼吸漸漸濃重,聲音沉沉,旖旎多情。

沈安安被撩撥的有些難耐。

小手騰出了空,抵在他的胸口。

「不許亂來!這是奶奶的小院!」沈安安嚴肅道。

她就知道這男人一瘋起來,肯定不管不顧的,幸好她還尚存理智。

雖然被他這麼抱着,也已經燥熱一片。

宮澤宸寵溺的蹭了蹭她的鼻尖兒,「你想在這裏,我都不會,怕把你凍著。」

沈安安嬌羞的瞪了男人一眼,隨即也抿唇淺笑起來。

「知道就好。」

推了推他,可宮澤宸卻沒有搖起來的意思。

「說說吧,剛剛怎麼了?」

「啊?什麼怎麼了?」沈安安一愣,這麼一鬧沖淡了許多剛剛的心悸。

他這麼一提,又想起來了。

「沒什麼,就是剛剛聽到門響,以為你回來了,結果外面也沒有人,可能是風太大把門吹開了,我就有點兒害怕了。」

「我的小乖,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宮澤宸語氣輕鬆,眸色卻深了幾許。

沈安安現在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眼花,回想起來就更加恍惚了。

「也許是我自己嚇自己。」沈安安懊惱言道,「我就是恍惚看到好像有人影閃過似的,剛剛你來了,我再看那邊,其實就是一棵樹,肯定是我眼花了。」

宮澤宸勾起唇角,點頭言道,「也許風大,看錯了也是有的,

這裏連着後山,整個山都被爺爺圈起來,做了最嚴密的保護,就是為了讓小院幽靜,不被人打擾,

這裏四處裝着探頭還有報警裝置,一旦有人靠近,四周的警報都會同時響起,等也會亮起來,讓人無所遁形。」

沈安安認同的點點頭,「我覺得也是,快起來吧,一會兒我的魚都要蒸糊了。」

宮澤宸捏了捏她的小臉,「還沒說正事呢!」

「還有什麼事?」沈安安眸色微轉,大抵猜到了。

「有人欺負你,怎麼不跟我說?」

沈安安輕嘆,「向森那個大嘴巴!」

宮澤宸失笑道,「如果他不說,你也不打算跟我說了對嗎?」

「也不是不想告訴你,就是覺得……」沈安安有些自責,「我剛剛和你母親見面,就弄的這麼不愉快,而且還把你弟弟給打了,這樣讓你為難,是我沒有考慮周全。」

宮澤宸眉頭蹙著,神色凝重。

沈安安抬眸,目光楚楚,這時冷靜下來,也覺得花房的事處理的不是很得當。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