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時候出去尋找其他修士,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大批修士,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溫柔鄉。

貿然殺過去,會引起極大的轟動,而且他的身份,也會暴露。

陰陽人傳出去,很不好聽。

有些人將名譽看的比自己姓名還要重要。

所以,必須在子時之前,殺死柳無邪。

「嗖!」

柳無邪神秘消失,若水一掌落空。

正要朝窗外掠去,一道無形的陣法,從天而降,整個屋子,變成了一座巨大的牢籠。

「沒用的,這間屋子已經被我布置了彌天大陣,就算是巔峰窺天境,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若水聲音很尖銳,整座閣樓,已經被封鎖住了。

不論他們打鬥如何激烈,都傳遞不到外面去。

柳無邪眉頭微蹙,論陣法,整個星域,超越他的人不多。

已經找到好幾處陣法破綻,不過需要一定的時間破解。

又是一掌,這一次的速度更快,巔峰窺天之勢,猶如滔天的猛獸,朝柳無邪碾壓而至。

距離子時,還有一炷香時間,若水要速戰速決。

柳無邪需要拖延時間,必須要撐過一炷香,等到若水陰陽之氣衝突的時候,才能想辦法破解陣法。

「轟!」

柳無邪身體再次消失在原地,若水一掌拍在空氣上。

強橫的漣漪,橫掃而出,屋子裡面的桌椅,消失的一乾二淨。

「你的真氣,為何沒有消散。」

若水突然停下身體,朝柳無邪問道。

按理說,他喝下自己的酒,這個時候應該真氣散盡才對。

「畲閻蛛的血,的確能讓修士的真氣慢慢散掉,卻也不是沒有辦法破解。」

柳無邪喝下那杯酒水的時候,已經發現酒水裡面不對勁。

所以第一時間,祭出吞天神鼎,將所有的酒水,利用魔焰煅燒,已經成為他體內的一部分。

「你到底是誰,連畲閻蛛都知道。」

若水有些不淡定了,畲閻蛛乃天地中極其罕見的一種星獸,知道的人並不多,起碼桃花島知道的人,

不超過三個。

而且畲閻蛛早已滅絕,幾十萬年都沒有出現過了,柳無邪居然認出來了。

如何不驚!

「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

柳無邪還在計算著時間,踩著奇怪的步法,行走在狹小的屋子之中。

關鍵是若水的窺天氣勢,對柳無邪不起任何作用。

換成其他人,面對巔峰窺天之勢,早就被碾壓的無法動彈。

別說巔峰窺天境,就算是仙人來了,想要碾壓柳無邪,也非常之難。

當然!

柳無邪現在想要擊殺若水,同樣很難,除非他能調動天神碑的力量。

只有天神碑,才能鎮壓巔峰窺天境。

距離子時越來越近,若水臉色變得有些猙獰,陰陽之氣開始衝擊他的筋脈,痛的他死去活來。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若水歇斯底里,面孔完全是扭曲在一起,包括他的身體,發出咔咔聲,玲瓏身材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像是一尊惡魔之體。

柳無邪凝神備戰,雙手結印,邪刃出竅了。

凌空劈砍,若水臉色一變,邪刃竟然堪比窺天境。

輕易撕開他的攻擊。

「千刀萬剮!」

若水終於憤怒了,施展了千刀萬剮術,像是無數牛毛細針,迅速沖向柳無邪。

「該離開了!」

此地不宜久留,以免若水還有其他同伴。

長期被困,對他非常不利。

趁著他陰陽之氣發作的時候,破開陣法逃離此地。

藉助邪刃,倒也能跟若水周旋一陣。

因為地方太小了,很多法術柳無邪根本施展不出來,比如永恆神拳。

一旦施展,可能會傷及到自己。

整個屋子,都是若水的影子,從四面八方襲來。

不愧是巔峰窺天境,實力強橫的一塌糊塗。

「武魂術!」

無奈之下,柳無邪手中出現一枚光球,突然飛出去。

他要利用武魂術自爆,掀飛這座閣樓。

武魂飛出的那一刻,柳無邪頓時消失,進入了天神碑。

「轟隆!」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出,形成強橫的氣浪,橫掃四周。

若水被打的措手不及,這可是窺天境的武魂,自爆的那一刻,守住閣樓的陣法,千瘡百孔,出現了無數裂痕。

「小子,我要你死。」

若水很清楚,柳無邪還在這間屋子裡面。

只要封鎖住了陣法,永遠無法離開。

柳無邪也沒想到,窺天境的武魂自爆,居然沒有炸開這座陣法。

若水披頭散髮,模樣看起來有些癲狂。

「大黑暗法術!」

柳無邪突然出現,施展大黑暗法術,整個屋子,陷入一片黑暗。

趁此機會,又是一枚武魂拿出來。

柳無邪出現的那一刻,若水就將其鎖定。

「我看你往哪裡逃!」

若水一聲咆哮,猶如野獸嘶吼。

「摧心地煞掌!」

漫天都是掌印,的確封鎖住了柳無邪的退路,哪怕在黑暗之中,若水也能看到柳無邪的身體。

看來這個若水身上有什麼寶物,可以探測到柳無邪的鬼眸,也能無視大黑暗法術。 「轟!」

無窮的藍色光亮爆發而出,直接將黑霧驅散,將懸空的戰船摧毀成粉末,更是將郁攸淹沒。

翻騰的巨浪被壓入海內,海面上漂浮的戰船,掙扎的士卒,全都被拍沉入海。

海面呈現一種異常的祥和與平靜,好似這片海域從來沒有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爭。

封珏和狄策的身影也被藍色光亮吞噬,就連相距甚遠的渡星舟,也受到了衝擊。

蘇致急忙施展渡星舟中的防護,一道星辰的屏障升起,小舟在藍色光亮中搖曳。

死死抓住渡星舟的外板,古易眼睛瞄著蘇致,他的雙腳穩如磐石,雙手卻止不住的顫抖,顯然支撐渡星舟並不是一件易事。

藍色光亮持續了許久,蘇致心頭苦澀,以他聚靈境的修為,既要撐起防護,又要操控渡星舟遠離,力有不逮。

而且眼前藍色光亮像是鋪滿了大海、無窮無盡似的,走了那麼久,也看不到盡頭。

漸漸的,蘇致有些難以為繼。

「峰主是堅持不住了嗎?」

渡星舟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古易也擔憂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道氣息在藍色光亮中穿梭而來。

「交給我吧。」

封珏憑空出現在甲板上,從蘇致手中接管渡星舟。

「呼!」

鬆了一口氣,蘇致問道:「勝了?」

「沒有!」

封珏熟練的操控渡星舟,並未繼續遠離,解釋道:「鯨族傳承時所散發的力量,比想像中的強大,不適宜在其附近激斗。」

他特意靠近過鯨族傳承的地方,被蘊散的力量推開,也讓他對鯨族輝煌時期有了一些推測。

那樣的實力,恐怕只有離星宗的開宗祖師星辰子,曾經觸及過。

現在的他,還無法企及。

「不過,他們逃不了!」

話鋒一轉,封珏控制着渡星舟返航。

雖說他無法企及曾經輝煌的鯨族,但是收拾狄策兩人,足夠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