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包括成心在內,五人身形皆是被那突然增大的壓力給壓得瞬間佝僂起來,再也動彈不得!

而五人之中,由於成心境界最低,所以此時成心整個人幾乎都快趴在山階之上了。

成心重重喘著粗氣,餘光撇向其餘四人,心裏有一股兒無名之火猛然升起。

「能夠分解消耗靈氣是吧?!」

「那這個呢!」

隨後,成心體內一股與靈力截然不同的力量透體而出。

此股力量替代靈力,將成心身體覆蓋,果然如成心所料,這蟄風帶來的壓力,瞬間減弱。

成心就在其他人的目光注視之下,以手撐地,慢慢站起身來,腳步重重踏上眼前那一階山道之上,再次登山!

…… 徐階一直盯著嘉靖皇帝的表情看著呢,他見皇帝聽了楊博的話並沒有惱怒之意,便接著楊博的話頭說道:「陛下,楊大人所說極是啊,蘇超不過是二十五歲,怎麼能當此重任?

臣附議楊大人所說,就在福建選一個經驗老道的老將替下蘇超。」

嘉靖皇帝淡淡的看著徐階和楊博,他心裡此時十分的得意。

因為蘇超在福建做的事情都是他一點點的推動的,在朝堂上的影響極小,知道的人更是不多。

朝堂上那些人彈劾蘇超,都是因為蘇超在江南查抄了那些海商的家。

他們雖然知道蘇超是因為清剿倭寇而去的江南,他們彈劾蘇超就是不想讓蘇超有太大的動作,以免更加破壞他們的利益。

但是他們還真的不知道蘇超在福建和浙江布了那麼大的一個局。

這也是直到這幾天,有人才把福建軍事行動的消息送到了京城。

而嘉靖皇帝一直在等著朝臣們發現他一手操控的戰事,但是直到今日,朝中的大臣才知道此事,他自然是十分得意的。

「二十五歲怎麼了?」嘉靖皇帝笑道:「誰說二十五歲就不能領軍作戰了?漢霍去病十九歲指揮兩次河西之戰,殲滅和招降河西匈奴近十萬人,俘匈奴祭天金人,直取祁連山。

漢霍去病十九歲就能領軍得此戰績,我大明的蘇超就不能領軍作戰了?」

「陛下,那蘇超豈能跟霍去病相比?」楊博即刻說道:「霍去病那是天賦異稟,天生的戰神,這樣人千年以來有幾個?

蘇超不過就是潑皮出身,他有什麼能力率領數萬大軍作戰?

那倭寇向來兇狠善戰,蘇超一個囁嚅小兒,他如何抵擋得住倭寇?

陛下,這打仗不是兒戲啊。」

嘉靖皇帝還沒有說話,陸炳便在旁邊冷笑一聲說道:「楊大人,你一口一個囁嚅小兒,一口一個倭寇兇狠善戰。

你可知道蘇超在清河縣城外以一千錦衣緹騎陣斬三千四百餘倭寇,又在淮安府城之外陣斬兩千餘倭寇?

還有,去年蘇超帶著我錦衣衛五千錦衣緹騎西出草原,斬殺五千馬匪,而我錦衣緹騎只是傷亡數十人而已。

跟著他有帶著我錦衣衛錦衣緹騎奔襲入境劫掠的韃靼人,以五千戰力前後三次斬殺韃靼人三萬餘人,而自己傷亡不過數百。

楊大人,蘇超怎麼就比不上漢霍去病了?他怎麼就不能領軍作戰了?」

嘉靖皇帝見陸炳殺上前去了,心裡很滿意,微笑著看了看陸炳,又看了看楊博。

「陸大人,你說得這些楊某不知道,那時楊某正丁憂在家。」楊博盯著陸炳說道:「而且我不相信陸大人所說的,蘇超若是如此厲害,怎麼不見他在軍中揚名?」

陸炳哼道:「去年你丁憂在家,今年呢?蘇超在清河縣城與淮安府城斬殺倭寇的時候你已經官復原職了,你敢說你不知道?

楊大人,陸某可是聽說你楊博楊大人是直爽忠厚之人,你此時說你不知道,你不覺得虧心嗎?

怎麼?我錦衣衛的人就不能帶兵打仗了嗎?你別忘了,我錦衣衛是陛下的親軍,原本就是軍隊,你憑什麼就說我錦衣衛的人不能打仗了?

我錦衣衛五千錦衣緹騎的戰功就在那裡擺著呢,楊大人,你去問問古北口大營的人,去問問京營的人,他們誰好意思說我錦衣衛不能打仗?誰好意思否認了蘇超的戰功?

你都沒有去軍中打聽一下,怎麼就知道蘇超沒有在軍中揚名?」

陸炳一口氣就把楊博給嗆住了,被他給懟得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徐階見楊博被陸炳給問住了,便說道:「陸大人,蘇超是打贏過幾次,但他只是帶著五千錦衣緹騎作戰而已。

這人少就靈活多變,打起仗來也容易一些。

但是他這次是指揮數萬人作戰,兩者又豈能一樣?他沒有指揮這麼多人的經驗啊,一旦戰敗,這後果如何收拾?

聽說倭寇這次來犯之人也有數萬之多,雙方人數都差不多,他有把握打贏嗎?」

陸炳一聽就愣了一下,心道:「奶奶個熊的,朝堂上這幫傢伙哪裡來的消息?居然掌握得這麼清楚,不行,回頭讓蘇超在南邊查查,看看是誰走漏了消息。」

「徐大人,話不能這麼說啊,那漢霍去病也是沒打幾仗就率領數萬大軍出征。」陸炳說道:「既然他霍去病能夠做到,蘇超為什麼就不能做到?」

「陸大人,霍去病那樣的人有幾個?你能不能不拿他來做比較?」楊博插嘴說道。

陸炳笑道:「楊大人,你怎麼知道蘇超不是霍去病一樣的人物?

霍去病是千年難出的一人,但是現在已經是千年以後了,怎麼就不能出一個跟霍去病一樣的人物來?」

「霍去病那是冠軍侯,蘇超豈能與他相比?」楊博說道。

這時嘉靖皇帝插話進來了,笑道:「楊愛卿,那霍去病被封為冠軍侯,也是大戰之後因戰功而封侯的,他可不是因為封了冠軍侯才會打仗的。

呵呵,既然大漢能出一個霍去病,我大明又比大漢差了嗎?怎麼就不能出一個冠軍侯一樣的人物?

朕已經想好了,此次蘇超要是能清剿倭寇成功的話,朕也封他一個侯爵。

霍去病是冠軍侯,到時朕也封蘇超一個冠軍侯好了,大漢有的,我大明一樣可以有。」

說著說著,嘉靖皇帝的倔強的脾氣又上來了,心道:「你們不是看不上朕重用的人嗎?好,那朕偏偏要好好的重用他,給你們看看朕的眼光到底如何?

朕沒有封蘇超為超冠侯已經給霍去病面子了。」

楊博和徐階面面相覷,都沒有想到他們不過就是來給皇帝提意見,結果不但沒有作用,卻把蘇超給生生的推上去了,這去哪裡說理去?

這時嘉靖皇帝又是呵呵一笑,說道:「徐愛卿,楊愛卿,其實現在說這些都晚了,三天之後,蘇超將率領三萬三千新軍與三萬多倭寇開戰了。

現在就算是朕同意換將,但是三天時間能把旨意送去福建福清嗎?

再說了,這臨陣換將可是兵家大忌,你們這是讓朕犯錯誤嗎?」

。 越蓉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神采奕奕,【恣意】也流轉著光華。

赫縛歌低下頭看她,黑色的長發在風中獵獵,如同墨黑色的綢緞,卻又華光內斂,更添幾分韻味。

很奇怪的,尋常的男子這樣的披頭散髮,要麼就和瘋子一樣,要麼就是帶著冰冷的疏離與輕狂……比如那個大將軍。

而這樣的赫縛歌,卻讓人覺得淡雅溫柔,更沒有半分散漫,那專註的眼神能叫所有目睹之人沉浸其中,深情又俊逸,大概所有女子的夢中情人,都合該是這副模樣吧。

所以,這便是所謂的羈絆嗎?

活於生死之間,盛在肩背相抵。深於友情,淺比愛情。

浪漫又長久,信任且不散。

如果我真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天語師,或者一個普普通通的天罰,那麼是不是,我也能在馭傀,在這個隊伍裡面,得到我所期盼的羈絆呢?

蒼天,你真可恨!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讓我接受這樣的懲罰!你要將這麼一個罪物放進我的身體!你要讓我親手殺死自己的親人!你要讓我眾叛親離!

為什麼!為什麼!

「笑笑,謹守心神,不要怕,有我們在呢!」

正當我的心智逐漸被仇恨吞噬之時,赫縛歌清雅的聲音像一股清泉一般柔柔地沁入我的心房,澆涼了我的憤怒,清明了我的靈魂。悄然雙眼的赤紅色也漸漸淡去。

我抬頭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後推開一瓶法力補充劑,「咕嚕」一口喝完,隨即雙手不停畫著一個一個的法陣,先是隱藏了我們三人的身形,封印了那些妖狼們的視力,讓他們看不見我們,但是它們的嗅覺也十分靈敏,但是封印嗅覺比封印視覺要困難得多,畢竟鼻子呼吸事關性命,對於任何一個生物,想要封印他們的嗅覺都是十分困難的。

所以,當年川家的【十戒】才會那樣備受推崇。不過可惜了,人類就是這樣一個目光短淺且忘恩負義的生物。川家被拋棄,川家後輩走向了陌路,聽說還是死在了那子佛的大將軍緝天鑾的手中,只是不知道那傳承百年的天罰之力【十戒】怎麼樣了,若是就此被銷毀,那可真是可惜了。

言歸正傳,以我現在的法力,不可能做到封印如此數量妖狼們的嗅覺,因此我只有擾亂它們的嗅覺了。

當辣椒刺鼻的氣味從我畫在空中的法陣中源源不斷地散發出來之時,原本還得意洋洋想依靠自己靈敏的嗅覺找出我們方位的妖狼們瞬間蔫了一大片,就連赫縛歌和越蓉看見這幅場景,也不禁失了笑。

「笑笑,真有你的!」蓉蓉眉眼彎彎地望著我,眼裡滿是誇讚,然後舉起她梅粉色的長劍,輕輕一舞,圍在她身邊的六匹妖狼連嗚咽聲都來不及發出,頭顱就被齊齊斬斷,露出的青筋在空中抖動,噴洒出的血液不可避免地沾在了蓉蓉清秀白皙的臉蛋上,卻不顯得突兀,反而增添了一抹妖嬈。

。楚凡一進洞,就聽到一碗破鑼一樣的聲音在那裡喊:「楚凡,快助老衲一把!」

「小子,秦虎應該已經告訴過你,我並沒有害過人,你今天若是助我脫逃,價值連城的古玩珍品,可以送你幾件,桀桀!」

適應洞內昏暗的光線之後,楚凡凝神看,一碗……

《我是擺渡人》第035章老禿驢 報信的人戰戰兢兢的說:「回老爺夫人,大小姐還活著,她三天前掉進井裡,現在又活了過來。」

丁敏雪一聽直接站起來說:「什麼?那麼深的井掉下去居然沒有死?這怎麼可能?」

丁敏雪一副懷疑的眼神看著下人。

那個報信的人只能又戰戰兢兢的說:「大小姐確實是沒有死,只是……」他欲言又止。

丁敏雪很快就察覺到下人是話裡有話,又追問道:「只是什麼?快說!」

暮雲嵐臉上的表情也越發嚴厲起來說道:「狗奴才,膽敢有半句虛言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老爺惜怒,大小姐是找到了,只是她不認得我們,還說……」

這報信人說話吞吞吐吐的,還真惹惱了暮雲嵐,他橫著眉頭生氣的說:「她還說了什麼?」

報信人見暮雲老爺發起怒來的樣子嚇人就如實上報說:「大小姐還讓我們不要叫她大小姐。」

報信人說完就整個人癱軟在地上,一副準備挨打的樣子。

暮雲嵐聽完急得不行,大聲說著:「反了她,真是反了。」

丁敏雪也從吃驚中回過神來,她本來還一張詫異到不行的臉突然就轉變的溫柔可人起來。

她扭捏著走到暮雲嵐的面前輕柔的說:「這阿楚也真是的,怎麼可以在一幫下人的面前胡亂說話呢,這要傳出去,可讓我們暮雲府的面子往哪裡放呀。再說了,阿芯很快就要嫁給林公子了,這要傳到林老爺和林夫人的耳朵里可讓我們阿芯還怎麼嫁得出去呀……」

丁敏雪說話的時候故意帶了點哭腔,這在外人眼裡確實是這暮雲大小姐很不應該。

暮雲嵐也被她的哭聲給弄煩了,歷聲吩咐手下道:「還不快去把這不懂事的丫頭給我綁回來。」

幾個手下得令后馬上道:「是!」就出發了。

可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都回來了,個個鼻青臉腫的,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樣。

暮雲嵐看見派去綁暮雲楚的人回來竟是這樣的模樣不禁吃驚的問道:「你們一個個是怎麼回事?」

下人們一個個面面相覷,沒有一個敢說話的。

暮雲嵐大聲怒吼道:「怎麼,啞巴了,被人打成這副模樣回來還悶聲不吭,是真打算把我暮雲府的臉面丟盡不成?」

下人們一聽老爺是真發火了,只能一個個跪地求饒道:「老爺,不是我們想這樣的,是,是大小姐把我們打成這樣的。」

暮雲嵐看著眼前一幫大男人個個被打得體無完膚的樣子,又想起暮雲楚平常柔柔弱弱的樣子,不免又歷聲道:「胡說八道,大小姐是個弱女子怎麼抵得過你們這幫粗魯猛夫?」

下人們一聽慌了,跪得更加規矩的道:「老爺我們沒有說謊,確實是大大小姐把我們打成這樣的。我們奉命把大小姐找回來,可她不肯回來,還發起瘋來把我們打成這樣。」

暮雲嵐聽見這幫平日里還算忠心的僕人的言辭暫且就信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