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是我打算給梨子準備的丫鬟,會點拳腳功夫,你先給她安排一下住的地方,這個月暫時先跟着你和王婆婆,把該教的教教。」金玉娘說道。

魚管家雖然詫異為什麼夫人不帶着這姑娘一起回家,非要讓人自己跑回去,但是作為下人,主子不說的,他盡量不問,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

夜天凌把人送過去,但一時半會近不了金梨的身,這也是讓人無奈了。

於是,夜天凌打算再次夜探金宅。

但結果跟那天晚上差不多,夜天凌一靠近金梨的房間,就被那隻貓警覺的發現,從而功虧一簣。

夜天凌只能讓吳雙想辦法將金梨的貓先藏起來。

吳雙現在跟在魚管家夫妻身後學習規矩,但是因為她從小身上就有一種很玄的本事,存在感極低,她在任何人身邊,都會被自然而然的忽略,除非她開口說話。

因此,魚管家夫婦帶着吳雙,帶着帶着就把吳雙給忘了。

被遺忘的吳雙就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情了。

無雙在金梨的院子門口待了一會,一直沒發現有貓出來,甚至貓叫聲都沒聽到。

接連幾天無雙都靠近了金梨的院子,但因為特殊的體質,誰都會本能的忽視她,所以也沒人會發現她盯着這個院子。

這天,吳雙照樣光明正大的從魚管家身邊走開,來到金梨的院子外,與正要出門的金梨迎面碰上了。

明願和金桃都自然而然的忽略了吳雙,但是金梨卻盯着吳雙,金家的下人不算多,每一個她都認識,但是這個人她不認識。

雖然吳雙在金家待了好幾天了,但之前都是院外守着,也沒機會看到金梨,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金梨……

這也太美了吧?比皇宮那些寵妃都不差的相貌!

「你是家裏新來的丫鬟?」金梨問道。

吳雙吃了一驚,在她沒說話的情況下,她居然能注意到她?

除了她的主子夜天凌,金梨是第二個能在她不出聲發現她存在的人。 折騰了半天,顏九終於可以坐下歇會了,她偷偷撩開蓋頭,只一人座的花轎,紅紅的,跟電視里一樣,旁邊有窗戶,她偷偷的掀開一角,看到了「商宅」的大門,轎子旁站著嬤嬤,丫鬟,小廝,都穿的很喜慶。

商印才夫婦站在門口,丫鬟遞給商夫人一盆水,商夫人接到,潑了出去,這大概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吧!是有寓意的,至於什麼寓意,顏九又沒嫁過人,她也不知道啊!

「起轎~」正當顏九想再仔細看看時,突如其來的起轎,差點讓她在轎子里摔了個跟頭。

還沒緩過神來,轎子就已經在路上了,外面吹吹打打,還不時有人們的祝福飄進來~裡面的顏九在轎子里被顛得七葷八素,什麼嘛!這轎子原來一點都不舒服!

終於,在顏九快要吐出來的時候,轎子停了!

「落轎」

「咚」的一聲,轎子落地了!顏九趕緊蓋好蓋頭,正襟危坐。

「請新郎踢轎門,寓意新娘百依百順,夫妻和睦」

只聽咚咚咚三聲,很輕。

「新娘請下轎」

顏九聽得,起身,由一位五六歲的出轎小娘接下轎。

走到正門,嬤嬤高喊「請新娘子跨火盆,寓意紅紅火火」。顏九聽聞,趕緊提了一下裙子,生怕燒了自己。

「上繡球綢緞,新郎拉一頭,新娘拉一頭,寓意以後風雨同舟,榮辱與共。」

說罷顏九一手綢緞一手蘋果,聽得「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說來顏九也奇怪,不聽高堂有人上座,難不成這禹王無父無母?這樣要是放2021年,這可以鑽石王老五+沒有公婆,這可是搶手貨啊!

「夫妻對拜~」透過蓋頭,顏九隱約看到,禹王大概身高一米八五左右,拿著繡球的手,並不白凈,大概是常年征戰沙場的原因吧!

「送入洞房~!」隨著主事的一聲高呼,顏九心想自己大概可以歇會了吧!已經大半天沒吃東西,還折騰了這麼久。

到了房內,坐到床上,顏九整個人都舒服了八個度!

「請新郎揭下新娘蓋頭。」

顏九一聽,完了完了,這場面,堪比網戀奔現啊!開盲盒啊!萬一對方又老又丑怎麼辦?萬一很胖呢?萬一……顏九的萬一還沒有想完,只見蓋頭的一角被棍子緩緩撩起,慢慢的,揭開了擋在她臉上的蓋頭。

只見江浦月在看到顏九臉的一瞬間,愣了一下,不過這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就被掩蓋了過去,反觀顏九呢?「天吶,這是什麼神仙顏值,這鼻樑,這眼睛,這小嘴啊!還要什麼自行車!這是我老公了!吵架我都自己扇我自己!就算家暴我,那也一定是我做的不夠好!!天吶!!!」

顏九雙眼桃花,緊緊的盯著江浦月,倒是給江浦月整不好意思了。

「王妃這是被本王嚇到了嗎?」江浦月看到顏九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也有點愣神。

「王妃,王妃,該喝交杯酒了」嬤嬤見狀趕忙提醒道。

「啊?啊?哦!」顏九意識到自己剛才失態了,趕忙正身坐好,嬤嬤端過來酒杯,顏九接過一杯。

「請新郎新娘喝交杯酒!」

江浦月伸出胳膊,顏九將自己細細的手臂穿過他的胳膊,把酒杯伸回自己臉上,整個過程不敢再抬眼看,生怕自己忍不住現在就想把他撲倒!

但又忍不住用餘光去看,這行為,在江浦月眼裡,這是赤果果的勾引啊!

「哼!胭脂俗粉!沒想到商家之女,如此淺薄。」江浦月在心裡鄙視了顏九一百遍了。

「上餃子~嘿嘿,餃子餃子,早生貴子。」嬤嬤滿臉笑容的說著。

丫鬟端上餃子,顏九早都快餓死了,一口就吞了一個下去~嗯?沒熟?

「嬤嬤,這餃子不熟啊!」顏九瞪個銅鈴大的眼睛,看著嬤嬤。

嬤嬤一臉恨鐵不成鋼,說「王妃,你要說是生的!」

「啊?」顏九疑惑

「罷了罷了。無妨。」江浦月忍著差點笑出聲的聲音說,「還有什麼,一併做完罷了。」

「回王爺,接下來,要剪下王爺和王妃的頭髮,綁在一起,意為結髮夫妻,百年好合!」

「那便快做吧。」

嬤嬤說罷剪下二人頭髮,交纏再一起,綁上紅線,封入盒中。這交纏的頭髮,彷彿像二人的命運一樣,被交纏在了一起。

「做完本王要出去迎客了,你若累了,就先行休息,不用等本王。」江浦月說完便拂袖離去。

出門后,江浦月忍不住嘴角上揚,「劍影,吩咐廚房,送些吃的給王妃。」

「是」說罷江浦月便揚長而去。

房內的顏九被折騰了一天,「你們都先下去吧,我要給王妃交代點事情。」嚴嬤嬤指示

啊?就這麼走了?這江浦月走的瀟洒,讓顏九對自己的顏值產生了質疑。

「王妃,等下王爺應付完賓客,就該回來了,到時候王妃您要服侍王爺更衣,與王爺房事之時,您要….」

顏九臉噌的一下就紅了,「哎哎哎~你不要往下說了!你下去吧,我知道了!」雖說是2021年的新新人類,但是這公然跟個嬤嬤討論這種事,也不是她顏九幹得出來的。

「王妃….」嬤嬤一臉委屈,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嬤嬤!我的話使喚不動你了嗎?」顏九紅著臉,看著嬤嬤想要繼續說,連忙阻止。

「是,王妃,奴婢告退。」

呼~顏九長呼一口氣,「咚」的一聲躺在床上。「啊~」舒服的顏九嘆出了聲。

「噔噔噔」。突然響起的敲門聲,讓顏九火速從床上彈了起來。「誰?」趕緊整理整理衣衫,正襟危坐。

「啟稟王妃,廚房做了些吃食,給您送來了。」

「進來吧~」

「王妃,這都是王爺吩咐廚房做了給您送來的。」丫鬟說著,端出來一道一道美味佳肴。

顏九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還要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放下下去吧。」

「是,王妃。」

吱呀一聲,門剛關上,顏九就從床上跳了起來,「我的天吶,差點餓死我了!王爺吩咐做的?這禹王也不像是家暴男啊!不對!很多家暴男都會隱藏自己!裝成好人,哎!管他呢,做鬼也得做個撐死鬼吧!」

顏九心想著,抓起一個雞腿就吃,在這個能餓死人的年代,這一桌子肉腥,顏九第一次感覺到了,有錢真好啊!

酒足飯飽的顏九躺在床上,昨晚只睡了幾個小時的她,迷迷糊糊的就躺床上睡著了。 一周后。

俄國·聖彼得堡市區。

夜晚11:24分。

一紅一黑兩個高大的身影走入到了一家熱鬧的酒館中,無數俄國大漢正在對瓶豪飲伏特加,各種歡笑聲,吶喊聲不斷。

只聽一個大漢突然舉起了一瓶伏特加,接著大聲喊道:「白帝聖劍!!」

接著所有酒吧里的大漢都開始歡呼:「御劍跟著我!!!」

「耶!」

「哇哦,這個空耳效果不錯,可惜弗蘭克你聽不懂中文。」齊跡說道。

這兩個突然進來的人顯然並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兩人找了一個臨近酒吧大門的座位,齊跡將雙手搭在了嘎吱作響的小木桌上,面具下的兩隻眼睛在打量著整個酒吧的格局。

「弗蘭克……我想我看到那傢伙了,那個獨眼的斯洛維尼亞人叫什麼?他看起來會說唱……他的腦袋可是值200萬,但是沒有我的腦袋值錢,之前有人花錢三千萬買我的頭,我沒給。

言歸正傳,你敢相信嗎弗蘭克,我們的業務居然已經拓展到俄國了,真希望伊萬也能來看看他第二故鄉的老鄉們。」齊跡看向一個正在著另外幾個壯漢喝著伏特加的獨眼肌肉大漢,看他的體型,起碼兩米以上,

在他們的酒桌上齊跡能看到三把衝鋒槍,這些人行事還真是謹慎。

弗蘭克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木桌:「獨眼尼科夫做過什麼,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么?」

「他是俄國販賣槍支的大頭,為了能促進自己槍械的售賣,他甚至在許多國家挑起戰爭,嘖嘖……相當相當壞~所以僱主給我的錢也相當的多,光訂金就有五十個W。」

聽完齊跡的話后弗蘭克停止了敲擊木桌的手指,下一秒他掏出手槍便直接將獨眼尼科夫的腦袋打爆,

這一聲槍響讓整個酒吧瞬間安靜了下來,下一秒整個酒吧的人全部掏出槍械指向齊跡和弗蘭克開始射擊。

「哦,該死……」齊跡見狀趕緊沖門外,還好這個座位距離酒吧的門近,但是齊跡的後背還是被子彈穿了幾個孔。

「弗蘭克,雖然你的確很強,我不得不承認,但是有的時候真的沒必要這麼衝動,因為你不是不死的。」衝出酒吧后齊跡從腰間戰術口袋裡取出一個手榴彈,拔掉安全栓后砸破酒吧的窗戶丟了進去,接著和懲罰者大跨步朝著馬路對面跑去。

「轟!!!」

在一聲巨響中酒吧被火焰爆炸所吞噬,徹底坍塌,

「呼……就是這麼簡單不是嗎?」齊跡狼狽的站直了身子,拍掉了頭頂的灰塵,

酒吧的爆炸引得周圍樓上的住戶們紛紛驚叫著探出頭來看,齊跡仰頭朝著天空張開雙臂高呼:「有人能聽得懂英語嗎?沒事!朋友們!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件事情告訴大家什麼呢?就是以後不要有事沒事喝酒,酒喝多了會發生不好的事情!譬如剛才這幫朋友,他們就是因為喝酒太多而引起了爆炸!這是血淋淋的例子啊同志們!」

「走。」懲罰者說完快步朝著一條小巷走去,齊跡聳聳肩跟了上去,這時候一片燃燒著火焰的木板從天而降,摔碎在了兩人剛才所站的地方。

……

「大木拓,日本山口組幹部,常年和緬甸du梟做du品生意,嘿,弗蘭克,其實山口組的傢伙們都不錯,他們還會給小朋友們發糖吃,所以咱們只要幹掉大木拓和他的幾個親信就可以了是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