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人給陳青山送來了芙苓洗骨丹,還有一門箭技。

這門箭技名為《爆裂箭技》。

十幾分鐘后。

陳青山合上爆裂箭技。

飛雨連珠箭是一門上乘箭技,而這門爆裂箭技則是比飛雨連珠箭還要高深和複雜,達到了頂級箭技層次。

不過想要修鍊這門箭技,首先得孕育出骨勁才行。

爆裂箭技,其威力就是在『爆裂』二字上。

其原理,就是武者將體內的氣勁迸射而出,附在箭頭之上,以特殊的軌跡壓縮匯聚,能夠產生爆裂的作用,而想要將體內的氣勁迸射出體外,只有孕育出骨勁的武者才能做到。

所以,陳青山想要修鍊爆裂箭技,得先孕育出骨勁。

而一旦這門箭技修鍊成功,那麼陳青山的恐怖程度將遠遠超過普通練骨境。

因為,練骨境武者的骨勁爆發出體外,是有距離限制的,五六米間的傷害是最大的,然後隨着距離擴大,威力就會減弱。

到達十幾米之後,就會完全喪失威力。

就算是練骨境巔峰武者,骨勁能爆發出最遠的距離,也不會超過三十米。

但是箭矢就不一樣了,弓力越高,那箭矢就能射得越遠。

所以,陳青山一旦孕育出骨勁,並且修成了爆裂箭技,恐怖程度遠非普通練骨境武者能比,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威脅到練臟境武者。

這門箭技,在陳家莊也有上百年了,但能夠修成這門箭技的,卻是寥寥無幾。

因為達到練骨境,只是擁有修鍊這門箭技的資格而已,並不是百分百就能修鍊成功的。

陳青山將爆裂箭技收了起來,現在最主要的是提升修為,孕育骨勁。

……

……

不知不覺。

半個月過去了。

練武場中,呼喝聲不絕。

陳青山一遍接着一遍,猛虎壯骨拳一遍遍地打着,氣血涌動,體內勁力跟隨着猛虎壯骨拳的節奏,一遍又一遍的錘鍊著骨骼。

半個月前,陳青山連續打二十遍猛虎壯骨拳,骨骼就開始酸痛了,但經過半個月的錘鍊,並且每三天都能服用一顆芙苓洗骨丹,他的骨骼堅韌程度每天都是快速提升著。

而經過了半個月的錘鍊,已經可以連續打上五十遍猛虎壯骨拳。

根據庄內的經驗,能夠一口氣將猛虎壯骨拳打上五十遍,那麼距離孕育骨勁就不遠了。

陳青山沉浸在修鍊之中,猛虎壯骨拳一遍又一遍的打着。

十遍、二十遍、三十遍、四十遍……一直到五十遍。

忽然間,陳青山感覺到體內骨骼之中,有着一股氣流匯聚,不由自主的他就將這股氣流隨着猛虎壯骨拳中最後一式百獸之王打了出來。

轟砰!

一股無形的拳勁隨之迸射而出,轟在數米之外的石鎖上。

那石鎖之上,當即是留下了一個數寸深的拳印。

「骨勁,這就是骨勁。」

望着那數米外,石鎖上的數寸深的拳印,陳青山眼中露出喜色。

此時的他,才算是真正的踏入練骨境。

接下來的修行,便是壯大骨勁,以及讓骨勁入髓,提升髓血。

姓名:陳青山

武功:蠻牛勁/圓滿(不可提升)、基礎箭術/圓滿(不可提升)、飛雨連珠箭/六層(不可提升)、猛虎壯骨拳/初成(可提升)、風雷棍法/第四層(可提升)

潛能值:315.2

陳青山打開面板,提升猛虎壯骨拳的修鍊進度。

刷!

面板閃爍,數據變化。

猛虎壯骨拳從初成提升到了小成。

陳青山腦海當中,不斷湧入關於猛虎壯骨拳的感悟。

猛虎壯骨拳初成之境,主要是運行勁力,以特殊的頻率震蕩骨骼,起到錘鍊骨骼的作用,而達到小成境界的猛虎壯骨拳,則是對於勁力更深層次的運用方式。 宋顯帶著喬天羽,下樓,到了車裡,等著肖北。

他問喬天羽:「小羽,那個老大有消息了嗎?」

喬天羽愣了下,連忙說道:「我看看,我都把這件事給忘了!」

她連忙取出手機,點開自己的郵箱,裡面有一封未讀郵件。

她心頭一跳,「有一個郵件,不知道是不是那個男人發來的!」

宋顯湊過來,說道:「點開看看。」

喬天羽點開郵件,裡面有兩個附件。

喬天羽點開其中的一個,是一段錄音。

喬天羽取出耳機,查到手機上,一個耳機頭,塞自己耳朵上,另一個塞進宋顯的耳朵里。

耳機中,傳來兩個男人的對話。

「老弟,幫我做個人!」一個溫潤的聲音,卻雲淡風輕地說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話。

宋顯只是在媒體上見過柏松,並不認識他,因為也不能判斷,這是不是柏松的聲音。

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老兄,你又看誰不順眼了?這都第幾次了?你不能出點什麼事,就讓我來給你擦屁股吧?」

這個聲音很嘶啞難聽,明眼人一聽就知道,是通過變聲器處理過的。

宋顯和喬天羽不禁同時皺眉,這個柏松竟然手上已經沾滿了鮮血嗎?

第一個聲音很牛氣地說:「老弟,哥哥什麼時候白過你?」

那個嘶啞聲音嘿嘿一笑,「老兄,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你惹的債太多了,弟弟也不能再二再三地做缺德事,不是嗎?我們也是要在陽光下做人的!」

第一個聲音道:「最後一次了,你就別矯情了,我再給你加一個數!」

那個嘶啞聲音沉默了片刻,說道:「真的是最後一次了!說吧,這次是什麼人?」

第一個聲音聲音明顯壓低,說道:「庄嵐,嵐風文化的老總。這個人有兩下子,記著多派兩個人。而且做得漂亮點……」

錄音從這裡中斷了。

喬天羽一蹙眉:「這份錄音,還得做技術鑒定,誰知道,是不是柏松的啊!」

宋顯點點頭:「顯然這份錄音,是南星會社的人錄下的。只是這份錄音只能說明,買兇殺人的意圖,並不能做為直接的證據。」

喬天羽說:「他們做這事,估計輕車熟路,所以彼此防範,卻又留有餘地。他們真是夠賊的!」

宋顯點開了第二個附件,是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賬號的收款記錄,數額是一百萬。這筆錢,來源於一個私人賬戶,用途是,培訓費!

喬天羽和宋顯眼睛一亮,這倒是一個直接的證據。

只要一查,便知這兩個賬號是誰的。

什麼所謂的培訓費,只不過是掩耳盜鈴而已。

宋顯道:「你把這些都發給我吧。」

他沉思著,要不要交給肖北。

肖北在病房時,說得深情而又決絕,不知道他真的對上柏松,是否有破釜沉舟的勇氣,亦或者,有這份實力呢?

想必呂梅,就算是自己死,也不想讓肖北碰上柏松吧?

就在宋顯沉思的時候,車玻璃上傳了了咚咚的敲擊聲。

他扭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男人。

宋顯降下車窗,問道:「有事嗎?」

那個男人低聲道:「肖先生在建北街22號等你!」

他說完,轉身就走了。

宋顯蹙眉,不是說在這裡等嗎?怎麼又換了地方?

他發動車子,去了建北街22號,那裡是一個古香古色園林式小院。 「家裡有孩子,平時過來不方便,就弄了這麼一個地方。」

「是吧,這很好啊,當初我要是有你這個想法就好了,你是知道我那棟樓的,就弄了一個辦公室,什麼都沒有,害的我老婆和兒子過來,都沒地方待。」

「……」

霍司爵就笑了笑,把旁邊兒子拿過來的茶葉拎了上來。

「霍胤,去給爹地打壺水來。」他拿起了茶壺,發現裡面是空的,遂目光看向了正一言不發坐在茶几旁邊的大兒子。

可是,霍胤連理都不理他。

他繼續玩著他面前的象棋。

倒是墨寶見了,又過來把爹地手中的茶壺給拿過去了:「爹地,我來吧。」

然後小小年紀的他,就抱著這個壺去飲水機那邊打水了。

客戶在一旁看到,不禁啞然失笑:「霍總,你這個兩個孩子,還真是跟你們夫妻一模一樣啊。」

「是嗎?」

「是啊,你看你這大兒子,自從在樓上被你罵了一句后,一直不說話,脾氣臭的噢,這不是跟你一樣嗎?還有小兒子,明顯性格就好多了,活潑開朗,又總是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像極了你太太啊。」

這個客戶,是和霍氏合作很多年的人了。

是而,這個時候點評起霍司爵的兩個兒子來,也完全是拿一副熟人的口吻來說話。

霍司爵聞言,抬眸朝這兩個小傢伙望去。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