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荒筌、何意?」他俯瞰荒筌。

荒筌獰笑:「何意?聖子是在裝傻嗎?你指使散修薛一刀前來我荒家發難,這件事簡單明了,還用我多說?」

「我指使薛一刀來殺你荒家之人?」林凡嘲弄一笑:「薛一刀何等修為,我又是何等修為?我能指使他?」

「嘖嘖嘖、聖子林凡,果然是伶牙俐齒,但事實勝於雄辯,今日既然你冒犯我荒家,那自然是要給一個交代的。」

一股駭人的氣勢,轟然從荒家駐地深處爆發,神念凝結成網,竟然是只在瞬間,就封鎖了整整一方蒼穹。AQ 陳韞去找副導演死纏爛打也只是做個嘗試,如果能走固然很好,走不了也沒什麼損失,所以現在節目組給他漲工資簡直就是意外之喜,至於後邊的什麼多留一個月就多一萬的月薪陳韞才沒放在心上,他這次已經是掛在尾巴上晉級了,只要他不去主觀努力,那他指定下一次就淘汰了。

也就是在節目組多待一個月,陳韞他平常又沒有很努力訓練,其實就跟在學校裏邊差不多,就是不能玩兒手機、不能聯繫親人朋友們而已。

確實,這兩點很讓人難頂,但看在如此高的月薪上邊,他覺得再過一個月的高三生活也不是不行。

不過,現實總是很魔幻的,邏輯有時候並不管用。小說和電視劇才需要邏輯,現實有時候可不需要。

回到被迫晉級留在節目裏邊的陳韞身上,他現在的怨念在節目組的金錢安慰下小了很多,不過依然還是會覺得不得勁兒,這不得勁就表現在了陳韞在訓練上邊的消極上。

在還沒開始選二公舞台歌曲前有幾天的休息時間,節目組也沒有讓選手們閑下來,而是給選手們安排了各種「充能」項目,比如周珂老師的「進步班」,鹿淵老師的「唱跳進階」,以及節目裏邊那些又當老師又當選手的練習生們聚集在一起的一些互動小團體。

周珂老師挺鍾愛陳韞的,這一次又讓陳韞去參加了他的培訓班,陳韞也沒有擺架子,人家老師都專門開口了,他肯定是點頭答應的。

在周珂老師的教導下,他的唱功比起最開始而言進步挺大的,但是對於李程和Jason他們所推崇的舞蹈班,陳韞就一點興趣都沒有了,每次李程想要拉着陳韞去練習室裏邊練習,陳韞就直接推脫說他要學習之類的,甚至還說出了一句名言。

「如果我還是十七八歲的話,那我肯定會跟着你一起去練習,甚至還會纏着你讓你教我。但是我現在都二十歲啦!我已經是個大人了,我要準備學習考試,這對於我而言比舞蹈更重要一些,舞蹈什麼時候都能學,可考試不是什麼時候都能考的,錯過就得等下一次了。」

「年輕的樹可以被外力影響着彎曲,可老樹就只能被折斷。」

明明二十歲也是年輕人,可陳韞搞得他已經很老了一樣。

反正不愧是要做老師的人,這話術一套一套的,硬生生就打消了李程想要讓陳韞去學習舞蹈的想法,陳韞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這口氣明顯松得早了些。

為第二次公演的舞台選曲的日子很快到來,剩下的六十七位選手們再次聚集在了一起,節目組這一次的規則要比第一次公演的時候來得有人情味得多。

這次不再是由A班的選手們選歌曲再選人,而是由大家自由選擇歌曲,只是說每首歌曲的表演人數是固定的,而選手們選曲又是排了先後次序的,最後總還是有沒法做選擇的人。

很不巧的是,陳韞他就屬於最後那幾位沒得選擇的人。

「又是這樣……」陳韞看着大家歡天喜地地前去選擇自己喜歡的歌曲,他卻只能站在原地不動,心裏邊還是有一點點難受的。

現在第二次公演給出的歌曲選項全是唱跳的舞曲,但舞曲也是有區別的,有些着重於唱,有些更注重跳。

陳韞他不想要去舞蹈多的組,他希望去舞蹈動作少一些的組,畢竟他又沒什麼舞蹈基礎,要是被迫選到那種對舞蹈要求高的歌曲,那這對他可就太不友好啦!划水都不好划的。

慢慢的,標註著歌曲的牌子後邊站的人越來越多,剩在另一邊台上的人也越來越少,直到最後八個人被通知上前選擇歌曲的時候,陳韞這才往台下走去。

現在留給陳韞的選擇並不多,但好消息是,那種舞蹈難度高、舞台效果好的歌曲都已經被大手子們選走了,留給陳韞的恰巧是比較「適合」他的歌曲,也就是舞蹈不會太複雜,對唱的要求要更高一些。

「陳老師過來過來!」陳韞才從台上走下去,那些還缺人的組就開始朝陳韞招手,好像他們都很歡迎陳韞。

仔細一看,分別是Jason和杜季軒以前的隊員們,他們對陳韞特別熱情,就差走出來把陳韞給拉過去了。

不過陳韞卻是笑笑沒說什麼,杜季軒上一次的隊員們……陳韞不是很喜歡他們那首歌曲,主要是難度有點高,Jason的話……陳韞現在已經不想跟他一組了。

陳韞還記得第一次公演的事情,現在還有點耿耿於懷的,覺得跟Jason在一組很有可能會出事。

然後……

「陳老師來我這兒唄!我們這兒不用怎麼跳舞的!」虞更延突然走到了陳韞的面前,攬著陳韞的肩膀就往他們那組拉。

「小魚哥你怎麼這樣?很明顯哥他是想要跟我一組的好吧?我們上一次配合得那麼好,你不要從中作梗啊!」Jason看虞更延不講武德,直接從隊裏邊走出來「拉」人,他倒是不服氣了。

「?你看看陳老師是想要跟你一起的樣子嗎?」虞更延聞言直接笑出聲來,這Jason是心裏一點數都沒有,根本就不了解陳老師,上一次才把陳老師害了,這還想來一次?

他覺得陳韞肯定不會答應的。

「我跟小魚一組,Jason再見!」陳韞面無表情地朝着Jason揮手告別,然後跟着虞更延進了他們的隊列。

在主動出擊選擇陳韞這件事情上,虞更延是有自己的考量的,除了陳韞他很佛系不爭不搶外,陳韞的音色和顏值都是他需要的,雖然陳韞的唱功沒有想像中優秀,但他去給歌曲開頭那是完全沒問題的,在氣息足夠的情況下,陳韞唱歌那可是很吸引人的。

更別提陳韞還有這張臉,到時候陳韞一去開場,就直接把觀眾們的注意力給集中起來,這對於他們整個隊伍的舞台表演都是有好處的。

不過吧,就對虞更延而言,他覺得還是得給陳韞補習補習的。

所以說,陳韞他那口氣松得早了些。 不久之後,他們終於在那一座彈藥庫上面,建造成功了一座觀察哨所。然後,他們微微休息了一會兒,補充了一下食物,接著,便向著他們的第二座防空炮陣地衝去。是的,他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真正的任務,那就是,打掉那一些敵軍的防空炮,然後,他們自己的後續空降作戰部隊,也才能夠安全地來到這裡。而只有能夠充分地消除掉敵軍的防空力量對於自己的空降兵作戰部隊的威脅,他們的後續空降部隊,也才能夠源源不斷地來到這裡來,跟他們進行匯合,然後,壯大力量,共同並肩作戰。是的,就是這個樣子的。

現在,應該說,那一位克拉特里隊長感到比較的欣慰。是的,不管怎麼樣,現在,在他們的這一支空降兵作戰部隊兵力比較單薄的情況之下,通過這次營救活動,最起碼來說,讓自己擁有了另外一隻作戰部隊。這是極其重要的一件事情。有知道,在當前的情況之下,但背影軍事基地方面,雖然正在源源不斷地繼續派遣空降軍作戰部隊,可是,說實話,現在,敵軍在這裡等防空力量,並沒有得到徹底的清除。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交互直接影響空降兵成功地進行空降的成功率。

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有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地區在這裡說不出的防空作戰部隊,並沒有得到徹底的清除,這恐怕,自己的那一位會長大人早就不惜一切代價,繼續對這裡進行大規模的增兵。因為,就算是自己的那一位會長大人,心裡非常清楚,如果,不能夠在敵後的這一片地區,部署足夠數量的空降軍作戰部隊,那麼,根本就不可能阻止敵軍的增加作戰部隊的到來。這是絕對的。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在於為赫拉特里隊長也就這能夠自力更生,自己解決問題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赫拉特里隊長心裡非常清楚,困難是暫時的,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的情況一定會逐漸得到改善。對此,赫拉特隊隊長充滿著信心。

—————————————–

「赫拉特隊隊長,非常感謝,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來的話,我想,我們這一支先遣作戰部隊,只怕是早就被敵軍消滅掉了。在當初,我們接受了總部的任務,才來進行偵察,深入敵後,歷經艱難險阻,雖然,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也曾經向總部傳送回去了許多的情報資料,可是,我們卻一直感覺到,我們的任務並沒有很好地完成。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儘管總部方面曾經多次要求我們立刻返回,可是,考慮到部隊在不久之後,即將發起進攻,特別是,你們的空降兵作戰部隊,即將空降在這裡。因此,如果我們在這裡隱蔽下來,跟你們進行會合,那麼,必將會取得非常不錯的作戰效果。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我們在敵後的這一段時間裡,一邊尋找隱蔽的地點,與此同時,我們繼續進行偵察,爭取向總部方面,提交更多的信息。可是沒有想到,在不久之前的一次行動中,我們遭遇到了地區的埋伏,結果,就這樣,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戰鬥之後,我們最終被圍困到了這一間民房裡面。

「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來,那麼,我們基地上也就意味著,沒有了任何的希望。所以,這一次,我們絕對要很好地謝謝你們。」這個時候,剛剛被解救出來的那一位小隊長非常感激地說道。

聽到這裡之後,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微微一笑,然後,走到她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說道:「沒有關係,我們是一家人,這些事情,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再者說,你們在當初的決定,其實,也是可歌可泣的。在總部方面要求你們返回基地的情況之下,可是,你們沒卻偏偏沒有回去,而是選擇了留下來,在這裡給我們並肩作戰。在這裡,應該說謝謝的是我們。好了,從今以後,我們將會並肩作戰,共同應對敵軍。」

聽到這裡之後,那一位小隊長還有其他的作戰隊員,都非常的高興。然後,這一些人想著赫拉特里隊長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異口同聲地說道:「赫拉特里隊長,再一次向你表示感謝。我想,從今以後,我們一定會為你的馬首是瞻。堅決聽從你的指揮。」

———————————————

隨後,那一位赫拉特隊隊長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鄭重地說道:「各位,現在,我們雖然增加了一支作戰部隊,不過,總體來說,我們的周圍仍然是危機重重,隨時都會遭遇到的軍的包圍。因此,我們的行動一定要小心謹慎,我們每一個人,一定要服從大局,聽從指揮。

「現在,我再一次重申一下,我們接下來的主要任務。現在,還有幾座防空炮,沒有被摧毀。因此,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琪摧毀。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我們的空降兵後援作戰部隊,將不會及時地趕過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想,對於我們的整個作戰計劃來說,必將會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的主要任務,那就是摧毀敵軍的防空炮陣地。現在,應該說,在這一個方面,我們已經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因此,我敢肯定,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將會用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敵軍部署在這裡的所有防空炮,徹底摧毀。怎麼樣,大家有沒有信心?」

聽到這裡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地回答道:「我們絕對有信心,跟隨著赫拉特里隊長,這是我們的榮幸。清克拉特里隊長放心,我們一定能夠完成任務,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隨後,赫拉特里隊長非常高興地說道:「很好,竟然如此,那麼,大家跟我來,現在,我們再一次向敵軍的防空炮陣地發起攻擊。我想,在打掉敵軍的這幾座防空炮之後,那麼,我們的安全也就能夠得到保障了。到了那個時候,相信,我們最危險的時候終於過去了。」

—————————————-

是的,應該說,在解救出這一支作戰部隊之後,對於克拉特里隊長現在的作戰兵力來說,真的是如同雪中送炭一般。在此之前,赫拉特里隊長擁有一支空降兵作戰部隊,因此,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之下,他一直都感覺到非常到懊惱。畢竟,敵強我弱,眾寡懸殊。而且,他們肩上的擔子,也實在是太沉重了。沒有足夠的作戰兵力,而且他們本身的安全,有時可處在敵軍的威脅之中。

本來,克拉特里隊長寄希望於總部方面,能夠繼續派遣空降兵後續作戰部隊過來,增強他們在敵後的存在數量。可是,他也知道,敵軍部署在這裡的這些防空炮,如果不能夠及早地清除掉,那麼,自己方面的空降兵增加作戰部隊,也就根本很難及時地抵達這裡。對此,赫拉特里隊長心裡非常清楚。

另外,對於赫拉特里隊長來說,讓他感到慶幸的是,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佔領了敵軍的五座彈藥庫。要知道,這可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因為,他們在敵後作戰,沒有足夠的彈藥補充,對於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致命的一個威脅。

說的,在敵軍的防空炮陣地沒有被全部摧毀的情況之下,只望著依靠自己的空降部隊,進行空投彈藥,這一個希望,只怕是並不現實。因為,敵軍的那些瘋狂的防空炮火,必將會進行猛烈而瘋狂的防空打擊。因此,將會直接影響到自己的空投質量和效率。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那一位克拉特里隊長感覺到,自己只有依靠搶佔敵軍的彈藥庫,來滿足自己的需要,這才是唯一的可行的一條道路。

所以,在不久之前,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這才下定決心,在困難重重的情況之下,仍然帶領著手下的突擊隊員,搶佔了敵軍的幾座彈藥庫。現在,應該說,當初的那一次行動,已經給他們帶來了良好的效果。因為,她抿現在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使用他們的槍支彈藥,而不必過多地考慮,他們的彈藥是不是已經彈盡糧絕,對於任何一支作戰部隊來說,彈藥是極其重要的。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如果沒有充足的彈藥,那麼,就算是這一隻作戰部隊再厲害,那麼,也無濟於事。就好像,被拔掉了牙齒的老虎一般,沒有了彈藥作為保證,那麼,他們將會成為沒有任何危險的存在。

現在,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帶領著他手下的這兩支作戰小分隊,已經在一次來到了敵軍的又一座防空炮陣地附近。赫拉特里隊長拿出望遠鏡,向著全面認真地察看了一番,然後,向著後面輕輕地揮了揮手,厲聲說道:「第一小隊,全部拿出手-榴彈,第二小隊,當第一小隊投出之後,隨著手-榴彈的爆炸,我們立刻對敵人進行瘋狂地掃射。這樣的話,我們的那些敵人,還沒有感覺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已經被我們打掉了。」

聽到這裡之後,其他所有的作戰隊員異口同聲地說道:「赫拉特里隊長請你放心,我們一定能夠完成任務。」

是的,特別是對於那一隻剛剛被解救出來的作戰部隊來說,此次戰鬥,更意味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機會。此前,正是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救了他們,為此,他們一直感到非常的欠情欠意,就好像,在內心深處,欠了對方很大的一個人情。是的,而且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已經方式,藉助著這一次作戰機會,把這一個人情還給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現在,機會來了,他們自然希望能夠把握住。於是,在不久之後,隨著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的一聲令下,第一小隊所有成員,立刻之間,像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然後,紛紛地將手中的數榴彈,投擲了出去。

——————————————-

於是,隨著那些手-榴彈,接二連三地掉落在敵軍的那一座防空陣地上,立刻之前,轟轟轟,接二連三的爆炸聲立刻傳來,地面之下,連同正在防禦的那些敵軍步兵作戰力量,還有那一腳防空炮,全部都籠罩在了那一片淡紅色的爆炸火光裡面。

不過,在不久之後,分佈在兩側的那些敵軍的防禦作戰力量,終於緩過神來,於是,他們立刻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憑藉著他們的防禦工事,開始進行還擊。嗒嗒嗒,嗒嗒嗒…密集的槍聲突然想起,密集的子彈瘋狂的極少過來,看上去,簡直就象是狂風掃落葉一般,如此的密集,如此的凌厲。

看到這裡之後,那一位赫拉特里隊長厲聲說道:「那麼地,第二作戰小分隊,立刻對敵軍進行還擊。」

是的,要知道,在此之前,第二作戰小分隊已經做好了充分的還擊作戰準備。對於他們來說,儘管,他們並沒有構築足夠堅固的防禦工事,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此之前,畢竟他們是佔據著主動權,畢竟,他們是主動向對方發起攻擊。如此一來,自然而然的,在一定程度上,他們也就不可避免地佔據著明顯的優勢。那就是主動進攻的優勢。現在,這種主動進攻的又是,已經體現出來了。儘管對方,擁有著早已經構築好的堅固的防禦工事作為掩護,不過,畢竟對方剛剛遭受到一次密集的數榴彈的轟炸,因此,他們現在,也就是剛剛的緩過神來,不久之前的那一種慌亂,仍然籠罩著他們,讓他們心有餘悸。

就這樣,雙方之間立刻開始交火。開始的時候,應該說,對方的攻擊目標,分明是第一作戰小分隊。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這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因為,不管怎麼樣,在不久之前,這是這一支對方的作戰雙方對,向他們投擲了手-榴彈。讓他們遭受到沉重的打擊。我從來,他們自然而然的,也就應該以牙還牙,他們必須要讓對方付出代價。是的,對於他們這樣的作戰部隊來說,以牙還牙,用血還血,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現在,好像情況有些不大對頭。剛剛對他們同志說不但的外置作戰部隊,現在看上去,動作如此的迅速,跑得簡直比兔子還要快。然後,他娘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不過,就在他們當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時候,突然之間,從兩側的位置,激射過來了密集的子彈。

這一些密集的子彈,讓他們終於明白了一個現實,那就是,對方早有準備。而且,對方在作戰人員的數量方面,已經遠遠地超出了自己。而這一點,也是讓他們感到難以相信。

隨後,地方在第一小隊的掩護之下,了個作戰小隊,相互配合,相互掩護,立刻之間,進行火力交叉,對他們從兩個方向,進行瘋狂的攻擊。不久之後,對方終於抵擋不住了,只好放棄了這一座防空炮陣地,狼狽逃竄。如此一來,赫拉特里隊長終於再一次將其佔領。

這一來,也就意味著,對於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來說,他們已經攻佔了對方五座防空跑了。如此一來,在這一片地區,應該說,敵軍的防空作戰力量,受到了極大的破壞。儘管,到目前為止,仍然還有幾座防空炮沒有被摧毀,不過,對於自己的空降兵作戰部隊來說,威脅已經不再那麼大了。這對於克拉特里隊長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極其重大的勝利。

—————————————

「赫拉特里隊長,那麼,接下來我們將要做什麼?」這個時候,其中的一位突擊隊員看了赫拉特里隊長一眼,然後問道。

赫拉特里隊長聽了之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弟兄們,不要著急,現在,我們已經進行了一次戰鬥,可以說,這一次戰鬥,我們打得非常不錯。打出了我們的威風,也打出了我們的氣勢。現在,我們馬上休整一下,準備新的戰鬥。再厲害的作戰部隊,也必須進行休整,對於任何作戰部隊來說,者都是必須的。的小麥,馬上就洗下,10min.以後,我將會向大家宣布下一步的作戰方案。」

。 「哼!關鍵時刻掉鏈子!一點都不靠譜!咱倆就不能找個恰當的氛圍溫存一次嘛!不是被別人打擾,就是你自己出毛病!我再也不喜歡你了!我走了!不理你了!你最好掉到馬桶里得了!」

唐影氣呼呼地道。

沈勇坐在馬桶蓋上,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道:

「我特么真的是憑實力單身啊!這年頭,男孩子在外面都要保護好自己啊!女生都太瘋狂了!沒有點定力,很快就被淪陷了!」

其實,沈勇根本就沒有拉肚子!

那麼說,只是沈勇為了擺脫唐影而找的一個理由!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不能讓唐影這麼快的滿足,就是要讓她有飢餓感!

過了幾分鐘。

沈勇聽外面沒有聲響,以為唐影真的走了。

於是,沖了馬桶,洗洗手,沈勇打開了衛生間的門。

可剛要出去,就看到唐影拿着一卷衛生紙站在門口。

「哎呦!嚇我一跳!我上廁所,你站門口乾啥啊?」

沈勇問道。

「等著給你送衛生紙啊!昨天晚上,衛生間沒有廁紙了!我本來想換的,後來給忘了!」

唐影眨巴着眼睛問道,「你不是拉肚子嗎?你用什麼擦的?」

聞言,沈勇連忙回頭去看,只見廁紙盒上果然是空的,就剩下一根光禿禿的紙筒了。

尷尬!

實在是尷尬!

應該用什麼擦呢?

沈勇腦子裏靈機一動,說道:「額!剛才我口袋裏裝着紙呢!不用你的!」

「是嗎?那廁紙簍里為什麼沒有你用過的廁紙呢?」

唐影繼續追問。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