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林導看來也能成為大佬了。」

林導無語了。

「你不是不愛吃雞腿了,搶我的幹嘛?」

秦安一怔,低頭看雞腿。

他這是和小奶娃搶雞腿搶習慣了。

林導又道:「我勸你快點,天業娛樂那幾個人蹦躂得我頭疼,還有你之前那個經紀人,明明在和萬哲談戀愛,卻偏要搞地下戀情,也不知在圖什麼?」

「那個萬哲也是,邪門得很,突然爆紅,沒有黑料,還讓天業娛樂高層都向著他。我上次在酒會裡碰到他,他想找我說話,我都是直接避開他的,生怕中招了。」

秦安只覺得耳邊有隻蒼蠅一直在嗡嗡嗡。

說起來,小奶娃吃飯的時候,有時候也愛說話,那聲音就比林導的好聽很多。

小霍敲了敲車門。

「進來。」

車門被打開,小霍臉色古怪的舉著秦安的手機,「安哥,是劉、劉蓓的電話,說是你和萬哲之間有些誤會,想做東,邀請你們吃飯。」

電話已經被掛斷了,而林導也脫口而出,「鴻門宴!」

秦安把玩著手中的筷子。

算了算他最近動的手腳,他的合同一到期,事情就解決了。

說是劉蓓約吃飯,其實是萬哲約。

原因嘛,應該是因為今晚有金鼎獎的頒獎典禮。

「約的幾點?」

小霍說了時間和地點。

秦安:「呵,果然如此,剛好是頒獎典禮之後,還在頒獎典禮附近的飯店。」

林導可寶貝這個男主演了,一臉緊張。

「什麼什麼?他這個時候約你吃飯,目的是什麼?那金鼎獎最佳男主演不是內定是他了嗎?他還來找茬?」

金鼎獎是國內的電影獎項。

之前秦安最有可能成為這屆的影帝,不過因為之前那事,他被除名,其他候選人不能打,萬哲的影帝之位穩了。

「你不是說他邪門嗎?」

秦安隨意猜測,「約我吃飯,我要是不小心傷了他,你說,附近的記者聞訊趕來,會不會說我是沒得到影帝故意傷害他?」

林導低罵了幾句。

秦安:「對了,最近有個高奢品牌在接洽我,你也知道的,高奢品牌不多,我拿了,有的人就沒了。這個時候,我要是爆出醜聞,傷害了金鼎獎影帝,那品牌會找誰當代言人?」

林導覺得自己都要噁心吐了。

「那時候,大家都譴責你,又同情他,為同情買單,為熱度買單,那品牌肯定選他!」

林導憤怒的拍桌,「那你就更不能去了!」

「不,」秦安輕蔑一笑,「我偏要去。」 砰!

彼博然癱坐在了地上。

似乎想到了什麼。

立馬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

「喂?張主任,您一定要幫幫我啊。」

彼博然的聲音顫顫巍巍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不是讓你去給他製造麻煩嗎?那個芩玉有沒有留下?」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威嚴的聲音。

「不,不是,張主任,您一定要幫我啊,我,藍天說要開除我,院長都同意了。」

啪!

「彼博然,你特么做了什麼?」

張主任大喊。

他真的被嚇到了。

特么的,一個個不讓他省心的。

朱有為今天聯繫不上也就算了。

特么的,自己名下的產業居然遭到了攻擊。

但是想要查的時候,卻什麼都查不出來。

氣得他差點沒把心臟病氣出來。

「我……」

彼博然咽了咽口水。

在猶豫的要不要把這件事全部說出來。

思考再三后,還是決定要把事情說出來。

隨後。

電話那頭直接響起了一陣震耳的聲音。

「彼博然,你特么今天,不對,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離開醫院,離開之前,把老子和你接觸過的事情清理乾淨,錢我會給你的。」

說完之後,立馬掛斷了電話。

……

張弛在房間裏面踱步。

臉上的緊張感就沒有下去過。

他看着固定電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隨後撥通。

「喂?藍天很有可能已經查到我了。」

「是,我知道了。」

張弛掛斷了電話。

坐在了椅子上。

隨後走向了廁所,去抽了一根煙。

等到他回來的時候。

「喲?藍主任,這真的是大駕光臨啊,你不在急症,怎麼來我們這裏了?」

張弛開門。

看到了藍天正坐在了椅子上的時候,差點沒後退出去。

藍天笑着看着他。

道:「張主任,您這麼緊張的,我還以為這是我的診室呢。」

「哪裏的話,藍主任要喝點什麼?我這裏正好有茶,來點?」

張弛問道。

「不了,這次啊,我就先不喝了,過來呢,只是想要問問張主任一點事情而已。」

藍天笑着說道。

看着他臉上的笑容就沒下去過。

張弛總覺得自己的背後一陣陰涼。

好似隨時都要出事一樣。

但是表面上面還是很鎮定。

「藍主任,瞧你說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麼問題,你問就是了,現在啊,誰不知道你是我們醫院的香餑餑的,對吧,所以,有什麼,我都一定配合你。」

張主任立馬賠笑了起來。

臉上堆滿的笑容。

油膩到不行。

讓人感覺到一陣噁心。

藍天心中鄙夷的嗤笑了一番。

但還是沒有表現出來。

「張主任,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朱有為?」

他問道。

「知道,這個肯定知道,之前啊,我還幫過他呢,你也知道,我在醫院裏面,就一個老好人的名聲,其他的,害,不提也罷。」

張主任說着,還露出了落寞的神情。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有什麼大事沒做就要離開一樣。

「張主任,既然你認識朱有為,那不知道,你知道只有為對於病人檢查這件事,做了手腳?今天,應該收到消息了吧?」

藍天根本不吃這一套。

臉上依舊是十分溫和的笑容。

好像從來都沒有什麼能夠激怒他一樣。

張主任聞言。

心中咯噔了一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