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跡部得分,比分四十比零!」

隨著向日岳人機械式的聲音響起,比賽已經到了最後三局的最後一球!

整個比賽從一開始就呈現一邊倒的形勢,千夜雲川在跡部的手裡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緒白用水果刀捅了捅旁邊的屍體腦袋,裏面並沒有任何東西。

【只有擁有屬性的喪屍才有晶核,根據喪屍的高低等級,晶核所附帶的能量不同,階級也不同。】

「那一共有幾個等級。」

「九。」

系統的回復,讓緒白的心情沉重了不少。

她是知道只有擁有屬性的喪屍才有晶核的,但現在是末世的第五天,已經有喪屍步入了第二階等級,她忍不住想是不是普通的喪屍也有晶核,但現在看來,還是沒有。

前世到了第十年,喪屍最高等級只到了七階,就已經是人類不能妨礙消滅的存在了,那八九階,大抵是人類的天花板了吧?

「兌換。」

在系統再一次詢問她是否兌換后,緒白才將回過神來,一聲應下后,她手中正拿着的晶核瞬間消失在她的眼前。

腦海中的能量值從負一億稍微向前挪了一點點,就那麼一小點,不仔細看,根本察覺不到任何的變化。

負99999900。

緒白:「……」

緒白將喪屍屍體全部扔到了一處空曠處,並從後院的廚房裏拿來了打火機,點燃,將他們火葬了,並立個無名的牌位。

廚房內已空無一物,末世前購買的食材早就腐爛,發出惡臭。

緒白一一將東西扔了。

收拾好後院后,天色已經很晚。

她餓得滿腦子裏都是以前吃過的美食。

「系統,我們現在就開始種田吧。」

為了更好規劃以後的建設,緒白選擇了在後院最邊角的一處開始耕作,好在她在這邊的雜物間有找到鋤具,不然空手空腳的,她都不知道要開荒到什麼時候。

種子是從系統那邊購買的——用她已經倒欠得不能再欠的能量值。

一包小麥種子一個能量值,她先兌換了一包。

至於別的種子,問就是沒解鎖。

就在緒白用着不太順手的鋤具狂挖了幾個坑,又鬆了鬆土后,系統終於看不下去了。

【宿主可選擇本世紀最偉大的系統出土的優質土壤。】

「你不早說?」

「多少錢?不對,多少能量值兌換?」

不得不說,在短短的相處中,緒白就立馬摸清楚了系統的本質——薅錢的一把手。

除了回應她一些基本的消息外,其餘的都是要錢,哦不,人系統有個高大上的別稱,叫做能量值。

【宿主並沒有詢問過本偉大系統,一塊土壤10個能量值,宿主一天最多可以向本偉大的系統購買十次。】

不光是買田也好,還是買種子也好,疊加起來一天不能超過十次。

緒白先已買過了一包種子,今天還剩下九次的購買機會。

緒白立馬將這九次全部用來購買土壤,一包種子可以用好久的,今天買來的土壤全部種上,過幾把月就可以收割了。

想到這,緒白突然有一種很奇怪,不對勁的感覺。

【溫馨提醒:一包種子只能種一塊土壤,宿主確定要將今天的購買機會全部買土壤嗎,建議宿主先買五塊地和四包種子哦。】

近乎是下意識的,緒白將她已經買來的一包種子先是捏了捏,又搖了搖。

「您管這一顆種子叫一包?」

緒白都要氣笑了,但一想到自己不能情緒激動,硬是忍住了。

「有沒有擴大購買的機會,或者我現實里的種子種植出來的東西能不能也轉化為能量值?」

在這回,緒白才終於反應過來她一直感覺不對勁的點。

她還沒更完全的了解這個種田拯救系統的機制。

先是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后打打殺殺了一天,還背上巨債,她犯了一個前世也從未犯過的錯誤。

粗心,不調查清楚就行動。

聽從系統的建議后,緒白買下了四包種子和五塊土壤。

說是塊,是因為它就一個木板凳格大小。

像遊戲界面一樣,她點下購買后,就有一塊虛擬透明的網格子浮現在她的眼前,隨着她手的挪動,那網格子就跟着移動。

在點擊確定安置后,原本被她挖著坑坑窪窪的地變得平緩,整齊,色澤透亮,空氣中還透著一股新新的土壤氣味,一看塊肥沃的地。

看來,十個能量點還是花得很值得!

更值得的還在後面,小麥種下去后,連澆水都沒有,緒白就看到小麥的上方浮現了一個倒計時的條條,上面倒計時一分五十九秒。

一分五十九秒?!

緒白瞪大眼睛,盯着這幾塊田地。

系統說了,小麥種植時間只需要兩分鐘,這個時間讓緒白愣了好久,等再看到可以收割的提醒,她愣愣的點了收割,手中拿着已經成熟長好的小麥后,緒白依舊有些恍惚。

收割完成後的土壤會一分鐘的冷卻時間,等冷卻時間過後,才可以再次種植。

不是系統出品的種子,來自現實的種子可以種,但在這等肥沃有靈氣的土壤上也需要種上十天半個月的才能成熟起來。

而限定的購買次數,也可以花上一千個能量值提高一次購買的機會。

當然,提高之後的次數,是永久的。

今天買了一次購買機會之後,明天開始就擁有十一次購買機會。

而被鎖住的其他種子,也可以用能量值兌換,第一次兌換新的解鎖種子需要花一百個能量值,第二次兌換需要一千,第三次一萬,在第四次后一直維持十萬的數額,也可以通過抽獎來獲得。

但抽獎的機會,來源於能量值的消耗。

每消耗十萬能量值,將會有一次抽獎機會。

氪金!

奸商!

叫什麼種田拯救系統,乾脆改名叫做氪金系統算了。

緒白再看了一眼她的能量值,負99999954。

緒白:「……」

即使是個氪金系統,但在看到封鎖區域的各類店鋪工廠時,緒白動力滿滿。

解鎖店鋪,需要大量的能量值,當然店鋪的解鎖也在抽獎範圍內。

為了解鎖這些店鋪,緒白覺得接下來先把能量值攢起來,等後面有多餘的再還債。

換做是從前,她都不敢想像自己居然還會有負債的一天。

將五塊田地的小麥收割好后,系統立馬發出提示:是否出售小麥。

同時,在緒白的眼前,同樣浮現出是否出售小麥的白色字體,旁邊浮現的是小麥的價格50¥。

一株小麥出售十能量值,在緒白眼裏等於十塊錢。

緒白毫不猶豫選擇了否。 雲開等三人圍坐在床前,淚目通紅。

看着床上那個隨時可能撒手人寰的雲瀾,無盡的悲慟與哀傷,在撕扯他們的身心。

柳英哭成了淚人,本就瘦小的身軀,在不住地哆嗦,啜泣之音撕心裂肺。

柳英曾經是大家閨秀,美麗溫婉,大方賢淑。

她居住在一個小山城裏。忽有一日,百獸如潮,衝進城中,見人便殺,兇殘暴戾。

一隻黑毛鐵獅,撞進了柳府大門,正準備張開血盆大口,將柳家全族大快朵頤時,一道魁梧之影天降臨世。

那人正是少年雲瀾。

他一拳,就將那隻黑毛鐵獅,活活打死,讓它血濺三尺,魂飛九天。

而後,他更是以一己之力,將在城中肆掠的所有妖獸,盡數擊殺。

此戰以後,雲瀾沒有甩袖離去,而是幫助城中百姓,修繕城牆。

柳英作為小山城中的第一美女,芳心被這個天生具有英雄氣概的男子所俘獲,一發不可收拾地瘋狂愛上他。

他們一個剛硬如山,一個溫婉如水,剛柔並濟,郎才女貌,可謂天生一對。

相處不久,就踏入了婚姻的殿堂,然後有了雲開。

不過,柳英在誕下雲開后,卻無法再受孕了。

原因未知,無葯可解。

這一直是夫婦兩的心病,解不開,也很無奈。

不久后,雲開十五歲那年,雲瀾父親歸來,帶回來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女孩,她失憶了,只知道自己叫楚靈。

由於無處可去,楚靈就住在雲瀾一家。

在雲開的軟磨硬泡下,楚靈答應加入這個家庭,成為了他的妹妹。

在那段時間,一家人其樂融融,沒有隔閡。

可好景不長,雲瀾體內的狻猊雷毒,由於沒有第一時間得到合理控制,隔了半個月猛然爆發。

如地震海嘯,猝不及防,他的身體,垮掉了。

一家人自那以後,生活一日不如一日。嘲諷、謾罵、貶損、侮辱……

雲瀾扛不住壓力,嗜酒墮落。

沒有了經濟來源,僅靠一些補貼度日,他們的生活質量,大不如前。

曾經風風光光,萬眾矚目;如今人人踩踏,絕境悲涼。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