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一個晚上,王遠睡得並不踏實。

迷迷糊糊的做著一些噩夢,時不時又被驚醒,看看火種有沒有熄滅,畢竟鑽木取火是真的麻煩。

在這個不安定的陌生環境,王遠說到底也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

一夜煎熬。

終於天色開始泛起亮光。

雖然沒有計時,不過王遠感覺這裡的夜似乎並不算太長。

火,還有一點點火種,並沒有熄滅。

王遠把火加了起來,坐在那塊石頭上,靜靜的發獃。

王遠想好了,就在這裡待一段時間,至少得想辦法把技能面板的等級升上去,有點自保之力,再離開這裡。

四號回收站點上面說的清清楚楚,從拾荒星球離開的超能者,必須去軍部加入軍隊服役五年。

如果自己這樣子匆匆忙忙的加入進去,可能就會淪為炮灰。

王遠可不認為,自己憑藉著目前一個丟小球,一個魔法旋風和一個目前威力算是最大的魔法冰球能多厲害。

腦海里浮現之前見到的那些聯邦星際艦隊的戰艦,那些龐大的鋼鐵怪獸,王遠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現在只是個戰五渣。

既然打算在這裡呆一段時間,就要定好計劃。

首先,這個棚子要拆了,擴建,並且弄牢固一些。

本身從小就是個被收養的孤兒,王遠的自主性比同齡人強了不是一星半點。

並且穿越之前,王遠也看過一些個別的求生類節目,雖然節目只是節目,但是確實可以學到一些知識。

至少現在王遠有自信可以憑藉那些節目學到的一些基礎,弄出一個稍微堅固的庇護所還是沒問題的。

其次就是溫飽,水不缺,吃的目前王遠只知道垃圾甲蟲。

還有就是每天都要花時間去催動黑暗之眼,吸收周圍稀薄的清流能量。

雖然這裡的清流能量稀薄到慘不忍睹的地步,但是這是王遠目前升級技能面板的唯一辦法。

還有就是,收集一些自己記得可以兌換的東西,看看十天後能不能去兌換一點生活物資,回頭還得再去看看四號回收站點的公告板。

畢竟昨天自己只是粗略的看了看,很多回收清單隻是一掃而過。

制訂了計劃,王遠隨即動了起來。

首先這個臨時棚子被王遠拆除,然後用木棍圈出一塊地。

開始幹活了,王遠就發現自己收集的材料不夠。

王遠只能前往周圍的垃圾山收集材料。

肚子有些餓。

不過還在可接受範圍。

氣溫也比昨天暖和不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周圍的灰霾似乎比昨天也少了。

也有可能是昨天那一場酸雨,沖洗了一部分吧。

王遠忙活著收集有用的材料的同時,也發現了一個事情。

有一個嬌小的身影,在看自己。

王遠也認得,應該就是昨天在自己面前抓垃圾甲蟲的那個小孩。

畢竟拾荒星球這種地方,有小孩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應該不會出現兩個身形相似的小孩拾荒者吧。

雖然昨天只是匆匆一見,但是畢竟只是昨天,再加上拾荒星球出現小孩和昨天那個老人的話,王遠自然印象深刻。

所以王遠能認出來,這個就是昨天在自己面前捉垃圾甲蟲那個小孩。

身形嬌小瘦弱,身高估摸著只到王遠胸口。

第一次看見,王遠以為只是巧合,在王遠看向他的時候,滴溜的就跑了。

只是,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王遠收集了幾趟材料,已經看見那個小孩好幾次在遠處看著自己。

而且一次比一次近,這明顯就不是巧合了。

終於,再次看到了那個小孩,出現在不遠的垃圾山看著自己,王遠忍不住。

「喂,你想幹嘛?有事就說啊。」王遠扛著材料沖著那個垃圾山上的小孩說道。

那個小孩明顯愣了一下,隨後又跑了。

王遠無語,算了隨他去吧。

這趟搬回去,材料勉強應該夠了。

只是肚子好餓啊。

這次沒有昨天那個運氣,王遠一路收集著能用的材料,一路留意垃圾甲蟲的影子。

可是一隻都沒看見。

看來昨天明顯是走了狗屎運。

早知道,昨晚三個就不該全部吃完,應該留一個到今天。

只是昨天王遠剛來到這裡半天,那個小孩抓了一個,兩個拾荒者爭搶有一個,自己抓了兩個,還以為這東西挺好弄。

現在看來明顯不是。

想想也是,如果好抓,昨天那兩個拾荒者也不會因為一隻垃圾甲蟲同歸於盡了吧。

王遠忍著肚子餓,開始搭建庇護所。

溫度不高,但是王遠稍微在冒汗。

庇護所框架弄出來了,王遠只感覺口乾舌燥。

提起那個變形的塑料桶,王遠猛灌了一口,冰冰涼涼的,瞬間就舒坦了。

看來這魔法凝聚出來的水,就是不一樣,放了那麼久還是冰涼甘甜。

忽然,王遠愣了。

不遠處那個嬌小的身影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只是這一次王遠看向他的時候,他並沒有跑。

而是依舊直勾勾的看著王遠,或者說看著王遠手裡的塑料桶。

王遠愣了一下,看了看手裡的塑料桶,隨即明白了什麼。

「你是想喝水?」王遠看著那個小孩。

小孩沒有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看著。

由於不算太遠,而且王遠的目力似乎也得到了提升,王遠明顯看到了小孩那純凈的雙眼中帶有渴望。

「來,給你喝。」王遠遞著塑料桶,對他說道。

小孩明顯有些猶豫和遲疑,不過還是慢慢的靠近。

只是到了一定距離之後,卻不過來了。

雖然髒兮兮的臉上,看不出神情,但是王遠看到他眼中,雖然有渴望,可更多的是警惕。

「別怕,來給你喝,」王遠露出善意的笑容。

只是那個嬌小的身影,不為所動,依舊站在原地,盯著。。。。

王遠愣了一下,隨後一笑,把裝著水的塑料桶放在地上,退出去了一段距離。

退出了一段距離之後,王遠看著小孩笑著說:「喝吧,沒事。」 在空間一周,所有人的異能等級再次提高。

到目前為止,國家還沒有公佈六級以上的異能,幾人也沒法判定自己到底是幾級。

這段時間,因為空間安全放心,私密性又高,幾人完全不用擔心異能全完放空后再遇危險,所以通掛小隊訓練的方式改為一次性異能最大輸出量以及其破壞力(強度);異能的持續時間;以及異能的精細化操控等。

異能大量不計的輸出,直接導致了所有人容易疲憊,食量增加,原本一天三頓飯,現在變成一天六七頓甚至更多。

異能沒了,找個地方,隨地一坐,喝靈泉水(在空間里晶核不可以用,會被空間吸收掉),稍微休息一下,確定自己能站起來后立刻回到阿寧身邊吃飯。

他們倒是想把飯菜放在不遠處,但在練習異能時到處飛沙走石,飯菜肯定不能吃,於是就變成兩地奔波。

大家也不再統一坐在一起吃,誰餓了誰就去吃,誰也沒那心情餓著肚子等別人。

就連一直不怎麼吃東西的敏敏都比平時吃的多很多。

除了異能還有體力和身法,射擊等訓練。

在溫識的指導下,大家隨手拿起刀槍劍戟都能舞的像模像樣,雖不能跟行家比,至少拿起來不會無從下手。

林悅林更狠,前世林悅林在貧民中掙扎,什麼都能當武器,下面的石頭板磚,樹上的樹枝荊條,只要拿在手裏,都要想法將其利用率增加到最大。

冷兵器需要,熱武器也是必備的。末世幾年之火,普通槍支的速度跟不上異能者和喪屍變異獸的速度,殺傷力也差強人意,但是唬人和出其不意還是有着奇效。

在沒有沈闊加入時,林悅林也讓他們練習過射擊,手法和準頭都馬馬虎虎,能做到不擦槍走火,五六槍能中一槍。

但沈闊不一起,前世韓家掌管了大量武器,又與孫家合作,走的就是銷售武器這行,對熱武器了解,有沈闊深入淺出的指點和不急消耗的使用,大家的槍法準頭大大提高。

他們現在拿的槍和子彈會隨着異能者和喪屍的進化失去作用,還不如現在利用在鍛煉他們。

包括小藝,敏敏在內的所有人,如同一個平民進入了魔鬼訓練營一般,過着水深火熱的日子。

三個嬰兒有機械人照顧,也有陳優拿過來的淘氣堡玩,他們也習慣了沒有沈闊林悅林,陳優的日子,在空間里玩的不亦樂乎。

小望和果果末世前也就是幼兒園小班和中班的孩子,末世后就不能對待了,就算他們有防禦裝備,自身實力也需要提高。只不過他們畢竟還小,訓練時間只有上午。訓練期間,果果再也不用哄著睡了,直接躺下秒睡,偶爾吃飯時吃着吃着就睡着。

溫識到下午指導其他人動作上的錯誤,剩下的時間就是研究陣法和符咒,晚上跟着沈闊和林悅林在靈泉池邊修鍊。

靈泉水,還有靈氣的食物,空間中的靈氣……各方面堆積,溫識已經到了練氣四層。林悅林到達練氣九層,沈闊與築基期只有一線之隔,算是半隻腳邁進了築基期。

通掛小隊買下的單元樓院內,柵欄內躺着兩個人。

兩人相差不過七八米。卻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一個頭髮略長,油膩的打柳二十多歲的男子躺在離著小院門口不遠的地方,精神有些萎靡,肚子不時發出咕嚕聲,嘴巴乾涸的裂開,眼珠還在到處亂看,看向不遠處緊閉的單元門次數最多。

在他的斜對面,一過頭男人眼睛半開不開,茫然無對焦的看着上空,彷彿下一秒就要暈過去。

兩人相差兩天進入通掛小隊的小院內,明明幾步就能到達的單元門,怎麼都過不去,走,跳,閉着眼,滾著,爬著……各種方法都試過,幾步之遙,成為咫尺天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