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靈調局的其他成員紛紛開始行動,等待着時間的降臨。

…………

深夜。

凌晨十二點。

夜風凄厲,小區陷入了寂靜之中。

今夜的平湖小區,比起往日似乎少了一些生氣。

何問之手上拿着一張臉皮跟一塊碎片,目光灼灼的觀察著四周。

簌簌簌。

樹梢隨風擺動着,發出了聲響。

路燈下,他的影子似乎在扭動,逐漸被拉長。

就在這時候,一陣冰冷的風吹了過來,就好似陰風一般陰寒刺骨。

忽的一瞬,何問之手上的那塊臉皮碎片出現了波動,緊跟着那張完整的也在不停扭動,散發出了微弱的紅光。

「哈!」

何問之哈出了一口氣,胸口開始劇烈的起伏。

他興奮了!

七天了啊!

終於來了嗎?

他咧著嘴角,由於過度的興奮,導致他的笑容變得有些扭曲猙獰起來。

「都快把我憋壞了啊!今天就讓我大幹一場吧!」

——————

這一章主要是放鬆,如果能讓大家覺得有趣那就最好了。

如果大家不喜歡,那以後就少寫或者不寫這樣的劇情了。 梁九功寅時三刻捧了朝服而入承乾宮,正巧與晨起欲趕往阿哥所探望長生的榮貴人秀妍碰了個迎面。

秀妍見是梁九功來頂先里一愣,直至梁九功滿面堆笑向她打了個千兒,這才慵懶打了個哈欠問道:「天兒還暗着,梁公公這趕早兒的是……」說着話,她惺忪睡眼這才凝在了梁九功懷裏捧著的朝服上,不覺失聲奇道:「這是?」她指了指容悅所居偏殿,刻意壓低了聲音:「昨夜皇上宿在了佟主兒哪兒?」

梁九功躬身頷首,秀妍又道:「好了,如今算得見了天明,咱們打心底里都為着佟主兒歡喜。怕是不日便要複位了吧?」

梁九功靜默半晌,打趣搖首:「皇上的心意誰人可知呢,得嘞貴人,時候兒不早了,奴才還得伺候皇上起身,便不與您說嘴了。」

迎走了梁九功,秀妍轉身沖婢女佩玉挑了挑眉峰,揚聲道:「等下瞧完長生安好,你便將這消息散出去。我瞧著珞馥那妮子還能得意。」

梁九功於寢殿外輕喚皇上三聲,彼時皇上已然醒身,瞧著仍酣睡的容悅不忍打擾,輕手輕腳起身掀簾而出,遽然向梁九功帽檐上拍了一掌:「糊塗東西,清早里在這兒聒噪,主子們不要歇息了?」

梁九功哈腰賠笑,一面伺候皇上更著朝服,一面輕聲道:「皇上與佟答應重好,奴才心裏歡喜。皇上怕是,要復了佟主兒的位份吧?」

皇上眉眼如冷峻的刀鋒睇向梁九功:「你近日話怎這樣多?」

梁九功一凜,重重拍了幾下唇齒,默聲再不言語。

待御駕離去后,容悅方才徐徐睜目,她手觸身旁尚存的餘溫,眉間微蹙起了身。

若早知聖心常顧只需如此膚淺皮毛功夫,她何至於淪落至此?

終是她將皇上看得太過超凡脫俗了些,即便是翱翔九天之上的龍,也總有身沾污塵之時。

英明聖賢,不過是裝給平明百姓去瞧罷了。

她坐與妝台前,細細端詳著自己姣好的容顏。貼了一夜的妝容多半化去,唯留淡淡胭脂襯得她膚色更盛雪凝。

正望着出神,卻從銅鏡里觀見蓮心捧了個梨花木盆進來,其上正升騰著徐徐熱氣,有怡人花香隨之蔓延。

「皇上前腳方走,小姐便起身了?」蓮心將沐盆放在妝台旁團壽矮凳上,順勢牽過容悅的手泡入其內:「小姐大喜,奴婢方才瞧著,皇上出宮時春風滿面,相信不日便會復了您的位份。」

「他願意怎樣是他的事兒,區區妃位,說到底仍是妾。從前為嫻妃時,還不是日日遭人算計暗害。倒還不如如今清閑,也省的旁人動那噁心人的心思。」

正說着,容悅忽而蹙眉『嘶』了一聲,蓮心見是熱水蔓延過了容悅打碎玉鐲而留在手腕上的傷痕,忙取了干方巾來替容悅擦拭:「小姐碎了那玉鐲,不怕皇上問起?」

容悅瞧著方結痂仍泛紅的傷痕,冷笑自嘲道:「哪裏會在乎這些?」

容悅驟然說出此話,倒讓蓮心吃驚不小。

她本是從小養尊處優的名門毓秀,何曾會口吐如此不堪之話?可見她如今面無表情講出這番言論,自己心底里倒也歡喜了幾分。

果然,人總要逆境到了盡頭才會懂得反擊。

她小心翼翼替容悅清理著傷口,又取了創要輕輕敷上:「小姐今日瞧著與從前有些不同。您侍寢的消息已然傳遍六宮,今日請安,可要揚眉吐氣一番。」

容悅娟秀的眉峰對鏡皺起,將攥在手心的方巾『啪』地往水裏一撩:「今日乏累,你替我告假身子不爽,便不去了。再取了我囊盒裏鎖著的『連城璧』,尋個妥帖的人交與大理寺卿,他收了這禮,自然知曉該在皇上面前說些什麼。」

「小姐,這『連城璧』是夫人給您的陪嫁,算得府邸里最珍貴的物什,價值連城,您……」

「再怎麼價值連城,如今額娘都去了,我留着它難不成還要在京郊置辦幾處宅子嗎?」容悅面色不豫,再三催促道:「叫你去你便去,我自然知曉那東西落在誰手裏才是對咱們有着真切的好兒。才算物盡其用,不辜負了額娘的心思。」

這日蓮心離宮后容悅便吩咐雀珍守在殿外,何人來見皆稱身子不爽已然歇下。

她將自己一人鎖在寢殿內,望着窗外一片白茫怔怔發着呆。

到了晚間進了晚膳后,忽而瞥見正殿偏角置著蓮心換下的貼身衣物,心中登時一暖。

這些時日,蓮心為着伺候自己日以繼夜,已經許久沒回過自己的廡房,甚至於連個安穩覺也沒睡下。

她拿起衣物仔細替她整理,忽而一張泛黃紙張於衣物中飄落至地上,容悅俯身撿起,望着其上所書墨字,遽然汗顏。

蓮心是在戌時三刻回宮,彼時入內見容悅正端坐正殿上首紅木椅上,於是欣喜向其福禮道:「大理寺卿收了那『連城璧』欣喜瘋了,直言要小姐放心,這事兒他自會辦的妥帖。」

「跪下。」

容悅凝眉睇她,語氣生硬如檐下冰柱。

這無由頭的怒意令蓮心摸不著頭腦,她只得應聲跪地,諾諾道:「小姐,您……」

容悅伏案而起,遽然將手中攥著的紙張揉成一團擲在她臉上,怒聲道:「作死的丫頭!你背着我都做了些什麼好事?」

蓮心滿腹狐疑撿起紙團鋪開,但見其上所書,倏然俯首拜扣急道:「小姐,您聽奴婢向您解釋!」

「這裏是宮中,莫要小姐小姐的喚着我,沒個規矩!」

蓮心愴然淚下,頷首道:「回小主的話,這東西,是奴婢在婉嬪小產後才得來的,奴婢……」

容悅聽她如此說,更努而舉起手邊茶盞砸在地上:「還敢狡辯!這紙張泛黃墨色褪卻,定是你拿在手中反覆查閱良久!滿口裏沒個實話的婢子,再不詳盡道來,仔細我不念昔日情面,將你逐出宮去!」

。 蘇酥笑道:「馬大哥,以後都是一家人,別這麼客氣。你叫我蘇酥就行。」

「我媽以前總是嘮叨,沒有給我生個兄弟姐妹,讓我一個人很孤單。」

「其實她就是覺得,我老是氣她。她想找個替代品。」

「馬大哥,我很喜歡小雀。想把她帶回去,給我媽看看。」

「如果小雀喜歡的話,我就把她留下來,給我媽照顧。」

「你覺得怎麼樣?」

馬洪濤張大了嘴巴。

聽蘇酥這個意思,是想認這個乾妹妹了。

而且,想讓馬雀,認到她媽媽的跟前。

秦天也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楊玉蘭很快要搬出去自己住,難免孤單。

如果讓她身邊多一個馬雀這樣的乾女兒,一定非常好。

「馬大哥,我住的地方叫做龍園。」

「面積雖然不大,但是也有兩三百畝。」

「環境還算不錯。安保什麼的,也算齊全。」

「這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

馬洪濤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秦天住的地方,不用說他也知道,一定非常的好。

這可是讓關三都下跪巴結的人啊!

自己和妹妹,顛沛流離。雖然他盡心的照顧,但是畢竟,男女有別。

他這個糙老爺們,也難以完全的理解妹妹的心思。

如果讓妹妹認了蘇酥做姐姐,拜倒蘇酥母親的身前做乾女兒,從此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個幾百畝的大莊園里。

對妹妹來說,絕對是最好的歸宿!

「多謝夫人,我自然是沒有意見。」馬洪濤心疼的看向妹妹,道:「小雀,你願意跟蘇酥姐走嗎?」

「你聽哥哥說,蘇酥姐和這幾位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

「蘇酥姐的媽媽,一定也是世上最好的媽媽。」

「你願意嗎?」

馬雀輕輕點了點頭,道:「那哥哥,你有空來看我。」

「一定!」

「哥哥安置好之後,馬上就去看你!」馬洪濤說著,急忙轉身。

因為他眼中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了。

從背後看上去,虎背熊腰,都在顫抖。

蘇酥等人,也都紅了眼睛。一個大老爺們,這些年帶著這樣一個妹妹,也確實難為他了。

她們也為這種兄妹之情所感動。

蘇酥擦了下眼睛,道:「那就這麼說好了。」

「咱們走吧。」

她拉著馬雀的手,上了路虎。宮麗抱著小強,也上了車。

林雀駕車而去。

沒人的時候,馬洪濤才擦乾眼淚,再次噗通跪倒在秦天的面前。

沉聲道:「請先生吩咐!」

「從現在開始,我馬洪濤這條命,就是先生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