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唐三知道這世界有一個獨特的地方,就是每個人都會覺醒一個武魂。但也只是模稜兩可地聽說過,並沒有去具體了解過,

「我沒有參加什麼覺醒儀式。你能和我說說說嗎?」

「你還沒覺醒啊,好,今天哥就跟你說說!」

乾珏將手搭在唐三的肩膀上,趁機和他勾肩搭背。

唐三看了看搭在肩膀上的手,沒有出聲。

「這個世界,每個人一出生,在自己的體內,就有一個武魂,這個武魂,會決定你今後的一生,也會陪伴你今後的一生。」

唐三聽到這話。有些疑惑地催動着體內的玄天功魂力在體內流轉了一圈。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乾珏見到唐三沉默不語。就猜到了他在幹什麼。他也不點破,而是繼續說道:「武魂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檢測到,只有通過武魂覺醒儀式去激活它。」

唐三沒說話,乾珏繼續說道:「武魂覺醒儀式,是由這個世界最強大的組織,武魂殿發起的。它在每個城鎮都設有分殿,每年,武魂殿都會派魂師前往各個村子,為六歲左右的孩子主持武魂覺醒儀式,在武魂覺醒儀式后,我們就會覺醒自己的武魂!」

「最強大的組織難道不應該是官府嗎?」

唐三疑惑地問到。

在他那個世界,雖然各種宗門、派系,發展得無比繁榮,但最強大的,依然是官府。就算有的強者能以一敵百,以一當千,但終究會有力竭之時,所以至始至終,最強大的還是官府。

「官府啊…」乾珏整理了一下關於官府的記憶,然後說到。

「這個世界的兩大帝國和其他所有宗門聯手,或許才能和武魂殿抗衡吧。」乾珏想起在武魂殿的陰謀揭開后,那層出不窮的供奉,還有那現在還活着的九十九級的千道流,輕輕搖了搖頭。

「像你這麼說,那武魂殿怎麼不統一這個大陸?畢竟,兩大帝國和所有宗門聯手,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這次終於輪到乾珏瞥唐三了。

「你問我我問誰去~,你別打斷我。」

「額…,那你繼續說吧。」唐三也沒法反駁,只得乖乖服軟。

「武魂覺醒之後,如果不是廢武魂,能過擁有魂力,那就能進行修鍊,成為魂師,踏上成神之路!」

乾珏說的很是聲情並茂。

然而此時的唐三還並不了解這個世界,所以對高級魂師有多厲害並不是很了解,所以對乾珏所說的成神很是懷疑。

「成神啊?神有多厲害?」唐三很是懷疑地問道。

乾珏轉身看着唐三,很是嚴肅地說:「很厲害,一個人,就能鎮壓一個世界。」

唐三看着乾珏嚴肅的神情,很是無語,他還是不相信,不過並沒有再在這上面糾結,而且現在糾結這個也沒什麼用。

「那什麼樣的武魂才算好武魂,什麼樣的武魂才叫廢武魂?」

「好武魂和廢武魂並沒有明確的限定,沒有人去歸納什麼樣的武魂是好武魂,什麼樣的武魂是壞武魂,世間武魂千奇百怪,沒有人能統計得完全,但總得來說,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越稀有的武魂,就越好。」

「哦…,明白了。那今年的武魂覺醒儀式是什麼時候?」唐三問出了他最後一個問題。

「就在三個月以後,到時候傑克村長應該會去找你的,你放心,不會錯過的。」

「這樣啊…。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東西。」

唐三真誠得向乾珏道了個謝,以前的確沒有人告訴他這些東西,同時,唐三也察覺到了乾珏的不同。

他不是沒嘗試過和村裏其他的孩子交流,但其他孩子不說知不知道這麼多事情,很多時候連交流他都覺得很費勁,根本理解不了自己想知道什麼。

「謝什麼,我們是朋友嘛,我還知道很多東西,你以後有什麼不了解的,你可以直接問我,我們是朋友嘛!」

唐三看了仔細地看了看乾珏,鄭重地伸出手。

「好,那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叫唐三。」

乾珏伸出手:「乾珏!」

他的臉上沒有什麼興奮的表情,但心裏卻是樂開了花。

搞定!

…..

未完待續。 楊磊那一堆古玩確實價值不菲。

但李雨欣都不帶還價的,直接按照五千萬的要價給了兩千萬現金加一套造價兩千六百萬的頂級四合院,真要認真計算市場價值,他都賺翻了好嘛。

不說其他,就這院子,造價兩千六百萬,但真要拿到市場上銷售,賣到三千五百萬輕鬆松的。

所以,這筆交易中他還欠了李雨欣一個天大的人情?

等等?

欠了人情?

卧槽,財迷心竅了啊。

失算了。

說好的不招惹這個威名赫赫的女帝的。

怎麼稀里糊塗的就欠下這麼大一個人情?

再看李雨欣,總覺得這女人早已經看穿了他的內心。

可怕。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李雨欣挑眉,「你覺得呢?」

不用覺得,肯定來不及了。

楊磊拍了拍額頭,「成交吧,李總,你真厲害……」

「嗯?還叫李總?」

「欣姐。」

「哎,小石頭,現在可以說說是你怎麼認識我了吧?」

「聽人說的。」

「誰?」

「路人。」

「你覺得我信嗎?」

「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信了。」

楊磊一口咬定這個說法,反正李雨欣肯定找不到證據。

除非,李雨欣能打通時空管理局的關係,查到他是個重生人士的真相,否則再怎麼懷疑也只能是懷疑。

李雨欣「呵」了一聲,「走,吃飯去,明天過戶。」

「好。」

「說起來,你這是打算在首都安家落戶了?」

「對,除了我爸媽,我們兄妹三人的戶口都遷過來了。」

「都弄好了?」

「嗯。」

「現在有住的地方吧?」

「有,剛買了一套精裝房。」

「那你這套四合院打算給誰住?」

「我自己住,他們要是也想住四合院,我會再買一套小點的。」

「……野心不小啊。」

「為了更好的生活嘛,不像欣姐一出生就住在羅馬城裡。」

「是這個道理,而且你的努力已經有了結果,加油。」

「謝謝。」

楊磊秉承著絕對不和李雨欣發展私人有情的宗旨,能少說話就少說話,雖然有可能起反作用,但概率要低很多,畢竟李雨欣好歹是百億級大家族企業的掌舵人,該有的脾氣一點不少,很大概率會因為他的態度而離他遠遠的。

嗯,目前看起來,效果也確實不錯。

在他一通嗯嗯啊啊之後,李雨欣就不理他了,而是拉著趙曉竹閑聊起來。

晚餐在一家會所里,很上檔次,重生前的楊磊都沒見識過,一頓飯下來少說也得小十萬塊,這還是沒喝酒的原因,光給服務員的小費就有大幾千,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而李雨欣明顯是這裡的常客。

所以說啊,有錢人快樂,真的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

貧窮真的會限制一個人的想象力。

吃完奢侈至極的晚餐,和李雨欣道別,回到趙曉竹的「小」房子里,仰躺在大床上,「小豬,啥感覺?」

趙曉竹看這手腕上價值不菲的手鐲,半響才幽幽道:「難以想象。」

「是吧,不過我要告訴你,李雨欣這生活水準,在富豪圈裡只是標準水平,完全不值一提。」

「意思是你還得繼續賺錢?」

「對啊,」楊磊點頭,「但還想告訴你一個道理,錢這東西是賺不完的,永遠有人比你更有錢,所以,不要攀比,等你實現財務自由后,就可以放心大膽的追逐你的夢想、過你想過的生活,而不是成為金錢的奴隸,在現代社會,賺錢的目的只有一個,為了更好的生活,不能單純的為了賺錢而賺錢,懂?」

趙曉竹狠狠點頭,滿目憧憬,「那就先以欣姐為目標吧,等我和她一樣有錢之後就開始享受生活……」

楊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以李雨欣為目標?

那個目標可不是一般的大。

李雨欣是家族企業的掌舵人,非上司公司,公司里的所有資產都是她家的,而她又是獨生女,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李雨欣家裡有多少錢,她就有多少錢,反正至少是百億級別的。

能達到這個標準的,在國內,甚至在全世界都屈指可數。

趙曉竹想超越李雨欣,只能進軍商圈,而且必須實現彎道超車,成為頂級企業的創始人。

否則僅靠打工,幾輩子都賺不到這麼多。

十五年後,國內純年薪超百萬的打工人只有四千左右,年薪超千萬的打工人更只有區區幾十人,雖然這是純工資,沒有算獎金、股票、分紅等額外收入,但也足以說明一個問題,靠打工是賺不了大錢的。

想賺大錢,只有自己創業這一條路。

想到這裡,挑眉,「你想創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