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目光從書法上落下,落到喜紅顏的身上。

陳天龍見過喜紅顏的照片。

夜鷹和潛龍提供的資料上面都有。

但見到喜紅顏本人,這還是陳天龍頭一次。

喜紅顏的氣質很獨特,有女強人的清冷,又透著一股大家閨秀的婉約端莊。

她只是坐在那裏,便像一朵艷冠群芳的花,獨自盛開,獨自美麗。

除了氣質獨特,喜紅顏的容貌,也美得極具特色,第一眼僅僅是還不錯,但再看下去,會越來越好看,越看越順源。

你不知該如何形容她的外貌,但就是讓你挪不開眼睛。

「看夠了么?」

終於,喜紅顏冷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 「少爺,路西吳氏的管家在外面,說有要事求見您。」

王鴻剛回到這邊的城主府沒多久,馮蘭蘭便匆匆走進房間,小聲的向他彙報道。

「大半夜的趕來找我,看來是真有急事了。」

王鴻微微一愣,點了點頭便向客廳走去。

如今路西的三大勢力當中,唯有吳氏傳承了近三百年。

因為前些年的一些變故,路西吳氏現在是老的老,小的小,族內青黃不接,由當初的路西地主,變成了三家中最弱的一個。

但這種傳承日久的勢力,哪怕再怎麼衰弱,也會重視各種規矩,如果沒有天大的事情,絕對不會大半夜的讓管家來城主府。

「吳管家,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半夜趕來新城這邊?」

王鴻快步走入客廳,只見大堂里站着一名其貌不揚的中年男子,便示意馮蘭蘭關上大門,然後直接了當的問道。

吳管家對着王鴻躬了躬身子,起身後迅速說道。

「城主大人,我們在普甘國的人傳來情報,這兩天西面的錫高郡和繆迪郡,忽然有不少軍隊,進入緊鄰我們的莫代郡。」

「三郡合兵的位置處於莫代郡東部,距離伊拉山口只有五十多里,很可能對新城不利。」

王鴻聞言不禁皺起了眉頭,這事兒要是真的話,那確實是個大麻煩。

路西城屬於聯合會直管的邊城,類似地星的省轄縣,權力相對較大的同時,也得自己肩負起更多工作。

比如邊境的一些小摩擦,路西城基本都得自己處理,因此邊城城主才有自行募兵權。

所以遇到這種事情,王鴻要麼向聯合會求援,要麼就得自己扛下來。

雖然之前為了讓王鴻供應武器和輜重,聯合會做出了承諾,答應幫忙對付路西城的外敵。

可現在對方還沒打過來,王鴻就嚷嚷着喊人幫忙,很容易被雲州內部各大勢力看輕,到時候接踵而來的麻煩只會更多。

因此,這次普甘的三郡聯軍,王鴻最好能自己扛下,這樣可以打消很多人的貪念。

往後如果普甘那邊不甘失敗,繼續派兵攻打路西城,他再去找聯合會求支援,也就名正言順了。

「多謝吳管家星夜趕來報信,吳氏的這份心意我記下了。」

王鴻對着吳管家拱了拱手,認下了吳氏的這份功勞。

送走了吳管家,王鴻坐在客廳里琢磨起禦敵之法。

普甘國的郡兵實力談不上多強,基本都是鍛體功法剛入門的武者,與王鴻培養了小半年的城衛軍相差彷彿。

但這些普甘國的郡兵,大多經歷過戰場廝殺。

而城衛軍中除了一千多老兵,其他一萬多人都是各郡的青壯,王鴻對他們的實際戰力並不看好。

況且根據吳管家所說,對方少說也有四五萬人,即便有高大的城牆防禦,最終勝負也很難說。

「到底要不要把槍械普及下去呢?」

「一旦城衛軍裝備大量槍炮,擊潰敵軍倒是輕而易舉了,可事後麻煩也會源源不斷的上門。」

「而且槍械的原理並不複雜,此界能工巧匠極多,仿製槍支的難度不大,就算難以大量生產,對於我來說也絕不是什麼好事。」

王鴻依靠槍支多次陰死強敵,自然不希望它的秘密太早暴露。

而城衛軍雖然是招募青壯,剛組建起來的新軍,但裏面肯定有各方勢力的探子。

王鴻也不可能對上萬人一個個施展攝魂術,所以他一旦下發了槍支,那幾乎就等於向世人介紹了這種武器,肯定不利於他以後再去陰人。

「少爺,要不我回一趟離江,馮氏現在雖然敗落了,但郡里的關係都還在,只要少爺願意出一些財物,應該可以借來五千郡兵。」

馮蘭蘭見王鴻皺着眉頭,猶豫了一下向他建議道。

離江郡城距離路西城不到三百里,自從王鴻成為了路西城主之後,馮蘭蘭便在得到他的允許下,和離江馮氏重新聯絡上了。

這一年裏離江馮氏藉助馮蘭蘭的關係,得到了和路西城三大勢力等同的待遇。

從王鴻這裏拿到大量低價貨物,賺得是盆滿缽滿,隱隱有再次興起的趨勢。

這個時候馮蘭蘭要是回去求援,馮氏哪怕看在低價貨源的份上,也肯定會儘力幫王鴻找援軍。

不過王鴻的想法不一樣,與其城裏多一隻掌控困難的外軍,還不如直接下發槍支,讓雲州和普甘都知道他王鴻不好惹。

「別瞎操心了,就普甘那三個郡的兵馬,還難不倒你家少爺。」

王鴻拍了一下馮蘭蘭挺翹的臀部,然後便迅速離開了客廳。

大量弄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國內幾乎是沒有希望,就算是去混亂的非洲,一次性想弄到上萬把步槍,難度也同樣不小。

「算了,還是去別的國家當回梁上君子吧,直接買太容易出紕漏。」

若非不得已的情況下,王鴻是不太願意幹這種事情,但事急從權的道理他也懂。

所以等到傳送門冷卻完畢,他便立刻返回了地星。

然後在公司里簡單交代了一下,又和爸媽通了個電話,接着王鴻就去了最近的廣陵機場。

在路西城的這一年裏,王鴻除了建城和修鍊外,也搜集到了不少好東西。

比如他腰間綁着的一根腰帶,只要用精神力激發一下,便可以讓他進入隱身狀態。

雖然這種低層次的隱身,只能瞞住後天期以下的武者,不像化影術那樣有提升的空間。

但這類寶物使用起來簡單方便,無需時刻分神維持,所以王鴻一直將它佩戴在身上。

搭了個順風機飛到了燕京,在下飛機的時候,他見到一架剛起飛的私人飛機。

這時王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好像忘了一個老傢伙,找他的話或許能從國內拿到不少軍火。

要是路西城統一使用中式槍械,以後彈藥補給什麼的也會方便很多,隔壁白象國的萬國造,可是活脫脫的教訓。

而且王鴻聽說夏國的軍火庫里,老舊軍火堆積成山,每年光是保養維護就得浪費很多錢。

現在既然有這個需求,乾脆幫國家清理一下庫存也不錯。

雖然這次不需要太多的軍火,但既然能將槍械帶到那邊,那以後的需求量只會越來越驚人。

六十年前,夏國和白頭鷹、北極熊的關係都極其緊張,當時面對敵人技術上的壓倒性優勢,夏國只能選擇全民皆兵。

那些年天知道造了多少老舊槍支,還有傳說中的十多億枚手榴彈。

要是能全部弄去異界,不算先天和宗師的情況下,王鴻能迅速拉出百萬大軍,統一整個天南八州! 秦蒼穹驅車,回到了星園別墅。

此時,女兒秦小鯉也剛起床。

他並未向女兒提及醫院事宜。

而是親手替女兒,烹飪了一碗美味的西紅柿牛肉麵。

等女兒起床,享用完麵條后。

他親自護送女兒,前往了西湖區實驗小學,送她上學。

而後,秦蒼穹令警衛員,驅車……回到了濱海新城的吞龍集團。

他剛回到集團,走進董事長辦公室內。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進。」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回了一個字。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集團法律顧問,薇婭,一身OL制服,緩緩……走進了辦公室內。

「昨日,你去了周澤韜的私人療養院?」薇婭聲音遲疑,輕聲問道。

「是。」秦蒼穹語氣平靜,只回了一個字。

「恬恬她,還好么?」薇婭俏臉複雜,輕聲問道。

「自己看吧。」秦蒼穹從抽屜內,取出一份醫院診斷報告,甩到了辦公桌前。

薇婭微微一楞,上前,小心翼翼地拿起診斷報告一看。

上面,詳細記錄着……沈恬恬的身體情況。

當,看到診斷報告上的內容時……

薇婭的俏臉,前所未有之凝重,貝齒緊咬着紅唇。

她的眸中,帶着一絲……前所未有的慍怒。

周澤韜,衣冠禽獸!

竟對沈恬恬,下此毒手?!

那,可還是個十八歲的姑娘啊!

風華正茂!

卻被周澤韜等那群禽獸,如此迫害!

薇婭的貝齒,緊咬紅唇,這……

讓她一時間,難以接受。

這,就是這座城市的秩序么?

如此,混亂不堪。

如此,骯髒陰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