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你還是九五之尊,姨的腳都想舔,有點出息沒有?」

她面紅耳赤,胸口劇烈起伏!

她實在是受不了秦雲剛才的那個字,嗦!太噁心了!這臭小子……!

那怕是想睡自己,也可以理解,這愛好,實難理解!

「哈哈哈。」

「蘇姨,跟你開開玩笑,別當真。」

「鬆了,鬆了!」

蘇煙不買賬,想着好好教訓秦雲一次,否則日後要求越發「變態」。

「不松!」她大喝。

秦雲嚷嚷道:「不是讓你鬆手,朕是說你衣襟鬆了,卧槽……好白!!」

蘇煙神情一變,往下看去,宮裏宮女送來的衣服不合身,竟是被她的凸處擠壞了一顆紐扣。

「啊!」

她發出尖叫,刺破雲層。

繼而捂住胸口,花顏失色。

全走光了,全讓秦雲看了,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望着蘇姨落荒而逃的背影,秦雲還在回味。

心裏嘀咕道,真白……不對!蘇姨這個年紀,怎麼還那麼粉嫩,跟湘兒慕兒她們都沒什麼區別了。

難不成……

他雙眸一亮,有個大膽的想法,嘶……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難不成蘇姨還未經人事?

太誇張了,不敢想像,也太特么刺激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尹婉聽了謝容與的話, 輕聲道:“王爺高智,民女……的確是漱石。五年前在順安閣留下畫作的是民女,今次, 也是民女把《山雨四景圖》和二哥哥的丹青一併送去了順安閣。那順安閣的鄭掌櫃不知情, 以爲這些畫作皆出自二哥哥之手, 是故當日丟了畫, 二哥哥上前勸說, 鄭掌櫃纔會聽他的勸。王爺,這一切我二哥哥都被矇在鼓裡,他是個極善極好的人, 還請王爺放過他,莫要冤枉了他。”

謝容與卻道:“此事不急。如果我猜得不錯, 尹四姑娘應該與那位沈先生關係匪淺吧?”

否則當年那沈先生一個舉人老爺, 怎麼肯教一個年僅四五歲的女童丹青呢?

就算是伯樂與千里馬, 難道那沈先生慧眼如神,能夠辨出這樣一個小小的女童會是丹青大材?

尹婉聽了這一問, 愣了愣,不由看向嶽魚七。

“此事容後再說。”嶽魚七道,“你先回答我方纔的問題,你是怎麼知道跟着她,就能找到我的?”

“因爲太巧了。”

“太巧了?”

“是。”謝容與道, “我到東安暫住歸寧莊, 而莊上的這位四姑娘, 恰好就是漱石, 這是巧合一。

“我剛發現漱石的畫風類呂東齋, 坊間就流出了《山雨四景圖》,這是巧合二。

“曲茂買下《山雨四景圖》, 此圖底畫被盜,這是巧合三。

“齊州尹數日間忙得席不暇暖,《山雨四景圖》被盜當夜,他卻意外在留章街出現,這是巧合四。”

謝容與道:“其實齊州尹當夜出現在留章街也沒什麼,可能是他散值夜歸,恰好路過此處,令人生疑的是他之後的表現——他得知《山雨四景圖》底畫被盜,一方面稱是竊賊狡猾,難以追捕,一方面又將責任大包大攬,聲稱官府一定會尋回畫作。齊州尹這個人我知道,他是先帝親自提拔的陵川父母官,肯辦實事,是個少說多做的脾氣。當夜那竊畫賊玄鷹衛幾大精銳都未擒獲,他如何輕易做出承諾?除非他手上本來就有竊畫賊的線索,卻故意按下不表。加之我住去歸寧莊,也是經由齊州尹安排,我便猜測,或許齊州尹、竊畫賊、還有漱石三人,原本就是相識的。”

如果巧合從始至終只有一個,是意外不爲過,但是巧合接二連三發生,冥冥之中必有關聯。

“單憑這樣?”嶽魚七問,“這樣你就確定了齊文柏跟我是一夥的?”

謝容與道:“不,真正讓我確定三位相識的是另一樁事。”

“什麼?”

“爾後我讓玄鷹司一名叫章祿之校尉細查尹家。章祿之這個人,脾氣雖急躁,辦事一絲不苟,唯一的缺點,就是相信的人太過相信,疑心的人太過疑心,換言之,就是預設立場。玄鷹司啓程來陵川前,官家曾叮囑過我們,說陵川的齊州尹與宋長吏可以信任,章祿之便將此話牢記心頭,等到了此地,但凡是從齊宋二人告知的線索,他從不會有半分質疑。他查尹家,多半消息都是從州府打聽,結果他查到了什麼呢?

“所有關於漱石的線索,一概指向尹弛,尹弛自小學畫,尹弛是畫癡,教畫的沈先生走了,尹弛不得不苦讀,直到考中秀才才重拾畫筆,連時日上的間隔,都與漱石畫作兩回出現的時間接近,而關於尹四姑娘,章祿之卻什麼也沒查出來。不說別的,尹四姑娘當年一個女童,能跟着一名舉人學畫,此事便不簡單;她年紀尚輕,卻與家人疏遠獨自僻居於莊上,僅僅是因爲耽擱了兄長課業?最重要的是,漱石是當年給岑雪明留下畫作的人,她一個小姑娘,卻跟一個失蹤的朝廷命官有關聯,這裡頭難道沒有文章?凡做過必留下蛛絲馬跡,我已說過了,章祿之辦案一絲不苟,這些蛛絲馬跡,他爲何沒有查到呢?正是因爲他預設立場,他太相信齊州尹了,以至於他每每觸碰到疑點、缺漏,這些缺漏便被齊州尹不動聲色地填補平整。所以到最後,他什麼都沒有查出來。”

正是章祿之的什麼都沒有查出來,謝容與才斷定嶽魚七、齊文柏、與尹婉三人之間相識。而所謂的深夜竊畫,只是他們三人聯合起來布的一個局罷了。

嶽魚七聽罷這話,瞭然道:“於是你將計就計,故意讓人仿了一副呂東齋的畫?”

謝容與道:“是,晚輩請一位擅畫的大人仿了一副東齋先生的《西山棲霞留景》,隨後把畫送去點墨齋寄賣……”

“你讓那送畫人自稱是漱石,又說自己手上已有了尹弛就是漱石的證據,把賣假畫的黑鍋扣到尹弛頭上。隨後你招來齊州尹與宋長吏,當着他二人與的面,把尹弛擒去衙門。你這麼做有兩個原因,其一,你知道齊宋二人未必會信你,讓他二人跟着,是爲了絆住他們;其二,憑尹婉落單純的性子,見尹弛被擒走,只會認爲是自己害了他,無措之下定會與我報信。你於是讓你那些鷹犬明面上去衙門審案,暗地裡,你卻跟着尹婉找到我這裡。”嶽魚七道。

謝容與頷首,“是,只是晚輩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嶽前輩。”

他頓了頓,隨後揖下,“原來嶽前輩一番辛苦,只是在試探晚輩。”

他沒說試探什麼,不過嶽魚七聽得分明。

他的確給他設了難題不假,原本只是想看看這小子能否找着畫,沒想到他一石三鳥,非但勘破尹婉是漱石,連他的目的也猜到了。

嶽魚七眯眼注視着謝容與,半晌,不由地吐出三個字,“小昭王?”

當年昭化帝將謝容與接進宮,正逢嶽魚七受將軍銜不久,一名異姓大族的公子非但被封王,還被賜予一個“昭”字,朝中不是沒有異聲的,可是這樣的異聲,都在滿朝文武看到謝容與的一刻平息下來。

那是怎樣一個孩子呢?便是沉靜地立在宣室殿上,整個人已自染光華。

而經年過去,嶽魚七看着謝容與,只覺昭之一字果然襯得起他,靜夜燈色裡,其人如玉,身攜月華。

外間傳來腳步聲,青唯側目看去,原來是衛玦幾人,齊州尹,宋長吏都過來了,尹弛就跟在他們身後,他見到謝容與,先一步上前一拜,溫聲詢問:“王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月章一到衙門,衛大人便說案子是誤會……”他稍遲疑,看到值房裡尹婉,詫異道,“婉婉,你怎麼會在此?”

謝容與道:“仿畫的案子的確是誤會一場,至於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一頓,看向嶽魚七與齊文柏,最後落到尹婉身上,“既然漱石畫師在此,不知三位可否賜教?”

他這話問得十分有禮,齊文柏忙稱賜教不敢,“殿下的問,還是由下官來作答吧,其實這事……”

“其實這事說來話長。”不待齊文柏起頭,嶽魚七便打斷道,他瞥了一眼天色,“太晚了,都回去睡吧,有什麼等明早再說。”

衛玦聞言,不由看了謝容與一眼。

玄鷹司辦案從不拖沓,能夤夜尋到的線索,絕不拖到第二天天明。眼下都找到漱石了,想必離問到岑雪明下落只餘一步之遙。

卻見謝容與頷首,衛玦只好拱了拱手,帶着祁銘幾人退出去了。

齊文柏與宋長吏稱是願送尹家兄妹回府,一併辭去。

值房院中頃刻只剩嶽魚七、青唯、謝容與三人。

嶽魚七掃謝容與一眼,懶洋洋道:“太晚了,你也回吧。”

謝容與本來想跟嶽魚七提一提他和小野的事的,見他沒有想聽的意思,應道:“是,那晚輩先告辭了。”

青唯好不容易找到師父,只覺得還沒跟師父敘上話,師父就打發自己走了,不情不願地跟着謝容與辭去,正轉身離開,只聽身後嶽魚七“嘖”一聲,“回來。我讓他回,你跟着一起走幹什麼?你這丫頭,究竟跟誰是一家的?”

青唯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嶽魚七的意思。

她不由看向謝容與,謝容與沒說什麼,只是很淡的笑了一下,青唯這才抿抿脣,挪回院中。

夜空濃雲退去,小院當中月華如練,待閒人都走遠了,嶽魚七盯着立在院中的青唯,語氣涼涼的,“說說吧,你跟這位小昭王,究竟算怎麼回事?”

青唯不知道該怎麼答。她有點無措,一時間只覺那夜的噩夢成了真。

“就……那麼回事啊……”

“那麼回事是怎麼回事?”

青唯垂着眼,盯着靴頭,“就是……唉,說不清,我也不知道算怎麼回事……”

嶽魚七有點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跟這小昭王,是那種說不清怎麼回事的怎麼回事?”

青唯愣了半晌,雖然她不清楚他們究竟在說什麼,但師父這麼說,好像也對?

青唯點點頭。

嶽魚七無聲靜立良久,淡聲道,“行,我知道了。”他勾手拾起地上的柳條,還不待他動,青唯先一步反應過來,頃刻躍上一旁的枝梢,急聲道,“師父你不能這樣!你總得等我解釋再打折我的腿不遲!”

嶽魚七冷笑一聲,“你倒是記得爲師要打斷你的狗腿。”他將柳條一扔,“說吧,我倒要聽聽看你能解釋出個什麼花兒來。”

青唯想了半晌,支吾道:“我當初跟他就是假成親,一開始誰都沒當真,連夜裡睡在一起,我都在盤算該怎麼離開……可是後來,因爲何鴻雲的案子,慢慢就耽擱了,加上我又受了傷,他照顧我,不知道怎麼就留了下來,爾後就習慣了……”

習慣了,漸漸生根,捨不得了。直到最後離開,竟是被迫的。

嶽魚七聽完這一番話,卻揀出一個重點,“你的意思是,你們明面上雖然是假成親,夜裡卻實實在在地睡在一起?”

青唯愣了一下。

她還沒來得及辯解,嶽魚七又道:“你還習慣了?那這意思是不是,你們直到現在,都是夜夜睡在一起的?” 「超級陰陽師,呵,就這?」

葉飛不屑的看着那個女人,眼中帶着無盡的嘲諷。

所有人都長大嘴巴,不可思議的看着葉飛,葉飛剛才被陰陽師打的像一條狗一樣,現在忽然活過來,把對方打的像一條狗一樣,宛如換了一個人一般,幾萬人都是內心升騰起希望,事實上,就是換了一個人。

「打死她,快打死她!」

「混賬東西,竟然殺了那麼多人!」

在地獄的葉飛,憤怒的說着,他看着景象,要是自己的話,一巴掌就把那女陰陽師打成傻叉。

趙四聽到了葉飛的話,並沒有回答葉飛,他只是靜靜的看着那陰陽師。

陰陽師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看着葉飛。

「你怎麼變得這麼強?」

她有些不可思議,葉飛的強橫程度,已經超出了她的想像,她有些不理解,葉飛剛才還是菜鳥,如今卻變得比自己還要強。

葉飛沒有回答她,只是冷冷的看着陰陽師,俯視眾生的姿態。

「裝逼犯!」

女陰陽師一揮舞袖子,幾十道符咒繚繞身旁,不斷的旋轉,飛快無比。

「地獄惡靈,八層地獄,惡靈出動,皆聽我命!急急如律令!」

女陰陽師怒吼一聲,金色的符咒變成了黑色,地面出現一個空洞,一隻冒着黑氣的傢伙,從地底鑽出來,四腳着地,長相如狗,腦袋上帶着尖銳的黑色物體,渾身陰氣,帶着無數的鱗片,四肢強健有力,眼神血紅。

那隻惡犬三米多高,龐大無比,給人一種深深的震撼感。

「地獄惡犬!認準他!」

那女陰陽師指著葉飛尖叫着,召喚出來的惡靈,就不信弄死葉飛。

「從地獄來的惡犬,你必死無疑!」

女陰陽師嘴角揚起一抹笑意,當初她收復這隻惡犬的時候,費了好大的勁才簽訂契約,讓它聽命於自己,如今終於派上用場了,不枉她當年差點死掉收復的惡犬,為了就是生命危急的時候,使用出這張王牌。

「這就是你的殺手鐧嗎?太弱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