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雲墨非笑了,“那晚上我帶你去吃。”他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安染染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牽着他緩步朝客廳走去,邊走邊說:“湛非這麼辛苦親自做一個蛋糕當然是爲了佳人啊,這樣你懂了嗎?”

她擡頭看了他一眼,卻發現他原本還挺開心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她不禁有些的擔憂的問:“墨非,你怎麼了嗎?” 華雲宮,兩位舞姬依然小心翼翼的跟在南宮龍澤身側,特別是虞姬,眸光三分含情,三分期盼,看似迫不及待的想成爲男人的入幕之賓。

皇甫羽晴看得出來,禇姬眼神裏的期盼一點兒也不亞於虞姬,只是她卻沒有虞姬做的那麼明顯,更或許是她看出了南宮龍澤心情不佳,並不是主動調情勾、引的最佳時機。

“她們倆個都交給王妃處理吧。”南宮龍澤聲音冰冷,淡淡吩咐道,對兩名舞姬眼中的期盼視若無睹,他這話一出,虞姬眸底清晰劃過一抹失落之色,心有不甘的眼神凝向南宮龍澤,似乎期盼男人能夠突然改變主意。

“這是皇上賞給王爺的人,臣妾不好作主,還是由王爺自己處置的好!”皇甫羽晴脣角勾起淡淡冷魅淺笑,這男人的主意倒是打得不錯,將燙手山芋扔到她的手裏,想讓她成爲衆矢之的麼?她才不會愚蠢的應下這差事呢!

說話的同時,皇甫羽晴低垂下頭,就在她低頭的瞬間,南宮龍澤眸光極深的凝了她一眼,雖看不見女人臉上的表情,卻能感覺到她語氣間透出的幸災樂禍。

虞姬見狀,大着膽子上前道:“皇上將奴婢們賜給平南王,奴婢就是平南王的人了,王爺這一天下來應該累壞了吧,奴婢倒是有點推揉捏拿的本事,不如讓奴婢替王爺放鬆放鬆筋骨。”

見姐妹已經展開攻勢,禇姬卻依然立於原地,不動聲色,默默觀察着南宮龍澤臉上的表情,皇甫羽晴眸底閃過一抹異色,自她穿越以來,虞姬應該是她見過的最豪放的女子了,是因地域的緣故,還是她只代表她自己?

不過,眼下皇甫羽晴卻不是想將自己摻和進去,朝着男人的方向微微欠身,淡淡打了聲招呼:“妾身有些乏了,先回屋歇息。”

南宮龍澤卻是淡淡的應了句:“既是乏了,就一起歇息吧!”

說話的同時,男人看似漫不經心的捋了捋衣袖,面色平靜的沒有一絲起伏,同時淡睨了一眼另一側的丫鬟:“收拾兩間屋子,安頓她們先住下。”

話落,男人已經跟在皇甫羽晴走向了寢宮,唯留下虞姬和禇姬倆人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看着皇甫羽晴的背影,虞姬眼底就像是着了火似的,冷哼一聲,壓低嗓音道:“你倒是說說,咱們哪點兒不如那個女人了?”

禇姬淡淡環視一圈四下,目光才落到虞姬身上,帶着幾分冷嘲熱諷的口吻冷冷道:“走到哪兒都改不了你的臭毛病,看看你那風騷勁兒,丟人都丟到家了。”

“你……你才臭毛病!等我贏得了王爺的寵愛,看你還敢再這麼說?”虞姬不甘示弱的頂了回去,同時冷眼瞪回禇姬。

禇姬不怒反笑,只是淡淡的丟出一句:“誰先得到王爺的寵愛還不一定呢!”

虞姬原本還想說什麼,卻在敏銳的注意到有丫鬟接近時收住了口,到了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回去。

“二位姑娘,房間已經收拾好了,這邊請--”丫鬟雖然對這二人有身份心生疑惑,可聽說是皇上賞賜給平南王的,也不敢放肆,只好先尊稱一聲姑娘。

…………素素華麗分割線…………

皇甫羽晴前腳剛踏入房間,就發現南宮龍澤後腳眼了進來。

皇甫羽晴回眸,淡睨一眼男人,輕笑道:“皇上賞給王爺的兩位美人兒,王爺不打算享用嗎?”

南宮龍澤皺了皺眉,莫名覺得女人脣角的笑容刺眼的緊,冷聲應道:“你還沒有對本王交待,到底何時與那逍遙王見過面?”

雲翼兒羽也。皇甫羽晴脣邊的笑容僵了僵,福身回道:“臣妾不是早就告訴過王爺,壓根兒就不認識那個逍遙王,也是今兒頭一次聽說此人……”

“你真當本王的眼睛是瞎的嗎?你和那逍遙王之前一定是見過的,這個騙不過本王……”南宮龍澤冷瞥女人一眼,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二人就算是見過面,也斷然不會有什麼關係。

“王爺若一定要這樣說,那臣妾只能說,和那逍遙王曾有過一面之緣,是在宮中偶遇的,不過那個時候臣妾並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說是今兒才認識的,這話也沒錯。”皇甫羽晴聳聳肩膀,雲淡風輕的淡淡道。

聞言,南宮龍澤兩道濃眉蹙的更深,雖然女人的口吻雲淡風輕,可是他的心情卻放鬆不下來,從骨子裏對那個寧北棠無半點好感之意。

“往後離那個人遠一點兒,本王覺得他是別有用心。”南宮龍澤的語氣透着幾分不耐。

“多謝王爺提醒,臣妾會注意的。”皇甫羽晴莞爾一笑,和男人相比,今晚她的心情還不錯,好不容易可以從面壁閣裏放出來,重見天日,還有好吃好喝,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開心了。

看着男人開始褪衣,皇甫羽晴莫名心跳加快,不自然的撇開臉去:“王爺倦了就先歇息吧,臣妾想先泡個熱水澡解解乏。”

“嗯!”男人鼻尖輕哼應了一聲,自顧個兒的先尚了牀。

皇甫羽晴刻意去了溫池房,惜音和風靈一邊熱絡的準備熱水,眸光裏掩飾不住壞壞笑容,惜音輕笑道:“王妃,奴婢在水裏放了些薑片,給您去掉身上的誨氣。”

皇甫羽晴莞爾一笑:“哪來這麼多講究,只要有熱水就成了。”

“光有熱水哪能成,今兒一定要把王妃洗的香噴噴,保準能把王爺迷得暈乎乎……讓那兩名舞姬去做白日夢吧,還想來華雲宮和王妃爭寵,下輩子吧!”風靈櫻紅小嘴兒勾起一抹壞壞笑容,說話的同時,一邊將事先準備好的花瓣灑到池面上。

“你這個壞丫頭,年紀輕輕還未出閣,那些渾話都是跟誰學來的?一套一套的,沒個正經兒。”皇甫羽晴不禁輕嗔出聲,風靈這丫頭到底是江湖兒女,和惜音比起來個性要顯得豪放許多,一個未出閣的丫頭,那葷斷子講的倒是一點兒都不差。

“嘻嘻,王妃,這些自然都是跟着我家堂主學來的,我家堂主調教男人那可是一套一套的,你別看冷大哥平日裏冷冰冰的,在我家堂主面前,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鞍前馬後的侍候,從無半句怨言。”風靈衝着皇甫羽晴莞爾一笑,頑皮的眨巴着眼睛。1bynz。

“你這丫頭,人小鬼大……”皇甫羽晴實在是拿不出語來形容風靈這丫頭,不過也由此對葉子靈那女人更多了幾分好奇,連冷劍禮那樣冷若冰霜的男人也被她調教的如此服貼順從,那女人倒真不是浪得虛名,肯定有她吸引人的地方。

皇甫羽晴在溫池中泡了好一會兒,守候在旁的惜音實在忍不住開腔了:“王妃,時候不早了,王爺還在房裏等着,是不是該出浴了。”

“他睡他的覺,我泡我的澡,這兩件事兒有關係嗎?”皇甫羽晴戲謔出聲,用手捧着池水,漫不經心的從脖頸處澆下,不疾不緩的模樣可急壞了惜音。

“王妃,王爺好不容易回宮,還把王妃從面壁閣放了出來,奴婢覺得王爺心裏其實還是有王妃的,眼下皇上賜了兩名舞姬給王爺,王妃不要怪奴婢多嘴,奴婢覺得……王妃還是要好好把握機會才是。”惜音的聲音很小,她知道自己是奴婢,主子的事情是不好插嘴的,可是心裏卻暗暗着急,實在是忍不住要開口說出來才行。

“好了,好了,瞧把你們這些丫頭急的……”皇甫羽晴在浴池裏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慵懶出聲:“把袍子給我遞過來吧,我現在就回屋去睡覺。”

“嗯嗯--”惜音眸光一亮,連連點頭,朝旁邊遞了個眼色,風靈眨眼的功夫便從屏風上取下了浴袍,遞到了溫池邊。

看着這兩個丫鬟像打了雞血似的,比她還興奮,皇甫羽晴心裏暗暗好笑,可當從溫池中走上來,拿着浴袍浸幹了身子,才注意到屏風上掛着的那件底衣。

“從哪兒找來的這麼透的衣裳?”皇甫羽晴眸光微怔,再反應過來側眸睨向兩個丫頭,惜音心虛瞥了風靈一眼,皇甫羽晴便明白過來了,鐵定都是風靈這丫頭的主意。

“王妃。不過是穿在裏面的底衣罷了,除了王爺和奴婢們,誰也看不見呀!”風靈委屈的嘟起紅脣,今兒晚上她都看見了,那兩名舞姬身上穿的輕紗羅裙簡直不能看,相較起她們來,她爲王妃準備的這一身已經夠保守了。

“你這丫頭,讓我說你什麼好……”皇甫羽晴無奪的搖搖頭,嘆了一口長氣,瞥了惜音一眼:“你去給我換一件衣裳來!”

誰知一向最讓皇甫羽晴寬心的惜音,此刻小腦袋竟搖得像波浪鼓似的,聲音小得像蚊子:“奴婢也覺得風靈說得有道理,王妃,你就聽奴婢們一次吧!”

皇甫羽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纔那話真的是從惜音嘴裏說出來的?看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果真沒錯,惜音這丫頭也被風靈帶壞了。 535.番外 等下一個天亮,我可以牽你的手嗎48

不大的客廳裏,宋梓睿躺在沙發裏,這是他睡過最小的“牀”了,但是卻毫無怨言。

翹着腿`兒,手臂枕在腦袋下,望着天花板的他心情愉悅。

葉歆站在自己房門外,剛好是他的側後方,可以看到他的狀態。

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呢詢。

剛纔她是怎麼在他的“花言巧語”下,就答應了讓他留下來?

這下好了,真的要讓他在客廳裏睡一晚上麼。

似乎是感覺到身後有目光,宋梓睿轉回頭,果真看到葉歆站在那兒。

“嗯,你睡你的,不用管我。霰”

他對她笑。

……怎麼可能不管。

葉歆望着他:“要不,你還是回去吧,天那麼冷,這裏你睡得也不舒服——”

“沒有不舒服啊,挺好的,你不是還給我找了牀被子麼,夠了。”宋梓睿連忙打斷她的話,“你去睡吧。”他朝她揮揮手,然後就躺下,被子蓋好,閉上眼睛不說話了。

葉歆張張嘴,也不知該說什麼了,只能輕聲說了句:“那,晚安。”然後轉身回房,將門關上。

宋梓睿聽到她房門關上的聲音,嘴角有笑意,目光看到餐桌上那一個超市的袋子,是他從沈家過來的路上去超市買的,巧克力零食,還有奶粉。

起身去把飲水機打開,他又去廚房洗了杯子,然後開始泡牛奶。

這種簡單的事情他還會,只是,給別人泡,還是第一回。

牛奶是澳洲的一個牌子,低脂高鈣,泡好了他端着去敲她的門。

葉歆自然是還沒有睡下的,因爲,只要一想到隔着一堵牆之外有他在,她就……

叩叩叩——

正想着,門就響了。

她連忙下牀來開門。

門口站着的他遞給她一杯牛奶,笑着對她說:“喝了安神,早點休息。”

葉歆擡手將牛奶接過來,他又說了句:“那個情緒釋放技法,你睡前練習一下應該也不錯。”

然後他也不再多說,自顧走回沙發那頭,掀開被子躺下了。

他最怕的就是,她一開口,又是讓他回沈家去。

“我睡了啊,晚安。”

他說了這句,轉個身,側身面對沙發裏側,好像真的睡了。

葉歆過去將客廳的燈關了,只留下走道的壁燈,但是照明足夠。

坐在自己書桌前,她雙手握着玻璃杯,一口一口喝着溫熱的牛奶,純牛奶並不甜,可是口感醇厚,這樣的冬夜,讓她的心也溫暖許多。

她在心中對他默唸……晚安。

翌日

宋梓睿是被廚房裏叮叮噹噹的聲音吵醒的,一睜眼,才發現天已經那麼亮了。

掀開被子下牀,循聲往廚房裏面去,葉歆正在忙活着。

一轉頭,看到他,她就忍不住笑了。

“……怎麼?”

宋梓睿一臉剛睡醒的茫然。

“你的髮型,很新潮。”

說完她就轉身繼續用平底鍋煎雞蛋,忽略他穿着背心跟短褲的樣子。

屋內有暖氣,所以只要不出門,並不會覺得冷。

宋梓睿擡手摸自己的頭髮,腳步往浴室的方向,對着鏡子一照,頓時整個人都清醒了很多,完了,這髮型!

在葉歆心中瀟灑帥氣的形象就這麼毀了啊。

他隨手脫衣服,打算洗個澡。

脫掉上衣掛在門後,彎身才要脫`褲子,突然門被打開——

“早餐已經弄——”

後面的話葉歆沒能說完,因爲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頓時尷尬地退出去,“你怎麼也不把門關好啊。”

停下動作的宋梓睿笑了,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了,可想而知她的不好意思,他笑了。

“你在廚房,我也沒料到你會過來啊,我掩着的。”

男人做事就是那麼隨意,他掩上就算是關着了,再說,真的給她看了去,那又如何呢?

“你先吃,我洗個澡,馬上就好。”

葉歆將一小鍋煮好的麥片端出去,還有吐司跟煎雞蛋。

讓自己不要去回憶自己剛纔誤闖看到的,坐下來慢慢喝麥片粥。

她從醫院回來的時候已經是週五下午了,所以得等週一才會正式回學校上課,這兩天就還是在家休息。

一個人的話早餐她隨便弄弄就行了,可奈何,宋梓睿這少爺在。

她的目光掃向沙發,他起牀之後一片凌亂,她過去整理好,心想,他這算是有備而來麼?還特意去超市買了洗漱用品?

她整理好要重新坐下吃東西的時候,宋梓睿也出來了。

洗了的頭髮擦乾,帶着些溼意,看

着特別黑亮,髮絲很健康。

他一坐下,她就聞到了一陣清新的香氣,那是清淡的洗髮水的味道。

在她對面坐下,接過她給他盛的麥片,他笑說:“好香。”

其實就是平常的早餐,可在他心裏因爲做的人不一樣,意義也完全不一樣。

平日看習慣了他瀟灑帥氣的衣着,這是第一次這樣看他穿着背心短褲在家裏的樣子,隨意自然。

這是她不曾見過的另一面的他。

葉歆看着他:“等會你該忙什麼就去吧。”

昨晚他說是因爲擔心她一個人,可現在是白天了。

“我沒有要忙的啊。”他咬着抹了醬的吐司說。

“那……就回家。”她又說。

“我在這影響到你了嗎?”他問。

“也不是——”葉歆說。

“那就行,你有什麼要做的你就做,別管我就是了,我不吵你。”宋梓睿說。

“你是打算,一直在我這裏?”葉歆無奈了。“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我。”

“不行,你答應了我的,這段時間讓我照顧你,我說到得做到,你自己答應的也不能反悔。”

宋梓睿一本正經。

葉歆無話可對了,低頭默默喝麥片。

怎麼感覺自己答應了一件事,就什麼都被他吃定了一樣的?

於是早餐後,葉歆在房間裏看教案備課,而宋梓睿在客廳裏看電視,吃着他自己買來的那些薯片。

葉歆偶爾會悄悄走到門邊看外面的他,他那抱着一包薯片愜意享受的樣子啊,看得她真是無語了。

果真他一直沒吵她,臨到中午,她終於把工作上的內容都弄好了之後,一轉身,發現他正好走到門邊。

“我們,該去買菜了吧?”

“嗯?”葉歆一時茫然。

“快中午了,等會要做午飯,去買菜。”他耐心解釋。

“哦。”葉歆點頭:“那你等等,我換件外套。”

中午又去了菜市場,人比昨天傍晚要多,可選的食材也就更豐富。

宋梓睿對於吃什麼完全沒意見,他說:“你想買什麼只管買,我就是負責拎的。”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這話讓路過身邊的拎着菜籃的中年阿姨聽到了,笑着說:“小夥子真是好樣兒的,現在願意進菜市場的男人不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