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套戰器的確足堪不朽,他微微沉眉,看向自己持在手中的誅天,林凡在思索,自己相伴一生;且來歷絕對非凡的戰器,是否又能扛過對方手中那口長矛?

還有……那面盾。

「咻!」

就在此時,那主宰持矛向林凡捅來了,它整個黑得深邃,但當它被驅動后,竟然發出龍吟且爆發血色的厲芒。

太快了,此時根本說不清是此矛帶着身後的主宰而戰,還是這主宰在驅使此矛向林凡捅殺,但那種威力絕對能夠改天換地,覆滅萬靈。

林凡危矣!

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且都為他感到惋惜。

他很強,但輸在戰器不如對方之上。

普通層次的戰器,對於他們這個境界的影響當然極小,但若是只差半步就能成為究極之器的戰器呢?

那種影響就會很恐怖,相當於一尊臨神與一尊主宰同時鎮殺林凡,他能如何?

「當!」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林凡面對這恐怖一擊,並沒有遞出自己的重戟,徒手對抗,避過那爆出血芒的矛尖,以拳印轟在這桿號稱不朽的長矛上。

一瞬間,火星四濺,道音轟隆隆。

兩人之間,各種規則交織傾軋,符文等翻騰,遠遠望去,兩人宛若身處在金色的雷海之中。

「他……怎麼敢?」

「他……怎麼能?」

「天吶……那可是傳說中的那一套戰器!林凡竟然徒手硬抗?且,還成功扛過一擊?」

諸人驚呼。

但很快,有人發現了,從哪矛尖之上綻放的神光與血芒,不是太完美,好像有瑕疵,像是白璧微瑕。

「哼!若非那尊遠祖的戰器在某一場恐怖的大戰中被損,他林凡豈能扛過一擊?定會在交手剎那被碾壓成塵!」

有天人族的主宰大怒冷哼,道出了真實。

這一套號稱不朽的戰器,曾在史前的某一場差點顛覆天人族統治的大戰中被損;這麼多年來,天下一直不曾見識其威風的根本原因就是,天人族窮極人力物力,收集諸多天寶,以供此套戰器修復。

「原來如此。」

有人點頭:「原來是威力大減。」

這人眼中有輕視。

但很快,有人冷笑:「哪怕如此,可其內蘊藏的依舊是臨神層次的殺意與規則,一般人只怕也不敢硬接吧?林凡實乃人中之龍。」

這人開口,讓通天眼神都冷了下來,但很快,卻是嘆息一聲,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服林凡,認為此人說的此話,着實有道理。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眾大臣都連忙拿起酒杯回敬皇上,這時候皇後娘娘用眼神示意,下面隨即歌舞聲起,美味佳肴也絡繹不絕地一一擺上。

這時候舞姬們首曲結束逐一下台,階梯上一位身穿白衣霓裳裙,身段妖嬈的蒙面女子緩緩上台,隨著委婉的曲子響起,女子下腰、旋轉、身段優美秒態絕倫,把霓裳羽衣舞,舞動地嫵媚誘惑,神色間又欲語還羞,令大家回味無窮。

一舞完結,旭光帝率先拍手笑著說到:「跳的好,抬起頭來,哪個宮裡的?叫什麼名字?」

白女女子上前回道:「啟稟皇上,民女飄雪,是飄香苑的舞姬。」

旭光帝點了點頭說到:「跳的很不錯,想要什麼賞賜?」

飄雪害羞地低頭不語,眉目間又撇了皇帝一眼,旭光帝笑著說到:「那就封一個常在吧。」

飄雪高興地急忙謝恩:「奴婢謝主隆恩。」說完就緩緩退了下去。

而座在皇上一旁的皇后笑著說到:「容嬤嬤這天寒地凍地,先安排雪常在住黃美人的翠竹軒吧,本宮記得翠竹軒副殿還空置著。」旭光帝笑著點了點頭,示意對皇后的安排很是滿意。

底下的各宮主子,除了皇後娘娘,其他人都用不屑的眼神看著被容嬤嬤帶下去新晉的雪常在,有的更是竊竊私語。這時候,由太子林珏昊帶頭為春節增加氣氛吹響第一曲,「啟稟父皇,兒臣吹奏一曲萬里江山,祝我西周萬年長青。」

洞蕭高亢激昂,氣勢十足,大家聽得肅然起敬,蕭聲漸漸走低偶有珠玉婉約,清脆短促,此起彼伏,連綿悠長。

一曲完結后,在場掌聲雷動,宰相唐淵率先說到:「太子蕭聲出神入化,一曲萬里江山吹奏出我西周一國威武之氣勢,老臣佩服。」在座的大臣都陸續恭維著。

旭光帝笑得眉飛色舞,「好好!賞!」

沒過多久吏部尚書賈全的嫡長女賈碧菡上台獻藝,指尖緩緩滑動細細的琴弦,優美的音符一個個輕快地跳出,餘音繚繞如山間泉音,似環佩鈴,與這輕靈的夜色交相呼應,芊芊玉指在琴上舞動著漸漸緩慢,一曲完結。

皇後娘娘笑著說到:「早就聽聞賈愛卿嫡長女才藝雙馨,果然名不虛傳,拿本宮的玉如意過來賞賜給碧菡姑娘。」賈碧菡急忙上前謝恩。

二公主林童謠在德妃的示意下,早就換上了粉色舞裙登台,粉色羅衣從風飄舞,繚繞的長袖左右散開,二公主輕步漫舞,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一舞完結。

貴妃娘娘搶在皇後娘娘之前說到:「童謠這孩子在德妃妹妹的教導下,越發才貌雙全了,本宮這玲瓏玉鐲年前還是皇上送的呢,童謠這孩子越看越是乖巧。」說完退下凝脂玲瓏碧玉鐲給二公主林童謠親熱地帶上。

德妃童氏看著已經坐到自己身旁的林童謠說到:「還不快謝謝你楊母妃。」

皇后宋清歡看著貴妃和德妃一唱一和的嘴臉,衣擺下雙手握拳,氣憤不已,只能把準備留給自己女兒的步搖拿了出來,說道:「童謠啊,剛那驚鴻舞跳的為實不錯,母后看著也著實歡喜,正尋思著送什麼給你這丫頭,正好北宏王進貢有六色琉璃步搖一支你看還喜歡。」說完錢嬤嬤端著托盤上前。

二公主林童謠看著流光溢彩的六色琉璃步搖很是喜歡,笑著說到:「童謠很喜歡,謝過母后。」

這時候和二公主林童謠是閨中密友的大理寺卿郭懷正嫡次女郭語嫣說到:「二公主跳的真是好,民女聽說最近長寧長公主苦練舞技,就是要在新春佳節……。」話沒說完,郭懷正厲聲說到:「語嫣,不得造次。」

旭光帝擺了擺手說到:「唉!郭愛卿,朕其實也想看看長寧最近苦練才藝是否有所長進?」

林海嵐上前說到:「父皇,容長寧換個衣裙。」

沒一會大家就看見,長寧長公主身穿大紅色舞裙,邀太子林珏昊吹簫伴奏,一曲現代流行歌曲「舞娘」響起。其實林海嵐一早就和她的太子哥哥排練過了。

一聽簫聲起,海嵐衣袖舞動,隨著簫聲舞姿跌宕起伏,旋轉跳躍,抬頭轉身,長長的衣袖收放自如,捶打著舞台附近的的梅花樹,灑落在地的梅花跟隨著旋轉舞群飛舞,竟有絲絲梅花冷香飄散而出,林海嵐緊閉著雙眼,自由地舞動著,舞姿如夢,自然流暢,傲世而獨立,彷彿冷宮仙子下落凡間,兩人的搭配成就一副絕美的畫卷,一曲完結。

坐下掌聲雷動,旭光帝也拍起了手,大笑著說到:「不錯很不錯,長寧這次是花了功夫好好學了,進步非常大,說說要父皇賞賜你什麼?」

林海嵐上前一步說到:「能讓父皇開懷大笑一次就是最好的賞賜了,長寧總是刁蠻任性讓父皇擔心,好不容易讓父皇開懷一次就不用賞賜了。」

旭光帝滿意地點了點頭:「好,長寧既然這麼懂事,那這賞賜父皇也能太吝嗇,長寧什麼時候想兌現了,在和父皇說。」林海嵐高興地說到:「謝謝父皇。」

這時候男主李晨衍走上前來說到:「啟稟皇上,晨衍剛才看著長寧長公主一舞,想即興作畫一副送予公主,還請皇上恩准。」

旭光帝大手一揮:「准!來人準備筆墨。」

李晨衍攤開宣紙,妙筆生花,栩栩如生,墨筆丹青,把太子和長公主畫的滄古而俊秀,亭亭而玉立。最後附上一首詩詞:迎寒獨自開,絕世而獨立,漠漠聞殘香,無事不尋梅。

旭光帝讚揚到:「畫美人美詩美,早就聽聞南原八王子妙筆丹青,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李晨衍謙虛地說道:「皇上謬讚了,傳聞都誇大了許多。」隨即拿著畫捲走到長寧長公主面前說到:「還請公主收下晨衍之即興之作。」

林海嵐丟了一個眼神給青竹,青竹急忙上前輕聲說到:「多謝八王子,奴婢帶我們公主收下了。」

李晨衍看著對自己不屑一顧的長寧長公主,雙眼深眯,思索片刻自己好似從沒有見過這長寧公主,為什麼公主好像十分不喜自己。隨後,李晨衍把畫卷交給公主的大丫鬟后就退下了。

看著對面的郭語嫣和二公主林童謠臉色像調畫板似的,白中帶青,青中帶紅,林海嵐心情很是愉悅地吃著桌上的桂花糕,喝著玫瑰露。她們本來想著設計讓長寧公主出醜,誰知道她居然跳出了如此絕美的舞姿,更勝與自己剛剛跳的驚鴻舞,真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而郭語嫣那邊貌似也被大理寺卿郭懷正低聲訓斥著。

獻藝還在繼續著,林海嵐邊吃邊評價觀看聆聽,很是自在,而對面還有一人,有意無意看了她幾眼,一臉深究。

李晨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他總感覺這個長寧長公主不只是單純的不喜自己,而是夾雜著不屑一顧,絲毫不想和自己有過多的接觸似的,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人這麼對自己,以前無論自己都到哪裡都是前呼後擁,來到西周也是一樣,他知道自己不僅是皇后最小的兒子,而且還長了一副好皮囊,但是這個僅和自己有一面之緣的長寧公主卻偏偏不喜自己。

而宴席深處的一顆大樹上,蔣連晨站立在哪裡欣賞了林海嵐的舞蹈,不知道為什麼,看她在台上舞動的身影,看著底下的人影有些礙眼,特別是那南原的什麼質子,感覺特別的礙眼。

夜晚在林海嵐沐浴后,吹滅蠟燭回屋休息的時候,蔣連晨出現在了屋內,海嵐看著帶著銀色面具的蔣連晨呼了一口氣:「我還以為是誰呢?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

蔣連晨從懷中拿出一隻七色的琉璃步搖說到:「它更適合你。」林海嵐接了過來,笑著說到:「謝謝你蔣連晨,對了我都還沒送過你見面禮呢。」說完拿著自己年前練習刺繡中繡的最好的一塊翠竹錦帕說到:「這是我繡的最好的了,送給你了。」

蔣連晨意味深長地看了林海嵐一眼,接過錦帕后笑著說到:「那連晨就謝過公主了,夜深了公主早點歇息。」說完幾個眨眼人就不見了蹤影。

大年初一一早,太子府邸書房就傳來驚訝聲音:「什麼?本宮沒聽錯吧?連晨你說你喜歡海嵐?這這麼可能?」

蔣連晨看著一臉不敢置信地太子說到:「你說的沒錯,我喜歡上了長寧公主,就在這幾天。」

林珏昊一臉探究地看著蔣連晨說到:「連晨我知道當初是海嵐對不起你,但是你這樣不是毀了你們兩個人的一生嗎?」

蔣連晨說到:「珏昊你做兄弟的就是這麼看扁我的?我發誓我蔣連晨是真心喜歡長寧公主的,沒有攜帶一絲一毫其他的想法和念頭,有違此誓,願受五雷轟頂五馬分屍之酷刑。」

林珏昊嘆了一口氣說到:「海嵐知道嗎?」

蔣連晨反問到:「公主是否知道送人親綉錦帕的含義?」

林珏昊臉色一變:「什麼?海嵐送你錦帕了?她根本什麼都不懂,年前就聽說她在苦練舞步和刺繡,你拿了她送你的錦帕?」

蔣連晨笑著說到:「太子殿下認為呢?」 小狗還是要哭,「嗚嗚」的,但吃得很歡,眼看一碗蝦粥就要喂完,蘇瀅就聽到外面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她聽得出是挑扁擔的聲音。

母親並不能挑扁擔啊?

會是誰來了?蘇瀅急忙放下碗,抱著小狗走出去,就看見秦鋥二姐秦來娣用扁擔挑著兩桶水走進小院,見到她打了聲招呼:「蘇瀅在家啊。」

「二姐。」

蘇瀅有些愣愣的,她已經猜到秦來娣是來做什麼的,可她仍不能相信秦來娣是來做這個,愣愣的跟著秦來娣走回屋,看著健壯的大姑娘揭開她家的水缸蓋,「嘩嘩」將兩桶水倒入。

原來這就是近來家裡水缸總是滿滿的原因,蘇瀅都不知該說什麼了:「二姐……水應該我去提,怎麼能讓你挑這麼遠送來?」

「我不提我老弟就要來提。」

秦來娣蓋好水缸蓋,重新挑起兩個空桶,「他現在讀書,要挑水就得放學來,我們三姐妹輪流每天挑一次真不是事,蘇瀅麻煩你讓我們挑吧,這樣我老弟才能安心讀書。」

蘇瀅不知該說什麼,說謝謝難道還要讓三姐妹接著挑?不說謝謝又不應該,她欲言又止,手上抱著小狗叫起來:「汪!汪!汪!」還搖著尾巴,像在替主人道謝。

秦來娣這才注意到蘇瀅懷裡弱小的狗,微皺起眉:「怎麼養只這麼小的狗?好像連站都站不起來。」

農村養狗很正常,蘇瀅知道秦來娣為什麼看她養狗覺得奇怪,因為秦鋥從前要送她一隻半大健壯狗看家護院,前世的她跟吃錯藥一樣就是不要。

蘇瀅實話實說:「我買的,有人要把它燙死蒸了吃,它會好起來的,瞧只吃了點粥,它精神就好多了。」

吃狗肉再正常不過,只要吃的不是自家狗,這丫頭還是一樣的濫好心,秦來娣沒多說,挑著空桶走了。

下午林瑾蘭回來,蘇瀅老老實實給她認錯,說了前因後果,如她所料,母親只微嘆了口氣,伸手摸摸在她懷裡小土狗的頭,撮起嘴「嘖嘖」逗弄,問:「它叫什麼名字?」

「媽,我想叫它大虎。」

蘇瀅早想好了,「別看它現在弱小,它將來一定能長得像大老虎一樣強壯!」

「會的。」林瑾蘭附合著點點頭,其實心裡不以為然,她母女想養只下蛋雞都養不活,還能把半死不活的小土狗養壯?

「大虎,給媽媽開飯羅!」

蘇瀅歡喜的將早熱好的紅薯粥拿出來,還有之前沒吃完的米糕,和著母親一邊吃,一邊講早上賣米糕的經過。

聽到女兒一切順利,林瑾蘭很欣慰:「第一天開張就全部賣完,蘇瀅你比媽媽強多了!」其實她之前就想過好多賺錢的營養,就是臉皮薄實行不了,還好女兒不像她。

「媽,我想跟你再拿點錢。」蘇瀅說了她回程帶東西回村賣的計劃。

「好啊。」林瑾蘭非常贊成,爽快的給了蘇瀅想要的數目。

吃完飯蘇瀅剛收拾著碗筷要去洗,秦鋥就來了,手裡端著一個大土碗,蘇瀅聞到肉香味跑過去:「鋥哥哥你拿什麼來?不是說不能再拿東西來了嗎?」 「撲通!」

張佳樂一來就給葉飛跪下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