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多謝少爺!」小廝以為要很嚴厲的處罰,沒想到,只是讓侍衛把這身衣服扒了,他喜出望外,千恩萬謝。

「不用侍衛大哥動手,我自己來!」

說著,他就要動手扒衣服。

秦彪看著他,像看著一個傻子。

兩個侍衛衝上來,把小廝架了起來。

「小子,你聽好了。少爺讓扒你的皮,不是衣服!」

「帶走,去獸房!」

聽到「獸房」,小廝意識到竟然真的要扒了他的皮,嚇得大小便失控,亡魂皆冒,撕聲大叫。

然而,根本就無濟於事。在秦彪眼中,他的命,一文不值。

所有忤逆他的人,都將是這個下場。

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僅僅因為穿錯一件衣服,就要被扒皮。綠衣丫鬟和紅衣丫鬟,瑟瑟發抖,不敢抬頭。

「走吧,去鳳鳴亭。」

「對了,知畫妹妹喜歡檀香。去,把我新得的那幾支極品拿過來。」

他滿面欣喜,朝另一個方向走去。看上去,又恢復了高雅公子哥的樣子。

一座精美的亭子里,坐著一位乾淨雅緻的姑娘。她雲鬢高挽,穿著精緻的漢服。

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給人的感覺,就是不食人間煙火。

在她面前的茶案上,放著一張瑤琴。

旁邊,還侍立著一個穿著黃裙子的丫鬟。看上去頂多十四五歲,一雙眼睛特別靈動。

看到秦彪,她嘟著嘴,不客氣的道:「秦彪少爺,你巴巴的把我們姑娘叫來。現在我們姑娘來了,在這裡等了這麼久,你卻姍姍來遲。」

「不行,該罰!」

聽到黃衣丫鬟的話,綠衣丫鬟和紅衣丫鬟,全都替她捏著一把汗。

竟然敢問罪秦彪,她是不是不想活了?要知道,剛剛才有一個小廝,僅僅因為穿錯了衣服,就被拉去處以扒皮極刑! 東洲大陸,距離救援殺戮天王最近的一家大型綜合性醫院,救援到殺戮天王,殺戮天王第一時間就被送了過來。

早就等候在醫院大門的醫生第一時間把殺戮天王推進了手術室。

隨著殺戮天王昏迷不醒,被僥倖找到的消息一傳出,立馬無數人王殿中高層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天王如何了。」

「天王可有生命危險。」

「還在手術室,天王是什麼人,這樣的傷勢又不是第一次了,絕對能夠挺過來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終於,在經過一天一夜的搶救后,手術室的大門終於被打開了。

「醫生?」

「天王。」

眾人驚呼起來,還以為走出手術室的是醫生,沒想到是殺戮天王。

「太好了,我就知道天王一定沒事。」

「哈哈哈,天王福大命大,怎麼會有事了。」

「好了,各位不要在這裡圍著了,殺戮天王,剛剛蘇醒,雖然有之前人王殿主送給天王的保命藥丸,加上天王體質非人,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但是身體卻還是極度虛弱,必須要好好休息。」這個時候跟著剛才一起進入手術室的醫生大聲說道。

「對,對,對,天王需要休息。」

眾人連忙繞開一條道來,讓殺戮天王去休息。

此時的殺戮天王雖然醒了過來,但是身體極度虛弱,對著關心自己的人王殿同僚們點點頭,便朝著自己的病房走去。

病房自然是整個醫院早就專門單獨開放的最好的病房。

進入病房,殺戮天王便緩緩的躺在床上,不由想起了林菲菲。

想到了林菲菲的堅持和倔強,心中充滿了感慨,這個傻丫頭為我做了這麼多,值不值得,我真的就那麼好嗎?

一想到一幕幕跟林菲菲在一起的畫面,當時自己將她隱藏起來的畫面。

殺戮天王不由攤開雙手,手中卻是一個護身符。

這是林菲菲親手交給他的,說是特意為他求得,一直沒有機會送給他,現在送到他的手裡,希望他能夠平安的回來。

「菲菲,對不起,是我以前辜負了你,你這個傻丫頭,我發誓,等會回去之後,一定娶你。」

就在殺戮天王做出承諾的時候。

遠在魔都醫院的林菲菲彷彿有所感應一把,居然手指微微動了起來,正照顧著自己女兒,小聲跟女兒說這話的林天恩,渾身輕顫,連忙大聲吼道:「醫生,醫生。」

聽到林天恩的呼喊,頓時驚動了整個醫院。

負責治療的醫生還有姜天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醫生快看看,我女兒是不是醒了。」林天恩連忙對著醫生焦急的問道。

醫生趕緊走到病床上對著林菲菲檢查起來,這一檢查點點頭說道:「還不錯,恢復的很好,不過,她之前畢竟傷勢很重,而且她本身是普通人,要不是跟他一起植入共生程序的人為她分擔傷害,恐怕早就死了。」

「正因為如此,還是傷了她的根本,也就是說,他能夠醒過來,能夠活著,但是如同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確很困難。」

醫生說道這裡,轉身對著姜天說的:「戰神大人,大致情況就是這樣。」

姜天點點頭,轉身對著林天恩說道:「林總,不要擔心,你放心好了,林菲菲這種情況不是沒有救治的辦法。」

。 “興許,經由我的改動,這東西的價格都更高了也說不定?”

陳少君感慨着,卻也並沒有太過在意。

也不會去專門找人收這筆潤筆費。

除了懶得費這勁之外,主要也怕被纏上來,反而是一樁麻煩事。

如此,鑑寶完成。

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寶級上品。

獎勵,呼風喚雨。

“嗯?呼風喚雨?

這可是了不起的大法術啊。

但凡皇朝,歷朝歷代的天師,最主要需要掌握的,就是這呼風喚雨的能力。

畢竟,皇朝各地,總有地方處於乾旱狀態之中。

田裡無水,糧食種不出來,顆粒無收之下,百姓民不聊生,可是會引發大問題的,甚至會引發暴亂,從而被有心人利用。

這時候,就需要清楚皇朝天師出馬,施展出呼風喚雨之術,招來雲霧,降下大雨。

雨一落下,農民就有了希望,百姓就能夠種出糧食,居民安居樂業,當然就不會想着造反起勢,引發內亂了。”

陳少君接收到這一法術的同時,心中也是驚訝不已。

沒想到自己這一次,竟然直接獲得了這麼了不起的大法術。

要知道,這可是與釘頭七箭齊名的三十六天罡法術之一,是爲法術神通之一。

“不過,這一法術,其實也與施法之人的具體修爲實力有關。

修爲越高,道行越深,自然施展這呼風喚雨之術之時,所呼來的風更大,喚來的雨水也就越多。

而已我如今的法力道行,一旦施展出來,估摸着頂多能夠呼來一陣微風,喚來一場小雨吧?”

陳少君搖頭一笑,心裡卻還是難掩興奮。

想了想,乾脆直接走出了房門。

以入廁的理由,走到了一處假山背後。

看了眼四周。

沒人。

也沒誰注意到自己的蹤跡。

之前就說過,這鑑寶堂其實極大,陳少君等朝奉雖然被要求不能走出鑑寶堂,但又不是犯人,當然不會有人一個個的盯着。

於是,陳少君心念一動之間,立即就開始施展呼風喚雨之術。

一個一個的法術符文,在他的觀想之下,迅速成型,並以精神力維持着。

而時間也隨着他的觀想,迅速流逝。

一息,兩息,三息……

這一法術,本就是一門大型法術,法術符文極多。

陳少君足足花費了兩百息的時間,纔將這一法術的符文結構,全部觀想勾畫完成。

而後,他控制着自己體內的法力,涌入這一個個符文結構之中。

嗡嗡嗡……

然後幾乎眨眼間,陳少君體內的法力就被吸納一空。

而後,法術成型。

一息,兩息,三息……

“沒動靜?

施法失敗了?”

陳少君靠在一個假山之上,臉上露出了一絲愕然之色。

周圍,好像沒有任何變化。

天空上,也是晴空萬里。

白雲遮藍天。

合着自己之前一番忙活,白費勁了?

正嘀咕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