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李掌事頓時擺出了一副驚訝的模樣,詫異的看著玉婉兒「怎、怎麼可能?」

慌忙追上來的小桃聽見這句話,心中又驚又急,正要開口將玉婉兒勸回去,卻見萍兒上前一步。

「分明就是你,借著膳食難備的旗號,多次朝著小桃姐姐討要錢財!」萍兒喝道,纖細的手指直指小桃。

小桃欲哭無淚,連忙想開口解釋,卻又一次被萍兒打斷。 他又怎會不清楚城西是什麼地方?

所以她還是對他有所懷疑嗎?

兩人一路上也沒說什麼話,直到到了一處幽靜的別院。

雖說她有幾分功夫,但季無淵畢竟是個健碩的男人,他受傷無力幾乎全部的重量都壓在她的肩上,要扶著他,還是有幾分吃力的。

不過,知道他素來疑心重,不喜他人觸碰,也信不過,她並未再讓車夫搭手。

天已經很晚了,蟬鳴聲卻經久不息,這裡亦是如此。

將他扶到裡屋,她累得香汗淋漓,緩了好一會兒才好了一些。

早前她便吩咐了雙兒來這裡焚香清掃,如今住下,正是合適。

眼珠轉了一圈,她倒是頗為滿意。

「這裡壞境清幽,最是適合養傷,明日我再遣兩人過來悉心照料,你的傷很快就會好的。」

她畢竟不能一直守著他,可她也不會不管不顧。

所以,才安排了此處。

只要他聽從她的安排,好生修養,待到痊癒要不了多久。

別的她倒是不擔心,她最擔心的就是怕他坐不住。

她剛說完,便冷不丁被他抓住了手腕。

「你要走?」他咬著蒼白的嘴唇,看上去還有些委屈。

這次,是她親口所說的,他總是有些恐慌。

有她在身邊,他倒要心安一些。

她另一手順勢覆上他的,笑容溫暖和煦。

「我救了你是出於醫者仁心,可我們並沒有關係,不是嗎?」

她不眠不休的照顧他,也想得到一些回報,就算他對她只是有那麼一點動心,她也知足了。

可她就怕,在他眼裡,她什麼也不是。

這一世,她要做的事很多,與他共白頭不過是其中之一,她就算再有不甘,也該明白取捨二字。

果然,她這一席話說完,他便鬆開了手。

遲玉卿還是笑著,可還是難掩心中苦澀。

果然,她還是打動不了他。

「你放心吧,我會治好你的,只是,我還有一些事要去做。」

皇帝的境況比他還要危急,她既然誇下海口,便要說到做到。

父親不知道她要耽擱到幾時,便說了三日後,在進宮之前,她當然得做好妥善的準備。

她雖然沒有坦誠告訴他,自己究竟要做什麼,可好歹算是給了他一個解釋。

季無淵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知道自己得不到他的回應,也沒打算逼著他做出應答。

只是看著他那張臉,微微出神。

察覺到她的灼熱視線,他出於自卑,便下意識的想要找到自己的面具。

可他身側是沒有的,他怎麼也找不到。

他的慌張,她看在眼裡,也疼在心裡。

「我答應過你要替你治臉,便不會食言,明日我便將葯送來,以後,你就可以不用再戴著面具活在這世上了!」

她按住了他顫抖的手,用著極為輕柔的語氣哄著他。

她的聲音柔和,卻異常的堅定,很容易讓人相信她。

季無淵抬眼看著她,眼中有驚訝,也有喜悅,可最後都化作了疑慮。

他始終不信,她真有醫治他的良方。

他也深知希望破滅的苦澀,更何況還是他一直在意的這張臉。

「那我問你,你有幾成的把握?」他摸上了自己的臉,指腹下那一道道醜陋的疤痕,也是他心中的痛。

原本還有一張面具遮擋,這如今,在她面前,他拿什麼都遮不住。

若是不成,那他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再將面具摘下來了。

遲玉卿緊握著他的手,神色堅定。

「我只希望你也信我一回!」

不管他說什麼,她都相信,他不求他能對她敞開心扉,但對於他自己的事,她希望他不要拒絕。

她苦心鑽研數日,好不容易才將葯研製出來,她雖然還沒有十足的把握,可總歸也是一個希望。

她原本還想再等等的,等找到了師父,請教過師父后再將這葯拿給他的。

可遲家的人尋遍了四野,也沒有找到師父的蹤跡。

她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師父,一直等下去只會遙遙無期。

所以,她只能賭一賭。

賭她不會給師父他老人家丟人。

「好。」

許是內心驅使,想到一些事的利害,他還是點頭應下了。

他不見得全心全意信他,可她若真能治好他,於他而言,沒有半點壞處。

反正他也已經習慣了戴著面具活著,不差這後半生。

他只有將失去的權力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那外貌便不重要了。

他能同意,遲玉卿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窗外,天色不早了,她也要走了。

難得有機會和他獨處,她自是不舍,三步一回頭的看了又看。

可他始終沒有什麼反應,遲玉卿心中難免鬱結纏繞,再多的不舍也不得不離開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走後很久,他都望著那扇門的方向失神。

……

遲玉卿是在半路上與周吉趙達二人匯合的。

他們怕那賊人將主意打到遲玉卿的身上,便馬不停蹄的前來接應她了。

「小姐,那人劍法超群,是個難得一見的高手!大夏有此身法的高手,並不在多。」

「他雖使的是劍,可我倒是覺得他的招數有些眼熟,我已在暗中打聽此人了,想來很快便會有眉目了。」

兩人都是尖兵出身,觀察得也更仔細。

這也是她為何讓他們二人與那人交手的緣故。

遲玉卿雖沒與那人打過照面,但既然他們二人都未能在他身上討到便宜,便足以證明此人有著過人的本事。

想來,他的身份也非同一般。

他藏匿暗中一日,季無淵便危險一分。

不過,不管他是什麼人,這裡都是永綏的地界,他便是本事再高,該忌憚的還是得忌憚。

她點頭表示應下,突然降低了說話的聲音,對著他們二人說了幾句話后,便放下了車窗的簾幕。

回去時,馬車便要行駛得快一些了。

打馬飛馳,馬車很快便消失在了街角。

他們身後一行人瞧著馬車行駛的方向是遲家,這才轉身準備離去復命。

結果剛一轉身,就見兩人立於屋頂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此二人,正是趙達和周吉了。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83章183:也信我一回)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知矜》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行,用我幫忙不用?」

「不用,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處理,你就等我消息吧!」

「好吧,那我就等你的喜訊!」

劉黎明笑了笑,便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還沒有等他離開,一群穿黑色西裝的便衣警察便沖了進來。

至於以後的事情與自己也沒有什麼關係,劉黎明便離去。

秦少天和陳大勇被張濤帶回了警局,可是卻沒有發現曹院長的身影,不知從哪裡逃脫了。

出了會所,劉黎明便來到了郭美嬌的住處,他將今晚發生的事情,詳細的給郭美嬌說了一遍。

聽后,郭美嬌的眼中閃過一絲恨意,原來是陳大勇這個王八蛋在後面搞的鬼!

與劉黎明一樣,郭美嬌現在對於陳大勇也是恨得咬牙切齒!

「事情已經過去了,這次不管因為我的事情,他還牽涉到別的麻煩,估計著下輩子就要在監獄中度過了!」

劉黎明將郭美嬌攔在了懷中。

「嬌嬌,今天晚上可是我贏了,你可說好了我想怎麼就怎麼!」

說著,他聞著郭美嬌身上的芳香,情不自禁的雙手不老實了起來。

「你說的什麼,我忘了!」郭美嬌俏臉通紅,有點羞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