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這一刻,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那有神秘力量所建設的直播瞬間遍佈各國各地,許多網民幾乎如同潮水一般的湧進了直播間。

很快炎國的眾人就找到了對應的直播間,畢竟直播間都是按照國家名稱以及人員名稱分佈好,雖然文字各有不同,但是眾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對應的國家名稱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然後彈幕上面就熱鬧起來了。

「我的天啊,這不會是有人和我們開的玩笑吧,國運遊戲?!

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這玩笑也開得太大了一點吧!是不是有黑客故意來故弄玄虛啊?!」

「故弄玄虛,我剛才可是在山裏面呢,這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信號的地方,你跟我說故弄玄虛?

怎麼可能啊,你真以為會有人有這種能量?!」

「可是這也太恐怖了一點吧,幾乎把整個國家的國運賭在一個人的身上!

這如果出了事情……」

「我這邊也好像是黑的!」

就在眾人討論之際,一道亮光陡然在直播間當中炸響。

直播間先是掀起一道金黃色的亮光的同時,一道陽光在眾人的眼前爆發,那巨大的光芒差點把重任鈦合金狗眼都給亮瞎了。

「我的個媽呀,這直播間有毒吧,你說開直播間也就算了,還搞這種鬼東西,老子的鈦合金狗眼啊!」

「不說了好吧,我感覺我現在眼睛都在流淚!不過為了看清楚咱們國家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我就算是眼睛瞎了,我也必須要看一下!

要不然那可太難受了呀!」

伴隨着陽光的落地,周圍的一切出現在了眾人眼前,這是一片廣袤無垠的沙漠,沙漠的周圍數多,蟲子時不時的翻出地面,又鑽進沙漠的中央。

沒有一滴水!黃沙漫地的同時,許多被腐蝕的白骨當做垃圾一樣凌亂的灑落在地面上。

這一切看起來就是地獄一般的景色將眾人不由的嚇得有些渾身發抖,劇烈的恐懼瞬間席捲眾人的內心。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眼尖的觀眾,突然發現黃沙當中的不對。

一個看起來顯得有些古古怪怪,帶着那麼一點點青色的人影,好像在地上躺着呢?

伴隨着鏡頭的逐漸拉近,炎國的觀眾心瞬間涼了半截。

此人臉上帶着那麼一抹醉態,背後背着一柄長劍,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漠當中,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周圍的變化。

他身上的服飾確實給他加色了不少,但在周圍陽光的照射下,讓人感覺一看就不由的渾身發熱!

這好像是一個剛喝完酒的醉漢?!

同時在這醉漢身旁還有一個看起來有些懵懵懂懂,衣衫凌亂的女人。

女人手中拿着一個挖沙的鏟子,一隻手遮擋着上面的烈陽,同時那小腦袋還四處亂看。

看着地上的醉漢以及那有些懵逼的女人,有觀眾不由的絕望的發着彈幕。

「我的天啊,一個醉漢手中還拿着酒葫蘆,生死不知的躺在沙漠當中!還有一個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女孩!我的個媽呀!

這是要讓我們開局就面臨地獄環境呀!而且他現在還醉得不知生死,說不定一會兒就得被這個破地方的怪物給吃掉!

你們看地上那些蟲子,一般地方可能有那些東西嗎?!」

「是啊,這小哥哥雖然長得挺瀟灑,可是像這種關乎咱們國家命運的考驗,哪是一個普通的人就能決定得了的!

還有邊上那個女孩兒,那看起來也……怎麼有點傻乎乎的感覺?

完了完了,咱們這一次算是徹底的完了,說不定啊,整個炎國的科技都要退步呢!」

「這可怎麼辦呀?!讓這麼兩個傢伙帶領咱們炎國繼續前進,這說不定我們炎國過不了多久,那就得完呀!」

有的人在直播間當中絕望的發着彈幕,有的人則跑到了其他直播間當中去看着他國的人。

然而當許多人逛完一圈之後,卻驚訝的發現其他國家的參賽選手要麼是什麼拳王,要麼是什麼軍人,要麼就是她們國家著名的古代武術傳承者,亦或者是……真正的強者!

甚至在隔壁的星條國,可是他們的海軍陸戰隊員以及一個穿着外骨骼裝甲的花花公子!

只有他們炎國的居然是一個醉漢和一個傻乎乎的女人。

這不是跟他們開玩笑嗎?!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啊?

「我天啊,這不是故意針對我們嗎?我剛才去隔壁直播間看了一眼,你像隔壁人妖國那邊,別人可是著名的泰拳高手,國際鼎鼎大名的泰拳修鍊者!

而且別人隊友那也是人妖國著名的醫師!」

「我還去漂亮國那邊看了一眼呢,別人還是個特種兵,好像是剛從漂亮國那邊的陸戰隊服役回來的!

別人手上還拿着槍呢!那身上穿着外骨骼裝甲的還是她們國家的首富史塔克!」 玻璃種的翡翠要說罕見,確實很罕見,常規的珠寶市場上都少見玻璃種的好東西。

但原料,那就是另外一碼事兒了。

因為一塊翡翠原石的質地並不是通體如一的,相反,變種非常多。

一塊外邊大黑皮殼,內層有霧,看着像糯種的料子,很可能會在內部化出冰種玻璃種的料子,但形狀、尺寸卻是隨機的,稍微大點的,扣下來就是一件稀世珍寶,但這種情況較少。

比較常見的玻璃種料子,多數很小,形狀也不規則,可能就隱藏在一整塊料子的某個位置上,可以挖出來,但很可能得不償失。

楊磊手裏這隻平安扣就是從一片冰種飄綠花的片料中挖出來的。

這一小塊是那料子中最精華所在,不光底子好,顏色也最飽滿,而且為了挖出來,周邊還損失了些許的料子。

所以,真要計算價格,這隻看起來樸實無華的平安扣比市場價更高。

當然,到這個級別,也沒什麼市場價,賣多少錢,全看賣家的心情和買家的意願,因為這樣的好東西真不多見。

不過王樂瑤不太懂這些,只是覺得這小東西很漂亮。

而且是楊磊送的。

這讓她喜出望外,緊緊攥在手裏,蚊子哼哼一樣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又說了一聲稍等,轉身跑到床頭,也翻出一個小盒子,跑回到楊磊跟前,雙手捧到楊磊面前,「送,送你的新年禮物。」

「這是什麼?」

「你自己打開看看嘛。」

楊磊先摸了摸王樂瑤的小腦袋,這才接過禮盒,打開。

是一個刮鬍刀。

而且是比較高檔的那種,估計要大幾百塊,這在這年頭,也算奢侈品了。

當然,對楊磊來說,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是這個心意讓他很滿意,打開試了試,滿意的點點頭,「挺好,我以後就用它了。」

說起來,楊磊現在還沒什麼鬍鬚,畢竟還不到二十歲,還是個粉粉嫩嫩的小鮮肉。

但細看還是能看到細密的胡茬子,青澀稚嫩,就像剛剛發芽的野草,稍微有那麼點隨意,影響到了他的顏值。

確實可以開掛了。

想到這裏,忍不住笑道:「我這鬍子的第一次要交代到你手裏了,你有沒有什麼感想?」

「沒,沒有。」

「真的?」

「嗯~」小姑娘忍不住低下頭。

楊磊忍不住湊過去,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滿滿的都是小姑娘身上特有的幽香。

不管是洗頭膏還是沐浴露腌制出來的味道,反正和其他女人身上的味道不一樣。

或者說,每個女人身上的味道都是不一樣的。

真的,細細品味,真能品味出不一樣的味道,有的濃郁,有的淡雅,有的清新,有的熱情。

至少他接觸過的女人是這樣,不管是楊景恬還是譚佳穎,又或者趙曉竹、王樂瑤、宋芳菲、蘇洛洛這些女人,身上的味道都有細微的差別。

當然,只有湊近了仔細品味才能發現,如果隔着好幾米遠,什麼都聞不到。

王樂瑤身上的香味兒最淡,因為這姑娘平時幾乎不怎麼化妝,永遠素麵朝天,也不怎麼用香水。

但這香味兒卻帶着淡淡的奶香,有一絲甜甜的味道,能直入心扉。

楊磊一邊輕嗅,一邊就上手了,直接攬住小姑娘纖細的腰肢,另一隻手輕輕托起小姑娘光潔的下巴,慢慢低頭親了上去。

接觸的瞬間,小姑娘猛地瞪大眼睛,身體更是觸電一樣綳直,直接栽倒在他的懷中。

王樂瑤生活在內陸的小縣城裏,家庭條件相對優渥,被父母保護得很好,從小到大別說談戀愛,都沒跟親爹以外的男人拉過手,驟然遇到這樣的「襲擊」,身體的反應非常強烈,以至於都完全僵直了,而腦袋的反應更強烈,幾乎宕機。

直到感受到楊磊那一隻不安分大手鑽進了睡衣,這才猛然驚醒,「不,不行——」

楊磊略帶遺憾地輕輕抓了一把,這才撤出來,又在彎了腰的小嘴上點了一下,「蓋章了,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人。」

「才,才不是呢??」

「嗯?」楊磊再次低頭親下去,半響后才鬆開氣喘吁吁的小姑娘,「這次可沒辦法否認了,你瞅瞅,我的專屬印章。」

可不是咋地。

王樂瑤薄薄的小嘴唇都腫起來了。

還有鎖骨偏下的地方還有個大大的草莓,是楊磊剛剛種上去的。

王樂瑤大羞,在楊磊懷裏一邊掙扎一邊捶打,「討厭討厭,這,這讓我怎麼見人啊……」

「有啥不敢見人的,我巴不得所有人都能看到這一幕,這樣他們就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討厭……」

「嘿嘿嘿,好可愛的小乖乖,讓我幫你檢查檢查……」

這算是真正地突破了這層窗戶紙。

楊磊心情很好。

王樂瑤的緊張中帶着濃濃的興奮和些許的忐忑,女孩子嘛,可以理解,尤其是王樂瑤這種典型的零經驗戀愛小白,初入愛河難免會有些不安,怕被拋棄啊被玩弄啊被傷害啊被橫刀奪愛啊之類。

不過在楊磊東一句西一句地拉扯下,小姑娘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分散,被他逗得咯咯直樂,一直到兩點多,才戀戀不捨地把他推出門,「得,得睡覺了,明天早上有課……」

「晚安,我的瑤。」

「呸呸呸,太,太膩了。」

「因為愛太濃,所以甜到發膩?」

「……我不聽我不聽。」

楊磊被推出卧室,沒急着離開,而是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后,拿手機給王樂瑤發了一條信息,「晚安,一定要夢到我啊。」

然後躡手躡腳地推開譚佳穎的卧室門。

譚佳穎睡得很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