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因為他們都知道還不是時候,時機未到。

祖龍重新遁入東海之中,凰母飛進不死火山之內,麒祖走進不周山山腳的山林之內。

自此三族現,洪荒也要迎來自己的第一大劫龍漢初劫……

祖龍,凰母,麒祖出現之時的吼叫啼鳴也因着道的加持響徹於洪荒天地之間。

百族,洪荒神魔皆知,天地間出現了三個實力強橫的種族。

可是,只有準提知道,他們是初劫的主角,也就是所謂的應劫之人。

龍漢初劫分兩部分,皆是氣運之劫,一部分為三族爭霸一統洪荒氣運以此成就自身混元大羅金仙;一部分則為道魔之爭,爭的是道統氣運。

不過這些都不管准提的事情,現如今的他身為洪荒神魔,出世時機未到自有道的偉力庇護。

這也是後來羅睺自爆卻未傷到准提和接引的緣故。

准提本身因是庚金菩提樹,若要化形還需木氣,木氣好找,可能夠附和其要求的卻極少。

不過准提根本不急,因為接引。

接引是青蓮蓮蕊所化,自帶的木氣是最頂端的一類,道的偉力告訴准提,接引會來。

雖然不知道接引在哪裏,但道的偉力也告訴了他,他需要幫助准提,這是道的理,任何的神魔都不可違背。

正在這時,須彌山附近,羅睺星的星光突然大放。

無數處於西方還未完全被洪荒天地煉化的混沌神魔血肉被接引而來,形成了一個血繭。

繭中孕育的正是羅睺!

身負周天星辰這一劫的氣運,再加上混沌神魔的血肉,蘊含於其中的道則,剛一出生的他便有了大羅金仙的實力,身負伴生靈寶乃由青蓮蓮莖所化的弒神槍和蓮子所生的滅世黑蓮。

超脫因果,命運,身化萬千遍佈諸天萬界,能夠輕易收縮時間線……種種偉力不一而足。

羅睺誕生之時,位於玉京山的鴻鈞便通過道感受到了敵的出現,只是卻因雙方都是應劫之人,無法推演羅睺具體所在。

鴻鈞天生高貴,乃先天清氣融合先天四本源之一的風之本源五成再加上當年青蓮剩餘的太易,太始,太初,太素四氣融合。

又因應劫,自然獲得道賜予他的伴生靈寶造化玉碟,盤古幡,盤龍拐杖以及凈水缽。

既然推算不到,便是道的阻止,鴻鈞也不會強求。

過猶不及的道理鴻鈞自然懂得。

羅睺的誕生,吸引的不僅僅是鴻鈞,還有其餘當初混沌神魔殘存的靈性與洪荒天地融合造化生成的諸神魔。

一處無人知曉,漂流在虛無空間的小島上,一株參天巨柳隨空間波紋而起伏。

這正是洪荒十大靈根之一的空間楊柳,也是混沌神魔之中空間神魔殘存靈性的寄生之地。

「無數的會元,終於恢復了三成。」

空間神魔因融入了洪荒天地,道也賜予了他真名「楊眉」。

楊眉眉須極長,如柳枝一般,身上因為只恢復了三成的元氣,只有大羅金仙的實力。

但他不急,因為他能夠恢復實力,自然是因為道承認他為洪荒神魔,所以修為按部就班就會恢復。

「這方天地,這一紀,倒是比混沌紀要熱鬧了許多……」 「因為離哥哥今日保護了晗晗兩次,所以晗晗不會強求離哥哥做不願之事。」她很認真的回答了這個問題,還是希望他能點頭。

可是他不能答應,也不想再聊下去讓她不開心:「對了,晗晗你一直說爹爹們,你究竟有幾個爹爹啊?」

千晗眼裡有失落閃過,但很快就認真的考慮他這個問題了:「有兩個。」她比劃了兩很手指。

「娘親說傻傻的,二乎乎是親爹爹,很聰明的是乾爹爹,叫義父!」

說話間已經回道了陸主府的前堂。

這裡是封玄奕平時處理案件的地方。

可是這一次千晗剛進來,就拉著離哥哥跑上高位,圓滾滾的小身子就往寬大的椅子上爬。

封玄奕隨後跟上去,恭敬的侍立在左下首位置。

千晗爬上椅子,又抱上了離哥哥的手臂:「這椅子比起我爹爹的差遠了,離哥哥,你和我回帝宮吧,我帶你去爬我爹爹的。」

封玄奕聽的嘴角直抽搐,心道:我的小公主呦,陸主的官椅那是能和琰宸大帝的帝椅比的起的嗎?

他剛剛腹誹完,就聽小公主喝道:「把刁民給本公主帶上來!」

看著小公主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封玄奕也不得不感嘆琰宸大帝和帝后強大的血脈遺傳天賦了。

他上前一步小聲提醒小公主:「公主殿下,他們對您不敬,應該是罪民。」

「罪民?」她不解。

封玄奕這一次道:「對!罪民,應該是罪民。」

她又轉過小腦袋看看離哥哥,見到離哥哥點頭。

這才向封玄奕一本正經點點頭:「好,罪民。」

這時一眼就看到了被靈衛帶進來的一群「罪民」,他們卻都沒有跪。

千晗眼一厲:「大膽罪民,還不給本公主跪下!」

對於這衛家傷了離哥哥一事,千晗公主直到現在依然表示很生氣。

「你個小丫頭片子,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公主,簡直就是招搖撞騙,你可知假冒公主,罪該萬死!」衛顯說的義正言辭。

他想明白了,不管這小屁孩是不是千晗公主,他都不能承認,否則衛家一族就真的完了。

衛顯是想反其道而行,保住衛家。

封玄奕就聽的直皺眉了。

卻是見千晗公主竟沒生氣,不但沒生氣反而還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意。

只見她小嘴一張一合,正在和離哥哥說:「二乎乎的親爹爹來了。」

話畢,廳堂上除了千晗和離哥哥之外所以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落在了身上,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陸主封玄奕最先反應了過來,忙跪了下去:「尊靈陸主封玄奕恭迎琰宸大帝!」

他這一拜所有人都給跪,衛家也不見列外。

「千晗,你可知罪。」空靈又威嚴的聲音自空中傳來。

「爹爹,爹爹!」千晗仰起頭,稚嫩的聲音喚道。

這時一道金光炎辰大帝雙手交付在身後,出現在千晗身邊。

「大家請起,不必行如此大禮。」

「千晗,你這又是鬧的哪出?」他轉身來到千晗近旁。

「爹爹,爹爹,晗兒都被人欺負了,怎的還怪晗兒,你是不是我爹爹啊?不會是個假的吧。」撒嬌的說完這些,順勢扯起了炎辰大帝的長袖。

「誰?」琰宸大帝再開口,只一個字卻冷的刺骨。

「回大帝,沒有人敢欺負公主殿下啊,反而公主殿下還燒毀了小民的府邸……」衛顯還不等千晗說話,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了起。

琰宸大帝撇了他一眼,語氣平淡:「本帝問你話了嗎?」

衛顯立時反應過來,自己不該多話的啊,立即閉了嘴。

千晗這時候卻不依了,只見她抱著琰宸大帝就哇哇大哭了起來:「爹爹,爹爹,衛家人是想要晗兒的性命。嗚嗚嗚~」

珺琰宸一聽他閨女這樣說,臉色瞬間轉冷。

他向衛家一眾人看去,眼裡怒意瀰漫,一瞬間衛家人只感覺一道強勁的威壓覆蓋了下來。

衛家人撲通撲通一個接著一個跪了下去,在這力量之下,他們感覺彷彿五臟六腑都要被強行擠壓出體外,體內氣血翻湧,就連皮膚上都滲出鮮血來……

衛顯怕了,他覺得再不想辦法他就要死了!

他艱難得求饒:「琰宸大帝,一定是公主殿下誤會了,小民怎敢欺負公主殿下啊,小民真的不敢啊,求琰宸大帝饒命,求琰宸大帝大帝開恩啊,求您放衛家一條生路吧……」

衛顯邊說邊『嘭嘭嘭』地不停的磕頭求饒,也顧不上疼痛萬分的身體。

「晗兒,你來告訴爹爹怎麼回事。」琰宸大帝語氣溫和寵溺,完全沒理會衛顯。

「爹爹,是他們家車子在街道上亂跑,差點撞到我,離哥哥為了救晗兒還受傷了。所以我才燒他們家的,後來也是那個瘋女人要打死晗兒,又是離哥哥保護了晗兒。」千晗一口氣完事情的始末,又憤憤的瞪了衛若婧一眼。

琰宸大帝其實早就知道了,他看看一旁的小男孩,眼裡閃過一抹讚賞。

他也沒多說什麼,但炎辰大帝看過去的一瞬間,小男孩感覺有一股強大的靈力注入他體內。

他一愣,急忙去感應,卻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到了……

琰宸大帝的目光也不在他這裡多做停留。

「封陸主,千晗公主在你尊靈陸受此危險,你該當何罪!」他看向封玄奕聲音淡淡,卻又不怒自威。

封玄奕此刻正在想著剛剛在千晗公主說琰宸大帝被媳婦兒揪耳朵的事:琰宸大帝神王之威,他怎麼看都是冷傲凌厲,威嚴霸氣的神帝。

而帝後娘娘也怎麼想都是溫柔善良的模樣……他咋怎麼想像那場面都覺得十分滑稽呢?

卻突然封玄奕聽到自己被點名了:遭了,這下被琰宸大帝抓現行……

一想到這,他哭的心思都有了,也沒聽清楚琰宸大帝到底說了什麼,「撲通」一聲直接就給跪了。

「帝上,臣錯了,臣再也不敢了,帝上饒命啊……」封玄奕不管三七二十一跪下就求饒,生怕慢一點就會被滅口。 「趙軻的傳承,竟讓我有了突破的契機!」

陳天龍眼中滿是驚喜之色!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狂喜,先將無影篇的事兒擱置腦後,開始研究另外兩本書。

既然能用無影篇突破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陳天龍也就沒那麼着急了。

而一本無影篇尚且能給他帶來那麼大的驚喜,另外兩本書呢?

陳天龍又在腦海中仔細分析另外兩本書的內容。

第二本書,首頁上是沒有名字的,通篇內容都是趙軻多年來的殺人心得。

這些心得上,描述了趙軻擅長用的各種各樣的殺人技巧。

陳天龍好歹也是曾經的西南一把手,不知在戰場上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對各種各樣的殺人技巧早已熟稔於胸。

可是研究完趙軻的這本殺人心得后,陳天龍竟感覺自己的那些手段,在趙軻面前就像是頑童的計謀一樣,可笑至極。

陳天龍深知,倘若自己能掌握趙軻的這些頂級殺人技巧,即便自己不使用無極劍法下冊,也能和八重天強者一戰!

陳天龍總算知道,為什麼在樹林里的時候,趙軻曾說,如果他將實力壓制到巔峰境界,有最少十種辦法從阿大、阿二手中奪走盒子。

當時趙軻明顯已經很低調了,陳天龍深深地意識到,如果能將這本書里所有的技巧掌握住,別說十種,就是二十種方法也找得出,甚至還有可能殺掉乃至重傷他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