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第二:你他麼的是來看我死了沒有的吧?我還得給你好臉色?難道你給我上花圈我還得笑着跟你說:你放心,我現在還沒死,等我死了我一定保佑你?

第三:胸口憋着氣了,不順暢,得順順,恰好你來了,出氣筒就你了沒話說!

穆澤羲瞟了眼楚嬙,神色古怪的道了句:“既已無礙,那便養着吧。”

養着?你丫的當我是豬啊?不過反正楚嬙與他也是相看兩厭,一聽他要走,立馬歡呼便歡呼“慢走不送。”

穆澤羲白了楚嬙一眼,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多呆片刻他都不願意。

人走後,楚嬙爬下牀找鏡子,左瞅瞅,右瞅瞅,心中不免感慨:雖然比以前的自己醜了點,但是還算是個美人吧。好歹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臉蛋也算是美豔了吧。只是這身子的主人以前怎麼那麼想不開,竟然喜歡穆澤羲這樣的面癱?真是沒眼光,沒品位,低俗!

穆澤羲這樣的,換做前世,脫光了送她牀上她都懶得多看一眼。當然,還是會看一眼的,好歹那張臉還不錯。

從怡和院出來,穆澤羲的臉色不是很好,孟侍衛小心翼翼的問:“主子,您是去容姑娘那還是?”

“去書房。把安言叫來。”

穆澤羲轉身,朝着另一個方向走去。

身後的孟侍衛眼睛睜的老大,正想叫穆澤羲:主子,那是花園的方向!然後前方的穆澤羲

突然頓住腳步,轉身淡定的朝着書房的方向走去。

安言是六王府的暗衛統領,掌管王府的暗衛,穆澤羲對他,相當信任,地位也很特殊。

孟侍衛不忍直視扭過頭,心中哀嚎:王爺這是怎麼了? “十六年了,那個女人竟然還陰魂不散的纏着他,”一摞照片被甩在地上,一貫面色從容的左老太太,難得的露出一絲激動,雙手也跟着微微顫抖。

“奶奶,你別生氣,十六年了,那個女人已經不是什麼威脅,真正有威脅的是她的女兒,”LEMON看着老太太氣的發抖的樣子,眼底浮過一抹陰佞的笑意。

“她的女兒?”老太太想起了那個曾經覺得面熟的女孩。

“那丫頭一直住在我哥那裏,不過最近已經搬去了學校,而且他們的關係似乎不一般,”LEMON的話讓老太太想起了那次左承浦和阮曼兒的訂婚宴。

“這件事不許向外說,我自會處理,”老太太很快恢復了平靜,但終還是有些疲憊,她給LEMON擺了擺手。

“小亞,奶奶會替你討回來的,一定會的,”空寂的房間,老太太完全沒有了先前的強勢,只剩下落寞的虛弱,雙眼潮溼的看着牆壁上的照片。

“明天是你姐姐的忌辰,你還來嗎?”左承浦接到了老太太的電話。

左承浦遲疑了一下,姐姐的忌辰,他絕對會去的,但通常都是他一個人,從來不和他們一起,老太太也是知道這一點的,只是今天莫名打電話來,他不知道老太太想幹什麼。

“說吧,有什麼事?”他問的十分乾脆。

“果然是我的孫兒,既然知道有事,那明天就一起吧,”老太太說完掛掉電話,從來不給別人拒絕的機會。

左承浦坐在那裏,心莫名的不安。

第二天,天氣陰的厲害,風涼涼的穿過衣服鑽入肌膚,滲入骨子,左承浦戴着墨鏡出現在左亞的墓地,而老太太一行早已等在那裏。

黃色的菊花鋪滿了她的墳前,那墓碑上的笑靨彷彿永遠停在了青春的歲月,左承浦將那束百花合輕輕的放在她面前,然後深深的鞠躬。

祭拜儀式結束,可卻沒有人急着離開,尤其是老太太,眼中早已波光盈盈,有人勸她,可她似乎更傷了。

“十六年了,如果她還活着,現在孩子也該上中學了,”老太太低喃。

在別人聽起來很普通的話,左承浦卻有種強烈的不好的預感,他眉頭擰起,“走吧,這裏太涼了。”

“你就沒什麼話要對你姐姐說?”老太太沒有動,而是質問

左承浦眉心皺了皺,看了眼墓碑上的女人,緩緩開口,“如果真的有話要說,也不是在這裏。”

老太太忽的眉眼一轉,之前看着墓碑之人的柔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可忤逆的威嚴,“今天就是要當着你姐姐的面把話說清楚,你和那個女人現在怎麼回事?”

果然如他想的一樣,她什麼都知道了,看來表面上她對他不管不問,私下的,他的那點事,她都一清二楚。

哪怕是自己的長輩,這樣的監視自己,也讓左承浦十分的不舒服,眉梢浮起一絲凌氣,“既然您老都知道,那我也沒有什麼可多說的了。”

“如果我不問,是不是你又會像上次那樣,再搞一次訂婚?”老太太手裏的柺杖一下一下的戳着地面,發出咚咚刺耳的聲響。

“在這裏,我不想和你吵,”左承浦壓抑着自己的情緒。

“小浦,如果你還有良心,你心裏還有這個死去的姐姐,就不要和那個小丫頭來往,”老太太的聲音柔軟了一些。

“姐姐的死和任何人沒有關係……”

啪——

一聲脆響,他的臉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混帳東西,你姐姐死的那麼慘,她受了什麼樣的屈辱,你都忘記了嗎?”老太太氣的整個身體都顫抖,一邊的人趕緊扶住他。

這些年,老太太一想到左亞死時的情景,心都像刀在割。

左承浦神色未變,只是看着老太太的眸光更加暗沉,“你打我,罵我,我都接受,但是你如果要連我和誰在一起都要管,我不會聽的。”

左承浦本就皮膚白皙,只顯得臉頰處的五個指印通紅刺眼,在北風的吹拂下,火辣辣的疼。

“你和誰在一起,我管定了,”老太太也十分強勢。

左承浦的嘴角動了下,“老太太,我不是三歲的孩子了。”

說完,他邁步離開,看着他遠去的背影,老太太的頭一暈,“混帳,翅膀硬了……”

左承浦從墓地離開,心裏亂亂的,老太太似乎已經知道了一切,而且她還準備干預,他和歐雪還沒有從另一個困境走去,似乎又陷入另一個絕境。

當初,他擔心的事,終還是一件件都接踵而來了。

“難道我想要一份愛,真要的那麼難嗎?”左承浦擡手輕撫着疼痛的臉,低喃。

——–

歐雪昨天等了他一晚上的電話,也沒有等到,直到最後她忍不住的撥過去,他卻是關機,一股不安讓她心裏亂亂的,以至於一夜都睡的不踏實,就算睡着那會,夢裏也全是他不理自己的樣子。

他爲什麼關機?爲什麼連個電話也不打了?歐雪滿腦子全是問號,以至於上課的時候,整個人也是怏怏的。

“昨天又出去會男人了?要不,怎麼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胖丫刺激她。

失憶密探 歐雪趴在桌子上,沒有心思搭理她,本子上寫滿了左承浦的名字,還畫了無數個問號。

“去衛生間嗎?”胖丫見她興致不高,也沒再多說。

歐雪搖搖頭,“你自己去吧,小心一點,別再掉進去。”

“烏鴉嘴,”胖丫氣的衝她揮拳頭,因爲上次也是她這麼說,結果她真的被別人一碰,掉進了廁所裏。

看着胖丫走開,歐雪突然很羨慕她,很簡單的過着第一天,不像她有這麼多的煩惱。

“喂,歐雪你跟我來,快點,”才一會的功夫,胖丫就喘着粗氣跑了回來,而且拉起她就向外跑。

周圍的同學看她,眼神也怪怪的,“怎麼了?”歐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來了,來了,就是她,真是看不出來啊……”

“果然是夠媚的……”

“廢話,不媚怎麼勾男人?”

……

難聽的話進往歐雪耳邊裏鑽,她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當胖丫帶着她擠過圍觀的同學,站在宣傳畫板前,她呆了住了。

畫板欄裏貼滿了被打印出來的照片,每一張都是她的,有左承浦擁抱她的,有她和左承浦接吻的,還有她和傅明宇的,而且這些照片旁邊還附了一篇打油詩——

傍大款、甩男友,讓人不恥,

年紀小、心很大,讓人生畏,

又接吻、又上牀,不知羞愧,

大街上、酒店口、處處生媚。

“就是因爲她,傅明宇才被趕走的……”

“真不要臉,還好意思天天來上學,要是我,直接找面牆撞死算了。…”

“人家現在有錢人的情婦,小心說多了,也把你趕出學校……”

……

歐雪只覺得頭頂的天空一下子陰暗,風一陣一陣變冷,讓她瑟縮、顫抖。

腦袋裏轟轟作響,她什麼意識都沒有了,只是使勁的搖頭着,捂住耳朵,擋住那些惡言穢語,“不是的……不是的……”

她心底一遍一遍替自己澄清,可是這些話都哽在喉嚨裏,說不出來。

她回頭,撥開那些看熱鬧的人羣跑開,只是腳下如踩棉花一樣,輕飄飄的,找不着踏實點。 “好漂亮的花呀。”看着童沫手裏捧着的一大束木槿花茹熙的眼睛放着光,她的媽咪是個大明星自然收禮物,比如鮮花啊熊寶寶之類的,最後都是落在茹熙的手裏,對那些東西茹熙也是司空見慣,都不怎麼稀罕了,而今天看到這木槿花卻是新鮮的很。

“茹熙喜歡?”看茹熙眼睛裏放着光童沫便問了一句。

“嗯。”茹熙很是誠實的點點頭。

“那就送給茹熙了。”說着童沫便將手裏的一大束木槿花遞到了茹熙手裏,茹熙很是歡喜的將鼻子湊在花上面聞了聞,然後美美的一個微笑:“好香的花,回去茹熙要把它插花瓶裏面養起來。”

“好。”童沫一笑,手摸了摸茹熙的小腦袋。

“童沫,天太晚了,今天也累壞了,趕緊帶着茹熙回去休息吧。”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談蓉忙這麼說了一句。

“嗯,你們也辛苦,早點休息。”童沫很迷人的一笑,而後抱着茹熙大步走了出去。

童沫抱着小丫頭上了車,在車上茹熙還一直捧着那束花愛不釋手,看到她這樣喜歡童沫也高興。

“媽咪,今天茹熙遇到了一個怪叔叔。”一直觀賞着花的茹熙突然想到了這件事,她自來對童沫依賴,所以什麼事都會跟她的媽咪說。

“什麼怪叔叔?”童沫便隨口一問。

“嗯……,他總問茹熙一些很奇怪的問題,問我是不是認識他,問你有沒有向我提起過他,總之就是些好奇怪的問題。”對陸戰南問的那些問題茹熙自然是不能理解的。

一聽到這些問題童沫當即一怔,除了陸戰南不會有人問這些問題,難道陸戰南已經單獨找過茹熙了?

“茹熙,告訴媽咪那個叔叔長什麼樣子?”童沫有些緊張的一問,她現在只想讓茹熙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長大,還不想讓這些大人的恩怨介入她的生活。

“嗯……,高高的,是個很帥的叔叔,他說他叫什麼南,嗯……什麼南來着,茹熙給忘了。”茹熙努力的想着他說的名字可是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陸戰南?”童沫忙一問。

“嗯,對,就是這個名字,好奇怪的叔叔呀,媽咪,你認識他嗎?”茹熙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童沫。

“不認識。”雖然童沫深知對一個小孩子撒謊是不對的,但現在她跟陸戰南之前的關係她真的不想讓茹熙知道,便又忙提醒了茹熙一句,“茹熙,以後那個叔叔要是再找你,記得不要理他,離他遠一點。”

“爲什麼?”茹熙不明白,“他是壞叔叔嗎?”

“總之不要跟他走得太近就是了。”

“哦。”對童沫的話茹熙一向是聽的,聽她這麼說茹熙也便忙點點頭。

到酒店的時候茹熙已經趴在童沫的懷裏睡着了,可手裏卻還一直捧着那束花,車停下來之後童沫便很小心的將茹熙抱了起來,一直抱到了房間,然後很輕的將茹熙放到了牀上,許是這丫頭興奮了一天也累壞了,童沫給她脫衣服擦臉她依舊睡得香一點反應都沒有。

給茹熙擦洗好之後童沫便小心的給她蓋好了被子,看着女兒熟睡着的小臉,粉嘟嘟圓鼓鼓的很是可愛,童沫忍不住躬下身去在她的腮邊淺淺的吻了一下。

三年,這三年她能撐過來全是因爲有這個孩子,她愛這個孩子已經超過了一切。

童沫洗刷了一下之後在茹熙的旁邊躺下來,可卻怎麼也睡不着,就是想着茹熙今晚上跟她說的話,很顯然,陸戰南已經開始懷疑茹熙的身世了,應該過不了多久他就會知道茹熙是他的親生女兒。

對陸戰南愛孩子這一點童沫不懷疑,如果他知道了也只會多一個人來愛茹熙罷了,只是這樣真的好嗎?因爲有茹熙兩個人定然還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而如今她卻已經不想再跟男人糾纏了,愛了這麼多年她愛的太累,終於是放下她不想再背上這個包袱。

再者她更害怕衛依諾會對茹熙做出什麼,三年前那件事情她已經怕了,因爲那次刺激她的茹熙差一點就沒保住啊,她不可能再讓茹熙受到什麼傷害的,絕對不能!

想到這些,真是心煩意亂,童沫長長的嘆了口氣,既然之後的事情發展她都無法預料那就乾脆不要想了,她只要保護好她的茹熙,只要她的茹熙還在她身邊其他的她什麼都不在乎了。

想到這兒童沫又側頭看了看茹熙,她側着身子睡得正香,半張着嘴口水就順着她的嘴角流出來,看到此童沫喜愛的一笑,而後伸手關上燈摟過她的小身子便閉上了眼睛。

兩人睡着的時候都是接近破曉了,所以這一覺兩人便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牀後兩人剛梳洗完畢談蓉和米琳就來了,而且兩人臉上都是堆積滿了笑容。

“童沫,你快看,昨晚的演唱會大獲好評啊。”談蓉手裏拿着一個平板,將平板上的內容拿給童沫看,臉上掩飾不住的喜悅,“你看,全是誇你的,你看這個,她說這是她看過的最好的一次演唱會,場面盛大,音響舞臺一級棒,最重要的還是童沫歌聲醉人,像這樣的還有好多,還有還有,這次演唱會收益破億萬,已經刷新了演唱會收益記錄,而且我今天的電話都被打爆了,各種廣告代言、還有商演,邀約不斷。”

談蓉一向是個成熟穩定的女人,很少有像這麼激動的時候,而看到她這麼激動童沫自然也是喜悅。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看童沫接過了平板茹熙便一直踮着腳尖夠着要看,童沫便將她單手抱了起來一起看,當然茹熙並不認識字,只是瞎湊熱鬧罷了。

童沫只是挑了幾條長評論來看了下,看完嘴角露出了一串笑意。

“還有,這次也爲蘇琰造勢不少,她的很多舊粉絲也紛紛大呼永遠支持她呢。”談蓉又補充了一句。

聽到這兒童沫淡淡的一笑,是好事,當年她藉着蘇琰的演唱會大出風頭,現在蘇琰又借了她的風,她們兩個也算是兩清了。

“對了,童沫,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今晚上要給你舉行一次大型的慶功宴,也是歡迎你回國發展的接風宴,聽說邀請了不少圈裏的人,你這兩年一直在國外發展,也正好趁這個機會熟悉一下國內的娛樂圈,也跟他們打打交道。”談蓉半叮囑的這麼說。

“好。”雖然這種宴會的場合童沫很是不喜歡,但身在這個圈裏也是身不由己,該出鏡該出席的還是都要去的。

“嗯,那我馬上和主辦方去安排,還有就是,現在你剛打開市場,廣告和商演都要適當的接,我去跟廣告商還有投資商談談價,還有幾個訪談類節目你也要應付一下,所以接下來的幾天你可能日程都很滿,趁現在還能休息就多休息。”談蓉也是多年的老經紀人了,對明星這些事兒再瞭解不過。

“我知道。”雖然初入娛樂圈但對這個童沫也早有所瞭解。

“那好,我先去忙了,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晚上有的你忙。”

“嗯,辛苦了談姐。”童沫微微的一笑。

談蓉走後對剛纔的話茹熙很是興奮的看着童沫,問道:“今晚媽咪的慶功宴呀,聽起來好棒,那茹熙能不能去?”

對這種場合自然是媒體記者頗多,茹熙還太小實在不能出席這種場合。

“乖,今晚乖乖在酒店等媽咪,這次媽咪不能帶你去。” 黑總裁的奪愛新娘 童沫得好好的保護起她這個女兒才行,一旦在媒體上曝光這個小丫頭的生活怕是也要不平靜了。

“真的不能去嗎?那好吧。”小孩子總是對什麼都充滿好奇,剛纔談蓉說的那麼好茹熙自然很是嚮往,但童沫不同意她也便只能答應。

看茹熙嘟着嘴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情願的樣子米琳忙說:“童沫,不如這樣吧,你儘管忙你的,我帶着茹熙,今晚人肯定不少,我會保護好茹熙,不會讓記者拍到她,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你們的關係。”

“好啊,媽咪,就讓米阿姨帶我去吧,我真的好想去看看,我也會好好保護自己的,好不好?就讓我去吧。”聽米琳這麼說本來已經覺得希望破滅的茹熙情緒立馬死灰復燃,拽着童沫的衣服苦苦的央求。

“那好吧。”看茹熙這樣可憐巴巴又期待滿滿的樣子童沫也只能應了下來。

“好啊好啊,媽咪萬歲。”看童沫答應了茹熙興奮的歡跳着拍着小手。

“媽咪可以讓你去,不過你必須要答應媽咪,不許亂跑,要聽你米阿姨的話,一步都不許離開你米阿姨,還有,今晚人多,好好保護自己,不要被別人擠到。”雖然是同意了但童沫也是幾萬個不放心。

“知道了,媽咪,茹熙會做到的。”茹熙嘻嘻的一笑。

“放心吧,童沫,我會好好的保護茹熙的。”米琳也信誓旦旦的這麼向童沫保證着。

今天的更完了哈,麼麼噠,晚安親愛的們 相反,樑雪鷗卻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樑雪妮將水杯狠狠的摔到了桌上,當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有可能會驚動門外面的看守或是區少辰,她才將自己的聲音壓了下來,“樑雪鷗,你的目的達到了,就想把我一腳踹開嗎?!沒那麼容易!”

“我什麼目的都沒達到!”樑雪鷗警覺的看了一眼門外,這才將自己的態度壓了下來,“他不相信我,要跟琪琪做親子鑑定!”

“呵,看來我猜的沒錯!”樑雪妮淡淡的笑了笑,“他不愧爲區少辰!一個能將c集團做到世界頂端,甚至將整個世界運籌帷幄的男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相信你?!” 總裁,我不伺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