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霍延西直接轉開了話題,“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我給你打電話,我能直接過來嗎?”她看着他。


霍延西說:“就算不能過來,我也要第一時間知道。”

他跟傅純的關係,已經登記過,領導也都知道。

她可以聯繫他。

不像以前,他有時候忙起來,她根本聯繫不了。

傅純說:“知道了。”

她伸手,抱住霍延西的腰,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老公,我捨不得你。”

霍延西伸手將她摟住,“我也捨不得。”

但,有時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第二天,傅純要去醫院,也沒有送霍延西去機場,讓沐夏去送的。

而且,她懷孕了,坐太久的車,也確實不方便。

……

病房裏,葉繁星看着傅純,道:“聽說延西走了?”

“嗯。”

“怎麼不跟他一起去?”葉繁星是知道的,自己女兒最捨不得霍延西了。

傅純說:“想陪你。”

“你都陪我很久了。”傅景遇說過,讓傅純留下來陪葉繁星一段時間。

不過,葉繁星自己並不這麼覺得。

過年這段時間能夠每天看到傅純她就覺得挺好了。

真讓傅純爲了她的事情,犧牲兩個孩子的相處時間,她覺得挺不值得的。

畢竟,她也是懷孕過來了。

知道準媽媽最希望有老公陪在身邊。

傅純對葉繁星道:“我留下來住些天。而且懷孕了,霍延西也怕會照顧不好我。”

“好吧。”她這麼說,葉繁星就不說什麼了。

之後的一段時間,葉繁星都在醫院裏養病,傅景遇一直陪着,家裏其它人會來醫院看她。

最後,因爲覺得太麻煩,索性拒絕了探視。

只有她和他兩個人。

中午,傅景遇在喂葉繁星吃飯,葉繁星說:“我自己可以吃。”

她擡起頭,手背上都是針眼。

傅景遇看着她,道:“沒事,我餵你。”

葉繁星看着他沉默的樣子,道:“今天紀明遠又跟你說什麼了?他可真沒勁,這麼多年的朋友了,淨會讓你擔心。”

傅景遇看着葉繁星,“你之前說,想去看極光,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葉繁星說:“我最近經常會夢見,一直想去。可是我每天在醫院裏,可能沒時間去了。”

醫生給她安排了手術,只是,以她的身體,術後恢復都可能是個大難題。

好起來的機率實在太小了。

高冷總裁套路深 而手術要承擔的風險也太大了。

一想到這些,她就覺得鬱悶。

風光了一輩子,最後的人生,就要在醫院裏度過,想想,覺得是種遺憾。

傅景遇聽着她語氣裏的遺憾和不甘心,道:“我陪你去。” 劉胖丫朝慕瀟瀟看了一眼後,收到慕瀟瀟對她的點頭示意。

她拉着殷墨初的手:“我們回家好嗎?阿初?”

她這小心翼翼的,帶有懇求與試探的話。

她怕他會拒絕,有那麼一刻,其實她是怕的,怕他離開她。怕他不再屬於她。

可是現在她不怕了,他是屬於她的,永遠的屬於她的。

祁景漣端着碗從外面進來,剛出去的那倆人,他肯定是與他們打了正面。

看到殷墨初時,他俊美的臉上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當視線落在劉胖丫的身上時,他的嘴角隱隱的可見抽了抽。

“這是被誰給欺負了?哭成這個熊樣。”

聞言,慕瀟瀟嘴一抽,不滿的瞪他一眼:“你瞎說什麼呢?人家得罪你了?動不動就這樣說人家?”

看到他碗裏端着的面時,她動了動自己的嘴:“孩子吃了嗎?”

“吃了,璃兒在喂。”

“一共兩個呢,她怎麼能忙的過來,你也不在旁邊幫着一下。”

“她喂小的,我喂大的。”

祁景漣微微一笑,走到她面前,在牀榻坐好。

慕瀟瀟瞪他一眼,還是覺得把力氣攢着,等有力氣下牀就好了。

冰衍去找奶孃很快就回來了,他在鎮子上找了一個最好的奶孃。

鳳璃兒第一次喂這麼小的孩子喝粥,幾次都是吹涼了送到娃娃的嘴裏,結果這麼細的一個特別小的粥小米粒,都能把孩子給卡住,她嚇了一大跳,再也不敢給孩子喂了。

直等到冰衍帶着奶孃回來,她才趕緊站起來,將孩子一左一右的朝着奶孃抱過去,這倆孩子興許是真的餓極了,一碰到奶就張着嘴大口大口的吸着。

奶孃坐在長椅上給孩子餵奶。

而冰衍則是和老怪物自己動手,特意爲奶孃在院子裏蓋了一個房子,從此以後奶孃就在這裏住下了。

其實奶孃原本是不打算住在這裏的,但是冰衍給的銀子多,雖然這些銀子都是從鎮上的那些人手上扣來的。

但是生平沒有看到這麼多銀子的奶孃,一下子就被銀子給嚇住了,滿臉堆笑的住下了。

鳳璃兒眼巴巴的望着倆孩子在那吃奶,而自己的男人在那蓋房子。

她走過去,給冰衍倒了一杯水端過去。

冰衍順着她的手,將水給一口喝盡。

見她心不在焉的,自己把水都喝完了,她也沒有將茶杯拿走。

他不由得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我在想門主和公主以後打算怎麼養這倆孩子。”

“什麼?”

一時對她的話沒有聽清,冰衍不由得再次開口問道。

“沒什麼。”

鳳璃兒搖了搖頭,隨後又看向他:“門主和公主的孩子,即便現在門主不再是皇帝,那也必定是人中之龍鳳,若是一直生活在這個鎮子上,那麼他們的孩子,也將徹底的與這些人融爲一體,成爲普通人了。”

聽着她說出來的顧忌,冰衍微微一笑:“門主和公主的孩子,從來都不會是普通之人。朝廷中,門主是皇帝。江湖上,門主是人人忌憚的大魔頭。” 傅景遇之前一直堅持,要等她好起來,才帶她去。

她知道他很愛她,所以不想帶着她去奔波。

葉繁星知道他的良苦用心,所以也配合他好好做治療。

幾乎已經忘記這件事情了。

現在聽到他說,她挺意外的,“怎麼了?”

傅景遇道:“沒什麼,就是想帶你去。”

他看起來淡定了很多,也不像之前那樣,每天都很焦慮。

葉繁星望着他這樣,笑了起來,“好。”

……

她的臉上,難得有真誠的笑容,而不是每天爲了讓他放心,勉強擠出來的笑。

他看着她這樣,伸出手,放在她的臉上,“你啊!總是像個小朋友。”

在孩子面前,她是溫柔的媽媽。

在公司,她又是能幹的上司和領導人。

在外面,大家都知道,她是傅景遇最完美的太太。

可在他這裏,她永遠,是個孩子。

……

因爲跟葉繁星商量好了,所以,傅景遇就開始訂機票,計劃行程。

葉繁星倒是很開心,還幫公司看了兩部電影,寫了些影評。

因爲要出去,所以,她的狀態好了不少。

出門前,還回了趟家裏。

傅思陽知道傅景遇要帶她出去,很不贊成,“她的身體現在應該做手術,你帶她出去,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傅景遇道:“我有數。”

“您有什麼數?”傅思陽說:“之前都還好好的,這是怎麼了?如果是我媽的意思,我去勸她。”

家裏人都很擔心,自然不同意她如此任性。

傅景遇看着傅思陽,道:“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決定了。她很開心。只是跟你說一聲,沒有徵求你的意見。”

“爸。”傅思陽覺得傅景遇簡直是瘋了。

傅景遇聽着傅思陽的話,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是,想把,她想要的都給她。”

她從來都是個,有什麼就要去做的人。

他有時候,不想去接受,卻也不得不接受,他們都在慢慢老去的這個事實。

也不希望,最後的這個希望,會成爲她和他之間的遺憾。

傅思陽想說什麼,看着傅景遇嚴肅的模樣,突然嘆了一口氣。

一品容華 他覺得自己有很多很多的話可以說服父親。

可看着父親的樣子,卻又覺得,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父親對母親的愛,從來不比他們任何一個人少,這一點,他們都知道。

……

傅景遇看着傅思陽,道:“還有,手術已經在國外安排了,到時候我會帶她去做。有結果會通知你們。在那以前,把時間留給我和她吧。”

傅思陽站在走廊上,沒出聲,傅景遇也沒說話。

父子倆就這麼站了有一會兒。

房間裏,葉繁星在收拾東西,一邊跟傅純說話:“我和你爸出去後,你去找霍延西吧,你們都分開多久了?有沒有想他?”

傅純說:“我想跟你們一起去。”

“不要。”葉繁星說:“我每天帶你,已經很辛苦了,現在好不容易把你嫁出去了,當然想清淨一下。你別想來搶你爸。”

傅純聽着母親的話,很無奈地笑了,“是。”

葉繁星繼續收拾東西,傅純幫着她。

一邊看着母親認真的模樣,把自己的擔憂都忍了下去。 “這兩種,不管出於哪一種,門主都是站在最高的頂端。而且,門主本就是當過皇帝的人,有什麼身份能夠比當皇帝更加的高?”

“而且君夜和玉瑾,也不可能真的再回宮當皇帝吧?”

“可是….”

“沒有可是。”

冰衍順手摟住她:“這倆孩子以後如何,門主和公主自有打算,你我只需要乖乖的看着就行了。”

鳳璃兒張了張自己的嘴,手下意識的摸上自己的肚子:“可我還想和他們來個娃娃親。”

反正不管是男是女,她都能定下一門親事,誰讓瀟瀟一胎生了個龍鳳胎。

聞言,冰衍不由得覺得好笑,看向她:“怎麼了?你不是說在這短暫的時間內,不打算要孩子的嗎?”

而且,正是因爲她的這句話,他也一直順從着她,她說不要,他便不要。

隨便她怎麼着,而且在與她牀事上的時候,他也是一直都很小心。

現在好好的,怎麼又起了要孩子的心思?

冰衍不由得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站着的小女人。

鳳璃兒臉上閃現過的情緒有些彆扭。

彆扭的瞪他一眼,。

冰衍像是瞬間就明白了什麼似的,只是嘴角的弧度,列的不由得的更加的大了。

“你是不是看見門主和公主都有了孩子了,所以你也想要一個?”

“本來就是啊!”

鳳璃兒跺了跺腳,“反正不能和他們差太遠,我還要他們定個娃娃親,最好咱們也生倆,男的娶公主的女兒,女的嫁給公主的兒子。”

冰衍聽的吐血,想的可真是美好,先不說公主那一關能不能過得去,或許依照着她和公主的關係,倒是可以,倒是門主那關,他絕對的相信,門主就算是將他自己的兒子活活的打死,也不會讓他的兒子娶他們的閨女!!

溫暖的時光裏,護你一生 想想也是,本來就是上下屬的關係,這樣一來,就成了親家,擱在誰的身上,這誰也接受不了啊。

偏偏鳳璃兒還在那說的有滋有味,一副已經生了一對兒女,她的一雙兒女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