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這是做什麼?”秦蘇完全怔愣了。

見他不出聲,她皺眉的上前,卻被他阻止,“我來洗碗,你休息就好。我會洗乾淨的,不然一會兒你來檢查。”

他的聲音又急又快,就像是一個急着表現的小朋友。

秦蘇抿緊了嘴脣,很不喜歡現在這樣的氣氛,而他也沒必要做這些。

正欲上前阻止他時,吃飽喝足圍着餐桌走圈的小家夥跑了進來,直跺腳嘟嚷着,“媽媽,我要拉臭臭,要憋不住啦!”

秦蘇只好將兒子抱起來,快步的走上樓,拿過小板凳給坐在馬桶上的兒子踩着,安頓好後拍了拍他的小腦袋瓜,才將衛生間的門關上。

等她再從樓下走回來時,司徒慎還站在水池邊上,已經快要洗完了。

秦蘇雙手交叉在身前,看着他笨拙的將沾滿泡沫的碗在水流下衝着,手滑時碗掉下去還會濺一身的水,他卻還是洗的認真,就像是他在工作上修改那些圖紙一樣。

等他將水龍頭關掉以後,她將交叉的手放下,平靜的出聲,“飯也吃過了,碗也洗過了,你該回去了。”

“嗯。”聞言,他很低的應了聲。

狂愛頑妻 將手擦乾淨,挽上去的袖口也都放下來,他很慢的從廚房往外走,臨快走出來時,薄脣又禁不住扯動,“我能不能再待一會兒?”

“司徒慎。”秦蘇有些沉了眉眼。

“嗯?”他卻很無辜的看向她。

她咽了咽唾沫,只好冷聲提醒,“秦嶼馬上回來了,你們兩個還是避免見面的好。”

此時放在客廳裏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他一眼,然後走了過去接起來。

電話是易江南打來的,知道她今天又去看了幼稚園,所以過來詢問一下,還說着他那邊有聯繫了幾家,找個時間可以和她一起去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太敏感的關係,總覺得那邊的易江南稍稍顯得有些異常。

“秦蘇,你……”他那邊欲言又止的,“那件事,我……”

因爲當時曾答應過她,那件事從頭至尾都不會告訴司徒慎,可他那天在施工現場還是忍不住說了。雖覺得是爲了她好,但畢竟還是答應過的沒有做到。

武技開發商 秦蘇哪裏知道,只是不解,“江南,怎麼了?”

那邊卻很快微笑着說沒什麼,說了兩句無關緊要的話,就掛了電話。

握着手機,她想的卻是之前在車內易江南落在額頭上的吻,所以下意識的聯想到剛剛電話裏的欲言又止是想說這件事,還在出神時,玄關處忽然傳來了大動靜。

她一驚,忙快步跑過去。

果然和她想的一樣,是堂弟秦嶼回來了,而此時正和司徒慎打在一起。

正確的來說,是秦嶼在打着司徒慎,因爲後者被抵在牆壁上,拳頭那麼重的落下來,卻一點沒有還手或者反抗的意思,連一點正當防衛都沒有。

“秦嶼,你幹什麼呢!”她不由的低聲呵斥。

“姐,我要幫你教訓他!”秦嶼惱怒着一張俊朗的臉,十分氣憤的,“你怎麼可以這麼傷害我姐,沒有良心!而且既然都離婚了,怎麼還敢出現在這裏,還嫌傷害她傷害的不夠嗎!”

“你繼續打吧,我不還手。”司徒慎滾動着喉結,聲音低啞。

他似乎並不是開玩笑,也不是想激怒誰,而是想要討打一樣,將俊容迎上去。

“小嶼,快放開他,別再這裏添亂。”秦蘇覺得頭疼。

“他不是我姐夫了!”秦嶼憤憤的,不知是對她吼還是對自己。

“那你更應該放開了。”秦蘇無奈,走上前將堂弟拽到了一邊兒。

司徒慎被鬆開後,表情沒有變,被弄得有些褶的襯衣也沒管,而是再度走到了秦嶼面前,以一種任人宰割的模樣,扯動着薄脣,“小嶼,如果你覺得不解氣,可以繼續。”

秦嶼的火本來就沒有消,此時惡狠狠的瞪着他。

或許對於秦嶼本身來說,對於這個姐夫的存在,除了最開始的崇拜還有一種別樣的情緒存在。 桃運合租 可在知道了姐夫和季雨桐的事情後,真的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當時兩人也對峙過,姐夫有跟他解釋。他也想也許事情不是所想象中的那樣,但直到知道他們倆人離婚,他簡直對這個又愛又恨的姐夫失望至極。

“重重的打,沒有關係,我活該。”司徒慎說的是實話,對方若能狠狠痛打他一頓,倒讓他覺得會好受一些。

聞言,秦嶼瞪着眼睛,垂着的手握拳,可不就是還想蠢蠢欲動。

“爸爸,媽媽,你們在幹什麼呢!咦,小舅舅也回來啦!”清脆的童音打破了這樣一幕,拉完臭臭的小家夥,洗完的手還沒有幹,正顛顛的從樓上跑下來。

“爸爸,你的嘴角怎麼紅了啊!”見大人們不出聲,小家夥好奇的發現。

秦蘇皺眉,看着負氣站在一側的堂弟,似乎正要張嘴承認是他的傑作時,男人的聲音卻蓋了過來。

“是爸爸剛剛不小心,撞到門框上了。”

“撞到門框上了?”

“嗯。”司徒慎看着兒子不相信的目光,面不改色的點頭。

“我還以爲像是上次那樣,是和小舅舅打架了呢!”得到肯定,小家夥才相信下來,說話時,黑又亮的眼睛還滴溜溜的看向自己的小舅舅。

“不是。”司徒慎看了看前小舅子,再度否定。

秦嶼知道如果剛剛自己的承認沒被打斷的話,小家夥一定會生自己的氣,沒準都會連着好幾天不理人。可又覺得自己被他解圍,幹嘛要升起一絲感激來。

不理會司徒慎看過來的眸光,秦嶼有些生硬的別過臉。

“好了,舟舟不要再問了,你讓小舅舅帶你上樓放洗澡水,媽媽送爸爸出去。”秦蘇出聲進來,看了眼還繃着一張俊臉的堂弟,不禁催促,“杵在那幹什麼,還不趕快給舟舟放洗澡水去!”

秦嶼站在原地僵了半天,最終還是拉過了小外甥的手。

“小嶼。”司徒慎蹙眉,薄脣扯動着喊。

已經邁步走開的秦嶼,還是停下了腳步,半響才說,“我不會輕易原諒你的。”

私路兩邊的路燈全部都亮起來了。

黑色的卡宴裏,秦蘇拉開車門後坐在了副駕駛的席位上。

微微擡了擡下巴,她轉過了臉,很有必要的開口,“小嶼他不懂事,我替他像你道歉。”

“不用。”司徒慎靠在椅背上,聞言輕搖頭。

“傷勢怎麼樣?回去用藥膏擦一擦吧。”秦蘇目光在他薄脣邊角的紅上停留着。

“沒事。”他擡手,薄脣略張着,指腹在上面輕摩着。

“很疼嗎?”見狀,她懷着些愧疚的問。

就像是上次邱景燁不由分說的揍他一樣,堂弟這同樣的舉動,不管怎麼說也都是因爲她。前者也就罷了,現下兩人已經離婚有了些時日,堂弟這樣,她該是充滿歉意的。

“不疼。”司徒慎搖頭,放下手的同時又說了句,“還可以再疼一點。”

“你也是,何必任由着他打你,那天對易江南的厲害哪去了。”秦蘇已經轉了視線,沒有看到他黑眸裏流動的情緒,只是一心還在他被堂弟打了的事情上。

“他是你弟弟。”司徒慎聽後,蹙眉說。

提到那天易江南的事也只是脫口而出,見他這樣說,她收緊了些手指,“那你不還手,也可以躲開。”

“爲什麼要躲開。”他卻扯着薄脣,這樣低低反駁。

她正皺眉不知說什麼時,卻聽到他低低的繼續在說,“我本來就該打。”

聞言,秦蘇再度轉過臉看向他。

這樣近距離下,她終於清楚的看到他壓抑在黑眸深處的東西,跟前天早上時一樣的東西。

想到前天早上就想到了他當時的樣子,那滲紅的眼神和薄脣間的顫抖。和剛剛他面對堂弟時,那樣任人宰割一副心甘情願討打的樣子,敏銳如她,似乎也明白電話裏易江南爲什麼會欲言又止了……

眼睛眯着細細看了他半響,秦蘇感覺自己的眼皮在微微跳動。

“司徒慎。”她喊着他。

司徒慎沒有出聲,因爲黑眸正攫着她,安靜又深騖地深攫着她。

秦蘇吸了口氣,卻覺得嗓子裏有什麼東西被填滿了,卡住在那裏。

“孩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對不對?”

話音散落,他的眉眼霎時像是被攏了層薄薄的氳。

像是謝敗了的花一樣,司徒慎偉岸的身子一瞬間就佝僂着朝她倒了過來,那樣緊的抱住了她的腰身,將俊容整整個埋了進去。

同那次那樣,他的手貼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同的是,每一根手指都在顫,在抖……

(今天的6000字完畢了,我看留言板有說結局的,我也不知道,但是離結局應該還有一小段距離。明天應該會加更,貌似有推薦,一萬字的那種。我們明天見。) 而是被愛意濃濃包圍的……暖意。最新最快更新

“好醜!”穆井橙看了良久,最終將眼睛裏的淚水給壓了回去,然後擡頭含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們重新去拍一張吧?”

“不!”區少辰搖頭,隨即將那本結婚證拿了回去,然後不等穆井橙反應過來,便把它放回了保險櫃裏,“我喜歡這張!”

“可真的好醜啊!而且……”穆井橙勸他,“那是你ps的,一點都不真實!你希望一輩子都抱着個假的合影啊?”

“真假只在人心!”區少辰將保險櫃的門關上,然後回頭看她,“除非你心不在焉!”

“你才心不在焉呢!”穆井橙掃了他一眼,可心裏還是暖暖的,想起五年前,這個男人爲了自己所作的那一切,忍不住想逗他,“對了區少辰,你是怎麼喜歡上我的?別告訴我,是被我的美貌所吸引啊!”

“區太太,你還算是有自知之明!”

“區少辰,你什麼意思?”

“意思是……”區少辰上下打量她一翻道,“你對自己的認識,很到位!”

“你?”

“……”

――

下午,穆井橙不出意料的接到了姚海約的電話。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而她又是盛南強的太太,盛晴的母親,這個時候她不打電話給自己,反而是有些奇怪了。只是不知道她今天找自己,是所爲何事!

雖然知道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她不應該跟盛家的人有任何接觸,但畢竟她曾經幫過自己,而自己也擔心她現在的情況。

於是,掛掉電話,穆井橙考慮了一下之後,最終還是驅車前往了姚海約指定的地點。

咖啡廳裏。

姚海約坐在一個隱蔽的角落裏,看着她一夜之間蒼老了很多的面孔,穆井橙的心裏竟忍不住的一陣痠痛。

她知道這一切不能全說是因爲她,但她不得不承認,事情發展到現在這一步,自己也難逃其究。

於是,穆井橙在心底裏努力的做了個深呼吸之後,帶着萬分的歉疚走了過去。看着目光裏透着疲憊,滿臉滄桑的姚海約,穆井橙不由輕輕的喊了聲,“姚阿姨。”

聽到聲音,姚海約迅速的從自己的世界裏“醒”過來,轉頭看向穆井橙。

這一刻,她臉上的滄桑瞬間被和藹的笑容所取代,“橙橙,你來了?”

看着這位長輩的臉上再次露出她熟悉的笑容,穆井橙心裏不由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與其看着她這麼和藹的對自己,還不如讓她像盛晴一樣,把自己大罵一頓。

“阿姨,對不起,我……”

“傻孩子,說什麼對不起啊?按理來說……該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對!”姚海約看着眼前的女孩兒,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一天的時間,盛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如果說她心裏不難受,不恐慌,那是假的。

可她卻很清楚的知道,即使她急出心臟病來,也於事無補。因爲事件的本身,並不以她的意念爲轉移,更不可能因爲她的擔心和恐懼而有什麼變化。

只是……即使這樣,她還是想做些什麼。

“那天在我家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對不住了。若不是因爲我,你不會……”

“姚阿姨!”穆井橙打斷她,“那天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都不提了,好嗎?”

“可在我心裏,它過不去!”姚海約略帶歉意的看着穆井橙,“橙橙,對不起!我沒想到小晴會那麼極端,更沒想到她會說出那麼難聽的話來,如果早知道會這樣,我……”

“姚阿姨。”穆井橙再次打斷這位長輩的話。因爲她實在無法看着她這樣自責下去,更不想看着她把別人的過錯全都攬到她自己的身上去。

盛晴雖是她的女兒,可她早已成年,一個成年就該爲自己的過錯負責,憑什麼讓自己的母親代這受過?

“姚阿姨,您別這樣。”穆井橙目光真誠的看着對方,“那天的事,與您無關。是……”

“是小晴的錯,她太衝動也太沒教養了。”姚海約無奈的嘆了口氣,“而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把她給寵壞了!”

看着一個媽媽爲自己的女兒如此痛心,穆井橙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媽媽。

如果她在自己身邊,看着自己受了那麼多委屈的話,她會不會也像現在這位媽媽一樣,爲自己心疼爲自己苦惱,甚至爲自己承擔某些罪責?

“橙橙,看在阿姨的面兒上,能不能……”姚海約說到這裏,竟不由的停了下來,因爲下面的話,她竟有些無法說出口。

手心手背都是肉,雖然穆井橙到現在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可她卻很清楚的知道,她也是自己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女兒。

讓她在這個被自己曾經拋棄的女兒面前,替另一個犯了錯的女兒求情,她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可是如果不說,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爲了這句話,爲了這件事,她一夜都沒閉睜。

可直到現在她才發現,開這樣的口,對於她來說,有多難?

“阿姨,有話您直說!”穆井橙原本就愧疚,現在就更加覺得,自己應該爲這位長輩做點什麼了。

看着穆井橙這麼毫無防備的看着自己,姚海約的心裏如刀絞一般。

可她知道,再自責再愧疚也沒辦法將這件事情完美的解決。與其讓兩個女孩兒都痛苦,還不如先幫一個,把眼前的難關過去再說。

更何況,穆井橙現在有區少辰保護,她應該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相反,沒有了南宮耀和南盛集團的庇護,盛晴就顯的更加無助,也更加需要幫助一些了。

想到這裏,姚海約原本猶豫的心裏便不再那麼糾結了。

“其實……是這樣的!”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姚海約直接擡頭看着穆井橙,雖然心裏內疚,但卻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今天來,是想求你一件事。”

“什麼事?”穆井橙心裏一沉。

姚海約用了求這個字,就足以說明它的份量很重。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能帶着她依然打着石膏的傷腿來見自己,相信那件事對她來說很重要。 楚嬙沒想到,穆澤羲還真是頭一回賭錢。不過想來也是,大聖六皇子,向來都是出入高端場所,詩情畫意,賭博這種事情,穆澤羲怎麼會參合呢?

穆澤羲端坐在那裏,神色認真的盯着那些人,擺出一副其實我很認真的樣子。當然,如果穆澤羲下面的手沒有跟楚嬙的爪子攪合在一起的話,楚嬙就信了。

連續輸了好幾局,眼看着穆澤羲跟前的銀兩都快輸完了,楚嬙總算是忍不住了,央着穆澤羲起來,自己親自上場。

楚嬙剛坐下,那對面的八戒兄弟就嘿嘿一笑,往嘴裏塞了塊糕點,含糊不清的道“我早就看出二位關係不一般了,沒事,二位隨意,隨意~~~“

那八戒兄弟恨不得把眼睛都長在穆澤羲身上,直勾勾的盯着穆澤羲,不過,太子爺向來不喜歡被不乾淨的東西看着,於是不動聲色的暗自提起內力,凌空朝着八戒兄弟的小腹打了一下,頓時那八戒兄弟小腹吃痛,屁股沒忍住,噗的一聲,一陣綿長悠遠的聲音傳來,在座的人的臉,都變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