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徐剛和孫成一直都是呆在天武宗這邊安排的住處,不是他們不想出去,因為老是遇到熟人,所以他們根本就是鬱悶的不行。

這一次他們出去也是害怕遇到熟人,要是真的遇到熟人的話,到時候他們這戰績難以啟齒啊。

為什麼這一次徐剛如此的重視?因為天武宗這一次開放了天武聖地,那個裡面的元力濃郁程度可是外面的十倍不止啊。

到時候如若真的是能夠進入裡面修鍊三年的話,那麼他們突破應該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三年的時間足以讓他們突破到天武境八重,甚至是九重。

要是真的能夠突破到天武境九重的話,到時候他們在整個宗門的地位可就不一樣了。

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這件事情他們都是要儘力的爭取的,要知道這天武聖地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進去的。

按照道理來說,像徐剛等人因為天賦並不是很強,他們想要進去可以說是白日做夢。

但是現在有這麼一個機會擺在面前,他們自然是心動不已了。

當然了,徐剛和孫成這兩個人也知道,他們即便是能夠進入天武聖地,那也不過是半年的時間,這個進入天武聖地的時間也是有著說法的。

如若他們那邊有人進入了十六強那就是三年的時間,如若有人進入了三十二強那就是一年的時間,剩下的也就是半年的時間了。

進去的人數越多,到時候他們呆在裡面的時間越長,三年,曾經的徐剛也是夢想過的。

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的,這一次他們想要有所斬獲的話,那真的是只能夠聽天由命了。

其實誰不想自己能夠進入其中呢?尤其是徐剛他們這種雖然實力還不錯,但是在宗門內部一點點地位都沒有的人。

十大宗門交流大賽實際上就是天武宗給他們的一點油水,跟那些個被安排進入城主位置上的人相比,他們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資源了。

想要靠著天武宗的那點福利過日子?徐剛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趕超其他人。

這一次天武宗竟然開放了天武聖地,倒是讓他有些激動不已,這個是一個絕對的機會啊。

不過這個機會既然面向自己,自然也是面向別人了。

如若這一次自己沒有得到這個機會的話,恐怕以後遇到了那些跟自己實力相當的人,他們以後都要一一的超越自己了。

不為別的,就算是以前喊別人師弟,現在喊別人師兄這一條,其實徐剛他們就很難忍受了。

「喲呵,徐師弟、孫師弟,你們兩個怎麼有雅興出來了啊?」看著對面的來人,徐剛和孫成兩個人都是眉頭微皺。

此人名為劉進,跟他們是同門師兄弟,不過這個劉進的運氣就相當的好了。

他抽到的正是天武南宗所在的宗門,所以這一次他心中非常的激動,天武南宗雖然只來了一個柳劍鋒,不過那可是本著冠軍而去的啊。

冠軍的獎勵?徐剛和孫成兩個人壓根也沒有往這個上面去想,畢竟冠軍的獎勵跟自己有一毛錢的關係么?顯然是沒有的。

「劉師兄……」徐剛和孫成兩個鬱悶的看著劉進,真的是越不想遇到誰就越能夠遇到誰。

這個劉進跟他們本身就不對付,之前的劉進實力和他們差不多,不過最近他竟然突破到了天武境八重。

據說是他到天武南宗的時候,遇到了南宗宗主夏金玉,夏金玉一番指導在加上丹藥什麼的,倒是給了劉進一個不小的驚喜。

雖然心中有嫉妒執之心,但是現在徐剛和孫成壓根也不想看到這個人。

沒事老來刺激自己的那種人,誰看著會喜歡呢?反正他們自己是不會喜歡的。

劉進微微點頭道:「你們兩個終於捨得出門了?哦對了,百宗盛宴的第二階段也快要結束了,你們不去看看結果?」

孫成低聲道:「第一階段的結果還沒看呢,我們想等著三個階段都下來之後一起看最後的結果……」

「什麼看最後的結果啊,正好我現在要去看看情況,咱們一起去吧,也不知道這個柳劍鋒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要是真的能夠得一個冠軍的話……」劉進笑著道。

其實劉進這些天一直都是閉關修鍊,他也是才出來不久的,一出來正好也就遇到了徐剛和孫成兩個人。

這兩個人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讓劉進的心中暗爽不已。

天武南宗可是有著柳劍鋒,當時的排名第一,劉進的心中甭提有多高興了。

要是柳劍鋒真的能夠爭氣拿下這一次百宗盛宴的冠軍的話,到時候劉進不單單能夠進入天武聖地,更加能夠得到不少的資源。

雖然沒有明確第一名的獎勵到底是什麼?不過每一屆的第一名后的獎勵都是非常的豐厚的,相信這一次絕對也不會例外的。

「好吧……」徐剛和孫成兩個人硬著頭皮,這個劉進就跟個狗皮膏藥一般,他一直都是如此,什麼事情都要競爭,尤其是人多的時候,絕對不會給你留下半分的面子,這個才是徐剛和孫成兩個人最為討厭他的地方。 “靜靜?”孟語咀嚼了下這個名字,隨手將手中的藍笑笑遠遠的丟了出去,只見他兩個手指頭捏住公羊芊芊的後勁,公羊芊芊雙眼一泛白,就暈了過去了。

“跟她又有什麼關係了?傭兵?不就是西方的鳥人下面的打手麼?異能,嘿,我們這裏修習五行元力的人到了西方一圈回來可都了不得了,都成了異能人士了。”

孟語嘲諷的說到,隨手一揮,一股勁風襲過衆人的臉頰,只聽見“噗哧”的一聲,彷彿一個罩子破裂開來的聲音一般,孟語將公羊芊芊扛在肩頭上低聲的喝到,“都給我滾吧,這女孩我留下了,下次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們,來一個,我讓析寒吃一個。”

衆人中分出兩個人架起藍笑笑跟潭石之後,迅速的逃離的原地,倒是析寒一反剛纔的苦臉,一個轉身從虛空中來去了一趟之後換上了一身乾淨衣服。

“憑啥要我吃了他們?你以爲天劫是鬧着玩的?就算我過了天劫,要是吃的人太多引發天怒的話,嘿嘿,你一定拉你下水。”

“得了吧。”孟語手一揮,金光將三人包裹了起來,金光裏面,孟語倒皺着眉頭看着被懸空託在半空中的公羊芊芊發起愁來了。

“震瞳啊,這第三隻眼睛要是長出來,不知道她自己會不會被嚇個半死。真是胡鬧,明明是剛覺醒就胡亂的用那種力量,這瞳中劍的力量要是消耗太多的話,萬一沒有足夠的能量供給給第三隻眼來‘開天眼’,這千年不見的震瞳可就要毀在我手中了,嘿,上任的震瞳是誰來着了?楊戩,那小子聽說可囂張了。”



“可不是麼,梅山七妖那七個老不死的還不得老老實實的聽他的話。震瞳啊,該死,你的運氣也太好了,要是讓鬼門的那些傢伙知道了,他們還不跟聞到臭味的蒼蠅一樣叮過來。”

“你啥意思啊,當我是狗屎還是啥玩意,去去去,有這麼比喻的麼,你不去好好的看着你那蘇晴,你跑回來作什麼,你不擔心再出來個傢伙你就來不及趕回去?”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析寒目不轉睛的盯着公羊芊芊,眼神裏面是種說不上的怪異。

“打算怎麼處理?丟回去?沒兩天她就會因爲力量發散死掉。留下了?你教?我教?嘿嘿,要是有個‘女二郎神’的徒弟,以後在仙界都可以打橫着走了。”

“難道你以前在仙界就是豎着走了?”孟語鄙夷的瞥了析寒一眼,自己也犯愁了起來。

“麻煩,我已經可以感覺得到,我的天劫快到了,近些年我都不敢動用太大的力量了,要是引發天地異像的話,我死無所謂,要是把你也給拉扯下水,那就太過意不去了。可眼前有這麼好的苗子,沒得當師傅,心裏真的是癢癢的。”

說着,孟語幾乎要仰天長嗷了起來了,析寒託着下巴停在半空中,整個人又恢復成了那個老僧的樣子。

“我怕是教不了她了,你快渡劫,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析寒苦着臉,整個人恍若蒼老了百歲一般,“去了一趟陷空山,意外的居然把不知道多少年前那個老和尚留在我心裏的一句話給悟通了,這下子,不想去靈山也不成了,看看罷,能拖多久是多久,自從那日心念一動,事情就已經不停的開始偏移我卜出的卦象了,本來這個世界上已經再無能夠傷我的人了,但是卻還是應了那一句‘傷自己的,就是自己。’罷了,我是與她無緣。”

兩人一齊的陷入了沉寂當中去了,眼前的公羊芊芊的長髮安詳的垂落下來,孟語跟析寒對視了一眼,孟語忽然用力的拍打了下析寒的後背,發出了駭人的金石交鳴的巨響,真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了多少力量。

“算了,後輩們的生活,難道還要我們來干涉不成?我們護了他們千年,甚至護着他們度過那破滅之戰,我們也算把他們護得太好了,小孩子如果不讓他們摔跤的話,他們是學不會走路的,兄弟,該放手時且放手!”

孟語語重心長的說到,析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看不出,你這廝也會說這些道理,也是,該放手時且放手,蘇三自保無妨,蘇晴如今在鬼門之下,有那‘六如箴言’護身,倒也不怕發生什麼事情了,倒是你撿了便宜了,李毅小子回來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他的身上的掛着兩條‘白虎脈’,假以時日,你們金剛門的霸道心法配合白虎靈脈的霸道,他的攻擊絕對是首屈一指的恐怖。”

“那她呢?”孟語轉頭看了一眼昏迷當中的公羊芊芊,有點不捨的說到,“放了她?”

“不。”析寒隨手一招,公羊芊芊的身體緩緩的移動到了他的身前,“如果我沒有估錯的話,潭石他一定會回頭過來找她的,孟語,你不認爲,居然我們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這裏了,不留下點東西來給他們那些孩子們當後路麼?這可是個不可多得的材料,你呢,難道就沒有一點兒動心?”

“都被你看出來了。”孟語苦笑一聲,看着析寒不停的從空氣中掏出七七八八,奇奇怪怪的東西不停的往上面噴氣,孟語無奈的聳聳肩,“狡猾的傢伙,你把使用的條件制定得那麼苛刻,你是打定我那些寶貝的主意了。”

“是有怎麼樣?”析寒手腳不停的在空中不停的虛點着,一件件各色的法寶在不停的繞着析寒盤旋着,一個個小巧透射出各色光芒的錦囊被一個個封上了口子。析寒口也不閒着,

“不打你的主意,難道還要我出血不成?我的法寶上面多的是仙氣跟佛器,哪有你那些經常在人間界使用的法寶來得方便,再說了,我的法寶雖然威力巨大,不過如果使用的人功力不足的話,就算我現在抹去了法寶的意識,她也會被沉溺在法寶當中無法自拔出來,到時候就算她是震瞳,那未成熟的瞳中劍只會讓她走向自殺。”

頓了頓,析寒將所有的東西都濃縮成了一小滴七彩的液體凝聚成了一個耳環掛在了公羊芊芊的右耳上面,

“不過話說回來了,雖然你的法寶都是在人間界煉製而成的,不過畢竟對於一個連道是什麼玩意都不知道的人來說,還是威力太大了,小孩子拿手槍,一個不留神,那後坐力也會傷人的。”

“那又無妨。”孟語笑得是那個的賊,“反正又不是我用,反正都是不要的玩意了,就算爆炸了,死的人又不是我,就算把這個人間界引爆了,當然,說說而已,沒那可能,不過就算是真的有如何?我死後,哪管洪水滔天,再說了,我那是準備去成仙,死?還早着呢。”

說着,孟語滿不在乎的將所有的東西都嘩啦啦的從口袋中倒了出來,真不知道他一個小小的口袋怎麼裝得下那麼多東西,析寒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說道:“先別急着折騰,喏,那把青色的寶劍別收進去,我可打算在她的腦袋裏面印上一篇雙劍合璧,還有,那塊假的翻天印也不收起來,嘿,那是破滅戰時候你偷來的吧,多寶那廝仿照的玩意的味道就是有點怪怪的,不過無妨,蘇晴功力不足,正好可以拿來護身,哦,對了,我的乾坤袋留個這丫頭了,你那乾坤袋可別給我收回去,回頭我還有給蘇晴留着。”

正聽着,孟語琢磨出不對勁出來了,合着你打我這些法寶的主意不是給這個這丫頭,不是給我留個傳人,你合着算計我這些玩意是給蘇晴的啊。

孟語當即不答應了,他大手一張,伸出去數米掐住了析寒的脖子,

“嘿,析寒,合着你是把我當成了乾坤袋了,專門給蘇晴放法寶了啊,這丫頭你該不會是打算給蘇晴當小妾的吧,你小子這算怎麼回事?不夠意思了吧,你心思壓根就沒放在這震瞳的丫頭身上啊。”

“誰說沒有。”析寒脖子一扭,跟孟語的手掌之間的摩擦發出了磨砂般的聲音,他像一隻蜘蛛一般從頭上拔下三根頭髮放在嘴巴里面叼着,頭髮在他的嘴中不停的發出幽幽的光芒在一寸一寸的長長着,奇異的是他居然還能夠清晰的說到,

“廢話,我當然要爲蘇晴考慮了,他繼承了我的佛法,當然要有稱手的法寶跟別人打架纔不會吃虧,震瞳?嘿,那是你的傳人好不好,老子不過是現在不方便再去陷空山而已,所以才寄放在這丫頭身上的,放心,我不會讓她吃虧的,既然寄放,當然會給她點寄放費的,如果我那些玩意她有辦法用的話,自然都給她也無妨,不過,算起來,普天之下除了蘇晴那個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傢伙纔有足夠的能力去運用我那些玩意吧,沒有我的佛力支撐的話,這些玩意他是用不了的。”

說着,析寒也看到了孟語一臉的不爽,一幅我就是要跟你打架的樣子,析寒嘿嘿一笑,將三根頭髮從口中取了出來,那三根頭髮,一銀,一藍,一綠,看起來油亮幽幽的,析寒抱過公羊芊芊的腦袋隨手一按,三根頭髮彷彿生來就是那樣的一般紮根了下去。

“這三根頭髮裏面有我畢生的妖法,佛法,跟道法,也算是給這丫頭的三根救命毫毛吧,抱住她這條小命不會因爲在震瞳沒有成熟之前過度使用震瞳導致力量發散而死,如果她夠聰明的話,自然能夠從中理解到好處的,喏,孟語,你還愣着幹啥,你那些玩意丟得一地不打算整理好麼?嘿,你不打算給李毅,給李康他們留點鎮門之寶?你不打算讓這丫頭日後歸入金剛門下的一支?嘿,我可沒有跟你搶徒弟的意思,不過反正我們都這麼熟了,你的徒弟自然我也有責任幫忙扶持一把不是,嘿,我這個便宜師伯可是當定的。”

於是,孟語很無語的看着收拾完一副極度無辜的樣子的析寒,埋頭惡狠狠的跟自己的法寶發起了脾氣。 read336;

劉進這個人的心胸比較的狹窄,徐剛和孫成兩個人卻又不好得罪他,畢竟說起來人家是師兄,你隨隨便便就把自己宗門的師兄給得罪了,這個說出去也不太好的是吧?


徐剛和孫成兩個人現在算得上是硬著頭皮跟著劉進一路走了出去,打招呼的人頗多,徐剛和孫成的出現倒是讓人一陣的驚訝。

原本大家都在討論今年誰會是冠軍,徐剛和孫成等人快步的就走了出去。

如若他們走的晚一些的話,恐怕就會聽到他們熟悉的名字,比如說葉川、王獸等人。

王獸的賠率是非常的低的,因為他曾經戰勝過柳劍鋒,很多人現在都已經把王獸放在了第一位了。

不過要是徐剛他們想的話,怎麼也不可能行到這個王獸竟然現在已經是如此的出名了。

葉川等人正在那邊大路上走著,徐剛和孫成倒是像犯錯的孩子一般,低著頭跟著劉進走著,劉進大搖大擺的走在前面有些目中無人的感覺。

「那不是特使大人么?」王獸的眼睛還是非常的尖的,一下子就看到了徐剛和孫成兩個人跟著一個人的後面。

葉川等人定眼一看道:「還真的是徐特使和孫特使啊,咱們怎麼滴也得上前打個招呼啊,今天出來一趟還真的是巧了啊,竟然能夠遇到咱們的特使大人啊!」

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五個人都在這邊,除了陸紫萱沒有參加外,其餘的四個人都已經是進入了十六強,這等實力放眼其他的宗門那是相當的牛叉了。

「特使大人……」葉川看著徐剛和孫成的方向喊了一聲。


徐剛和孫成兩個人抬頭一看,看著葉川他們五個人竟然全部在這邊,徐剛和孫成的心往下一沉,要知道這個時候按照道理來說,這幫人應該是在參加百宗盛宴呢啊。

只有被淘汰的人才會在這個天武城的大街上隨便的亂晃。

「葉川,你們怎麼在這邊?」徐剛的臉色已經是難看了很多,不過一旁的劉進在旁邊,他也不好插話。

「這些都是你那邊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人?」劉進有些眼高於頂,看人都是斜視。

眾人對劉進的印象也不是很好,臧青梭笑著道:「不錯,特使大人,我們五個人可都是全了啊,都沒有出事,嘿嘿!」

孫成的心態倒是要比徐剛要好很多,這一次的百宗盛宴本身就是難度非常的大,況且對於他們來說,那些小宗門的人能夠出來歷練一番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

「呵呵,你們幾個倒是挺悠閑的啊,還真的是一個不少,這一次能夠到百宗盛宴歷練一番,你們也算是一次成長的經歷啊!」孫成這個時候完全不像是當年在十大宗門交流大賽上面的那般鐵面無私一樣。

「特使大人,這些都是我們結交的一些朋友,正好我們現在要去吃飯,不若就請特使大人一起吧?」葉川笑著道。

「當然一起去了,你們全部都在這邊了,我們不去吃飯難不成還去看榜單啊?」徐剛沒好氣的說道,聽著孫成的話,他的心情似乎也好受了一些。

其實人有些時候就是希望越大,所以失望越大,現在他沒有了這份希望之後心態也是慢慢的平和了很多。

這一次因為天武聖地的出現,讓徐剛的心態有些失衡了,其實對於徐剛來說他的運氣的確是一直都不是很好,這已經是他連續三屆的百宗盛宴了。

前兩屆根本就是一無所獲,這一次他倒是抱著一些希望的,可是他也知道希望越大最後的打擊也就越大。

能夠提前的揭曉答案,徐剛倒是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劉進看了看徐剛和孫成道:「呵呵,那我就先去看看我的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成員柳劍鋒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了啊!」

說完,劉進就是揚長而去,一副很是囂張的樣子,聽著劉進的話徐剛和孫成說不羨慕那是假的,不過羨慕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既然已經是這樣的局面了,他還有什麼可羨慕的呢?

「什麼東西……」徐剛看著劉進遠去的方向,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啐了一口道。

「師兄,你跟這種人置氣有什麼意思?他的運氣好,能夠遇到柳劍鋒這樣的天才,咱們何必羨慕他呢?這一次不行,下一次不就好了?」孫成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