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賽馬超下令厚葬行列。這時有探馬來報,行列分出去的另外十幾波人馬都被己方優勢兵力包圍。賽馬超臉色又是一喜。

「太好了,情況如何?」賽馬超興奮極了,頭一戰就要剿滅雷霆大陸的先遣軍一百萬,這可是頭功啊!

「情況不太好,敵人戰鬥力極其強悍,我方都死以七倍的絕對優勢兵力,將他們重重包圍,發起了無數次攻擊和衝鋒,都被其擊退。死傷無數。敵人剛剛發起了兩次反擊,第一次險些打亂了我軍的陣型,第二次反擊竟然有兩撥敵人突圍出去……」

探馬彙報著一個個不好的消息。賽馬超黯然失色!

這差距也太大了:「全軍立刻出動,在敵人援軍到來之前,一定要將他們全部消滅掉!」

聽說已經有敵人突圍出去,賽馬超知道不好,一旦雷霆大陸的援軍趕來,一切勝利果實勢必化為烏有!被圍的敵人就會成為釘子,死死的拖住賽馬超的腳步。等援軍一到,就會形成反包圍,賽馬超危矣! 賽馬超快馬加鞭趕到戰場,情況再次發生逆轉,被分割包圍的八十萬敵軍,已經都衝破包圍圈,合併一處。

雖然主將行列已死,但是很快就有一個軍職最高的將領取代了他的位置,重新振奮軍心,發起了猛烈的反攻,將閉月落雁國的軍隊殺的打敗而逃,幸好賽馬超及時趕到,急忙命令弓箭手發起箭雨阻擊,射住了陣腳。這才使得眾將士得以重新凝聚隊形,

敵人太厲害,賽馬超沒料到是這麼個結果。放眼望去,戰場上到處是死屍,大多數竟然己方士兵的屍首,賽馬超暗暗心驚,下令,不可與敵人硬拼,與敵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但也不能逃竄,違令者斬!

此令一下,頓時讓慌亂的軍心穩定下來,也讓對面的雷霆大陸先遣軍有種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賽馬超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作戰策略十分有效。

有目的的撤退和周旋,讓他的對手深怕再中埋伏,只得停止追擊,等候大部隊到達之後再做定奪!如此以來,賽馬超得以全身而退!

這一戰,雖然殺掉行列,但賽馬超也損失了得力副將張猛,手下兵丁經過適才戰鬥也死傷甚多,可以說並沒有沾到多少便宜。

儘管如此,也為後續部隊的到來贏得了一定的時間。黃浦劍鳴既然已經到了,羽風自然也是親自帶領本國人馬和餓狼國還有石頭國部分人馬前往北方黑雲國的交界處。

大軍陳列在茫茫平原之上,羽風手搭涼棚向前觀瞧,只見前方隱隱豎起一桿高達十幾丈的旗幟,上書一個巨大的「金」字。


「金燦!」羽風暗自苦笑,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他與金燦在雷霆大陸是最好的朋友,此時竟然成了生死大敵,焉能不暗嘆世事多劫?

金燦所率領的金軍是雷霆大陸戰軍隊戰鬥力最強的軍隊之一。木軍首領木耳被羽風施展千變萬化大法殺掉,使得五行軍團代表生機勃勃的木耳軍團群龍無首。黃浦劍鳴雖然後來又挑選了一個人替代木耳的位置,但是與深知此道的木耳卻相去甚遠。五行軍團合作作戰的緊湊能力,也因此下降了一個層次。

羽風驚訝這麼快就遇到了金燦,金燦也暗暗提防小心,羽風功力高絕,逍遙神掌堪稱他的剋星,而且軍事能力近乎無敵。他在雷霆大陸呆了一年的時間,訓練軍隊,戰鬥力直線上升,卻損失了木耳,不知是福還是禍?

金,代表著鋒利,無堅不摧之意。金燦令旗一指前方,千萬大軍分作洶湧而出,揚起滿天的飛塵。鐵甲是刀鋒,煙塵為刀芒,離著閉月落雁國的軍隊還有數里之遙,羽風就感到金燦的獠牙之力。

論戰鬥力,羽風帶來的軍隊戰鬥並不低於金燦的金軍,但是人數上只有金燦的一半,不可力敵。

鐵甲車輪組轟隆隆的出動,數千輛一字排開,綿延數十里,迎向金燦的金軍。

金燦早就知道羽風有這種作戰方法,立刻派兵從兩側繞過鐵甲車攻擊羽風兩翼。羽風不慌不忙,數十萬弓箭手箭雨亂飛,射住陣腳。

金燦的金軍在如雨的鐵胎弓面前,停止了攻擊。

雙方又恢復了平靜,羽風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平靜,更猛烈的進攻馬上就要開始了。

果然,短暫的平靜之後,地面忽然顫抖起來,前方慢慢煙塵之中忽然顯出一支百萬大軍,分作十個方陣,方方正正,丈余長的大槍如林如霧。羽風急忙拿過望遠鏡,只見金盔金甲,金槍,陽光照射下金光閃閃,熠熠生輝!坐下馬同樣是裹著金色鎧甲,縱橫之間都是由一根金色的鎖鏈相銜接。像無數輛坦克,殺氣騰騰而來。

「殺!殺!殺!」百萬人一起怒吼,發出震天的氣勢。

「笑話,跟我玩這一手……」羽風冷笑一聲,十萬刀斧手,手持大刀鉤連槍,分作十隊,埋伏在鐵甲連環馬戰隊必經之處,等待時機發起攻擊。

滿天的箭雨從鐵甲連環馬戰隊後方狂風驟雨般撲了過來,地面上架起無數盾牌擋住了滿天的箭雨。依然有無數箭矢透過盾牌之間的縫隙,殺死無數閉月落雁國士兵。

趁著這個機會,鐵甲連環馬戰隊快速沖入羽風的陣中。

鐵甲連環馬戰隊戰力果然非凡,什麼尖銳的倒刺也被馬腹下緊裹的鎧甲擋住,傷不得分毫。一通橫衝直撞,殺的敵人落花流水,生死不知!金燦見狀大喜,揮師全數撲上。

羽風見鐵甲連環馬戰隊已經深入戰陣,一聲令下,十萬刀斧手和鉤連槍手快速出擊。鐵甲連環馬戰隊急忙長槍刺出,被盾牌擋住,接著盾牌縫隙中伸出一桿桿帶著倒勾的鋒利槍桿,在戰馬關節處用力一鉤,只聽戰馬一聲悲鳴,馬蹄斷裂,撲到於地。

鐵甲連環馬戰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一匹馬倒下,和它連著的其它戰馬也跟著站立不住,倒地不起,就算不倒,也是無法繼續作戰。

好不容易擋住了鉤連槍,手持鬼頭大刀的刀斧手趁機近身,繼續砍馬蹄。鉤連槍後繼跟上,鐵甲連環馬戰隊徹底完蛋。倒地后的鐵甲連環馬戰隊隊員成了刀斧手殺戮的對象。長槍過長此時再也強不起來,被一寸險的鬼頭大刀砍死。

百萬鐵甲連環馬戰隊就這樣被羽風一役消滅乾淨。金燦得到消息大驚失色。鐵甲連環馬戰隊自從成立以來從未遭敗績,就這樣毀於風三之手,金軍戰鬥力有一般的力量來自鐵甲連環馬戰隊,它的覆滅讓金燦感到像斷了一條右臂,揮舞不開。

金燦大軍近半被羽風的鐵甲車擋在正前方,前進不得。從兩翼過去的軍隊和羽風指揮的部隊糾纏在一起。

近身戰正式開始,只一戰,金燦就嘗到羽風的厲害。特別是閉月落雁國的士兵,在短兵相接之時,殺伐果斷,力大無窮。金燦的士兵也不弱,在馬上硬碰硬,勢均力敵。除了羽風帶來的本國軍隊,就屬石頭國軍隊厲害,還可以抵擋住金燦的部隊。可是餓狼國特別是刺狐國就不行了,幾乎是一面倒的趨勢,讓羽風的左翼深受威脅。不得已只好分出一部分力量去支援。

戰鬥繼續下去,雙方都殺紅了眼,從馬上殺到地上,從地上倒在地面,還在廝殺著。落在地面上之後,雷霆大陸的士兵猛然發現對手變得越發的兇殘難以對付。厚重的鎧甲讓他們活動不靈活,可是對方忽然扔掉手中長槍,拔出了只有三尺長的鬼頭大刀,砍向他,急忙也拔出兩寸厚半尺寬的佩刀斗在一起。最後刀也扔了,扭打在一起。閉月落雁國經過羽風魔鬼訓練的優勢體現出來。超強的體力最終耗盡了敵人的能量,趁著對手體力不支,一翻手腕,終於祭出最後的殺招,一把只有三寸長閃爍著寒芒的彎刀,在敵人恐懼的眼神中穿過甲縫割斷了他的喉嚨。

一場大戰,只殺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金燦忽然發現人多勢眾的己方,攻擊力忽然凌亂起來。不由一驚,急忙派人到各個屬下那裡詢問。

「啟稟金帥,我軍將領有一半戰死……」探馬面色蒼白的彙報著。

金燦大驚。原來羽風暗中部署神鷹特戰隊三千人手持特別打造的的鐵胎弓,專門射殺金燦屬下的指揮戰鬥的軍官。狙擊特種作戰,也被羽風運用在這種大型戰爭之中。

王力多,慕容擎天三千人,手持比一般鐵胎弓還要強上三分的黃金鐵胎弓,箭芒滲有劇毒,沾著即亡,這是萬岳國秀影王妃提供的劇毒,使得鐵胎弓的殺傷力再上一個台階。

金燦漸漸發現軍隊的進攻越發凌亂,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後退的現象。這讓一直打勝仗的金燦感到無力。你再厲害,沒有可以良好執行你命令的屬下,也是白搭。

如此以來,羽風趁勢總指揮大軍發起反擊,直逼金燦的中軍。

無數精鋼打造的箭矢幾乎全部集中在一點,目標就是金燦所在的中軍。金燦急忙喝令防禦,同時發起反擊。數十萬死士不顧滿天箭雨,在盾牌的夾縫中奮起射出箭矢反擊。箭是射出去了,這些人也被接踵而來的箭矢透過縫隙射死或是射傷,傷者大多傷在咽喉,眼睛,失去戰鬥力!

四十萬的犧牲也給金燦帶來喘息之機,羽風這方也被射死很多人。殺敵一萬,自損三千!

「報,雷霆大帝親率四千萬大軍,已經來到離此只有百裡外的仙女嶺了!」

探馬一聲彙報,讓羽風陷入僵局。

僵局就僵局,羽風毫不猶豫,繼續發起更猛烈的進攻,最起碼要打殘金燦的這支部隊!就等於消滅掉黃浦劍鳴的五分之一的軍事力量。

黃浦劍鳴得知金燦已經就纏住羽風,滿心歡喜,金燦的戰鬥力他是知道的。羽風雖然多謀,但在金燦死死咬住不放之下,也難以脫身,重要金燦能夠堅持到自己的到來,就可以圍困羽風,消滅掉羽風,望月大陸再無敵手,所有的美人和財富唾手可得! 黃浦劍鳴也是豁出了老本,他知道沒有足夠的誘餌,風三這條大魚是不會上鉤的。就把金燦派出去,誘使風三上當。果然,黃浦劍鳴這個大手筆牢牢地纏住風三。

自以為計成的黃浦劍鳴催促全軍全力前進,不料突然遭到石頭國和餓狼國的兩側夾擊,黃浦劍鳴毫不在意,兵分三路,兩路擋住兩側的攻擊,他親自帶著中間一路直奔羽風而去。

「妹妹,你說風三這麼做能夠打敗黃浦劍鳴嗎?」鳳凰城皇宮之中,玉王玉晶擔憂的問著女皇帝。

「他說黃浦劍鳴兵力龐大,勝負之數只有五五開!」鳳兒鳳眸閃爍,也是一臉的擔憂。

「五五開,已經是不錯了!」玉王臉色稍稍好看了一些。

「他還說,他還有一計,如果成功,就會有八成的取勝機會!」鳳兒嘴角忽然顯出一絲微笑。

「八成?」

戰火越燒越旺,黃浦劍鳴大軍直逼羽風。只有五十里了,他甚至都可以看到遠處隱約烽火和嘶喊殺戮之聲。

「風三,朕要活捉你,讓你知道朕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智慧之人!」黃浦劍鳴哈哈大笑。

他還沒笑完,軍隊忽然你停止了前進。一驃強悍的部隊擋住了他的步伐。

正是雷二!

「所有人聽令,集中所有的優勢器械,瞄準敵人一點給我狠狠地打,把他們全部給我打回去,哈哈哈!」

雷二面對黃浦劍鳴的大軍毫無懼色,哈哈大笑。

一時間箭雨紛飛,投石機拋出無數巨大的石塊,夾雜著硫磺火焰一起落向黃浦劍鳴的前鋒部隊。

火蓮花就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猛地遭受道如此猛烈的攻擊,登時退縮不前。

「火攻!」火蓮花反應過來,立刻命令火軍拿出火氣噴出無數道長長的火焰,頓時大夥滿天,蔚為壯觀!

雷二遠遠的看到臉都綠了:「幸好老三勸我不要猛攻,只需遠距離狙擊敵人!」

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雷二下令停止遠程阻擊。

火蓮花的火算是白用了,敵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隨後發起進攻,火蓮花一陣鬱悶,一個敵人也沒有殺死!

火蓮花遠遠的一望,小嘴兒就是一撅:「呦,好俊的小伙……」

雷二也正看著她,兩人目光在空中一碰,雷二就是一陣心跳:「這娘們真如老三所說的一般,既騷又浪,穿著鎧甲還露著大半個胸!」

「聽說她一身火屬神通,很是厲害,不得不防!」雷二立刻交代下去,三千鐵胎弓弓箭手惦記上了火蓮花,只要她敢仗著天機高手的能力前來,就射死她這個娘們!

黃浦劍鳴催馬來到火蓮花身邊,厲聲喝道:「火蓮花,為何停止不前?」

「前面一個帥小伙……」火蓮花尤自回味著,氣的黃浦劍鳴真想一刀砍了她!

「他應該就是風三的結拜兄弟雷二吧……火蓮花繼續說道。」火蓮花忽然反應過來,急忙躬身說道。

黃浦劍鳴一愣,雷二他知道,假裝歸順雷霆大陸,等黃浦飄雪帶著風三一走,後腳就帶人滅了斗拳場嬌素素和笑盈盈經營的數百高手。黃浦劍鳴大怒,急令全軍出動,一鼓作氣幹掉雷二。

「二哥,你的任務是死死拖住黃浦劍鳴,讓他前進不得,只要能夠拖住三天,就可以設法脫離戰場,鴨子山就是好去處,那裡有我們的人,易守難攻,大可放心!」

風三的話在雷二耳邊回蕩著:「嘿嘿,老三真好,連退路都給我想好了……」

「全體聽令,射住陣腳,不與敵人硬拼,圍著他給我轉!」

百萬大軍圍著黃浦劍鳴來迴轉動,攻擊不停,旋轉不停。就像玩太極一樣讓黃浦劍鳴欲罷不能,恨得發狂!

想要丟掉眼前的雷二,雷二卻像狗皮膏藥一樣緊緊的咬住他不鬆口,打又打不著,甩又甩不掉,真是氣死人!

無論黃浦劍鳴如何激怒雷二,雷二就是不為所動。

到了第三天,黃浦劍鳴知道不能在耗在這裡,不然金燦就要頂不住風三的攻擊,全軍覆沒了。

黃浦劍鳴不管不問,徑直前進,反正我力量龐大,就算你雷二跟著我來到風三那裡,也是一樣跑不了,一起殺死你!

雷二的微笑不語,下令遠遠吊著敵人,不要丟掉。

黃浦劍鳴大喜。誰知,前方竟然出現一道溝壑,三丈寬,十米深,數十公里長。黃浦劍鳴幾千萬大軍要想繞過去,沒有一天一夜的時間根本就不可能。

黃浦劍鳴頓時心急如焚起來。知道中了風三的順水推舟之計。

「風三算你厲害!我使了將計就計,你順水推舟,可惜了金燦,你千萬要撐住,等候我的到來!」

黃浦劍鳴不顧士兵的疲憊,一面分兵架設橋樑,一面派出兩百萬大軍繞過溝壑支援金燦。兩方面都來不及了,就在當天夜裡,羽風終於擊潰了金燦的部隊,金軍鋒利的爪子被打折了。千萬大軍被殺的四處逃竄,死者無數!最後,金燦身邊只余千餘人,被圍困在一片地勢稍高的丘陵坡上。

金燦頭一次感到心裡哇涼哇涼的。金燦金鐘罩神功,刀槍不入,縱橫沙場殺死了成千上萬的敵人,逼迫風三親自出馬,一連三掌,打的金燦五臟如焚,如煎似熬,險些吐血。

「金燦,你走吧……」羽風柳絮隨風身法,飄忽不定,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金燦,記起往日的時光,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遠處隱隱見到黃浦劍鳴的旗幟飄揚,金燦兩眼無神。身邊的殘餘千餘人,都有一種隔世再生的感覺,從來沒有感到活著是如此的珍貴和美好!

黃浦劍鳴身形凌空落下:「他的功力又進步了?」

「比陛下差不多了吧……」金燦有些獃獃的回答著。

對此,黃浦劍鳴不感到意外:「不然你是不會堅持不到朕的到來的……」

羽風大軍進駐寒水城,寒水城是北疆第二大城市,只比省府天台府小一點兒。天台府已經落入黃浦劍鳴手中,羽風只得往這裡撤退。

羽風命令大軍在城外修築工事,自己去睡覺了。三天三夜的戰鬥,早就困了,後腦勺一碰到枕頭就進入夢鄉。

忽然睡夢中的羽風被一陣急促的心跳驚醒。

一隻如刀的手掌猛劈羽風胸膛,羽風急忙側身躲過還擊。一陣急促快如閃電的互相攻伐,二人同時停手。

「果然,風三進步不少,朕要取勝也是不易了!」黃浦劍鳴的聲音在房中響起,一抹火星飛過,蠟燭被點燃。

「她還好吧?」羽風放下手臂,關心的問道。

「好,只是有些不聽話!」黃浦劍鳴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一提起黃浦飄雪,他就笑。不過笑容很快就被憤怒取代「是你,風三!飄雪以前是多麼的聽我的話,就是你風三!你的到來讓她變了,變得不聽話。你走後,她每天都在嘮叨你,聽得朕都煩了!」

「呃?這事我承認是我的錯!」羽風臉色一動,不好意思的回答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