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哎呦喂老李!可以啊!還真的讓你訛到這麼多銀子!」

李順財拿著銀票嘚瑟的回到了那群痞子那裡,那些痞子看到李順財手裡這麼大張的銀票,眼睛都在放光!

「噯!怎麼能叫訛,我替那個李老闆養了這麼多年的老婆孩子,他給我點報酬不是應該的嘛!」

想到剛剛在城西醫館的時候,王春桃見到他慌張失措的模樣和李沐沐一言不發的樣子,李順財就覺得自己抓住了他們的命門,不然那個李文博怎麼會對自己予取予求。

「是是是!你可別忘了答應還我們十倍的銀子啊!」

這群痞子哪管李文博的銀子到底是怎麼來的,他們只知道自己這是要跟著發財了。

「那當然!等我明天把銀票換開,就還給你們!」

「怎麼還要等到明天,今天就去吧!」就算看見銀子,不到手也是安不下心的。

「急什麼!我還能賴了你們的不成!今個兒心情好,不想折騰這些麻煩事兒!」

李順財往一旁的躺椅里一窩,然後對著這幫痞子們說:「兄弟們,一會兒哥哥帶你們去開開葷!咱們縣花滿樓的姑娘,那是個頂個的漂亮,個頂個的水靈~」

花滿樓是石清縣唯一的一家清樓,從前李順財這群人每次路過那裡,都可以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們在迎來送往!

可那會兒的他們別說找姑娘了,就是在花滿樓的大廳里喝杯酒水的銀子都沒有。

這會兒這群痞子們一聽李順財的話,也不急著去要自己那幾兩銀子了。

「哎呀!還是我李哥敞亮,有什麼好事都不忘了咱們兄弟們!」

「就是!這跟著李哥混果然是有肉吃,有酒喝!」

李順財躺在躺椅里很是得意,有錢的果然是大爺,昨天這幫孫子還在調侃自己,現在不還是一口一個哥的跟個哈巴狗似的圍在自己身邊!

李順財一抬手,就有一個痞子狗腿的把他扶了起來!

李順財領著四個痞子就往花滿樓走去。

這清樓都是大晚上做生意的,還從來沒有人大白天的就找上門的。

這李順財他們一進門,除了一個打著哈欠的龜公以外,一個姑娘都沒有!

「人呢?把你們的姑娘們都給我叫出來!」見不到人,李順財就站在花滿樓的大廳里嚷嚷!

龜公聽見喊聲才發現屋子裡面已經進了人,再一看李順財他們幾個穿著粗布爛衫,以為他們是來搗亂的!

「喂!你們幾個!誰讓你們進來的!去去去,趕緊走!這裡不是你們待的地方!」

「哎!你怎麼說話的!這裡我們怎麼就不能待了?」

「我們不僅要待,還要在這裡喝酒吃肉,睡你們的姑娘!」

「哈哈哈…就是!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要在以前,他們肯定早就被罵跑了,可現在這幾個仗著李順財兜里有銀子,氣焰囂張到不行!

龜公沒有想到幾個鄉巴佬敢這麼牛氣的跟自己說話,當即準備去後院里叫人,把這幾個王八蛋給打出去!

「吵什麼吵!」龜公剛走了幾步,花滿樓的老保就一臉不耐煩的從二樓上走了下來。

龜公趕緊走到老保的跟前,「媽媽,這幾個鄉巴佬非要鬧著在咱們這裡喝酒吃肉找姑娘!」

「這再著急找姑娘也沒有大白天來的啊!沒告訴他們晚上再來嗎?!!!」


老保打了個哈欠,她才剛剛睡下沒一會兒就把吵醒了,心情正是煩躁。

「媽媽,這幾個人根本不像有錢的主,我看這幾個人根本就是來找事的!」

聽了龜公的話,老保才拿正眼去瞧了李順財幾人一眼!

不怪老保這麼目中無人,實在是石清縣這個小地方實在是沒有什麼大人物,只要不是縣長大人親臨,那些個富豪鄉紳她都可以不放在眼中。

老保看清了李順財他們幾人,粗布麻衣,個個身上打著補丁!眼神四處打量著花滿樓內里的布置,一臉沒見過世面的窮酸相!

看到李順財他們這樣,老保的臉色更差了,她一句話都沒有跟李順財他們說,而是直接吩咐龜公道:「去把打手喊出來!把這幾個人直接給我扔出去!」

「是!」龜公早就想這麼做了,得了命令直接往後院走去!

老保吩咐完也轉身上樓,打算繼續補覺。

「站住!」看到自己根本沒有被當回事,李文博高聲叫住老保。

他把銀票從懷裡摸出來,走到老保的面前晃了晃!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像缺錢的人嗎?」

老保一回頭就看到一個一千兩的銀票在自己的眼前飄過。

在石清縣這種小地方,那些有錢人來找樂子,一晚上能花個大幾十兩已經算是多的了!

老保也是頭回見有人拿一千兩的銀票來光清樓的。

老保瞬間變了個表情,她滿臉堆著笑容,沖著李順財笑道:「哎呦喂!您看我這狗眼,還真是沒有看出來,這來的是群真大爺呀!」

「哼!」看老保變了臉,李順財轉過頭去哼了一聲。

老保也不覺得尷尬,她對剛剛那個龜公說道:「龜三兒,還傻愣在那幹嘛!還不趕緊收拾個包間讓大爺們坐進去!」

「媽媽不是說沒有大白天來找姑娘的規矩嘛!我們這會兒來不合適吧!要不晚上再說?」

李順財又晃了晃手中的銀票,對著老保說道。

從前他被人欺辱多了,這會兒是想要找回一些場子!

「看您說的!別人沒有這規矩,您可有!大爺,您等著!我這就去把我們這兒最好的姑娘叫起來,給您彈彈曲兒唱唱歌兒!等您幾位吃飽喝足了,再到我們的客房裡面樂呵樂呵!您看可好啊!」

老保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拿李順財手裡的銀票,在老保馬上就要拿到銀票的時候,李文博一下把手收了回來,把銀票重新裝回自己的懷中。

「去吧!多叫幾個姑娘過來!放心,把爺們幾個伺候的高興了,銀子少不了你們的!」說完還不忘拍拍自己的胸口。

老保沒有拿到銀票,只好悻悻的收回手,然後去叫姑娘們起床了!

走前還不忘吩咐龜三兒好好的伺候李順財他們幾個,好酒好肉的都要給他們端上去。

老闆娘都發話了,龜公哪敢不聽!

他引著李順財幾人上了二樓的大包間里,期間不論李順財他們怎麼諷刺,他都狗腿的笑臉相迎!

李順財一伙人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這種被人捧著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農女神醫很腹黑》該章節已被鎖定 李順財剛被押出了房門,聽見動靜的老保就趕了過來,她一下攔住了就要下樓的眾人。

「哎呦!幾位官爺,這是做什麼呢!不知道這位大爺犯了什麼事你們要抓他啊?」

「哼!官府辦案,豈是你能問的!趕緊給我起開,耽誤了時間連你一塊兒帶走!」

「大哥啊!我們可什麼都沒幹啊!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就放了我們吧!」

「對對對!大哥,跟我們沒有關係!你就放了我們吧!」

幾個從溫柔鄉里被拽出來的痞子聽到官府辦案,全都回過神來,一個個喊著自己冤枉。

看著李順財幾人穿的破破爛爛的,卻有那麼多的銀兩,不會是江洋大盜吧!

老保心生怯意,但想到這一天他們在這裡的開銷,不行!她得把錢要回來。

「哎!官爺,人你可以帶走,不過得先讓他把帳給我結了!我們也是開門做生意的,總不能叫他們吃了白食吧!」

「你不說我倒是忘了!」衙差經過老保提醒倒想起來一件事,他扭頭問向李順財,「你身上的銀票呢?」

李順財還不算傻,聽他們問起銀票,知道這是李文博給自己下的絆子!

他立馬扯著嗓子高聲喊了起來:「李文博這個小人,他不講信用!這銀子明明是他給我的!現在報官抓我是什麼意思?既然他做了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我告訴你們,李文博的老婆…」

『啪』的一聲,李順財的臉被衙役打的轉了過去,剩下的話也噎了回去!

雖然不知道他要說什麼,但是劉縣長特意囑咐了他們,不要讓李順財瞎說話。

「把他嘴給我堵上!」

反正李順財也不會說出銀票的下落,衙差乾脆把他的嘴給堵上了。

李順財此時渾身上下就穿了一條褻庫,根本沒有藏銀票的地方,一名衙差又命收下的人回屋子裡去搜。


終於在紅兒的杜兜下找到了銀票。

寂寞撒的謊 ,她直接從床上撲了過來。

「這是我的銀票!你不能拿走!不能拿走!快點還給我!」

赤條條的身子撲了過來,沒見過女人的小衙役的臉都紅了,眼神飄忽著不知道看哪才好!

還是之前的衙差進來一把把紅兒掀翻,奪過了小衙役手裡的銀票收到了懷裡。

「這是物證!」

說完不再理會花滿樓的眾人,直接把李順財一夥子人帶走了。

這個官差以前不是沒有來過花滿樓,可此時他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老保知道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也就不再阻攔!

姑娘們一看自己白忙活了一天,還讓那些鄉巴佬吃了白食,一個個氣的要死!

其中要數紅兒最可憐,以為自己馬上就可以贖身,過上普通人的生活,結果到頭來還是一場空,虧自己昨天還使出渾身的本身來招呼李順財!

……

李順財一群人被押著往衙門走去,街上的路人雖然好奇,但李順財身後的那幾個痞子他們都是熟悉的!

平時就不幹正事,成日里凈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這回被官府抓住,怕是犯了大事了!

萌寶PK:爆寵甜甜妻 ,前腳給了自己錢,後腳就派官來抓自己,他有心在大街上說點什麼,但嘴早就被堵住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因為擔心李順財亂說一通,所以他的案子沒有開放審理!

他們幾個被押送到公堂上的時候,除了李文博和李沐沐以外,只有縣長師爺和衙役們在。

李順財一行五人被壓著跪倒了地上,身上的舒服也解開了。

李順財一把拽掉口中的東西,對著李文博說道:「李文博,你這是什麼意思?出爾反爾?」

李文博坐在大堂的下首,掀起眼皮看了李順財一眼,懶得理他。

李文博沖著劉縣長微微一點頭:「劉大人,開始吧!」

劉縣長啪得一拍驚堂木,「大膽李順財,你可知罪?」

「不知!」李順財脖子一梗,這會兒他是真的理直氣壯,除了管李文博要錢以外,他什麼事都沒做。

「我且問你,近日城中多起盜竊案,跟你都有關係!是也不是?」

「當然不是!我這銀票可是李文博自願給我的!」

李順財以為李文博打算翻臉不認帳,想要把銀票給要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