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大,這只是給自己拉的組織的名字。‘:和純情不純情或是少女門或是少女洞並沒有任何關係,我們現在還不能太張揚,但是沒有辦法,我們可能是五百年前和老大有仇,然後五百年後我們纔會相遇相知,老大,遇上你我們該怎麼說了,反正現在就是因爲你的緣故,我們想低調都低調不了啊。“段天順說道。

”好吧,那就按照你的意思來,我對這些東西不太懂,“劉笑天抿了一口小酒說道。

”好,老大,我已經想好了我們組織的名字,那就是叫笑天堂,老大以後就是堂主,然後焦龍飛與死胖子爲左右副堂主,我爲軍師,以後大家都齊心協力,不可背叛組織。“段天順說道。

”好……我們就這樣說好了,以後要是誰敢背叛我們的組織,我幹天兒一屁股坐死他。“幹天兒爽快的說道。

”好,我也同意,我也早就有這樣的先發了,要是在校園裏面沒有自己的勢力,我們始終處於被捱打的局面,老子受夠了。“焦龍飛也是說道。

”好,來乾杯,我們兄弟以後就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算會一條船上的螞蚱,同生共死。“段天順提議道。

”好,我也同意,既然大家都把我看得這麼高,那我也絕對不會令大家失望,來乾杯。“劉笑天也是豪氣大發,慷慨激昂的說道。

”來……乾杯……“

四人差不多喝掉了十幾罈子好酒,然後在老闆娘戰戰兢兢的目光之中才慢慢往宿舍走去。

一路上,這四人就像瘟疫似的,只要是落單的女子或是小女孩子,都要被這四個傢伙調戲一下,因此嚇得路人落荒而逃。

更可笑的是,一個膽小的女子還以爲這四個傢伙是打劫的,趕緊快速麻利的丟下而是金幣逃之夭夭。

”哈哈……”四人狂笑。

“你看看你長的這幅嘴臉,把人家小女孩子嚇壞了了吧?”幹天兒罵道。

“哼,誰說誰了,你以爲你是個好東西啊,人家怕的最是你啊,你看看你這幅**的嘴臉,還以爲真是一頭**的豬了,”焦龍飛罵道。

“哼,我還沒有醉了,你再罵我老子跟你幹了。”隨即四人齊齊倒在了一處草坪上面。

“哈哈哈……”四人齊聲笑道,四人都感覺到從開沒有過的這麼開心。

劉笑天以前一直生活在一個自我的圈子裏,在十五歲之前,從來沒有朋友與伴侶,而現在,這三人並不管劉笑天的出身與過往,而是真心實意的將劉笑天當做他們宿舍的一員,這令劉笑天感動不已,雖然這三人**了一點兒。

“老大,要不我們去逛妓院。”焦龍飛突然提議道。

“你們三個去吧,我現在可不敢去,要是去了,還不被蕉嶺真的將老二剁成幾截纔怪了。”劉笑天說道。

“哈哈……沒有想到無法無天的傢伙也會害怕這種事情,只要我們不透露,誰知道了?更何況只要你們結婚的那天晚上你裝作一幅哼羞澀的樣子,蕉嶺姐姐說不定還不知道了?”幹天兒很**的碩大。

”哈哈%……“

”走吧,先休息吧,還有明天一天假了,我們就要開始上課了。“

”嗯,走,回宿舍。“

”人生難得幾分美?

“我要永遠帥下去。

………………”

焦龍飛流氓式的話語刺耳的響在整個校園裏面。

驚得所有的學生還以爲學校又出了一個傻子,當打開窗子的時候看到是段天順這幾人,所有的學生都已經到校,有的並不認識劉笑天,而段天順,幹天兒,焦龍飛三人也曾經是學校的熱點人物,所以當別的學生看到是這幾個傢伙的時候,也一點兒並不驚奇。

不多時間,都已經到了宿舍,一到宿舍,每個人都倒頭大睡。

“媽的,人家傳奇的人生之中,在學校生涯的時候,都一起住着一個女扮男裝的同伴,你看看你們三個,都是男的吧?來,讓我看看……”幹天兒大聲叫罵道。

“啊……”宿舍又陷入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時予和小韻都低估了宋文意,雖然他無法辨別小韻身上的妖氣,但是在小韻最後一次去他店裡時,他看到小韻被一株寒掖草地毒刺劃破了手指,卻可以安然無事,那會兒他就知道小韻不是煩人了。只要再聯繫一下淮陽山妖魔盤踞的實際情況,小韻是什麼背景就一目了然了。

那一刻宋文意感覺就像是天塌下來一樣,小韻的妖類身份對他的衝擊是難以想象的。此後幾天小韻沒有去找他,他反而有點慶幸,因為它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她,在他意識里,妖總是惡的,他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和一隻妖發生關係。可是在小韻一連不見七天後,宋文意坐不住了,七天的時間不長,卻讓他清楚地看清了自己的心。他有著對小韻妖類身份的排斥,也有恐懼,但他還是每天盯著門口期待著她的出現。所以他來著山神廟,因為只有神仙才有能力在人和妖之間牽橋引線。

「我和小韻的事想來山神已經清楚了吧?您剛剛提到她躲著不見我,說明你知道我們的事,甚至還一直留意我們。」

「我是知道,也很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卻不能幫你們,人是人,妖是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時予不希望宋文意在這件事上多抱希望,所以把話說得很絕。

「為什麼,我曾經以為我自己會介意她的妖類身份,但是我現在明白,我更介意懷的是失去她。」宋文意地神色充滿了決絕。

時予不解地暗嘆一聲,他到底沒經歷過情愛,很難理解宋文意這種為愛而生的衝勁,特別是他們好像認識還沒多久。時予換了一個溫和的語氣勸道:「我可以告訴你,小韻是只狐妖。你可以接受她的狐妖身份,但是你身邊的人呢?他們的想法你考慮過沒有?小韻雖然是妖怪,可是妖怪也有妖怪的朋友親人,她的家人又會同意她的做法嗎?」

宋文意一時無語,他來找時予完全是靠著一種衝動,的確沒想過這麼多。

「你是聰明人,不然也不會憑一雙肉眼看出小韻的異常,很多關節你應該可以自己想到的。」

宋文意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就因為他腦子轉得太快了,所以才更容易預見他們將來可能遇到的困難,也讓他心生一種無力的感覺,很多事實在不是他一個文弱書生能夠應對的。「真的不可能嗎?」宋文意問出一句。

時予想了想,最後還是說道:「不可能!」宋文意帶著一臉失落離開了山神廟,時予也是充滿了無奈,很多事他並不願意做,但是又不得不做。

此後幾天宋文意老老實實地呆在藥店里,終日愁眉苦臉,見他這個模樣,時予幾次心生不忍,但還是壓下了衝動。因為這幾天時予只靠著一縷分神留意藥鋪,所以他沒有發現還有另一雙哀怨的眼睛也注視著宋文意。

五天後的夜裡,山神廟的蒲團跪上了百年來的第一個妖怪,小韻哭得梨花帶雨地跪在時予神像前面。被她這麼一跪,時予當然不能裝作沒看見,無奈地現出真身來到小韻身後。小韻注意到身後的異動,轉頭見是時予,急忙給他叩頭。

「別叩了,你的事我沒法辦成,受之有愧。」

「我真的不忍心見到文意這個樣子……」

「我又何嘗忍心呢?可是你要知道,我不可能為了你們的事去觸怒媚姨的。要想讓我促成你們的好事,除非你幫我除掉媚姨的威脅。」

時予的要求讓小韻吃了一驚。其實小韻和媚姨並沒有太深的瓜葛,當初她被追殺不得已才隨媚姨返回淮陽山,算是欠了媚姨一份情。但是後來鷹寒牧帶兵來犯她也是出了大力的。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相反,媚姨平日里對她這種外面招來的手下卻諸多刁難,基本上洞里最累最有損修鍊時間的活都給他們干。最讓他們不舒服的是媚姨還收取了他們的一縷元神用作禁錮,使他們永遠地失去的自由。

因為這個原因,小韻對媚姨從來沒法生出忠誠之心,時予的提議她毫無排斥地接受了,到時她不僅可以和宋文意在一起,也算恢復了自由之身。唯一讓她猶豫的就是媚姨的修為,「山神的條件我可以接受,只不過憑我們真的可以打過媚姨嗎?她可不是普通的千年妖物,聽洞內姐妹說,媚姨幾百年前似乎另有奇遇,以至於她法力大增,遠勝於一般妖類。」

「呵呵,你放心,我從來沒想過要和媚姨正面交手,雖然這一年來我自認修為進境不小,可是對付她卻沒有絲毫信心。之前我已經想到了一個對付媚姨的方法,甚至已經著手準備。到時如果有你的配合,我成功的希望就更大了。」時予並不擔心小韻告訴媚姨他想對付她的事,憑媚姨的心眼和狡猾,肯定早就想過時予對她不滿的事。畢竟神仙被妖怪騎在頭上,哪怕脾氣再好,也會不爽的。相信只要明面上不翻臉,她還是會保持現狀的。

「你說的計策,什麼時候可以準備好?」小韻本來不關心時予何時動手,但宋文意目前的狀況實在讓她揪心,能越早在一起越好。

「這件事急不來,而且我也要另外等待時機。事關重大,絕不容有一點馬虎。我知道你實在為宋文意的狀況著急,你可以先去找他,現安撫一下他的情緒,相信他會好轉的。」

小韻點了點頭,「恩,我會的。」第二日,小韻就去找宋文意。儘管兩人都熟知對方的狀況,但他們始終沒有點破最後一層窗紙,還是如往常那樣相敬如賓。

或許是由於他們各懷心事,所以話不多,甚至說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就這樣默默地注視著對方不復言語。許久之後,小韻才幽幽說道:「宋公子,今後一段時間小韻有事要離開淮陽山,恐怕不能來這裡了,希望你照顧好自己。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一定……」小韻說著就掩面衝出了藥鋪,只留下呆坐在原地的宋文意。

… 今天是對於劉笑天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

因爲今天是劉笑天真正開學的日子,學校裏面有規定,,學校的伙食費或是到修煉洞府修煉,必須每個學生要交出固定的火能費,而這些都必須自己賺取,所以一放假,多數學生都會去森林或是別的地方去獵殺妖獸來獲取妖核來換取或是來完成學校所發放的任務來獲取學校的火能。

所以劉笑天一方面是幸運的,真正厲害的學長或是別的學生並沒有來找劉笑天來算賬,而另一方面,劉笑天卻無緣無故招惹上了一個美女東方嵐鳳,所以昨晚的時候宿舍惹來了很多的敲門聲,這些聲音無疑就是來找劉笑天的,但是都被段天順幾人因爲沒有開門而拒絕了這些人的造訪。

早上的時候,當這幾個傢伙起來的時候,距離上課的時候還有一分鐘,四人胡亂的洗了一把臉,向着上課的教室走去。

“叮鈴鈴……”剛走出宿舍門的時候,上課鈴聲已經響起,嫣然這四個傢伙已經遲到了,當四個傢伙匆匆忙忙慌慌張張的趕到教室的時候,教室門已經閉上了,裏面一位清脆悅耳的女子的聲音在講解着一些關於修煉的東西。

“美女老師已經到了。”段天順向着劉笑天說道。然後慢慢推開後門,向着裏面走去。

劉笑天也沒有辦法,跟着段天順,幹天兒三人往教室裏面走去,實在是有點兒對不起美女們的意思,因爲第一次上課就已經遲到。

當走到教室的時候,劉笑天往講臺的那邊看了一眼,眼神一滯。實在是講臺上縣的哪位女老師太過熟悉了。

瓜子臉單,皮膚白皙,身材並不高,但是卻給人一種很高大的感覺,修長的雙臂與雙腿,透着一絲性感的氣質,櫻桃小嘴當看到劉笑天的時候,微微張開着,瀑布一般的長髮,一聲水紅色的裙子,將一副天使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映照的完美極了。

“依琳老師?”劉笑天輕聲自語道。

本來劉笑天是想一開始來到學校就去拜訪依琳老師的,但是當劉笑天去拜訪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依琳老師,據說依琳老師帶着學生去之行一向任務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在今天這麼早就看到了依琳老師。

依琳老師也是很錯愕的驚訝了一會兒,而別的學生更加的驚訝,這裏面有大多數學生並不認識劉笑天。

劉笑天被大家盯着看,一時間依琳老師講課慢慢停頓了下來。

”笑天?你啥時候來的。“依琳老師並沒有像劉笑天預料的那樣,開始噼裏啪啦的責備劉笑天一番,而是很親切的問了一句。

”什麼?他就是劉笑天嗎?“全班同學帶着這樣的疑問說道。

雖然都沒有見過劉笑天,但是因爲劉笑天和蕉嶺的特殊關係,還有劉笑天錯學的關係,所以劉笑天這個名字的名聲還是很大的。

因此這件事情給我們明白一個道理,要想出名,要是能夠搞上一個美女級別的明星,那麼你的名字很快就會被各種記者蜂擁而報道的。

”依琳老師好。“劉笑天哼弱弱的說了一句,然後坐在了蕉嶺的身旁,蕉嶺狠狠瞪了一眼劉笑天,然後深邃的雙眼看向講臺。


”笑天,你上來,道講臺這邊來。“依琳老師很和藹的說道。

”我……“劉笑天很無語,真害怕自己出醜,

劉笑天忐忑不安的走向了講臺。

衆學生很好奇的看着劉笑天,想看怪物似的,不是這些學生平白無故的好奇,而是劉笑天這個傢伙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要是消息靈通的話,肯定會知道劉笑天最近又惹到了一位大美女,這令劉笑天頭痛不已。

今年難道命犯桃花劫嗎?

先是和歐陽飛碟撇清關係,然後又和柳悅重新拉上了關係,剪不斷理還亂的一層特殊關係,還有和蕉嶺的關係,和東方嵐鳳的關係,到底該怎麼辦?

”笑天,自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依琳老師搖動着柔軟的腰肢,來到劉笑天的面前,頓時間劉笑天被一股春風拂面所包圍,差點兒被這股處子體香所陶醉,這令劉笑天驚訝不已,沒有想到依琳老師還是處、女麼,。

”咳咳…… 天魔之沙漠帝國 。“就是把褲子網上拉了拉。

”哈哈……“全班笑倒。

”怎麼?褲子差點兒掉了。“依琳老師很頑皮的吐了吐香舌,不好意思的盯着劉笑天問道。

藝員守則(娛樂圈) 餓……“沒有。

”咳咳……我叫劉笑天,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哪裏是一個幸福的地方,哪裏人們生活在一片和諧的地方。牛羊遍地,人與人之間快樂安康,孩子們處在一種無憂無慮的境地……“

”好美的地方啊。“有女子聽着劉笑天的介紹,輕聲嘀咕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依琳老師說道。

然後全班同學開始正式進行上課。

依琳老師無非講的就是怎麼修煉,以及在修煉途中注意的一些注意事項,還有這學期完了之後的一些考覈的東西。

當然,同學們也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不來上課,只要在考覈的時候能夠完成學校所佈置的任務就行,這無疑給了劉笑天逃課的藉口。

要不是講課的是美女老師,所有男生那猥瑣的目光盯着那一對豐滿的玉峯,否則早已經思緒十萬八千里了。

”叮鈴鈴……“下課鈴聲響過。

然後所有的同學都用處了教室,唯獨依琳老師將劉笑天留了下來。

”笑天,走,陪我走走。“依琳老師說着將劉笑天領導了一處偏僻的小徑,但是還是吸引來全校學生的一絲羨慕的目光,

依琳老師劉笑天所不知道的是:具有滅絕師太之稱,最大的原因就是依琳老師不談戀愛,不管怎麼成功和成熟的男人追求依琳老師,最後都被一一殘忍的拒絕。

有一次因爲一位學生追求依琳老師餓失敗,於是在人流密集的罪惡之都的大街上接連裸奔了一個小時,但是最後依琳老師還是無動於衷。

可見依琳老師的絕情程度有多高。

而此刻依琳老師與劉笑天並排走着,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陽光柔和的照着,微風徐徐吹着,花草的芳香夾雜着依琳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完美氣息,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美妙。

不知名的小鳥兒在高空快樂的彈唱着快樂的歌兒。

”笑天,你的本事超出了學校的預料,你知道嗎?學校現在開始暗中在保護你的安全,學校要將你培養成爲我們學校最厲害的祕密修着。“依琳老師突然開口道。

”老師……其實我修爲很差的。“劉笑天很不自然的說道。

”你就別說了,你的一切詳細信息學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先是打敗了昊天宗門的下一任掌門人歐陽飛碟,然後殺死了昊天宗門大長老,後來孤身一人大鬧昊天宗門……“依琳老師將劉笑天的一些事情講的一清二楚。

劉笑天很無語的摸了摸鼻子,顯出一副很不自然的感覺。自己的人生之路竟然被別人摸得一清二楚,這是一種怎樣的令人不自在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