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望著木香姑娘,「木香,我們在北水城住兩天再走吧?」江帆知道木香姑娘急著趕回去,江帆是以商量的口氣和木香姑娘說的,希望她能夠同意在北水城住兩天。

「啊!為什麼要在北水城呆兩天啊!我們明天一早就去救暮雪公主吧!」木香姑娘焦急地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是啊,江帆,為何要在北水城呆兩天呢?」駱靈珊驚訝地望著江帆。

「因為第五塊七彩符字的化身就在北水城,我想用兩天時間尋找第五塊七彩符咒,我只耽擱兩天,也許只要一天就夠了!」江帆急忙解釋道。

「哦,第五塊七彩符字在北水城啊!」駱靈珊驚訝道,她也聽江帆講過有關七彩符字的事情,剛好路過北水城,如果回到

「是的,第五塊七彩符字就在北水城一位女修行者步菲雪手裡,我們只要找到她就可以拿到第五塊七彩符字了。」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和駱靈珊點頭道。

木香姑娘露出遲疑之色,「這個,這個…」木香姑娘為難了,她恨不得馬上就到了暮雪公主身邊,馬上救醒她。

「木香姐姐,你不要著急,我們已經拿到了四顆靈珠,暮雪公主肯定可以救醒的,不急於這兩天時間,我看就在北水城住兩天吧。」駱靈珊拉著木香姑娘手微笑道。

看到江帆渴望的眼神,木香姑娘無奈點頭道:「好吧,我們就在北水城住兩天,如果兩天沒有找到第五塊七彩符字,那你不能在耽擱了,等救醒了暮雪公主再回來,好嗎?」

木香姑娘望著江帆,她心裡很著急,雖然說不急於這麼兩天,可是她為此等候了那麼多年,如今已經拿到了四顆靈珠,就等著救醒暮雪公主了。

江帆望著焦慮的木香姑娘,「木香,你放心吧,雖然說是耽擱兩天,但是我會儘力一天之內把事情辦完的。」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微笑道。

木香姑娘點了點頭,「嗯,我們找到客棧之後,就開始尋找你說的那個女修行者步菲雪吧。」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找到客棧之後,就去打聽有關女修行者步菲雪的事情。」

江帆等人在北水城西南找到一家客棧住下,隨後江帆找到店夥計,「店夥計,像你打聽一件事!」江帆對著店夥計微笑道。


「哦,爺,您有什麼事情,儘管問吧!」店夥計望著江帆微笑道。

「請問北水城有沒有女修行者?」江帆望著店夥計微笑道。

「女修行者?」店夥計沉吟片刻,「哦,我想起來,在北水城的東北有一座女子修行館,那裡有不少女修行者呢,您去那裡看看吧。」

江帆十分高興,沒想到北水城還有一座女修行館,看來那個步菲雪十有八九就在女修行館里呢。

「哦,多謝了!這是打賞你的符銀!」江帆一高興隨後甩給店夥計十兩符銀。

店夥計伸手接住了十兩符銀,「哦,謝謝爺打賞!」店夥計滿臉笑容,樂得合不攏嘴,他一個月才十兩符銀的工資呢,江帆一下給他十兩符銀,低得上他半月的工資呢。

「對了,那座女修行館叫什麼名字?」江帆微笑道。

店夥計抓著頭皮,「哦,那女修行館名字很古怪,叫藍人下見!」店夥計皺眉道,他不明白這幾個字的意思。

「什麼?男人下賤?這女子修行館竟然取這個名字? 騙婚總裁,老婆很迷人 !」江帆滿臉不悅道。

店夥計知道江帆誤會意思了,「呃,爺,您誤會了,那個女子修行館那個是藍色的藍,見是見面的見。」店夥計急忙解釋道。

江帆點了點頭,「哦,是這呀!」其實江帆知道這個「藍人下見」是「男人下賤」的諧音字,其實就是在罵男人呢。看來步菲雪被男人傷害了。


肯定非空長老傷害了步菲雪了,要不然他也不會讓自己帶話給步菲雪了,說什麼對不起呢!哎,非空長老肯定是泡了步菲雪,然後又甩了她!要不然步菲雪這麼恨男人了。

想到這裡,江帆對著身後的駱靈珊、木香姑娘、納甲土屍、小風等人擺手道:「走,我們去藍人下見修行館!」

江帆等人出了客棧,「江帆,這個步菲雪太有意思,竟然把修行館去這個名字?這擺明是在罵你們男人呢!」駱靈珊笑道。

「是啊,這個女人曾經被非空長老傷害過,十有八九是拋棄了步菲雪,步菲雪才這麼恨他!」江帆搖頭道,他深知女人一但痛恨男人,簡直就是恨之入骨的。

「就算非空長老曾經傷害過她,她也不至於恨所有的男人吧!」駱靈珊搖頭道。

江帆望著駱靈珊笑道:「嘿嘿,你是沒有被男人傷害過,如果我把你甩了,你肯定會恨死男人的!」

駱靈珊瞪了江帆一眼,「你敢甩我,我,我就把你殺死了!」駱靈珊氣呼呼道。

江帆急忙拉著駱靈珊的小手,「嘿嘿,靈珊,我怎麼捨得你這麼漂亮的女人呢,我疼都來不及呢!」江帆手摟住了駱靈珊的腰。

「哼,你少花言巧語了!」駱靈珊瞪了一眼江帆道,嘴角卻是微笑,身子倚在江帆肩膀上。

十多分鐘后,江帆等人來到了北水城東北,「呃,那個藍人下見女修行館在哪裡呢?」江帆望著大街,街道兩旁都是店鋪,並沒有看到女子修行館。

此時剛好有一位女子路過,納甲土屍急忙走向前,「哦,大姐,請問藍人下見修行館在什麼地方啊?」納甲土屍對著那位女子微笑道。

那女子望了納甲土屍一眼,「哦,你老婆是不是跑進藍人下見修行館去?我看你還是不要去了,否則被打出來的!」那女子捂著嘴巴笑道。

「呃,是啊,我老婆是跑到藍人下見修行館去了,我正要去找她回家呢!」納甲土屍索性瞎編道。

「你老婆為什麼要去藍人下見修行館呢?」那女子好奇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哎,這都怪我啊,我每天晚上纏著她要那個,她受不了我了,一氣之下就去藍人下見修行館去了!」納甲土屍搖頭嘆息道。

一旁的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等人都捂著嘴巴偷笑,這個傻蛋也太會瞎編了,竟然說得跟真的似的。

那女子驚訝地望著納甲土屍,「哦,你這麼厲害?晚上來找我吧,我男人不在家呢!」那女人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納甲土屍十分喜悅,沒想到隨便編的瞎話竟然釣到了一名少婦,「哦,好啊,晚上我去找你!」納甲土屍連忙點頭道。

「我就住在這附近的北水街,十三號巷子,我叫小翠蓮,晚上我在屋裡等你哦!」那女子對著納甲土屍拋了個媚眼。

「好啊,晚上我一定去,保證讓你爽歪歪!你嘗到我的厲害后,你會發現你的男人太沒味了!」納甲土屍得意笑道。

「好啊,我期待呢!你可一定要來哦!」那女子說完歡天喜地地走了。

納甲土屍望著那女子的背影,樂得合不攏嘴,口水直流,「嘿嘿,我真厲害,隨便就釣到一位美麗的少婦了!」納甲土屍擦了一下口水道。

「傻蛋,你問到藍人下見女子修行館地點了嗎?」江帆滿臉不悅地望著納甲土屍。

「呃,主人,小的忘記問了!」納甲土屍傻眼道。

「我靠,讓你打聽藍人可見女子修行館,你卻泡妞去了!」江帆立即給了納甲土屍一個爆栗子,納甲土屍腦門上發出砰的聲音。

納甲土屍手捂著額頭,一臉苦相,「呃,主人,小的錯了,馬上就去打聽!」他朝著前面一位迎面來的老者奔跑過去。

「嘿嘿,老頭,您知道藍人下見女子修行館在什麼地方嗎?」納甲土屍望著那老者笑道。

老者露出吃驚之色,「你去那裡做什麼,那地方很危險,男人可不能去啊!」那老者搖頭道。

納甲土屍故意驚訝道:「為什麼男人不能去呢?難道那裡的女人要吃人?」

「哎,你有所不知啊!藍人下見女子修鍊館是專門收留那些潑婦的地方,館長柳蘭芳更是潑婦中的潑婦,她和我們男人有仇啊,只要見到男人就打呢!」老者嘆氣道。

「呃,老頭有這麼誇張嗎?」納甲土屍不可置信搖頭道。

「哎,我兒媳婦就陳柳燕就去了那裡,我兒子去找兒媳婦,被打出來了,差點沒被那幫娘們打死了!」老者臉上露出憤怒之色。

「那群娘們太過分了!那我得去把我們老婆找回來,不能被他么教壞了!」納甲土屍故意捋胳膊道。

老者望著納甲土屍,「呃,就你這身板還去藍人下見啊,你還是別去了吧!」老者搖頭道。

「哎,我也不想去啊,可是我就是不服氣,我要去把她找回來呢!麻煩您指一下方向!」納甲土屍故意搖頭道。

「呃,你就別痴心妄想了!我看你還是算了吧,女人一但進了那地方就別想出來了!」那老者搖頭道, 婚婚欲醉:竹馬老公帶回家 ,「可是孩子想他媽啊,您就告訴我藍人下見女子修行館在什麼地方吧!」納甲土屍都要哭了,再問不到地點,回去又要挨爆栗子了。

看到納甲土屍都要哭了,老者無奈點頭道:「哎,好吧,沿著這條街往前面走大約一百多米,遇到十字路口,就往左拐,那裡就是藍人下見修鍊館!」

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哦,老頭,太謝謝您了!」納甲土屍急忙朝著江帆奔跑過去。

老者望著納甲土屍背影,「呃,小子,但願你不被那些女人打出來!」

看到納甲土屍一臉欣喜就知道他已經從那老頭問道了女子修鍊館的地址了,「傻蛋,你問到地址了吧?」江帆望著那土屍道。

「是的,主人,沿著這條街往前面走大約一百多米,遇到十字路口,就往左拐,那裡就是藍人下見修鍊館!」納甲土屍對著江帆道。

江帆揮手道:「走,我們去藍人下見女子修鍊館!」

按照老者的指引,大約五分鐘后,江帆等人出現在藍人下見女子修鍊館門前。這是一座古式的建築,外形如同茶館,三米多寬大門,大門兩旁是格子的窗戶。

門前豎著十多米才,三米多寬的招牌,上面寫著:「藍人下見」幾個大字,旁邊是「女子修鍊館」幾個小字。

門前站立兩名女子守衛,她們看到江帆等人立即喊道:「站住,這裡是藍人下見女子修鍊館,閑雜人不準入內!」

兩名女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很好,納甲土屍眼睛亮了,「嘿嘿,我是來找我老婆的!」納甲土屍笑道。

兩名女子驚訝地望著納甲土屍,「你老婆叫什麼名字?」其中一名女子冷冷道。

「我老婆叫陳柳燕!」納甲土屍對著兩名女子大咧咧道。

兩名女子都瞪大眼睛,「你是陳柳燕的老公,不對呀,上次她老公來找她,已經被我們打走了啊!你是什麼人?」那女子疑惑地望著納甲土屍。

「我是陳柳燕第一個老公啊!那個被你們打走的是第二個,那是候補!」納甲土屍瞎編道。

「你是陳柳燕第一個老公?」兩名女子頓時目瞪口呆,她們根本不知道沉柳燕的事情。

「呃,沒想到陳柳燕還有兩個男人呢,第二個男人被打走了,第一個男人找來了,怎麼辦?」其中一女子悄聲嘀咕道。

「還能怎麼辦?我們回去稟告館長,讓館長來決定吧。」其中一女子悄聲道。

隨即一名女子對著納甲土屍道:「你等等,我回去找陳柳燕核實一下。」那女子急沖沖地跑進屋裡去了。

納甲土屍立即扭頭對著江帆笑道:「主人,您就看好戲吧,小的保證把那個館長出來了,就可以打聽步菲雪的下落了!」

江帆讚許點頭道:「嗯,這招不錯,我們就看你表演了!你要演得精彩點!」

納甲土屍點頭笑道:「小的一定演得精彩點,讓您看好戲。」

大約三分鐘后,那女子帶著一名女子出現了,納甲土屍馬上猜出隨著守門的女子來的女子就是陳柳燕。

納甲土屍馬上朝著那女子奔跑過去,「柳燕,你跟我回去,孩子需要你呢!」納甲土屍苦著臉道。

陳柳燕根本不認識納甲土屍,一臉詫異道:「呃,你認錯人了吧!我根本不認識你!」

納甲土屍馬上露出一副無奈之色,「柳燕,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請你看著我們三個孩子的份上,請你跟我回家吧,孩子都等你呢!」納甲土屍一把拉住了陳柳燕的手。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陳柳燕臉羞紅,急忙掙脫納甲土屍的手,「你,你是什麼人啊!你認錯人了!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陳柳燕氣呼呼道。

「哦,柳燕,你不要這麼絕情嘛,孩子離不開你,我更需要你!每天晚上的時候,我就想到我們在一起瘋狂的時候,你的叫聲是那麼的迷人,我最喜歡你的叫聲,那比任何歌曲都好聽!」納甲土屍立即對著陳柳燕深情地道。

一旁的江帆等人都忍不住捂著嘴巴笑了,這個傻蛋真太能扯了,竟然編得如此逼真,怎麼看他都像陳柳燕的老公。

兩名女守衛也捂著嘴巴笑了,「哇塞,沒想到陳柳燕原來是這麼風騷啊!叫聲那麼大呢!」其中一人悄聲道。

陳柳燕頓時臉通紅,「你,你胡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陳柳燕轉身就要走。

納甲土屍哪能放她走呢,一把抓住了陳柳燕的胳膊,「柳燕,你跟我回家吧,不要在這裡瞎混了!」納甲土屍拉著陳柳燕就走。

陳柳燕頓時急了,對著納甲土屍喝道:「混蛋,放開我!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陳柳燕單手結印,準備施展符咒了。

納甲土屍一把抱住了陳柳燕,「老婆,我們回家,孩子們都想你呢!」納甲土屍把陳柳燕扛在肩膀上就走。

這下陳柳燕無法施展符咒了,她急得捶打納甲土屍的背脊,「你瘋了,我根本不認識你,放我下來!」陳柳燕喊道。

「哦,怎麼辦?陳柳燕要被這男人帶走了!」一名守衛驚呼道。

「呃,我趕緊去稟告館長吧!」一名守衛急忙跑去稟告館長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