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錦洛端過,與人碰了杯。只淺淺一口,眉頭微凝眼中劃過一絲驚疑。仔細體味又什麼都沒有。淺淺一笑,只當是檸檬中生澀的味道。再一口全部喝下。

鞏晶晶站在不遠看着,嘴角勾起一絲詭異的笑。

許是酒吧的氣流不通,隨着夜深,人越多。煙霧繚繞夾雜其中,更是多了幾分窒息。

蘇錦洛感到有些氣悶,和好友道了一聲歉去了洗手間。人來人往的酒吧。沒有注意身後一人不遠跟隨。感到有些熱,她站在洗手檯前用冷水拍拍臉。當擡頭看着鏡中的女子,驀然一怔。

鏡中粉腮緋紅,雙目含着盈盈春意水光的少女,是她嗎?

她輕咬嘴脣,鏡中的少女更添嫵媚惑人,突然一股燥熱自小腹竄起,她微愣,驚色一閃臉色變得極爲難看。

精通毒術的她如何不知自己這種感覺的原因,春色流連的眼眸閃過一抹冷然,藉着身體的遮掩按下手機一號的快捷鍵,魅惑的臉上浮現一抹狠色,指尖夾着一枚鋒利的刀片,才走了出去。

一出洗手間,蘇錦洛就被三個穿着鬆垮大衣,頂着金色頭髮的古惑仔攔住。這樣的高級會所出現會出現這樣的人,顯然不合常理。

與此同時,三人也看到了雲染,頓時眼前一亮。媚意流轉的蘇錦洛的絕美中,更添一絲魅惑,開始口花花起來。

“喲呵,看看這是誰呀!這不是我們的大明星嗎?”

“真人比電視上更漂亮呀!說真的,我們還沒看過活生生的大明星。”

“大明星怎麼了,看這紅着的小臉,滿眼春色,是想哥哥們好好疼愛一下嗎?”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用語言調笑着,緩緩逼近。似乎有人刻意阻攔,人來人往的洗手間這麼一會兒居然一個來洗手間的人都沒。

蘇錦洛側頭,看着洗手間轉角的陰影,計算着靳夜趕來的時間,冷着臉垂下的一手夾着刀片,另一手扣着毒藥。

靳夜接通手機,電話那邊傳來的卻不是蘇錦洛的聲音。聽到電話那頭的說話聲,靳夜渾身的氣息驟然一冷,幾乎有寒霜在身邊凝結。他只聽着從那邊傳來的聲音,腳下卻是重重踩下油門,車子如同離鉉的箭驟然飈射出去,在車流中驚險的穿梭,卻依然覺得怎麼如此之慢。

此刻,蘇錦洛正背倚着冰涼的牆,以緩解身上涌現的燥熱。她只涼涼地看着幾人,嗓音微微的黯啞,冷聲道:“你們是誰派來的?”

她試圖拖延着時間,微微垂眸,眼中殺意一閃。恨她如斯的人,不過那麼幾個。可是有能力把這些人給弄進這個地方的,可不是那幾個人能夠辦到的。

而且,還知道她醫術不錯,給她下的藥都是無色無味的高級貨,一般人根本弄不到。藉由檸檬片淡淡的澀味,讓她都沒能察覺。

不過不管是誰,敢對她出手,不知承受得了之後她的報復不。

只是,這三人也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蘇錦洛的打算。只是呵呵一笑,靠近她的腳步卻絲毫沒有減慢。

這藥性太烈,蘇錦洛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臉上露出驚慌,看着圍上來的三人,瑟縮了一下,躲開一隻伸過來的手。

這脆弱的躲避卻讓三人更加的興奮,一想到出現在電視上的大明星將在他們伸向婉轉承歡,便滿是迫不及待。

蘇錦洛皺着眉厭惡地看着幾人伸過來的手,驟然手中寒光一閃。

“啊!”慘叫聲響起,利刃閃電般劃過三人的手腕,直接挑斷了手筋。三人幾乎完全一樣的姿勢,完好的左手抱着右手,嘴裏發出痛苦的呻吟。

蘇錦洛不等三人反應過來,另一手白沫一揚。做完這一切她終於支撐不住,順着冰冷的牆壁滑下跌坐在牆角,忍不住輕吟。

“嗯~”綿軟的聲音,魅惑動魂,只讓人聽得便不禁酥了。便是蘇錦洛聽得這般嬌羞媚人的音調從她的嘴裏發出,本就燦若紅霞的臉再多了一分血色,更別提見到她這般醉人心魄模樣的男人。

好在,眼前的三個男人中了她的迷?藥已經昏倒在地,聽不得,看不得。

電話那邊靳夜卻剛從車上下來,拿着手機順着定位地圖上的指示剛走到門口,便聽到那婉轉的調調。不過再魅惑勾人,此刻他擔心着蘇錦洛,心裏也生不出半分的旖旎,更多的是擔憂。

接近洗手間,他看着空蕩蕩的走道中間放着維修中禁止通行的指示牌,心中本就冰寒的神色更是冷凝。大步向前走去,剛走沒兩步便被一侍者攔住。

“先生,前方設備損壞正在維修,請……”

只是靳夜沒等他說完,就揮手將他打開。

“滾!”

本就急切的腳步更快,侍者還沒來得及阻攔就已經消失在轉角。

“錦錦!”當他看着手機上指示蘇錦洛的位子近在咫尺,順着方向看到她跌坐在地上的身影和地上三個刺眼的男人,瞬間驚慌佔據了大腦。驚惶地向着那道嬌小的身影奔去,當看到蘇錦洛只是面色潮紅,完好無損,才驚惶稍退,只蹲下輕柔地攬過她將她抱在懷裏,一遍遍喚着她:“錦錦,錦錦!”

蘇錦洛已經模糊只是勉強堅持的意識在靳夜的呼喚中微微清醒了一點,看到靳夜熟悉的臉,鼻翼中傳入熟悉的氣息,她勉強地勾了勾嘴角,下一刻被壓抑的藥性再也控制不住。

“阿夜,恩~難受!好難受!”她抱着他,在他懷裏輕蹭着,婉轉低吟的聲音魅惑入骨,聲聲直達他的心底。

靳夜臉色微變,這才察覺蘇錦洛的情況不對。不是他以爲的不小心喝了酒,而是,中了藥。他完全沒有想到,以她的能力居然還有藥能夠騙過她。

“該死!”他不禁低咒,滿心着急。看她滿臉的通紅,就知這藥性之烈,她的身體根本不能承受這樣的刺激。

藥性已發,去醫院也是無法補救,留給她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有人以身爲她解藥,或者依靠她的意志堅持過去。可是兩種選擇,她的身體都難以負擔。

蘇錦洛卻隨着他的話,潛意識地委屈着,嗚咽一聲,奶貓一般喚得更加的急切:“夜,阿夜,難受!阿夜,我難受!嗚嗚~”

“錦錦,乖,再忍忍。我帶你回家。乖啊!”靳夜驟然反應過來,趕緊輕哄着,向外走去。剛好,助理明一接到他的電話剛剛趕到。

當看到靳夜懷裏不安分地扭動着的蘇錦洛,明一的臉色驟變。他可知道靳夜對懷中的女孩有多麼寵愛,可這情況,分明是有人動了不改動的人。

他微微斂眸,心中明了這次boss的怒火是要以鮮血才能澆滅了。

果然,如他所料,靳夜腳步未停,只匆匆與他錯身而過,陰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查,我要一個不少的知道都有誰參與設計了我的人。”() 掛完電話,聶義天再次不自覺的回頭看了一眼。

冰雪聰玲警覺的往後收着身子,不敢讓他發現一點異常。

直到聶義天離開,她才從樓梯間走了出來,而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出了一身的冷汁……

“聶義天……”她看着聶義天離開的方向,一顆心不由的提到了嗓子眼兒,“那是你嗎?!”

否則的話,爲什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戾氣怎麼會那麼重?

而他的眼神更加可怕的……像來自地獄。

怎麼會這樣?

難道跟那個叫小菲的死有關?

不過,小菲怎麼會死?

又是怎麼死的?

剛剛聶義天在跟誰打電話?他的神色怎麼……那麼可怕?

——

與此同時,雲端。

被區少辰下了“禁足令”之後的穆井橙,百般無聊的坐在客廳裏,翻看着最新的服裝雜誌,整個人卻無法安靜下來。

她知道,她在擔心區少辰,更是無法控制的去想區景軒的事。

所以,整個人不自覺的顯的有些焦躁。

“井橙,我出去買菜了啊……”張媽拎着袋子往外走着,原本只是跟穆井橙打個招呼,可發現她在發呆的時候,不由擔心的問道,“怎麼了?有心事?”

“哦,沒有!”穆井橙搖頭,“您路上慢點兒。”

“好!”張媽笑了笑,然後走了出去。

看着張媽的身影消失,穆井橙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事情她無力改變,那麼只能坦然接受了。

更何況,區少辰做事有分寸,而區景軒的事又與自己無關。

這麼一想之後,穆井橙的心裏也舒服了很多,爲了讓自己的大腦得到放鬆,也爲了讓自己的心不再那麼雜亂,穆井橙將雜誌放到一邊,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電視裏全是一些無聊的八卦節目,穆井橙並不喜歡。

而且,她也不知道想看什麼,所以就一下一下的換着頻道。

突然,電視屏幕停留在一個法制節目上,一個嘈雜的畫面映入眼簾。

穆井橙原本對這些節目並不關心,但出於一種好奇心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可這一停,卻讓她突然陷入了恐慌,直到畫面漸漸變的更近,也更清晰一些之後,突然一發不可收拾……

“據瞭解,這個女孩兒曾經遭受過非人待遇,曾有人將她斷手斷腳,幸虧有人救助,否則她不可能活到現在……”

“這件事情目前還在調查當中,而這個女孩兒目前除了喪失了行動和自理能力之外,也喪失了語言能力……”

“不過,據相關專家稱,她除了不會說話,沒有自理能力之外,智商正常,思路清晰,並且已向警察透露了她的姓名……”

“……”

主持人還在說着什麼,穆井橙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

屏幕上,一頭雜發的女孩兒,面孔已經消瘦的幾乎認不出來,可她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她。

她是穆井薇!

那個曾經以爲是自己親妹妹的女孩兒,那個差點兒將她害死,差點兒讓她藏身於萬劫不復的妹妹,她竟然……還活着?

六年了,她以這樣的狀態是怎麼活下來的?

又是在哪裏生存下來的?

正在這時,家裏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

或許是穆井橙太專注了,也或許是她此刻正處於驚悚之中,所以當電話響起的時候,她竟不由的嚇了一跳。

隨即,從那種驚悚之中抽身而出,轉頭看向座機的方向。

是一個陌生號碼,而且同樣是座機。

穆井橙不知道是誰,可還是條件反射般的接了起來,即使如此,她的目光依然緊緊的盯着電視屏幕,不肯移開。

“喂?”她敷衍式的接着電話,耳機卻在電視上。

電話裏微微停頓了一下,隨即便出一個女人的聲音,“請問是區宅嗎?”

穆井橙微愣,目光從電視上收了回來,“這裏不是區宅,是雲端,請問你找誰?”

座機,打錯電話的可能性很少,而且還是問區宅的。

現在的區宅早已沒人居住,又怎麼可能會有人打到這裏來問區宅的事?

一瞬間,她不由的提高了警惕。

腦子裏更是不自覺的浮現出了區景軒的面孔。

他的越獄,到底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誰也不知道。但不知道爲什麼,一種直覺告訴她,這件事情……跟區景軒有關!

電話裏的人略微遲疑,這才繼續道,“你好,我找穆井橙,請問她在嗎?”

“我就是!”穆井橙答應下來,卻是謹慎的聽着對方的反應,“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B市慈善協會的會長,請問你認識一個叫穆井薇的女孩兒嗎?她大概二十幾歲。”

聽到這裏,穆井橙的心裏“咯噔”一聲沉了下去。

目光也不由的看向了電視屏幕。

那裏早已沒了穆井薇的身影,節目也由廣告所代替。

一瞬間,整個客廳裏變的寂靜了下來。

“認識!她是我……”穆井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出了那個詞,“妹妹!”

曾經是!

就算穆井薇和顧嬌嬌從來沒有把她視作親人,就算她們處心積慮的想把自己從那個家裏弄走。

但她不得不承認,在那一段時間裏,在穆井薇搶走區景軒,甚至差點兒毀了自己之前,她還是把那個女孩視作親人的。

至少在她的概念裏,穆井薇是爸爸的女孩兒,她身上流着和自己一樣的血。

可到頭來,一切都是假的!

她和自己……什麼關係都沒有!

但雖然如此,她還是在這個時候“認”了她,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也不管她從哪裏突然冒了出來,穆井橙都不可能坐視不管。

更何況,當初她落的如此下場,也是因爲自己。

她不想把事情搞的太複雜,更不想因此而牽連區少辰。

所以,她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看似很平靜的……承認了。

“不過,她失蹤很久了,您找她有什麼事嗎?”穆井橙掃了一眼電視屏幕,並不自覺的把電視的聲音調到了最小。

她不善於撒謊,可是這件事情,她必須得這麼說,否則的話,有些事情便會露餡,更會再次把區少辰暴露出水面。 “小顏,什麼事?”好聽的聲音輕輕詢問着。

話筒裏傳來宛顏熟悉的聲音:“雅靈,你真的要嫁給冷莫言嗎?難道不再考慮了嗎?”聲音裏透着些焦慮,她知道,這是因爲宛顏關心自己。

“嗯。”點着頭,望了望對面鏡中的自己,一襲婚紗在身,還有後悔的可能嗎?

“我是沒什麼啦,只要你幸福,可是……”話沒說完,話筒那頭傳來一陣小小的爭吵聲,一陣沙啦聲之後,聲音再度響起,卻換成了一個男音。

“雅靈。”聲音有些沉重,她還是聽了出來,這是誠宇傑的聲音。

“傑宇哥,你……”他怎麼會和宛顏在一起?

“雅靈,我才知道你是矍有財的女兒,但你不能嫁給冷莫言,他,他,他,不好。”支吾了半天,那頭的誠傑宇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詞才能既恰當又準確地將冷莫言形容出來。

不好?那又怎麼樣?她已經答應了。誠傑宇還在試圖說服她,甚至要她逃婚,並願意過來接她離開。雅靈緊了緊握手機的手,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道:“傑宇哥,謝謝你,我已經決定了,不會變的,再見。”

“喲,這是給誰打電話呀,不會還有情郎等着吧。”白色的門再度被打開,一股濃重的香水味迅速漫延開來,嗆得雅靈連打幾個噴嚏。二姐雅倩身穿一條緊身超短裙,踩着七寸高跟鞋,扭着滾圓的屁股走了進來。她臉上化了濃重的彩妝,根本看不清本來面目,卻遮不住滿臉的厭惡之氣。

她哼着鼻子,不屑地看向雅靈,眼裏滿滿的是隱藏不住的嫉妒。本來是由她與冷莫言相親的,該死的被她搶了去!她身上穿着世界知名設計師away設計的婚紗,這是冷莫言親自請他設計的,本也應該穿在她的身上,真是太……

纖長的手指狠狠地糾在一塊,直抓到指節泛白,指甲陷入肉中。

“二姐有事嗎?”有意忽略掉她的一切表情,雅靈皺着好看的眉毛,淡然地問道。

雅靈的淡然讓她相當難受,有那麼一刻,她甚至想跑上前去將她那張好看的臉撕個稀巴爛!“你驕傲什麼!狐狸精,不要臉。”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她搜索着最刻薄的詞句,以求得在言詞上取得一點安慰。“你娘偷人家老公,做小三,你呀,也強不到哪裏去!”

雅靈的臉白了白,細緻的眉頭鎖在了一處,小手握成了一個拳頭。“二姐,有些事不要弄反了。”明明是母親先認識父親的,大媽憑着殷實的家庭條件,硬逼着父親與她結婚。

雅靈的外表柔弱,內心卻是剛強反叛的,她能脫離家庭的支助邊工邊讀,就不再害怕這家裏的任何一個人。嫩白的小臉以最優美的姿勢對上了二姐,眼裏閃着堅定與自信。

原想激怒別人,最終怒氣騰騰的變成了自己。矍雅倩豎起了兩道經過精心描修的眉毛,露出一副兇巴巴的表情。“得意吧,看你能得瑟多久!” 幾天就是國慶了,現在的國慶也就放假三天,那天割韭菜時小鷗就想着要弄點新的調料種子,空間裏的那些植物種子,在小鷗看過那本書後才清楚,基本上都是珍貴的藥材種子,調料食材是一點沒有,想要種子看來還要進城去前幾天廠裏有人去上海出差,小鷗叫江姐去和別人打過招呼,幫弄點稀奇的種子回來,可是人還沒回來,現在想種,就要自己進城搗騰些,可小鷗重生後還一次沒進過城,想着暑假賺的錢還放着,總要派點用處吧,找幾個姐姐肯定沒用,還是直接找老爸商量吧

小鷗:爸,國慶我想去市裏玩,我好久沒去了

鷗爸:哦,那就去吧,帶上你弟弟妹妹

小鷗:我想去種子公司和新華書店轉轉

鷗爸:又有啥想法了

小鷗:去看看有沒有別的種子,上次供應科有人去上海出差,我讓江姐和他說帶點種子回來,可到現在人還沒回來,可是眼着立秋了,我還是想進城看看有沒有可以種的

鷗爸:嗯,雪裏紅就要收了,地也空出來了,你想種就再種一點吧,不過你的學習可不能耽誤啊

小鷗:我知道了,上次班測時,我一科都沒掛紅燈,英語還考了80多分呢,老師都表揚我進步很大哩(心汗,及格就是小鷗的要求,也忒低了吧,親們不要鄙視,因爲前世的小鷗成績是實在太差,要不咋能在五年級時留級呢,能全考及格也算是一大進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