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哼…鄭成風!昨日你傷我吳家上十人,今日我便就要你鄭家雞犬不留!”

當幾人走到前院之時,發現前院的那個練武場上已經是聚集了上千人,其中爲首的一名白眉老者大聲的叫囂道。他口中所叫的鄭成風當然就是振威武館的館主。

“這白眉老者便就是吳家武館的館主,吳三奎,他和我們館主鄭成風的階別一樣都是初級武將!”王大壯低聲在秦飛的身邊說道。

秦飛現在也是早已知道,在回龍鎮的衆多武館家族中,只要是排名在前二十名以外的武館家族一般都是沒有中級武將以上級別的高手。這些家族的名次也均是按照家族中那些武將武師的數量來進行排名的,因此這些排名榜前二十以外的家族雖然初級武將都有一些,不過中級武將卻是寥寥無幾。

“完了,你看見沒有,那邊的幾個老頭子全部都是武將階別,他們均是這回龍鎮其他幾個家族的家主,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武將,我看這次我們武館真的完了。”王大壯滿臉的驚愕之色。

“吳館主,你要對付我一個小小的振威武館也用不着這麼興師動衆吧?難道你忘了,白雲宗早有規定,武館與武館之間的大規模戰鬥必須先下戰書,你戰書未下便就帶上這麼多人興師動衆的跑來,難道你是將白雲宗定下的規矩置於不顧?”這方陣營中一名五六十歲的老者一臉不屑的說道,老者神采奕奕的站在廣場的石臺之上,臉上洋溢着一絲自信的笑容,。此人正是那振威武館的館主鄭成風。

他知道吳家要想今日就這麼搬到他振威武館也並不是那麼難的,畢竟大規模的戰鬥可不是他們想打就敢打的。

“鄭成風,你別高興的太早,今日我便就是帶着戰書來的,你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吳三奎冷冷的喝道。

“我們陳家莊也是來下戰書的!”

“我們郝家也是來下戰書的!”

“我們丁家也是!”

……

與此同時那吳三奎身旁的幾名老者全部都大聲了叫了起來,說着幾人每人都將一封信函一起扔向了鄭成風,一時間戰書就像雪片一般的飛向了鄭成風,眨眼間他的手中竟然便就有了六封戰書。

這下鄭成風微微的有些呆了,他沒想到別人今日前來不過就是先給自己一些壓力,下一下戰書而已。

“三日之後,我們會一起來振威武館進行挑戰,輸贏便就以整個武館來作爲賭注,希望屆時鄭館主不要令我們失望啊!哈哈…”吳三奎說着高興的大笑着揚長而去。

“他孃的,他與吳三桂到底有什麼關係?”秦飛一臉不屑的望着吳三奎遠去的背影,緩緩地說道。 第135章 戰書風波

一羣人如風一般的襲來,又浩浩蕩蕩的開了回去,目的便是給大家一個震懾,說白了無非就是一個下馬威,真正的好戲便是三天之後的決戰。

振威武館的衆人均是被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給驚得寢食難安,尤其是一些本來就是想來混口飯吃的護院,更是紛紛開始變節各奔東西。

“館主…雖然我很想與振威武館一起共存亡,可是實在是情非得已,因爲我家有一百歲的老祖母,還有八十歲的老母,外加幾個一二十歲的孩子以及幾個兩三歲的孫子……”

“行了…行了…七長老,你就先走吧!”鄭成風說完對着臺下的七長老擺了擺手,臉上又平添了一絲憂愁。

這已經不知道是今日的第幾個館中比較有分量的人來向他告辭了,雖然現在正是振威武館用人之際,不過既然別人一心要走,他又怎麼留得住,再說像這些明明已經沒有心思留在這裏的人即使留下了他們,也別指望他真的能幫得上多大的忙,因此想走的人他一個也沒挽留。

“秦飛,大壯,不如我們也走吧!這振威武館已經成了一個是非之地了!”亂砍亂殺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像這樣的挑戰他可是最清楚不過的了,打起來那都是真正玩命的,別人幾家武館一起挑戰,雖然打的是車輪戰,但是憑振威武館的一己之力又怎麼去抗衡別人六家武館依次輪番挑戰,就是累也能夠把人給活活地累死了。

“大壯,你的意思呢?”秦飛也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對於他來說自保當然是不成問題,可是萬一一發生混戰要想再保護好這兩個朋友的安全卻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哦,我在這振威武館一直呆了二十多年了,不管怎麼樣,我都會與振威武館呆在一起!”王大壯想也不想的毫不猶豫地答道。看的出來他在振威武館雖然地位卑微,可是他對振威武館的感情還是挺深的。

“嗯,好,既然你要留下來我當然得陪着你,亂砍亂殺,你就先走吧,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們有緣再見!”秦飛緩緩地說道。

“秦飛,大壯,說真的,我這次出來都是偷跑出來的,本來就是振威武館沒有出這樣的事情我也是打算走了,因此我必須得先走一步了,並不是我怕死,你們都知道我並不是那種怕死之徒,再說我就算留下也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否則我也會再多等兩日。”亂砍亂殺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過秦飛當然知道亂砍亂殺確實並非那些貪生怕死之輩,他相信他的確是因爲家中有事或許還有別的什麼難言之隱。

秦飛與王大壯送走了亂砍亂殺之後,王大壯由於被人安排做事了,於是他一人閒的無聊又在房間之中修煉起來。秦飛知道這修煉一途就好比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直以來他不管是什麼時候只要一有時間他便就會勤加修煉,尤其是這段時間就是再忙他也是會抽出一些時間來修煉,令自己隨時都保持着充沛旺盛的精力,因爲他非常清楚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去處理。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混進白雲宗去伺機救人,可是他知道這樣實在是太冒險了,說不定不僅藥仙兒救不到反而還會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條小命。既然知道白雲宗過段時間會有那樣的一個大會,他覺得趁那個機會混進白雲宗是最合適的選擇,這兩天他也一直都在想該怎麼去搞幾份推薦信函,本來他也有本事衝去各大武館直接去搶十封信函回來,不過那樣做的話勢必會引起一些強者們的關注,尤其是萬一引起了白雲宗的關注的話,那麼說不定自己的身份就會暴露,在秦飛看來,直接硬搶是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之後才能使用的下下之策。

不過就在今日六家武館同時向振威武館下戰書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機會來了,在此時秦飛的眼裏這六家武館分明就是來給他送推薦信函的。

並不寬敞的房間之內秦飛周身薄霧縈繞,沉寂在修煉之中的時間無疑是過得最快的,這一入定兩天時間轉眼即逝。只見一隻緊閉着雙眼的他終於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當他剛一睜開雙眼之際一抹耀眼的金光頓時從他一雙黝黑的眸子中爆射而出,若是一般人看見如此一幕的話,定會被他的這一眼直接瞪的失魂落魄,這邊便是一箇中級武將強者瞬間爆發的氣勢,並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住的。

“哎…這高級武將估計是沒那麼容易再輕易突破的了!”秦飛幽嘆了一聲,這次修煉他又是吸收掉了半瓶的石靈聖水,這石靈聖水雖然對於修煉很有神效,不過如此頻繁的使用,秦飛感覺到那效果竟是也越來越小。

此時他身上的石靈聖水已經是隻剩下了不到兩百瓶,這石靈聖水雖然此時對於秦飛的修煉幫助已經不是很大,不過用來療傷卻是依舊效果不凡,因此這身上用一瓶便就少一瓶的石靈聖水秦飛也是用的越來越心疼。

不過他知道自己此去白雲宗危險重重,若是能夠在這段時間突破到中級武將的話,無疑自己的勝算又會大上不少。

緩緩的起身之後,秦飛緩步走出了房間,他發現自己的這一修煉已經是到了第三日的傍晚時分,明日振威武館便就會迎來一場大戰,所有振威武館留下來的人中都只剩下了鄭家的嫡系族人以及一些在振威武館呆了很多年的老人,像秦飛這樣只來幾天還沒有走的人實在是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因此秦飛走出房間在遇到振威武館的人時,衆人都是客氣的跟他打着招呼,很明顯他這種毅然留下來打算與振威武館共存亡的人也是備受振威武館衆人的尊重。

秦飛一路不知不覺的緩步走到了後院的一處花園,花園中奇草樹木,涼亭水榭應有盡有,也算得上是一處很不錯的清心之地。突然,他聽見前方隱隱的傳來一名女子低聲哭泣的聲音,聲音很小,並且離此時秦飛所在的位置還有着一段距離,不過這聲音對於現在的秦飛來說卻是聽得異常清晰。

“誰在那裏哭?”

循着聲音的來源,秦飛緩步走了過去。 第136章 護花使者

約莫十數息後,秦飛終於是看見了聲音的出處,聲音出自一名端坐在一處石凳之的二十歲左右的女子。

女子一身錦衣玉服,三千黑絲被高高盤起用一隻玉釵紮在一起,令人一看便就平添了一絲高貴的氣質,尤其是當西邊的夕陽餘輝斜照在女子身上的時候,更是令得她給人一種仙女下凡般的感覺。

此時她正在低頭哭泣,因此秦飛並沒有看清這女子的容貌,不過就憑以上幾點他已是知道這女子是誰,因爲秦飛前幾天在七長老的刁難下就是因爲想再見上這女子一面才勉爲其難的留了下來。

據王大壯所說這女子乃是鄭成風的一名遠方的親戚,好像是因爲家中出了什麼大的變故去年投靠到鄭家來的,在這鄭家來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一直都是深居簡出,除了鄭家中的一些嫡系族人和對鄭家死心塌地的老人很少有人看見過她,就是秦飛也是上次無意之中有幸看見了那麼一眼。

“姑娘有何心事,爲何獨自一人在此垂淚,若是不嫌棄的話能否對在下告知一二,大家同是時天涯淪落人,我們可以相互述說一下心事,心裏或許就會好受一些了!”秦飛雙手背在身後站的如一棵挺拔的青松,他以自己的右側面對着那位姑娘,擺出一副自以爲酷的不行的姿勢,憂鬱的說道。

“哼…”令秦飛意想不到的是,那女子竟然看也不看秦飛一眼,站起身一聲冷哼,扭頭就走,令得自以爲長得很帥的秦飛差點沒有一頭栽倒在地。

“什麼玩意兒,給你點顏色你還真想開染坊了!”秦飛對着那位姑娘的背影輕叱道。這可是他來這個世界在女人跟前第一次吃癟,因此就是一直對凡事都看的比較開的他也是覺得有些不快,不過雖然心裏的確是有些不舒服,但是他當然也不會耿耿於懷,作繭自縛。

又在花園閒逛了一番之後,秦飛便就回到了自己的睡房之內,當他正準備繼續盤腿打坐修煉一番的時候,門口卻是突然傳來了王大壯的聲音。

“嘣嘣嘣…秦飛,館主在召集所有武館的人去廣場之上集合,你快點!”王大壯一邊大力的敲着秦飛的房門,一邊大喊大叫道。

“吱呀…”

“什麼事?風風火火的?”秦飛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不過看來應該是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王大壯急急忙忙的說道。平時很喜歡賣關子的他,此時也是變得不再吞吞吐吐。


“哦,行,走吧!”

秦飛說着便就跟着王大壯疾步向着廣場行去。

偌大的廣場之上此時雖然也是站了上百人,不過此情此景對於振威武館的人來說,總覺得往日比較熱鬧的振威武館此時已經是變得異常的冷清,從大家的眼神之中所看到的皆是無盡的失落。

“各位族人,各位一心一意爲我振威武館效忠的各路英豪,老朽今日在這裏先謝謝諸位了,明日便就是我振威武館數十年來所面臨的第一場最大的護館之戰,我知道在座的諸位都是一心一意的跟着我振威武館的人,可是想必大家心裏都很清楚,明日一戰我振威武館的勝算幾乎等於零,或許明日一戰之後我振威武館便就會在這回龍鎮除名,因此今日我希望大家若是家中還有人丟不開的能夠連夜搬走…”

廣場的平臺之上,鄭成風對着臺下的衆人恭敬的說道。他的身邊則是站着家族中僅剩的大長老與另外三名長老,從衆人的神情中均是看到了一臉的凝重與決然,看得出來這些留下來的人也的確都是將自己的命豁出去了的。

“館主,你平時待我們不薄,雖然我們並不是你鄭家之人,可是我們一定會與振威武館功存亡的!”

“對,管他幾家武館一起來挑戰我們振威武館,他們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館主,你這麼說就是在打我們的臉,我們這些人既然選擇了留下來,我們便就一定會堅守到底!”

……

鄭成風的話音剛落,臺下的衆人便就傳來一陣鬧哄哄的吵鬧之聲,不過大多的都是在表明自己的決心與立場,由此可見,平時鄭成風的爲人還算的上是不錯的,否則在這種危難之際他也無法凝聚這麼多的力量。

“好,既然大家都已經鐵了心的跟着我振威武館了,那麼今日我便有一事相求,我有一名遠方的親戚,乃是我小妹之女,明日我振威武館便就會有一場血戰,因此我打算今晚送他出城,希望能夠有英雄豪傑甘願擔當此任,保我外甥女一路平安!”

“我去!”

“我去!”

…..

鄭成風的話音剛落,臺下便就響起了一陣高呼之聲。

“呵呵…原來誰都願意做護花使者啊!”站在人羣中的秦飛如無其事的笑道。

“好像這個女子在我們館主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就是我們館主的親身子女他也是並沒有打算送出城,可是這名女子館主卻是已經下定決心必須要將其送出城去。”秦飛身旁的王大壯此時也是一臉凝重的說道。

“用不了那麼多人,去送我外甥女出城的人不能超過五個,否則人太多的話目標就會增大,萬一引起其他六家武館人的懷疑,那便就很難出城了!”鄭成風一臉嚴肅的說道。

“其實我的心裏已經是有了人選,就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去?”

“館主,你就直接點將吧,點到我們當中的誰若是不願意去,我第一個跟他沒完!”臺下的一人聽見鄭成風那麼一說,立馬大聲的叫道。知道的人其實也是很清楚他完全是一腔熱血,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是在與鄭成風唱雙簧的。

“下面我點到的五人均是就在諸位當中,若是有人不願意去的,我鄭某絕不勉強,鄭天啓,鄭天罡,鄭玉成,風休元,秦飛! 快穿:佛系少女的作死日常 ,去保他一路平安?”鄭成風一臉期待的看着臺下的衆人,如鷹眸一般的眼神在衆人的臉上徐徐掃過,令得衆人均是有着一種心裏的心思都被看穿了的感覺。

“呵呵…這麼給面子,還有我的份?”秦飛嘴角一撇,淡淡地笑道。

“小子,可能是因爲你那天將七長老打下了臺,大長老已是看透了你的實力,所以纔將你的名字也列在了其中!”王大壯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過,這可是好事啊,若是這次你們護送小姐有功的話,想必得到的好處足可以趕得上你在這裏當上一年護院的俸祿了!”

(看在我電腦壞了在網吧都還在堅持碼字的份上,大家花花來兩朵啊!) 第137章 出城

“我沒有意見!”

“我願意去!”

“我也願意!”

“在下遵命!”

…..

其餘四人想都沒有想便就答應了下來,現在只剩下秦飛一人還沒表態,此時臺上的鄭成風與那大長老好像已經找到了秦飛的位置,兩名初級武將強者均是兩眼若有若無的在秦飛的身上淡淡的掃着,看得秦飛渾身都是有些不太自在。

循着臺上的兩名初級武將強者的眼神,臺下的衆人也是發現了秦飛所在的位置,一時間衆人也都是知道這護送隊伍的最後一人便就是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有的人頓時心生妒忌覺得很不服氣,而有的人則是看秦飛似是在猶豫不決,他們便兩眼冒着熊熊的怒火,死死的盯着秦飛,看那樣子要是秦飛敢說一個不字,估計很多人都會一下衝向秦飛,將他揍成肉泥。

“在下也願意走一趟!” 攻妻不備 。其實秦飛本是很樂意去當這麼一回護花使者的,不過一想起先前在公園與那高傲的女人搭訕別人甩都沒甩他的情景他就感覺到心裏有些不爽,現在又要自己去保護她,他的心裏還是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見秦飛也答應了下來,鄭成風與大方老陶千刀均是露出了一臉和煦的微笑。而臺下其他衆人看秦飛的臉色也頓時好上了很多。

又簡單交代了一番之後,秦飛與另外的幾人便就被帶到了鄭成風的臥室之內。

“這是一千下品靈石,只要你與他們幾人將我外甥女送去風城,你便就可以自行離去了,當然,到了風城,我相信風城的城主也是會還有其他厚禮相贈的,小兄弟希望你能夠助他們幾人一臂之力!”鄭成風對着秦飛客氣的說道。

“呵呵…館主客氣了,我一定盡力就是!”秦飛輕笑道。此時他已是看得出來,這護送那名女子出城的五人其中三人是鄭家的嫡系,還有一人應該是與那風城有着什麼聯繫,說起來估計也就是他一個人是個外人,不過想必別人也是已經隱約的猜到了自己的實力有些不凡,所以才請自己加入的。

幾人簡單的準備了一番之後,這才五男一女輕裝上路。當秦飛在出振威武館後院的一處別門的時候,終於是在前來送行的鄭成風身旁看見了那名女子,這一次也是秦飛第一次有機會如此近距離的看清女子的容貌。

女子長着一張秀氣的瓜子臉,裸露在外的肌膚潔白如玉,此時爲了掩人耳目她穿着一套粗布素衣,不過儘管這套粗布素衣並不是很合她的身,卻依舊遮擋不住她胸前巍峨的峯巒及纖細的腰肢,一套平常老百姓所穿的衣衫穿在她的身上依舊是擋不住她的萬千風華,此時只見她一對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眼中又是有着些許淚光閃動。

“雙兒,他們五人會誓死護送你去風城,只要到了你叔叔那裏,想必他一定會只有安排,你們且趕緊趕路吧!”鄭成風對着被稱作雙兒的女子關切的說道。

“舅舅,您多保重!”被稱作雙兒的女子對着鄭成風微一欠身,便緩步向着門外行去。

“你們幾人與這位少俠一定要保全好無雙的安全,否則他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也就不用回來了!”秦飛幾人臨行之前,鄭成風再次一臉嚴肅的叮囑道。

“謹遵家主吩咐!”

“館主,你就放心吧, 假面權婦 !”秦飛也跟着答道,幾人話畢頭也不回的踏出了別門向外行去。

“千刀,那小子真如你所說的,是一個武師大圓滿嗎?”待秦飛等人走後,鄭成風對着身旁的大長老陶千刀說道。

“館主,我自問還沒有老眼昏花,這小子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境界卻絕對至少也是高級武師以上,否則那日老七也不會被他一掌便就逼下了石臺!這小子定是使用了什麼祕法將自己的氣息全部都包裹住了,因此我也不是非常確定他到底是高級武師還是武師大圓滿!”陶千刀一臉認真的說道。

“嗯,這就最好,館內武師大圓滿的人一共只剩四人,此時四人全都派去保護雙兒了,現在我們館中還能夠拿得出手的人也就只剩下我們兩個老傢伙了,明日一戰我們哥倆看來就得一起奔赴黃泉了!”鄭成風一臉雲淡風輕的說道,似是此時他所說的黃泉好像是什麼好地方似的。

“呵呵…我們哥倆當年一起創建這振威武館本就是一時興起,能夠將振威武館帶到今天這一步,我們也算是了啦一樁心願,只是希望你那千金之軀的外甥女可千萬別有什麼事就好!我們這把老骨頭就算死了又何惜之有?”陶千刀呵呵一笑,此時他的樣子也是沒有了平時的那股威嚴與霸氣,反而突然變得平易近人起來。

….

“來者何人?這麼晚了出城所爲何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