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硯臉上浮現了極其愉快的、發自心底的惡作劇笑容:“雁夜,我要說,如果你的目的是不讓他人捲入其中的話,不覺得稍微有點晚嗎?你知道遠阪家的姑娘來這有多少天了嗎?”

“什麼?!”

忽然襲來的絕望,一下子刺穿了雁夜的心。

“老頭,難道說——”

“那個小姑娘頭三天還能時不時地哭和叫喚,但是從第四天開始就已經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今天早上我把她放進了蟲倉裏,本來只想試試她能呆多久,沒想到被蟲子蹂躪了半天,現在還有氣在。”

“看來遠阪家這塊料子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間桐髒硯的話讓間桐雁夜從憎恨中升起了強烈的殺意,這種情緒令雁夜的雙肩在顫抖。

馬上抓住這個邪惡的魔術師,用盡全力扭斷他的脖子——無法抗拒的衝動正在雁夜內心翻滾。

但是一想到了兩人的實力差距,間桐雁夜就只能作罷,現在的他比平時任何一次都要渴望着力量。

就像是看穿了雁夜的心思一般,髒硯如心滿意足的貓在打咕嚕一樣,從喉嚨擠出幾絲陰冷的笑聲。

“你說怎麼辦?小姑娘已經是被蟲子從頭到腳都侵犯過,早就被玩壞了,如果這樣子你還想救她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沒問題,讓我來吧。”

雁夜冰冷地回答道,本來他來的時候就沒有其他的選項。

“善哉,善哉。你有這心氣也不錯,不過呢,在你做到之前,對櫻的教育還是要繼續噢。”

老魔術師發出了滿意的嗤笑,雁夜被玩弄於股掌之上的憤怒與絕望,給他帶來了愉悅。

“比起你這個背叛過間桐的掉隊者,她生下的孩子要更有勝算,這次的聖盃戰爭一開始我已經做好放棄的準備,沒想過能贏,可是呢,萬一你拿到了聖盃的話,答應你也無妨。”

“反正遠阪家的小姑娘到那時也就沒用了,對她的教育就到你拿到聖盃爲止吧。”

“說定了?間桐髒硯!”

“說定了,雁夜,那麼爲了我們的計劃,就讓我在這幾天的時間之內把你改造成能召喚出英靈的強大魔術師吧,這樣吧,先讓你做蟲子的溫牀試試。”

“要是你到時候還沒有發狂至死的話,我們的約定就算正式成立的。”

髒硯拄起柺杖站起來的同時,對雁夜露出了那預示着所有邪惡降臨的惡毒微笑:“那就讓我們來做準備吧,準備處理本身很快——要改變主意的話可就要趁現在哦。”

雁夜一言不發,只是搖了搖頭,拒絕了最後的機會。

一旦在體內植入蟲子,他就將成爲髒硯的傀儡,無法再違背老魔術師的意志了。

即使如此,如果能得到魔術師的資格,身上流着間桐之血的雁夜將馬上得到令咒。

而聖盃戰爭,便是拯救遠阪櫻這小女孩的唯一機會。


想要參加聖盃戰爭的話,身爲常人的自己是絕對無法實現並得到這個機會的,作爲代價,雁夜要付出性命。

就算能從其他Master手下逃生,但要在僅僅一年的時間內培育出刻印蟲的話,雁夜被蟲子刻蝕的肉體,也不過只剩幾年好活。

不過,這都沒關係了。

只要能夠不讓那個女人再次露出那麼傷心的表情,我可以犧牲掉自己,犧牲掉間桐雁夜這個存在。

只要能夠在聖盃戰爭中獲勝,成爲最後的贏家。

想到這裏,間桐雁夜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拳頭,跟着間桐髒硯往間桐家的地下走去,背影漸漸的被黑暗所吞噬。

(未完待續,戰爭前奏這幾章主要是介紹一下聖盃戰爭的資格者,這樣的話,一些沒有看過此動漫的讀者也就能讀懂了) 韋伯·維爾維特的想法與才能,是沒有幾個人能理解的。

作爲一名魔術師,他並非出於世家名門之後,也沒有遇到過高人指點,這名年齡不大的少年幾乎完全是靠自己的不斷自學與修煉纔在魔術師的領域裏少有建樹。

終於有一天,總領一方的魔術師的魔法協會的總部、通稱“時鐘塔”的倫敦最高學府向他發出了招聘書。

在韋伯心中,這毫無疑問是無人能比的光輝偉績,而自己的才能自然是比常人高出一倍。

韋伯·維爾維特就是時鐘塔開創以來的風雲人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新生——至少他本人是這樣確信的。

的確,韋伯的維爾維特家的魔術師血統,只傳承了三代而已,無論在由於祖輩相傳而積蓄起來的魔術刻印密度上,還是在需要世代繼承而漸漸開拓的魔術迴路數目上,韋伯比起那些名門世家的魔術師後裔都要差了不少。

在時鐘塔中進行修煉的獎學金學生裏,擁有六代傳承以上魔術師血統的名門之後一點都不稀罕。

因爲魔術的奧義並非一代人可以一蹴而就的,必須通過父輩將其一生鍛鍊的成果交給兒輩繼承而後開拓發展才能完成。

根源越長久的魔導世家後裔實力越強,其原因就在於此,還有,所有魔術師身上的魔術迴路數量,在誕生之時已經決定,在這方面,名門中人甚至在生育上動腦筋,應用優生學的手段爲子孫增加魔術迴路,當然在這一點上新興的家系是拍馬難追的。

也就是說,在魔術師的世界裏出身基本就決定了實力,這樣的說法十分流行。

但是,韋伯並不是這樣認爲的,他認爲歷史的差別可以通過經驗的增長來彌補,就算對方擁有的魔術迴路複雜程度遠在自己之上,只要通過對“術”的更深刻理解以及更高效的魔力運用,完全可以消除天賦之間的差別。

雖然韋伯一直積極的展現自己的才能,想要以此告訴他人:我就是一個好例子。

可是,現實是十分殘酷的,那些恨不得把“血統的高貴”刻在臉上的大少爺、大小姐們,以及跟在他們屁股後面希望能跟名門搭上關係的阿諛奉承之輩們纔是現在時鐘塔的主流。

這一點就連時鐘塔裏的講師們也不例外,他們把希望完全寄託在了那些名門出身的弟子們身上,至於像韋伯這樣的“暴發戶”研究者,他們根本就不屑一顧。

沒有哪個教師願意耐心的聽韋伯所提出的問題,講師們根本就是把韋伯的理論研究當作了詭辯,在用巧言駁倒了韋伯後就淡然忘掉了。

這些種種不公正的待遇更驅使韋伯行動了起來。

爲了對那些質疑自己學說的人進行反駁,韋伯用心的執筆寫下了一篇論文。

這篇名爲《試問新世紀的魔導之道何在》的論文是他構思三載,揮筆一年的傾心之作,其中的各個論點經過反覆考證後再進行詳細的分析,脈絡井然有序,行文如同行雲流水一般。

這樣一篇論文如果真的能夠提交給時鐘塔高層,並且被世界各地的異能者公會看到的話,必定會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起一次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進步。

但是無巧不成書,韋伯的論文還沒有真正的進入高層們的視野內,就被時鐘塔的一名死靈系的講師瀏覽一遍後就撕掉了。

撕掉那篇論文的人名叫卡尼斯·埃爾-梅羅伊·阿奇博爾德(Canis·El-Melloi·Archibald),是九代魔導血統的名門阿奇博爾德家的長子,早早就被周圍的人稱呼爲“爵士·埃爾-梅羅伊”。

也是已經與系主任的女兒訂下婚約,年紀輕輕就坐上了講師交椅的精英中的精英,一個一直髮自內心地蔑視韋伯、恨不得隨時給他下馬威看看的男人。

“你的這種妄想症啊,對探索魔導領域是沒有任何幫助的,韋伯同學。”

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帶着憐憫的聲音,卡尼斯講師冷冷地俯視着自己的眼神,韋伯恐怕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在韋伯年僅十九年的人生中,沒有比這一幕更加過分的屈辱了。

但是對於韋伯的憤怒,卻是無人應和,也是,將一個小小的魔術師和一個前途無量的名門之後放在一起比較,人們在利益的驅使下自然會選擇後者而不是前者。

這樣的時鐘塔和魔術師協會,在韋伯·維爾維特看來——已經是腐爛到了根部,不可救藥了。

在韋伯憤懣無比卻無處發泄胸中憤怒的日子裏,他突然聽到了一個傳聞——他那可恨的死靈系老師,傳聞名噪一時的爵士·埃爾-梅羅伊爲了將他虛榮的履歷推上最高峯,最近將前往極東之地參加一次歷史上及其有名的競賽。

那就是聖盃戰爭。

關於那個名叫“聖盃戰爭”的競賽的詳細資料,韋伯經過了幾天徹夜的調查後,一下子就被其神奇的內容所征服了。

爲了得到內藏龐大魔力的滿願機“聖盃”,召喚出英靈爲自己作戰、以命相搏的淘汰戰。

在這樣的決鬥中,頭銜與權威都將毫無意義,唯有用真正的實力才能決勝負。

也許這樣進行廝殺的方式確實很野蠻,但這也將單純而無法誤解地決出高下,韋伯覺得,這簡直就是爲落魄天才展現自己真正實力而搭建的最佳舞臺。

而陷於興奮之中無法自拔的韋伯,在幾天後又一次的得到了幸運女神的微笑。

起因是後勤處的一次疏忽,卡尼斯講師要求的東西——與某個有名的英雄有關的聖遺物,從馬其頓寄來了。

偶然在後勤部閒逛的韋伯發現了這個快遞,於是迅速的將自己是卡尼斯講師的學生的身份證掏了出來,並提議由自己將快遞拿給卡尼斯講師。

本來這個快遞是應該嚴格要求由卡尼斯本人當面親自開封的特別郵遞,但後勤部的人普遍懶惰,再加上韋伯的身份證並無問題,快遞也就到了韋伯的手上。

回到房間打開快遞後的韋伯一看盒子裏的東西,馬上就醒悟了,這是在聖盃戰爭中召喚“扈從(Servant)”而使用的觸媒。

現在的他正面臨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反正已經腐敗的時鐘塔和魔術師協會已經不值得自己留戀了。

相比得到冬木市的聖盃的光榮,時鐘塔所頒發的優秀畢業生的那塊獎牌上的光輝,相比之下完全如同垃圾了。

於是在當天,韋伯就把英格蘭拋在了身後,隻身一人坐飛機直接向名爲日本的島國飛去。

在他走後不久,時鐘塔馬上就發現了有誰搶走了這個貴重的快遞包裹,然而大家卻沒有發現被追蹤的跡象。

畢竟沒有人知道韋伯在關心聖盃戰爭,還有一個韋伯所不知道的事實就是,在大家看來,韋伯·維爾維特這個學生,撐死了也就是爲報復講師的羞辱而把卡尼斯的包裹藏匿起來,根本沒有人會想到這個曾經的落第學生敢於參加那個以命相搏的戰鬥競賽。

從這點上看來,時鐘塔的人確實未免有點小瞧了韋伯這個人。

————————————————————————————————————————————

現在,位於冬木的市郊,命運快要降臨的土地上,極冬的農舍中,韋伯在牀上用被子包住自己,極力的壓抑着心頭中涌上的笑意。

應該說,他根本就壓抑不住。


朝陽透過窗簾的縫隙落在韋伯臉上,他過了數秒才伸手遮擋,當看到手背上的時,他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現在聖遺物在手、自己置身於冬木之地、具備足夠魔術素養的人……聖盃決不會漏過這樣的人。

果然,統領扈從的印證——三枚令咒在昨天晚上清晰地浮現在了韋伯的手背上,這讓他直到現在還興奮不已,連天明時分院子裏的雞叫聲都完全沒有聽到。

“哈哈,我天才韋伯絕對會在聖盃戰爭中贏到最後的。”

“卡尼斯講師,你就給我拭目以待吧。”

興奮了一晚上的韋伯一邊興奮的自言自語着,一邊拿出了擱置在揹包裏的裝着聖遺物的箱子,開始了聖盃戰爭之前最重要的前奏。

那就是——召喚屬於自己的英靈。

(未完待續) 由於地理位置的不同,日本的天色亮的要比中國稍微晚一些。

所以此時公寓房間裏掛着的時鐘時針哪怕已經快要到了七點的位置,外面的天色仍然不是非常光亮,使得房間裏顯得有些昏暗。

但是這種昏暗沒能保持多長時間。

當那個在榻榻米上盤腿打坐修煉了一晚上的人影慢慢的睜開了雙睛時,一道不可思議的銀白色的光芒自其中發出,短暫的驅散走了房間內的昏暗。

“嗯~,雖然修煉起來的時候能夠一點點的察覺到自己在變強是很爽,但是一直盤腿修煉超過十多個小時還是好累的啊。”

劉零從榻榻米上站了起來後,一邊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使得纖細的身體繃直,驅散了體內的疲憊感,一邊自言自語的發着牢騷道。

由於劉零直到現在還沒有建立一個屬於他自己的,足夠完善的消信網的原因,所以來到日本還不超過一個星期的他還不知道那些聖盃戰爭的參賽者們正在向冬木市慢慢聚集而來的消息。

現在的劉零爲了早日的把實力提升至足以自保的程度,除了在學校上課的一些時間之外,已經把自己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實力的提升之中。

而那些被劉零連同行李一起帶到日本的,新人大比第一名所得來的獎勵自然也在劉零的手中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雖然從劉零來到日本之後滿打滿算還不足一個星期的時間,但經過了這些獎勵的幫助,劉零的實力還是比之前稍微的增強了一些。

“現在我已經把給紫玉之後剩下來的十幾滴紫靈淨水和一小半,大約三分之一大小的千年玄冰給煉化吸收了,看起來雖然離凝真境界的後期還有不少的差距,但已經在凝真中期境界深入了不少,這樣的進步速度也算是不錯了。”

“不過相比於修爲的提升,那十幾滴的紫靈淨水對我體內銀河源力雜誌的洗刷更有意義一些,現在的銀河源力使用起來也更加的得心應手了,在筋脈中的運轉速度也進步了不少。”

“以我現在的修爲再加上能夠越級挑戰的劍術九頭龍閃,就算還打不過凝真後期境界的修真者或同階異能者,但勉強逃走應該不是問題吧。”

“只是相比於月那樣等級的強者,我現在的實力還是太過弱小,更不用說是妄圖對抗上輩子那些修真界與異能界的大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