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楊小川剛回到金陵就接到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川空影視公司已經開始盈利了,之前的宮廷已經在江浙省電視臺播放了五天了,這五天裏這部電視劇的受到了一致的好評,無數的男女老少都在電視機前等着這部電視劇更新!

回到影視公司看着報表上一路走升的收視率,楊小川的心中樂開了花,柳志豪同樣十分高興的看着這些數字。

“老闆,你真的是太厲害了,現在咱們電視劇的好評如潮啊,無數的人想要和咱們簽約呢!咱們可以說說是現象級的電視劇了,就像是當時的大長今一樣,咱們公司要火了!”

看着如此激動的柳志豪,楊小川的心中也難以平靜,即便是上一世見慣了商業上大大小小事情的楊小川,此時也十分的開心激動。

現在的川空影視公司已經隨着這部電視劇的大火開始逐漸增加了名氣,現在纔剛剛開播五天就有了這麼大的收穫,難以想象到了這部電視劇額播放到最後的時候,是怎樣的熱度,估計那個時候所有人都能對這部電視劇說上一二吧!

“嗯!現在的情況十分的不錯,不過也要注意影響,畢竟樹大招風,咱們現在還沒有那麼大的勢力,要不讓其他公司要是眼紅對咱們下手,也有着那麼頭疼的。”

楊小川半開玩笑的說道,不過即便是有人真的對川空中文網下手楊小川也不在乎,畢竟有他坐鎮,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動手的話要先問問他楊小川答不答應!

“對了老闆,你說到影響這個事情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柳志豪皺着眉頭說道。

楊小川眼皮一挑,說什麼來什麼。

“什麼事情?”楊小川皺着眉頭問道。

“就是輝煌影視公司的那邊好像對咱們有些敵意。”柳志豪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聽到這個公司的名字,楊小川也有些意外,要不是柳志豪說起,就連他都忘了這個影視圈的巨頭公司。

“他們怎麼了?”楊小川不在意的說道,至於他們公司找麻煩,楊小川也不意外,畢竟當初敢用下三濫的手段誣陷楊小川,反而惹了自己一身騷以後,便被楊小川拉進了黑名單,雙方之間互有損傷,這個兆峯谷早就看楊小川不順眼了。

“他們公司有一個當紅小生叫做李卓然,這個人本來的是定在這個星期播出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對方突然,把時間硬生生的調到了和咱們同一天的時間,而且還是同一時間段播出,搞得咱們前三天的收視率沒有達到最好的效果。”

聽到李卓然這個名字,楊小川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無非就是這個李卓然想要霸服自己罷了,楊小川自己都無法想象,這個李卓然怎麼會爲了當時那些小事一直給自己找麻煩呢!


即便是每次他都沒有成功,但依然讓自己感到十分的不舒服,有機會一定要修理他一下。

只不過現在楊小川還並不能修理他,畢竟李卓然不是自己的屬下,更能何況他還有人罩着,楊小川就算想要懲治李卓然,也要問問兆峯谷同意與否!

想到這裏感到頭疼的楊小川索性就把事情暫時拋之一邊,現在輝煌影視公司爲了想要狙擊自己公司的電視劇,不惜付出大代價的來臨時調整時間。

如果他真的狙擊到自己還好說,那麼楊小川等人之前爲了擴大名氣而做的那些宣傳,就全部都要成爲了給李卓然作品的墊腳石了!

那麼他們公司之前付出的代價也能挽回大部分,同時能給李卓然提升巨大的名氣,可是現在不僅沒有踩着楊小川公司的肩膀上位,反而成爲了楊小川等人的墊腳石。

其他人看了兩部電視劇的差距,便是知道了李卓然的演技,同時也讓許多李卓然的粉絲看透了他的演技,一增一減之下,李卓然頓時被楊小冪無情的碾壓。

隨着衆人的呼聲越來越高,楊小冪已經成爲了略有名氣的女演員,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此時的輝煌影視公司中的會議室正坐着股東會的成員。 只不過現在楊小川還並不能修理他,畢竟李卓然不是自己的屬下,更能何況他還有人罩着,楊小川就算想要懲治李卓然,也要問問兆峯谷同意與否!

想到這裏感到頭疼的楊小川索性就把事情暫時拋之一邊,現在輝煌影視公司爲了想要狙擊自己公司的電視劇,不惜付出大代價的來臨時調整時間。

如果他真的狙擊到自己還好說,那麼楊小川等人之前爲了擴大名氣而做的那些宣傳,都要成爲了給李卓然作品的墊腳石了!

那麼他們公司之前付出的代價也能挽回大部分,同時能給李卓然提升巨大的名氣,可是現在不僅沒有踩着楊小川公司的肩膀上位,反而成爲了楊小川等人的墊腳石。

其他人看了兩部電視劇的差距,便是知道了李卓然的演技,同時也讓許多李卓然的粉絲看透了他的演技,一增一減之下,李卓然頓時被楊小冪無情的碾壓。

隨着衆人的呼聲越來越高,楊小冪已經成爲了略有名氣的女演員,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此時的輝煌影視公司中的會議室正坐着股東會的成員。

其中有一個略顯肥胖的聲影坐在股東會中的一角,面色陰沉的聽着其他股東們的指責。

“這次你們這部電視劇收視率,而且現在的觀衆都在罵你們啊!這個李卓然平時不是號稱有多少粉絲嗎,對自己我們的藝人每天就是吹鬍子瞪眼的,現在咱們搞成這個樣子!”

平時一個和兆峯谷十分不對路的股東說道,兆峯谷在輝煌影視公司中也是排名前三的,可是排名第一的大股東早就不再過問公司的事情,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也就把公司給了自己的孩子管理。

所以兆峯谷和他的對頭劉士奇便開始爭奪公司中的人,形成了除了總裁以外的兩大派系。

正是因爲輝煌影視公司有着太多的利益瓜葛,所以兆峯谷和劉士奇爲了各自的利益斗的不可開交。

現在兆峯谷犯了這麼大的錯,劉士奇自然要親自來嘲諷他一次。

“哼!”

自知理虧的兆峯谷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冷聲的看了看一眼抱着雙臂不在說話。

“你以爲不說話就行了嗎?兆峯谷你這次擅自改動播放時間,讓公司遭受了巨大的損失,你以爲你不說話就行了嗎?”劉士奇自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兆峯谷,猛然的拍着桌子說道。

啪!這一聲拍擊桌子的聲音就像是**的引線一般,頓時令整個會議中的人開始變得相互指責。

“劉士奇你不要太過分了,這次只不過是個意外,我爲公司打下江山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

“我過分?在座的各位誰沒給公司做過貢獻,可誰有像你一樣目中無人,就連臨時改動播出時間這種事情你都能自己做主了,那還要我們這些人幹什麼!”

坐在最上面的端木正峯看着下面兩方人吵得不可開交,自己的頭腦也發脹起來,如果不算他和兩位大股東的話,他的勢力和兩位股東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若不是因爲他父親的影響力,估計現在基本上沒有人會聽他的。

他剛剛接手輝煌影視公司兩年不到的時間,就被公司的事情愁的掉了幾根白髮,他也有心消除兩位大股東在公司中的影響,可是一個是當時跟着他父親南征北戰的老人,一個是當時給輝煌影視公司帶來巨大支持的資本家的兒子。

兩人和輝煌影視公司的歷史有着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係,就算是他有心削弱兩人勢力也束手無策。

現在兆峯谷不知道腦子裏哪根筋搭錯了,竟然幹出這種事!要是他真的能夠讓這部電視劇大火特火,公司中不僅沒有人會計較這件事情,而且他最偏袒的這個藝人李卓然也會再次大紅特紅。

但這都要基於一個前提,那麼就是這部電視劇能夠獲得成功,可是如今這部在芒果電視臺黃金時段播放的古裝電視劇竟然撲街了!

當初兆峯谷極度主張投資這部電視劇,而且令他派系的人全都都推動這部電視劇的拍攝,花費了公司大量的資金,請了許多目前當紅的小鮮肉,就打算在暑假期間狠狠的賺取一波資金和流量。

令他想不到的是,兆峯谷竟然這麼急不可待的,臨時調整了時間,而且關於調整時間文件還沒有經過公司的批准,兆峯谷就自己實行了。

在如此黃金的時間這部電視劇的收視率,竟然從第一天的百分之三一路下滑,到了第三天就已經到了百分之一。

如果不是這些小鮮肉有一些不看演技只看臉的粉絲,估計收視率更爲慘淡,還不如一些電視臺播放的廣告呢!

當初花費了大量的資金進行宣傳,現在全都成爲了別人的墊腳石,據說江浙臺有一個在同一時間播放的電視劇,竟然成了當今大火!

收視率竟然一個星期就飆升到了百分之五左右,這個數據實在是太恐怖了,就連芒果臺整個電視臺都收到了牽連,整體收視率一路下滑不少。

現在芒果電視臺對於他們公司的這次行爲感到十分的不滿,當初就是因爲看在輝煌影視公司和李卓然等人的名頭上,才願意讓他們插隊,但是現在這個成績,讓芒果臺怎麼甘心。

端木正峯也知道這是一次好機會,即便是他心中樂開了花,他也知道此時自己不能輕舉妄動。

畢竟除了兆峯谷以外還有一個劉士奇正在虎視眈眈。

“唉!自己的老爹給的這個考驗也太難了吧!讓我和這些老狐狸鬥智鬥勇!”

端木正峯心中吐槽了一下自己的父親,畢竟和兆峯谷等人鬥智鬥勇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好了,各位不要吵了,現在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各位不妨和我一起討論一下,接下來咱們公司應該怎麼做,至於一些人的過失懲罰,還是等商討完對策以後,咱們在做決定吧!”

端木正峯等着衆人吵了一會後說道。

其他人聽到以後便借坡下驢,賣端木正峯一個面子。 “總裁,這件事情的確是我的不對,但是我這也是爲公司考慮,如果這部飛仙不提前播放的話,會影響收視率,可是我沒想到同期播放的還有這部名爲宮廷的電視劇,是他搶走了飛仙的收視率,否則的話飛仙絕對能夠火起來!”

此時的兆峯谷強行解釋到,其實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解釋,不提前播放就是影響收視率?狗屁,這都是他自己找的藉口罷了。

但他只不過是要給衆人給自己找一個宣泄口,把衆人的視線都吸引到這個剛剛大火的電視劇之上!

提起這個電視劇,兆峯谷更是後悔,當時怎麼就聽了李卓然的話呢,什麼小成本製作,無名氣演員,爛片之類的話被李卓然說出來以後,他竟然真的相信了。

當他自己親自看了這部電視劇以後才後悔,雖然他滿肚肥腸,但是從事影視工作這麼多年,他的眼光還是有的,這部電視劇顯然是一部現象級的作品,自己竟然主動去和他對碰,不是找死是什麼!

“這部電視劇我也看了,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作品,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部作品可能會成爲一個經典,而且還有推出一系列作品的潛力!”

端木正峯接着說道,畢竟現在這部作品太火爆了,從事影視行業的他想不知道都難。

“我也十分好奇能夠拍出這種作品的到底是哪家公司?爲什麼咱們之間都沒有得到情報呢?”

談到公司的事情,劉士奇也不再和兆峯谷爭論,而是皺着眉頭說道。

“按道理這種作品一定是那幾個公司的大項目啊,咱們卻沒有得到一點風聲,真不知道負責情報部門的人是不是吃乾飯的!”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劉士奇雖然正經了起來,可是還是不自覺的把矛頭指向了兆峯谷的手下,敲山震虎也要讓兆峯谷失去威勢。

兆峯谷職責的這個部門領導,此時也是面色羞愧,他們也不知道具體是哪家大公司的手法。

看着手下被別人訓斥,兆峯谷自然要出來說兩句話。


“別說是他了,就是讓你調查你也查不到是那幾家公司中的哪一家?”兆峯谷擡起眼皮看了劉士奇一眼。

“你在說笑話!怎麼看樣子你知道?”劉士奇也瞧不上這個兆峯谷,當初他跟着端木董事長打天下的時候,兆峯谷還在吃奶呢!

“我就是知道!這家公司是一家剛剛建立不到三個月的公司,名字叫做川空影視公司!”

兆峯谷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只有把川空影視公司暴露出去才能讓別人有所宣泄的地方。

“川空影視公司?”

衆人聽到這個名字都是眉頭一皺,低着頭在思索自己是不是聽說過這個名字,可是就算他們想了辦法都沒想出這是哪家公司。

“難道是哪家公司註冊的小公司,爲了掩人耳目?”這時候一個股東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兆峯穀神祕的搖了搖頭:“各位都被猜了,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這家公司不屬於那幾家影視公司的任何一家,甚至都是不是我們行業的公司!它來自川空集團,一個搞網文網站的公司!”

其他人聽到以後頓時一驚,這也太不符合衆人的推測了吧,兆峯谷腦子不會被氣壞了吧!


這種電視劇就算是他們這些大公司都不一定每年都有,他竟然說是一家剛剛建立三個月的公司製作出來的,而且這家公司的總公司竟然是一個網文網站公司,搞笑呢?

既然兆峯谷敢在大會上這麼說,十有八九就是真的,端木正峯一臉驚奇的問道:“這麼一家小公司竟然能夠做出這種電視劇真的是有意思!”

“沒錯,如果這家公司是憑着自己真本事製作的,那麼這個公司以後的潛力巨大啊!”劉士奇也感慨的說道。

不由得想起他們做公司的時候,前三個月都是在求爺爺告奶奶的日子,好不容易拍一部片子還撲街了。

其他高管,股東此時也在議論紛紛,這個消息聽起來有點驚人啊!

“所以大家還是想一想怎麼解決這個公司帶來的麻煩吧!”兆峯谷有意的將衆人的視線引向楊小川。

其他人聽聞以後也是眉頭一皺,這家公司雖然出了一部好作品,但是要說會對輝煌影視公司產生影響也太誇大了。


“諸位不要小看這個公司,他以後很有可能對咱們公司產生威脅!”

儘管兆峯谷自己都不認爲這有多麼大的可能性,但爲了禍水東引,他必須這麼說。

“大家可以想一想,咱們公司的側重點在於古裝電視劇和電影方面,可是這家公司第一部作品就超過了咱們!大家不要不在意,我告訴大家一件事情,大家就知道這家公司的潛力了。”

其他人聽到以後也只看着兆峯谷。

“這家公司的老闆叫做楊小川,而他之前建立了川空中文網,這家網站大家或多或少的可能聽說過,是現在網文界的霸主,他從建立到稱霸網文界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而他們這次的電視劇就是由他們公司的作品改編而成。”

看了一眼衆人,兆峯谷接着說道:“像這種作品的原型小說,他們公司還有不下十部,而且每一部都有着大量的讀者作爲觀衆基礎!”

其他人聽到也大爲吃驚,這個川空影視公司的背景有點深啊,要是真如他所說,這個公司真的可能對他們構成威脅。

端木正峯聽到也眉頭一皺接着問道:“這個公司竟然有如此實力,其實咱們可以和他們合作啊,儘管咱們是古裝電視劇和電影爲主,但是最近幾年公司發展已經到了瓶頸,現在仙俠類的作品越來越受歡迎,我覺得可以和他們公司合作!”

少數的幾個人聽到以後覺得十分不錯,可是兆峯谷和劉士奇聽聞以後雙眼一縮。

兆峯谷和楊小川已經是死對頭了,讓他和楊小川合作是萬萬不能的!

而劉士奇是公司的老人,對董事長的位置覬覦已久,現在老董事長身體不好,他剛等來的機會便在眼前! 如果這件事情是他來操作的話,劉士奇會十分的高興,但是在這個衆目睽睽之下,由端木正峯提出的建議,他也不能強行奪走功勞。

於是兩個人向後開口說道:“不同意!”

聽到兩人的反對,端木正峯先是一愣然後心中充滿了怒火,明明自己纔是總裁卻要一直聽着這兩人的意見,讓他大爲惱火。

但即便是這樣他的臉上還是表現正常,對這兩人問道:“兩位有什麼建議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