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晶瑩的眼中帶著幾分期待,幾分雀躍。

就……就好像一個馬上要嫁人的新娘子。

一個女人結婚的時候,帶著那種幸福的憧憬時才是最美麗的。

而安琪拉的這種神情無疑就好像一個馬上要洞房的新娘子一樣。

對於安琪拉,維爾斯也並不是不接受,可是在與安琪拉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特別的大膽而直接。這種大膽有的時候也讓維爾斯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呃……那個……安琪拉你,你知道……」

「我知道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想要騙我!」安琪拉突然伸手把維爾斯蓋住主要部分的浴巾抓住了:「今天你必須答應了我,不然我就把它拉開。」

二年沒見,安琪拉大概是由於思念而瘦了些,可是在維爾斯面前,她依然好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一樣的調皮。

她嘟著嘴,眼睛狠狠盯著維爾斯,只要維爾斯一旦露出一點拒絕的意思,馬上就要維爾斯片縷不著。

看到維爾斯在猶豫,她嚷道:「我要掀啦,我真的要掀啦~」

邊說著話,她邊把維爾斯的浴巾掀起了一個角,維爾斯的關鍵部分已經隱約可見。安琪拉小臉紅通通的,似乎就算對裡面的東西很是好奇,恐怕維爾斯就算是答應她,她也會把維爾斯的浴巾掀開。

一個男色狼碰到一個女流氓!

維爾斯倒覺得自己有些害羞,一邊抓住浴巾不讓安琪拉真的去掀,一邊大叫著:「別動,別動,你說你一個小姑娘,怎麼這麼不害臊?」

「柏麗姐姐告訴我的,一個女孩對著自己喜歡的男人時,不用害臊,怎麼大膽怎麼來?」

維爾斯冷汗直流,敢情這些東西都是柏麗教給她的。怪不得她的舉動中總讓維爾斯覺得有幾分熟悉的大膽在裡面。

原來與柏麗的風格有些相像。

可是與柏麗的性感嫵媚相比,安琪拉這種天真的小姑娘施展起來別有一番風情。

安琪拉看著維爾斯緊張的樣子,不屑的撇了撇嘴:「有什麼稀奇的?我剛才都摸到了,你還緊張什麼?」

被小姑娘調戲的感覺還真的很不爽!

問題是安琪拉可是真的會把浴巾掀開的,維爾斯可是領教過她的大膽的,她可是曾經鑽到過自己的被子里勾引自己的。

手在一點一點的用力,維爾斯也在把那片浴巾往回拉。

終於……

哧啦的一聲,那片浴巾被拉成了兩半,而維爾斯手中握著的,偏偏還是比較小的那一半。

小得根本就不夠護住自己的東西的。

安琪拉蹭的一下跳上了床:「我有一個東西,你要答應我的話,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人在什麼地方告訴你!」

維爾斯興奮的問:「你知道?」


安琪拉急忙點了點頭:「你要找的是不是神靈什麼的?」

「是!」維爾斯迫不及待的說。

安琪拉趴到床上,一手支著臉蛋喃喃道:「那個人,我見過,而且他還想收我做學生,可惜我就是不想跟他學習什麼水系魔法。我馬上還要跟維爾斯哥哥結婚的!」

維爾斯也不顧著自己的身體沒有穿衣服,一把拉過了安琪拉:「你快告訴我,告訴我,我就答應你的條件。」

「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就告訴你。」

安琪拉知道說到詭計,這個維爾斯哥哥可是很多的。

看到維爾斯的表情,她突然撲了上去,把維爾斯壓到身上就去吻他的嘴。

維爾斯其實很享受有一個小姑娘一直在勾引著自己的感覺,安琪拉的每次都大膽而青澀,讓維爾斯覺得很愜意。

她的嘴唇香甜而柔軟,停住又很是粗魯青澀,也不會什麼技巧,就是把自己的嘴唇狠狠的貼上來。

她溫軟的身體在自己的懷裡翻滾著,維爾斯覺得身體有些發熱。

反正安琪拉既然已經等了二年,看來她對自己的感情倒不完全是那種小女孩崇拜英雄的盲目。

維爾斯用力的翻了一個身,把安琪拉按在身上,便反過來去吻她。

安琪拉咿咿呀呀的幾聲,然後終於掙脫了維爾斯的嘴道:「克拉克哥哥說他已經把周圍的所有人都帶走了,這裡只有你,和我!」

已經二十歲的安琪拉發育得也甚是飽滿,雖然維爾斯一直當她是一個小女孩一樣,但是她已經很明顯不是了。

既然送上門了,就答應吧……

嗯……就當是自己為了那個什麼條件!

維爾斯伸手去拉安琪拉的衣服,看到維爾斯要玩真的了,安琪拉反倒有些害怕,她驚慌的說:「維爾斯哥哥……我還沒準備好……」

「我準備好了就行!」 第526章我也不想這樣的!

直到昨天晚上,維爾斯才算是徹底的領教了安琪拉的古靈精怪。

昨天晚上是她的第一次,開始的時候還是有些害羞的,維爾斯的每一個新鮮的姿勢都讓她拚命的反抗。

可是一旦適應了兩個人的赤身相對,這個安琪拉倒是可以放得開了。

先是嚷嚷著要和維爾斯去看月亮,說這樣做才是浪漫的事情,接著就管維爾斯要一個紀念的禮物,非要維爾斯找一個自己最珍貴的貼身之物送給她。

結果就是維爾斯第二天早上的眼圈紅紅的,沒精打彩,可是安琪拉卻神彩飛揚,就算是身體上某個部分的痛苦,也擋不住住她嘰嘰喳喳的把維爾斯從被子里拽出來。

「維爾斯哥哥,你快看……我的身上都被你咬紅了呢……就是在這裡,你看嘛……」

「好了,我看到了……」維爾斯翻了一個身繼續睡!

安琪拉仍然不放過他,在後面拉著他的肩膀道:「維爾斯哥哥,我們去外面看看吧,我要告訴所有人。你是我的男人!」

最好當然是維爾斯狠下心腸,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幾巴掌,才算是安靜了許多。

「維爾斯哥哥……其實我是騙你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裡!」安琪拉比起純潔來,畢竟還是要比維爾斯強一些的。她的眼神里有一些愧疚,畢竟是她騙取了維爾斯的「身體」。

維爾斯笑道:「我早就知道了……」

「呃……啊?你早就知道?」安琪拉立刻就捂住了眼睛:「那不是在騙我上你的床么?」

維爾斯:……

看來安琪拉這個小姑娘也算有無恥的天賦,明明是她騙得維爾斯。

兩個人穿衣服起來的時候,招待他們的是克拉克。看到克拉克看著他們的眼神中總是帶著幾分戲謔,猶如一個小麻雀般叫嚷個不停的安琪拉才算是有了點羞澀之心,臉蛋紅紅的一點在盯著自己的腳尖猛看。

維爾斯心中有些後悔了:自己會不會給自己找了一個麻煩啊?

克拉克慢吞吞的喝了一杯牛奶,然後用餐巾把嘴角擦乾淨。可是看慣了不講究衛生的克拉克,現在陡然一看到這樣一個紳士無比的傢伙,維爾斯問是覺得有些彆扭。

「嗯……我們先離開吧!我有些事情我要和我的朋友說!」克拉克揮了揮手,下面的管家和僕人都躬身離開了。

克拉克蹭的一下跳了起來,把正在吃飯的維爾斯嚇了一跳,然後克拉克去門口看了看,見到門口確實沒有人了。然後鬼鬼祟祟的掩上了門,一歩跳上了自己的桌子,抓起麵包和煎蛋一把塞進了嘴裡。

這才是克拉克,就好像剛才那個裝模作樣的假紳士跟他沒有一點關係一樣。

嘴巴里塞滿了食物,克拉克含糊不清的說:「吃啊~還客氣什麼!」

看來克拉克的骨子裡還是一個粗魯的傢伙,他喝了一口牛奶,才算把嘴裡的食物沖了下去。

抹了抹嘴,克拉克有些無可奈何的說:「維爾斯,你也是坐了皇位的人,你一定知道這種感覺的。不光是吃飯,就算是拉屎也要有幾個人在旁邊服侍,我做的都不是我自己。我覺得除了睡覺之外,我從早到晚好像都是在演戲一樣。」

維爾斯當然知道這種感覺,平民們往往都見到了貴族們的衣著光鮮,侃侃而談,卻不知道他們的日常生活就好像一個已經規劃好圖畫一樣。只需要照著上面的底子上色就是了,這種生活有的時候可以把一個人活活的逼瘋。

所以在貴族中也有好多人甘願放棄貴族的奢華生活,到平民中體會一下「自由」的滋味!

「我了解!不過我在納米亞的時候,就算旁邊有人在看著,我仍然是我。我不用怕自己的旁邊有人說三道四的!」維爾斯笑道。

說到這個克拉克又開始苦惱了,他頹喪的說:「咱們是不一樣的,現在納米亞,你已經是一個獨裁的傢伙了。而我,水上王國的皇帝不過就好像是一個商會的會長而已,就好像帕吉卡一樣。我想帕吉卡應該也是跟我一樣的生活吧!我們之所以去亞迪斯學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自己生活一段時間,過一過自由的日子。」

維爾斯只能對克拉克報以同意的目光,別的什麼都幫不了他了。

而安琪拉才不管這兩個人在說些什麼,她覺得昨天晚上很累,只是把食物一個一個的塞在嘴裡。

比起維爾斯和克拉克來,安琪拉才是一個真正的公主,那些貴族禮儀早已經深深的印進了她的腦袋,說話做事,自然而然就照著平時老師教導的方式。

她吃飯的樣子優雅而端莊,不急不慢,每一個動作就連最苛刻的禮儀老師也完全挑不出任何一點毛病。就好像一部最標準的教科書一樣!

克拉克突然湊近了維爾斯:「我知道你做的事情很神秘,不過我們水上王國倒真的有幾個怪人來了。這段時間我們這裡並不是雨季,可是下雨的量比平時多了幾倍,幾乎就是一直在下雨。」

維爾斯的注意力被克拉克吸引了過來,能有如此的現象,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元素本位神尼古拉斯在這裡。

維爾斯相信,大陸上被分散開的神靈們秘密的潛入了。

「其中就有一個火系的魔法師,但是他的樣子可是一點都不像是火系的,一個男人的皮膚好得就好像水做的!」克拉克帶著一點神秘莫測的意味悄悄的說。

維爾斯的耳朵已經豎了起來,天下的商人有一大半都是水上王國的,這是一個真正的商業帝國。

而水上王國的商業和政治又一直保持著難以分開的關係,所以這裡的商人又有一大半是王國的秘探,所以克拉克的耳目是相當的靈敏,不要看水上王國的結構比較鬆散,可是這裡的皇帝可以算是消息最靈通的傢伙了。

所以說,找克拉克來打聽消息,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水元素本位神,尼古拉斯,是一個性格追求完美的傢伙。他掌握的法則是——流逝!


這是佐努告訴他的,可惜自己只知道這些,多了的東西就連佐努也不知道。

維爾斯問道:「那麼,你知道他在哪裡么?」

克拉克的笑容突然出現了幾分奸商似的狡猾:「你……可是欠我一個人情哦!我要是說了出來,你可不能告訴別人是我說的,不然會給我帶來麻煩的。」

吃完了早餐的維爾斯喝盡了自己杯子里的牛奶:「當然!」

「好吧!」克拉克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他就在……就在我們的……」

一隻手輕輕貼住了維爾斯的胸口,克拉克的嘴巴張得大大,似乎是充滿了驚駭的意味。

「不守規則的傢伙,維爾斯,我們終於見面了!」這聲音是從克拉克的嘴裡發出的,但是維爾斯聽得出來,這並不是他的聲音。

安琪拉被嚇了一跳,她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維爾斯哥哥……」

「不要過來~」維爾斯伸出手制止了安琪拉!

克拉克的身體處有水滴沁出,一個腦袋從裡面鑽了出來,緊接著就是身體,然後就是腿。在這個過程中那隻手一直按著維爾斯的胸口,維爾斯知道對方的精神力一直在鎖定著自己。

砰的一聲,克拉克的身體抽搐了幾下,然後摔在地上。

水元素本位神尼克拉斯,他就這樣「俏生生的」站在維爾斯的對面。

請原諒俏生生這個詞吧!

尼克拉斯的長相果然更接近於女人,他的面孔精緻得沒有一點缺撼,聲音也陰柔得好像一個人妖一樣。但是維爾斯知道他是男的……

嗯……神靈是沒有性別的,據說是這樣。

尼克拉斯陰惻惻的笑了幾聲:「不要擔心你的朋友了,我只是讓他暫時的暈了過去。為了維爾斯你,我可是費盡心思附在他的身體內部啊,嘿嘿!」

陰險、狡詐,這是尼古拉斯在神界的代名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