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家表情隨之也僵硬了。蛇仔亮問道,“怎麼,你朋友?”

“這樣,你先回去,有事再電話聯繫,”方正說完,坐進了羅水生的出租車,羅水生愣了一下,在樑萬家的催促下趕緊上車,迅速啓動。

“去學院路橋頭社區。”方正悶聲說了句。他整個人都蒙了,根本沒想到這是真的。

羅水生是個老司機了,這會雖然有些震驚,但手上的動作好不拖沓,一溜煙的功夫,車子就衝進了夜色之中。

大家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因爲方正報出了那個目的地和剛剛交警車上所說的事故地點完全吻合,再加上方正的反應,已經不難看出,準是方正的朋友出事了。

可是大家有幫不上忙,只能在一邊乾着急。

“這小子,”蛇仔亮談了一句,接着回身對着老闆娘和金秀蘭說道。“老闆娘,秀蘭妹子,跟你們瞭解個情況。”

“誒,你說,”蛇仔亮是方正帶來的,所以跟老闆娘也熟絡了。

幾個人就在這樣回到店裏,只是守候着這不平靜的夜色。

… …

一路上,方正連連催促羅水生加快速度,可是這正值下班高峯,八點左右正是路上車多的時間段。羅水生憑藉着經驗,在車流中穿梭,能跑出八十碼已經是奇蹟了。

不單單是方正着急,羅水生也急得是滿頭大汗。可是還得一個勁的安慰方正,讓他別擔心什麼的,畢竟這種事一旦發生了,擔心就是枉然,只有到地了再看看情況再說。

方正沒有說話。此時沒有什麼話能代表他的心情了。羅水生也是一個勁的摁着喇叭,拼了老命的往那邊趕,一路上就顧着罵人了,嗓子都喊啞了。

大概二十分鐘後,他們才趕到斷橋那便,現場一片混亂。交警巡邏車,醫務急救車,甚至消防車也趕到了。

看到這一幕,方正整個人都傻了,這種情況是個傻子也明白,車禍特別嚴重。

羅水生沒有絲毫的停留,將車子在附近停下,方正立馬下車,衝了過去。


靠近的時候,警戒線已經拉了起來,方正表明身份,這才得以進去。

車禍確實挺嚴重,白色比亞迪整個倒了個個,擋風玻璃和車窗玻璃全部粉碎,地上全是玻璃碎片,以及不少被撞碎的零部件。

據最先到達現場的消防人員介紹說,車內只有司機一人,但是情況不容樂觀,因爲駕駛室車門,被撞的嚴重變形,也就是說,整個駕駛室也都跟着變形,司機被卡在裏面不能動彈,更讓人擔心的是,司機身上到處是傷,而且生命體徵微弱,如不及時施救,恐怕就有生命危險。

這輛車方正認得出來,就是陳大美剛開回來十來天的新車,想不到會成爲這個樣子。

幾輛車的車燈照在比亞迪上,所有人都密切關注着這一切。但是大家只是有新無力,根本幫不上忙。

方正整個人急得跟個啥似的,在現場亂轉。

“這是誰幹的,小胖,二炮,你們死哪去了?”方正心急如焚,在現場卻沒有看到那兩位的影子。當下方正就激憤的拉着博文等人,讓他們緊急施救,可是現場情況不一般,不能貿然施救,只能等專業的吊車過來將車子扶正了,才能施救,否則不但是施救人員無法展開,就連陳大美本人也無法顧及。

一邊的醫務人員也是焦急萬分,他們是專業的人員,知道這種情況時間就是生命,每一份每一秒,都是最爲寶貴的。

就在此時,管姝扶着管大媽跌跌撞撞的趕了過來,嘴裏不停的哭嚎着,整個人也都急得不成樣子。吳小胖和劉二炮隨之從社區裏面跑了過來,嚷嚷着弄來了不少的工具什麼的,還有被褥什麼的。

看着他們這個樣子過來,方正本想罵他們,現在也沒有了心情。

“怎麼回事啊,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出事!”方正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吳小胖雙手一攤,一臉的無奈。劉二炮將被褥什麼的往地上一扔,過來就給了方正一拳,生生打在臉上。“還好意思說,還不是因爲你,本來這件事是你來做的,可是!”

方正沒有做任何抵抗,只是靜靜的聽着,任由嘴角的鮮血留下。

今晚的事情確實有蹊蹺。

原來小豆豆病了,他爺爺還在外面收廢品沒回來,管姝發現情況不對,就給方正打電話,方正電話打不通,就給小胖他們聯繫。

當時他們三個正準備出來玩,陳大美二話沒說就開着車往這邊趕,等將小豆豆送到醫院,檢查一番,才知道小豆豆是餓過頭了,一番檢查之後,就讓他們帶了回來。

當時由於車子進去不方便掉頭,陳大美就讓吳小胖和劉二炮將小豆豆抱進去,他在斷橋這掉頭。可沒想到,當他們兩個出來的時候,就發現是這個樣子,連現場發生了什麼都不清楚。

劉二炮將怒火發泄在方正身上,一點沒有錯。這件事確實怪方正。他整個人都瘋了,又是因爲他。

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遲遲不見吊車或是拉車過來。

所有人的心都懸着。現場的救援人員加在一起也就不到十個,再就是附近的居民。在車燈的照射下,可以看到陳大美整個人被掐咋方向盤和座椅之間不能動彈,更沒看到有神地方能活動的,並且看不出有呼吸的跡象。

當下,方正就衝到了車子旁邊,一個勁的推搡着。可是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

“大美,你出來,”方正無力的嘶吼着,突然陳大美輕咳了一聲,讓大家心頭一喜。能咳嗽就證明還有救。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醫務人員,緊接着消防員們衝了上去,試圖徒手將車子反過來,可是車子本身重量就很大,任憑他們怎麼使勁,也是徒勞。

一邊的居民們見此情形,再也不能坐視了,紛紛上前,配合着大家齊心協力,終於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比亞迪被堪堪翻了過來。

當車子放平的時候,大家才驚訝的發現,陳大美整個臉上竟然沒有一點血跡,依舊白淨,只是他的手在徒勞的掙扎着,竟然要去捋頭髮。

衆人噓唏不已,但是沒有嘲笑。消防人員迅速出動,啓用破拆工具,幾分鐘後,車門被打開。緊接着就是座椅和方向盤,還有那凹陷的車頂。

不過好在一切順利,五分鐘後,當陳大美被救出來,就立即被送上了等待多時的救護車,吳小胖和劉二炮兩人隨車而去,方正留下了處理善後事宜。

傷者被成功救出,大傢伙心裏別提多高興。方正一一謝過之後就將他們送了回去。只是管家母女沒有離開。

搶救任務完成,消防隊的率先離開,只留下交警隊的人處理交通事故。

博文帶着王傑在現場勘查,眼看着十分鐘過去了,那拖車和吊車才姍姍來遲。對此,方正想破口大罵,但最終還是沒有罵出口。

畢竟誰都有難處,加上交通狀況不好,這是事實。

隨後撞的面目全非的比亞迪被拖車拖走。現場只留下一小攤血跡,還有不少的玻璃碎片等。

一番查勘下來,博文回來了。

“方正吧,”博文看着方正,眼中有一絲異樣的神情。“是這樣的,初步看了一下,從現場的痕跡來看,這場事故很有可能是一場意外。當時比亞迪掉頭,剛剛準備轉正,從學院路駛過來一輛高檔的小轎車。兩車相撞之時,速度極快,比亞迪是有剎車跡象的,但是卻找不到另一輛車的剎車痕。這就是說,那輛車很有可能是高速行駛下,突然發現前方車輛來不及躲閃,就造成事故發生了。”

博文頓了頓,接着道。“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最主要的是現場附近沒有攝像頭,一時間很難查證當時的情況,只能等傷者醒過來之後,再進一步調查。我們也會對這件事進行嚴密的查訪,力爭找到有力的證據。有目擊者的話,就更好了。我們也會留意最近出入修理廠的車輛。這麼嚴重的事故,肇事車不可能一點事也沒有。”

博文將現場的情況係數拍照,調取了一些有用的物證之後,帶着王傑離開。

方正久久纔回過味來,若有所悟的點點頭。沒有目擊者,沒有攝像頭監控,對於這樣車禍來說,追查起來將是很大的困難。

對於博文的作風,方正無法點評,但是卻有了一絲的懷疑和不安。 羅水生一直沒有走,在警車開走後,就拿着電話走了過來。問方正打算怎麼辦。

剛剛樑萬家那便打電話過來問了,問要不要幫忙什麼的,要錢的話老闆娘那便有一點可以先救救急。對此方向訕訕一笑,隨即露出一臉的愁容。

“羅大哥,這樣,送我去醫院,之後你就會去吧,”方正看了看四下,再無什麼好看的了,這附近最近的一家店面也在幾百米外,更別說身後的社區了。取證相當困難,暫時只能靠交警隊那便幫忙了,只是希望他們不會是那種智慧敷衍了事的人就好了。

“沒問題,”羅水生二話沒說將出租車開了過來。還將車門打開開,讓方正上車。

這是,管姝母女走了過來,她手裏還拿着一隻箱子。方曾認出來了,這就是之前和夏雨涵搞錯的那個箱子,管大媽一定是拿錢過來了。

“管姝,帶大媽回去,這裏有我呢,放心吧。”方正強笑道。

“方正哥,都是我不好,要是我自己送小豆豆去醫院就好了。”管姝低着頭,一臉的自責。

“不礙事的,大美不會有事的,你沒見剛剛還在那臭美着呢嘛!”方正輕鬆的說了句。“管大媽,你回去吧,這錢你們留着,夏雨涵給你們的一份心意,別有什麼顧慮,她應該不會回來拿了,”

“不行,這錢你拿回去,給大美救急,我們兩口子用不上,再說我還有工作,放着也是放着。”管大媽硬將錢箱子塞到方正的手裏。


之前她等着夏雨涵能回來拿,可是連夏雨涵的影子也沒有等到。想不到這拿着良心不安的錢,竟然這樣用出去了。管大媽倒是舒了一口氣。

方正沒辦法,只能暫時接受,況且陳大美那便不定要多少錢往裏填。

管姝母女還說要去醫院陪大美,被方正拒絕了。直到方正說小豆豆那便還要管姝多照顧,這才讓母女二人安心的回去。

當方正兩人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半小時以後了。可是陳大美的搶救還在繼續。

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立即就將方正拉到了一邊,詢問情況,還質問他這段時間去哪裏了。竟然連電話也打不通。

方正只能無奈的不說話,任憑兩人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直到兩人罵累了,也就消停了。可是方正的心裏卻一直不能平復。

這件事雖然他沒有直接的責任,但是方正卻不能饒恕自己。本來小豆豆出事了,最先去的是他,即便陳大美會過去,也是另說。

看着急救燈依舊亮着,方正整個心都揪着,要是陳大美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的,那他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

羅水生在一邊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塞給吳小胖幾百塊錢就走了。他知道給方正是不會要的。雖然只有幾百塊,但方正知道後也是心頭一暖。

三人這才安靜下來。吳小胖將陳大美身上找出來的東西清理了一遍,以及車上的那些包啊什麼的,裏面就幾張銀行卡。密碼他們都知道。還有一部智能手機。

看到手機,方正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連忙搶了過來,問道。“你們有沒有給大美家裏聯繫?”

“沒有,還沒來得及多想呢。”兩人搖搖頭。

“那就好,”方正翻看着手機的通訊錄,裏面竟然都是一些女孩子的電話,有的還是暱稱。更有露骨一點的,可是就是沒找到陳大美家人的聯繫電話。

當下,將手機一扔,什麼玩意,連家裏的電話也不留。可是方正一想,也好,這件事暫時不能告訴他家人,否則不必要的擔心,會讓父母受盡折磨。

方正將那錢箱子交給吳小胖,告訴他這裏面有十萬塊,讓他代爲管理,負責陳大美的醫藥費用,實在不夠了再在卡里取。

對於這錢的來路,方正沒有多說。這麼多錢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個天文數字,他們也明白,方正能拿出這麼多錢,其中一定有什麼貓膩。但兩人問了幾句沒有結果就不再多問了。


等待終究是難熬的,尤其是這種不知道結局的等待,直讓三人焦頭爛額,時不時的在走廊裏來回踱步,沒有一個能消停的。

方正在翻看陳大美手機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般的女孩子給他發信息都是曖昧至極,不是諂媚的討好就是撒嬌的。唯有一個叫小玉的倒是時不時的來幾條短信,但是都是包含深情的問候,什麼身體怎樣,有沒有注意飲食之類的,還有問他有沒有給家裏打電話。

卻看不到一個陳大美回覆的記錄。

方正眉頭一皺,這有些不對勁。隨即讓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看看這短信的內容。兩人也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怎麼回事。

不過劉二炮還是發揮想象,說不定是陳大美的傾慕對象,興許是看上他身上的那點錢。對此,兩人點點頭,有這個可能!

只是讓方正沒想到的是,吳小胖竟然趁着他們不注意,編輯了一條短信,來了一個羣發。

發完之後,還悻笑着說,“看你們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一個短信就能試探出來。”

方正急忙將手機搶了過去,翻開最新發出的短信。看完之後,真就是無奈的不行。

短信內容是這樣:‘我出車禍了,傷的很嚴重,急需用錢,但不敢和家裏說,能先借點給我麼?在人民醫院。’

落款是小美,因爲陳大美對女孩子都自稱是小美,所以吳小胖也不例外的就照着他的習慣將落款寫成這樣。

方正想說他幾句,可是不好開口,畢竟這件事有很大的分歧,兩人對方正的氣還沒有完全消。

“別看了,每一個會過來的,還是那句話,你有錢粘着你,你沒錢,踹了你!”劉二炮沒好氣的說了句。

“或許吧!”方正搖搖頭,嘆道。

就在此時,搶救室的大門被打開,護士匆匆的跑了出來,“病人家屬,誰是小婷,有沒有叫梅婷?病人要見她。”

“梅婷?”

三人驚愕不已,還是吳小胖機靈,立馬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連忙拿出陳大美的手機翻找梅婷的號碼。“等等,我馬上通知她。”

“快點,病人可能不行了。”

“哐當!”

聽到這句話,吳小胖一失手,手機掉地上了。

“喂,小美,你開玩笑吧,我怎麼有錢,再說我們不是已經分了麼,你好好養傷吧,早日康復。沒事我掛了!”

手機沒有摔壞,傳來了一個女人冰冷的聲音,方正急忙撿起來,可是還是晚了一步,電話應聲掛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