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無言正要上岸,卻被聶衛冰一腳踢了下去,“誰讓你上岸的,就在下面給我聽着”

聶衛冰撿起地上的一條凍魚,嘲諷道“你這是什麼東西?”

無言道“魚啊”

聶衛冰道“被凍死了你知道嗎?”

無言奇怪的道“當然得凍死”

聶衛冰在無言頭上重重的敲了一下“不許把魚給我凍死,聽見沒有?”

無言腦子裏在想着些什麼,“聽見了”

無言又鑽進了水裏,不到十分鐘,河裏又拋出一條魚,扔向岸邊。

這條魚只有尾巴被凍住,其餘的部分都沒有冰覆蓋。

聶衛冰點點,心裏道“這小子還有點辦法,得給他加大難度”

聶衛冰把岸上所有的魚都倒進河中,風七悅趕緊攔着他“你這是幹什麼?無言撈的很辛苦”

聶衛冰推開風七悅,“你吃飯去,丫頭片子瞎摻和什麼”

無言看見許多魚沉入水底,鑽出水面問道“聶叔,出什麼事兒了?”

聶衛冰向他勾了勾手指,無言再次游上岸,再次被聶衛冰一腳踢下去,“叫你別上岸,就在水裏聽我講”

聶衛冰指着那條只被凍住一半的魚“現在你製造的冰,必須把魚全部覆蓋,但是不許給我凍死,聽見沒有?”

無言嘴巴張的老大“這樣難度很大!”

聶衛冰道“每條魚我都會檢查,按我的要求,抓二十條,不然今天晚上別睡覺”

無言再次鑽入水中,直到天黑,他一共在水裏泡了三個小時。

聶衛冰看着岸上慢慢的魚,對水面喊道“上來吧”

無言游到岸邊“什麼事?”

聶衛冰道“行了,上來吧”

無言下意識的看着聶衛冰的腳“你不踢我下水了?” 聶衛冰罵道“上來,淨那麼多廢話”

無言在水裏呆了太久,體力耗費過大,一腳踏上岸,自己竟然站不穩了!

聶衛冰沒有絲毫要伸手的意思,無言再次滾進河裏。

風七悅要伸手把無言拉上來,聶衛冰卻大喝一聲“不許幫他!”

無言憑着毅力,一點一點從河裏爬了上來,“累死我了,我要睡覺”

聶衛冰坐在渾身溼漉漉的無言身上,“睡覺?先彆着急”

說完聶衛冰拿出一把錘子,“這二十條魚中,要是有一條死的,去樹林裏用‘冰裂’砍十顆樹,並且搬回來”

無言把臉埋在土裏,“我的天啊,殺了我吧!”

前面的十九條魚都沒有被凍死,敲開冰以後,在水裏都能遊。無言高興的看着,向木屋走去“真是太好了,不用去砍樹了”

可是在聶衛冰把第二十條魚敲開時,它卻死了,放進水裏動也不動。

聶衛冰絲毫不留情面的指着樹林“去,十顆樹,直徑都不能小於一尺。完成以後才能夠睡覺”

無言拖着又累又餓的身軀走進樹林裏,剛走了兩步就倒在了地上。

風七悅職責聶衛冰道“他沒有吃飯,而且又勞累過度,已經不行了”

聶衛冰玩着手機,絲毫不關心無言的樣子“是他自己造成的錯誤,就該由他承擔,你要是再說話就再加五根樹!”

聶衛冰言辭犀利,風七悅不再敢多嘴。

無言的雙腿都在發抖,但是他仍緩緩堅持站起來,一步步向樹幹靠近。

他已經疲憊不堪,他的身體靠在樹幹上,掌心貼近樹幹,有氣無力的說道“冰裂!”

一層厚厚的冰覆蓋在樹幹上,無言的食指和拇指在輕輕捻動,樹幹被分裂的冰割斷。

“樹——到——了!”無言還故意拖着音腔的叫道,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他艱難的走向第二顆樹,臉上還帶着苦澀的笑容。

這不是因爲他高興,而是在苦中作樂。這個習慣他用了很久才養成,每當自己絕望或者生氣或者勞累的時候,他都會放聲大笑。

無言的笑容把風七悅嚇到了,趕緊上去扶着他。

無言推開風七悅“不行,師父說了,你不能幫忙”

風七悅悄悄的道“他已經睡覺去了,看不見,我這裏還有兩個餃子,你快吃了吧”

無言回頭看見聶衛冰真的進屋了,一口就將兩個餃子吃進嘴裏。

吃完餃子的無言有了一絲力氣,對着第二顆樹“冰裂!”,冰覆蓋住樹幹,無言的食指和拇指開始捻動。

第二顆樹,第三顆樹,第四顆樹,無言的力氣終於耗盡了。他筋疲力盡的躺在地上,看着夜空中美麗的星星。

“我是不是死了?”無言有氣無力的道

風七悅在一旁爲他擦汗,“你還沒死,要不要休息一下?”

無言點點頭“好啊”

風七悅溫柔的把無言抱在懷裏,身上散發的體香和無言的汗臭味交織在一起。

風七悅很享受這個時刻,因爲平時後無言根本不會抱她。

不到十分鐘,無言再次艱難的站起來“還有六顆樹”

月亮皎潔而美麗,樹林裏的鳥兒都已熟睡,貓頭鷹睜着一對大眼睛,倒掛樹上,看着這對男女。

太陽高照,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

聶衛冰伸着懶腰走出木屋,看見門外整齊的放着十根粗大的樹木。

無言在堅硬的地面熟睡,風七悅就躺在他的旁邊。

聶衛冰看着無言如此努力,欣慰的點了點頭,但是立馬又恢復了嚴肅的面容。


“起來,起來”聶衛冰踢着無言的肩膀“都什麼時候了?”

無言的眼皮像是千斤重一般,身體更如同一灘軟泥。

風七悅道“他爲了砍這些樹,凌晨四點的時候才睡,你能不能放鬆一下嗎?”

聶衛冰根本就不搭理她,繼續嚴厲的叫道“起來,我數到三,必須起來!”

“一,二……”

無言用堅強的意志力讓自己從地面站起來,他最後艱難的以立正姿勢站好。

聶衛冰道“去洗洗臉,精神一下”

無言腹中空空如也,伸手洗臉的時候,不小心滾進了水裏。整個人倒是都精神了些。

聶衛冰道“正好,不用上來了,繼續撈魚。要求和昨天的一樣,十條,撈不完就別吃早飯”

說完無言有氣無力的就沉入了水底。

聶衛冰指着風七悅“你,負責把昨天的魚烤好”

風七悅從來沒有做過吃的,在聶衛冰的指導下,生疏的操作起來。

聶衛冰點點“對,就這樣,放佐料。再考二十分鐘就能吃了”

無言撈出第五條魚的時候力氣就已經用光,他想趴在岸邊休息一下,卻被聶衛冰無情的踢進水裏。

“不許休息!”聶衛冰看着時間“最後給你四十分鐘的時間,不然就算是失敗”

魚已經烤好,放在盤子裏,風七悅在心中默默的爲他加油。

還剩下最後三條,聶衛冰看着時間,“時間到了,沒有早飯吃”

這時無言從裏鑽出來,左右手都拿着魚,嘴裏還咬着一個。

他吃力的爬上岸,把魚扔在地上,“這下可以吃早飯了吧?”

聶衛冰欣慰的點點“吃飯吧”

無言感覺自己的手臂都快擡不起來了,直接把臉埋進盤子裏吃。

吃完早飯,無言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這一次聶衛冰沒有叫他起來,他將一包東西遞給風七悅。

風七悅問道“這是什麼?”

聶衛冰關心的看着無言“這是葡萄糖粉,記得在他勞累的時候衝給他喝”

看着聶衛冰的這一舉動,風七悅才覺得這人不是那麼鐵石心腸。

無言實在太累,他一覺睡到了下午。

他醒來以後,看見風七悅正在磨孜然粉,她的身旁還放着一大堆從樹林找回來的食材。

無言笑道“堂堂千金大小姐怎麼也幹這種活兒?”

風七悅委屈的看着躺在木桌上的聶衛冰“那個大叔太不是人了,我想回家”

無言道“你要吃不消就回去了吧”

風七悅眼神堅定的道“不去,我就不信我堅持不下來”

無言苦笑道“是我接受訓練,又不是你接受訓練,你堅持個毛線啊”

風七悅道“老孃陪你一起堅持不行嗎?”

無言一下被風七悅生氣的樣子嚇到了,“行,我十分感謝你”

聶衛冰又走出來,“小子,休息夠了沒有?”

無言點點頭“可以了,繼續吧”

聶衛冰道“你可要做好準備,接下來的訓練會更艱苦”


無言眼神堅定“沒問題,再艱苦我也能夠堅持下來” 聶衛冰指了指水裏,“今天的訓練項目依然是撈魚”

無言脫下衣衫,露出一身精悍的肌肉“沒問題,多少條?”

聶衛冰道“今天雖然是撈魚,但是與昨天有些不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