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霸胸口劇烈起伏,被氣的不輕。本來可以利用傳送門讓葉堂成員盡數離開的,現在短短一會兒,就死傷上百,全拜那個怪人所賜。

“好!今天你們兩個就給我的手下陪葬!”葉霸心知不將眼前這兩個王階強者解決掉,自己沒有機會去阻止火人的堵殺。

“殺神咒!”葉霸怒火中燒,不再留手,一股滔天殺氣爆發開,狠狠的壓制着夏東歸和古月連,讓二人的行動都變得遲緩起來,滾滾黑氣如利劍殺向二人。

二人當然不會束手待斃,一個玄能呈現淡金色,一個呈現深綠色,兩人向兩側分開,好分散殺神咒的壓制效果。

“赤星術!”

“幻空訣!”

兩人各自使出看家本領,空中大戰再次爆發。

傳送門前,聚攏過來的葉堂弟子越來越多,已經達到了五六百之多,而葉堂幹部除了城噸被雲琰一拳洞穿而死,其他都已經進入傳送門離開了。

這些弟子修爲大多都是三四階,達到五階的屈指可數,都不是火人的一合之敵。他們真的是欲哭無淚,也不知道這個火人到底什麼來歷,連他的臉都看不清,但是這個火人卻和己方死磕上了。

但凡有試圖通過傳送門的,火人二話不說,直接噴火燒死,或者出拳錘死,簡單粗暴,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兄弟們,我們這麼多人,就不信打不過他!”

“對,一起上!他不可能擋得住我們這麼多人!”

五百多人的大部隊列成好幾排,叫囂着衝向傳送門,各種刀槍棍棒揮舞,玄能波動一陣一陣。


此刻的雲琰潛意識也沉睡了,太累了,要與那麼多的傳承之力對抗,還要限制自己不去攻擊平民,他已經精疲力竭。

雖然自主意識昏迷了,但是他的身體還被傳承之力接管着,憑藉着傳承之力的戰鬥本能和身體的自衛意識行動。

火人面對拉了幾十米的人牆,不退不讓,張嘴噴火,火焰熊熊,一副燎原之勢,任憑葉堂弟子如何努力都撲不滅這大火。

葉堂弟子組成人牆突圍,火人就噴出一道火牆堵在傳送門前面的街道上,轉眼葉堂弟子又被燒死了一百多人,火人噴出的火一接觸到玄能就會變得更加劇烈,只要被燒的人體內有玄能就會永不熄滅的燒下去,十分難纏。

“這可怎麼辦?”

“這個火人根本就是一頭噴火的進化生命吧!”

“我們還是出城逃命吧,在這被堵着,外面的修士早晚會進來!”

葉堂弟子決定不再與火人糾纏,紛紛掉頭準備離去。

就在這時,傳送門那頭傳來一聲叱吒之聲,“小輩,也敢阻我火盟撤退?!”

一隻骨爪從傳送門內霧靄中探出,一把抓住了火人的肩膀,白骨深深的刺進血肉之中,要把他拉進傳送門當中。

一接觸到骨爪傳承之力形成的火焰劇烈抖動,像是遇到了什麼令其畏懼的東西,火焰從身體各處向着骨爪涌去,要把這骨爪從肩膀上趕走。

葉堂弟子一見有轉機,雲琰噴出的火牆也被他回收了,全部集中起來對抗骨爪。

雲琰體內原本多的沒處使的傳承之力在骨爪的拉扯之下,盡數涌出,拼命的抵擋這股拉扯的力量,並試圖燒傷這隻骨爪。

接近一分鐘的僵持之後,骨爪只差一點點就要把雲琰拉進傳送門當中,一聲劍嘯衝破雲霄,火人右手戴的空間戒指中,一把赤紅色的神劍衝出,劍身赤霞燦燦,劍鋒殺向骨爪。

面對神劍的斬殺,骨爪不得不鬆開了雲琰,轉而與神劍交手。

趁着神劍與骨爪對戰,火人騰空而起,疾速的向着遠處山林飛去,他身上的火焰正在逐漸熄滅,神劍在火人脫身後也追着而去,骨爪略作遲疑,還是退回了傳送門當中。

葉霸見火人已經離去,不再與夏東歸和古月連糾纏,身形一晃已經來到了葉堂弟子面前,大手一揮,所有人都被他收進了手中的特殊空間戒指中,緊接着一躍進入傳送門,消失不見。

高/聳的傳送門在葉霸進入之後,緩緩關上了,隨之逐漸淡化在空氣中。

東方的天空泛起了魚肚白,第一縷霞光逐漸透過雲層灑向大地。

太白城迎來了黎明,倖存的人抱在一起痛哭,這一夜將是所有活着的人一生的噩夢,是揮之不去的夢靨。

走在屍橫遍野的大街,看着被鮮血染紅的地面,夏東歸一手捂住胸口,深深向着亡者鞠了一躬,身旁的古月連也是如此,願逝者安息。

城外,和進化生命的戰鬥也結束了,幾隻六重進化的進化生命還是太過於強大,不能滅殺掉,逃回了山林之中。

此刻修士們在打掃着戰利品,這些進化生命身上可都是寶貝,一些進化次數多的進化生命,他們的血肉煮煮吃掉對修士身體的強化都有用處。


古月一族和天下武學院做爲此處最大的兩個勢力,本有心進入城中幫忙,但是等到城外的戰鬥結束,城裏的戰鬥也結束了。

空氣中的血腥氣十分明顯,站在太白城的城牆之上,隨處可見被殘忍殺害的市民,倖存者在城中游蕩,像丟了魂魄一樣。

修士們的內心都恨壓抑,如此災難,因何發生,目的何在,都不得而知。

夏東歸走上了最外圍城牆,利用王階的玄能擴大自己的聲音,好讓全城的修士都能聽見自己的聲音。

“各位勇士!是的,你們是勇士,是人傑!”

“面對殺人成性的敵人,你們沒有退縮,主動來到了太白城支援,面對冷血無情的進化生命,你們沒有畏懼,拿起手中的武器和他們戰鬥!”

“太白城主已經在災難中犧牲,我代表太白城感謝你們的付出和大無畏的精神。”

接着他轉過身,對着城內的倖存者說道:“我們人類,就是一個在毀滅與新生中不斷輪迴的種族,我們經歷了最可怕的大屠殺年,文明幾近毀滅,但是我們也挺了過來,並且來到了新紀元!”

“今天太白城經歷了一場災難,她也一定可以挺過來,我們一定可以建立新的家園!”

一番振奮人心的演說改變了倖存者的低迷之色,夏東歸就地聯繫其華夏城的軍隊和醫療隊伍,讓他們儘快趕到太白城協助重建和救助災民。

修士們打掃完了戰場之後便離開了此地,各自繼續着自己的修行,他們可以戰鬥,但是重建城市,救助傷員不是他們的分內之事,也不是他們能做的好的。

這一場戰鬥持續了一整夜,許多人徹夜未眠的關注着事態的進展,空中的強者對決他們看不見,城外的修士大軍阻擊進化生命也沒看見,許多人唯一記住的就是一個渾身燃燒的火焰人。

他在太白城孤立無援的時候第一個衝入城內,將魔化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他面對屠殺者中的高層,以一敵多,打敗敵手,他在敵人準備撤退的時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直到神祕的骨爪跨過傳送門而來,火焰人才負傷離去。

這一天,雲琰化身的火焰人被傳頌爲英雄,火俠的稱號不脛而走,在世界各地中廣爲人知。在普通人中,火俠被傳得神乎其神,有人甚至發帖說這個火焰人就是救世主,要帶領人類進入下一個紀元。

一些參與戰鬥的修士都嫉妒起火俠來,修士很清楚,火俠應該就是一個修煉火焰類功法的修士而已,不過他能御空,至少修爲達到了王階,是一個強者。

網絡上瘋傳着火俠戰鬥的視頻,但是由於雲琰的面容被火焰遮蔽看不清,而且是在夜晚,人們看到的畫面都是一個人形火球,所以還沒有人發現火俠的真實身份。

在普通人當中,火俠很快就被傳爲一個傳說,各種周邊產物都誕生了出來,小說、電影、漫畫層出不窮,甚至連人偶手辦都有了。


但是這些崇拜僅限普通人的世界,他們面對這個強大生命縱橫,只能躲在城市中生活的世界,心中渴望着一個英雄出現,渴望有人能帶領他們打破這個地球上的僵局,火俠的出現不過是剛好填補了他們心中的空缺。

強大的修士也可以成爲這一形象的,但是從沒有如此大規模的戰鬥,又有如此影響力巨大的事件曝光在民衆當中。因爲只有城市中才有攝像頭去監視這一切,而修士的戰鬥幾乎不會在城裏進行,這是要受到通緝的行爲。

所以人們只知道人類當中有修爲通天的修士,甚至知道他們的傳說,如最廣爲人知的七賢,但都沒有像這一次如此直觀的目睹。

哈氏三兄弟幾日後纔回到太白城,看到滿城的斷壁殘垣,自己的學院也被毀壞的差不多了,他們竟然成了王霸武學院唯一的倖存人員。三人心中悲痛,爲死去的老師同學悲慼,但不久便收拾了心情,他們決定重建王霸武學院。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得知了火俠的事蹟,雖然心中很確信火俠就是那個自稱雲玩火的少年,但是說出來也沒人相信,況且他們上網一找雲玩火這個姓名根本查找不到任何信息,這個名字本來就是雲琰隨口瞎說的。

三人也很感謝火俠出手救助了自己的城市,重建的王霸武學院被他們更名爲火俠武學院。

由於這個名字起的好,全世界又處在火俠熱中,火俠武學院一時之間居然報名人數激增,源源不絕。

多年後,火俠武學院竟成長爲了世界第八大學院,這都是後話了。

————————

第一卷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第二卷-離火神龍了,會在今晚六點上傳第二卷的第一章,第一卷中許多設定小凡沒有明言,也是希望大家不要被設定所累,之後會明細的寫出,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這段時間都是每天兩更(早上八點和中午十二點),但是隻要收藏數和鮮花數任意一個多增十個我就多更一章,如果兩個在同一天多十個,就更四章唄~新人不易,希望大家能收藏投鮮花,多謝! 白雪皚皚,一望無垠,數百年未曾融化的堅冰覆蓋在這片地球最北邊的海洋,北冰洋。

太陽掛在天上,但日光微弱,令人感受不到陽光的溫暖,新紀元之後北冰洋的冰層和冰川明顯好轉,再沒有出現融化的現象。

高空之上,有十幾人於雲端而立,他們年紀、相貌、膚色各異,服裝也各不相同。

有幾個中年男子面如刀削斧鑿,穿着武服,以肉身御空,顯然是修爲達到王階的武者,另有幾人仙風道骨,鶴髮童顏,一身道袍飄飄然,御劍凌空,是修爲深不可測的修道者。

除卻這幾人是黃種人,另外的幾人則是金髮碧眼的白種人,有穿着法師長袍的西方魔法師,憑藉法術立於空中,手拿法杖,用英語在交談着什麼。

最爲引人注目的是一名肌肉嶙峋的西方男子,他赫然是一名龍騎士,腳下一隻上百米長的西方巨龍龍息陣陣,挺着個肥大的肚子,綠油油的鱗片閃閃,翅膀扇動間鼓動起狂風,吹散白雲。

“諸位,看來封印沒有什麼問題了,王階的小輩們已經離去多日,我們也該走了。”一名青衣修道者緩緩說道。

幾人耳朵上都戴有微型耳機,可以協助語言的翻譯,所以就算來自東西方不同的主城,也並不影響交流。

一名藍袍法師激動的說道:“哦,太好了,這個寒冷的地方實在是讓人不想在待下去了,我的意思是說封印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回我們各自的家中休息吧。”

那位龍騎士也是爽朗的大笑道:“是啊是啊,這一次加固封印召集了那麼多名王階、聖階的高手,我看根本就不會有問題了。”

武者中一名白衣武者皺眉道:“但願這層冰蓋能不負所托。”

“呵呵。”一聲輕笑突然出現,一團黑氣在龍騎士腳下的巨龍背上突兀的浮現,慢慢凝聚成一個黑衣人,“火盟都已經明目張膽的屠城了,他們的依仗是什麼?還不是冰蓋下面的那尊……”說的是日語,但好在有翻譯器,大家都能聽懂。

巨龍感覺自己背上除了主人又多了一個人,狂躁起來,奮力的晃動身體,要把那人給晃下來,好在龍騎士及時安撫。

“影聖的話不無道理,但我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七賢避世,不知所蹤,傳承者音訊全無,能多封印一會是一會吧。”之前的那位青衣道者說道。

影聖的身影再次消失,再次顯現時出現在那名青衣道者所御之劍上,“據說傳承者已經出現,我很好奇,他的血是不是紅色的?”影聖目光中有戾氣浮現,輕輕舔了舔嘴脣,對於沾滿了無數人鮮血的他來說,刺殺傳承者是他感興趣的事。

青衣道者長袖一揮,一股無可匹敵的真氣浪橫推向影聖,影聖輕點劍身,向後彈跳,在半空中身影淡化,再次出現又現身在巨龍背上。

青衣道者鄭重的說道:“傳承者事關重大,你最好和你的組織都安分一點!”

影聖卻輕笑:“如果連自己的族人都打不過,還想抵抗外族?你們這羣老頭子收起你們的春秋大夢吧!”

Www.ttk an.co

話音未落,一身黑衣的影聖又消失了,這次沒有再次浮現出來。

有一人嘆息道:“傳承者理應接受磨難成長,我們不可以過多的干預。”

另有一人反駁:“難道要放任傳承者夭折嗎,我如果遇見定要好好的保護起來。”

也有和事老說道:“有什麼好爭辯的呢,傳承者是誰還不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

大屠殺年的大災難是從南半球開始的,南半球的國家,如澳大利亞,南美,非洲等地在大屠殺年中被毀壞的最爲嚴重,可以說這些地方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荒無人煙的。

七大主城均建立在北半球,衆多堡壘城市也衆星捧月般圍繞着主城,南半球像是被人類拋棄了一般,化爲一大片險地。千奇百怪的植物從生,強大的進化生命隨處可見,在這裏鮮有人類的干預,他們肆無忌憚的進化着。

南半球某處。

這是一處巨大的山洞,山洞四壁有明亮的照明設備,將山洞內映照的燈火通明,如同白晝。山洞中擺放着一張長長的石桌,兩排形形**的人物在石桌旁正襟危坐。

石桌上沿有三個怪人站立在此,一人頭大如鬥,但是身材矮小,只有一米三左右,臉上的每一個表情都比別人更清晰似的。

另一人像極了華夏國的名著《西遊記》裏的白骨精,渾身由一根根白骨組成,頭骨眼睛的位置裏,有兩團綠油油的鬼火在跳動。

最後一人看上去還算正常,只是雙臂佈滿鱗片,粗大壯碩,五爪鋒利懾人。

巨大的山洞內氣憤有些壓抑,沒有一個人敢說話,衆人都有些心驚膽戰的時不時看一眼上沿的三個怪人。

一陣腳步聲打破了山洞內的平靜,“葉堂堂主帶到!”一人進入山洞跪地彙報。

“帶進來!”白骨人張開嘴巴發出了人聲,骨頭卡巴卡巴作響。

“推什麼推,我自己會走!”葉霸滿臉不情願的走進山洞,還穿着一身軍裝,似乎挺好這口。

“啪!”那個大頭人一巴掌拍在石桌上,他矮小的身材只能把頭夠到桌子,這一拍桌子看上去滑稽極了,但是全桌沒有一個人敢笑。

大頭人的氣勢十分凌厲,葉霸七尺的身軀,也抵擋不住這如山的壓力,直接被壓制的跪在地上,高傲的頭顱也垂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