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主公,敵方軍師在此。”趙雲把田濤扔到了李易的身前。

“好,子龍去把部隊整合一下,防止叛亂,去吧。”李易十分開心,如今敵方主將和軍師都被拿下。

“是,主公。”得到李易的命令,趙雲下去安排去了。

“公臺,是不是解開技能啊。”這是李易對着陳宮問道。

“不能,現在還不安全,等打掃完畢,我就給主公解除技能。主公忍耐一下。”說完,陳宮就自己離開了。

留下李易一個人在囚牢裏。

。。。


下午時分,李易坐在會議室裏。其他幾人分坐在兩旁。

分別是左手邊的趙雲,管亥周倉等人,

右手邊則是陳宮,姬嶺呂魁和東方兄弟。

本來張讓也應該有位置的,但是他是太監,如今又不能暴漏,只要待在府邸裏面,並且史阿不再,要是史阿在的話,估計要和管亥爭左手第二的位置。

“把人帶上來。”拍了拍手,下人把五花大綁的公孫紀和田濤帶了上來。

公孫紀和田濤被帶了進來,不過他們怎麼也是不下跪。押解的下人怒了。

“跪下。。。噹噹。”連續在兩人的腿上踹了好幾下,可是兩人就是不跪。

“算了,你們下去吧。”見到這裏,李易開口了。

“是,主公。”下人們下去了。

公孫紀和田濤這才大量起李易來,發現李易十分年輕,而且還是一個異人,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了。

“哈哈,你竟然是個異人,真是好笑,哈哈。。。”兩人的大笑,讓趙雲等人很是不爽,正要開口。

右手邊的陳宮發話了。“呵呵,異人有如何,你們不是照樣被打的大敗。”

此言一出,兩人立刻閉嘴了,收起了笑容,冷冷的看着陳宮。

“敢問你姓甚名誰?爲何爲一個異人效力,和我同我一起歸順州牧大人。”田濤這時竟然開始離間陳宮。


“哈哈,那個背信棄義的劉虞,如今聖上爲難,他作爲皇室之人,不去救助,反而前來攻打我主公,是何道理。”陳宮一聽,笑着說道。

“這個。。那個。。。”田濤沒話可說了,只好沉默了下來。

щщщ• Tтka n• ¢ 〇

“喝,牙尖嘴利,幽州是州牧大人的,你們都是亂臣賊子,只要州牧大人大軍一至,你們統統完蛋。哈哈。”這時公孫紀笑着說道。

“哦,是嗎,忘了告訴你們,我是公孫瓚太守的長史,你們還不知道吧。”李易這時發話了。

此話一出,公孫紀和田濤臉色大變。

他倆沒有想到李易和公孫瓚有關係,而且還是公孫瓚的長史,這說明李易在公孫瓚的地位不低。

“該死,那幫蒐集情報都該去死。。。”兩人的心裏同時想到這個。

一想到他們攻擊了公孫瓚的部下,萬一公孫瓚因爲這個原因和劉虞打起來,他倆就是罪人。

“這。這都是誤會。誤會啊。”田濤想到這裏,開口道。

此言一出,配合兩人的滿頭大漢,李易等人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真是好笑,當時攻打的時候怎麼不說,如今主公把自己的身份說了,你們就後悔了!晚啦。”管亥那個解氣啊,聲音越說越大。

“哈哈,真是倆個笨蛋,是不是被人當槍使了啊。。。”周倉這是也是嘲諷起來。

。。。除了陳宮和趙雲沒說話,李易的手下們開始了狂轟濫炸。

這是因爲李易的損失太大了。

本來280多萬的士卒,如今只剩下150萬,這還是算上幽州鐵騎投降的五十萬,直接打沒了180萬的士卒。

那些本來就是他們的手下,他們能夠不怒嗎?

本來戰將們強烈要求處死兩人,可是李易和陳宮直接否決了。

既然殺不了他倆,那就嘴上佔點便宜,罵的那叫一個開心,爽快。

而且兩人還不能夠還嘴,他倆可不知道李易是什麼心思,萬一惹惱了會有生命危險的。

這一刻兩人恨透了劉虞,恨他沒有把情報摸透,就讓他倆出擊,白白送死,而且還給了公孫瓚開戰的藉口。

“好了,閉嘴吧,把兩人壓下去,我去面見公孫太守。”李易見火候差不多了,直接說道。

不一會,兩人就被下人押走了,關進了大牢。

大牢內,兩人無神的坐在了地上,沒有了一開始的精神。

“子泰,咱倆完蛋了,搞不好州牧大人是拋棄了咱倆。”公孫紀悲觀的說道。

“非也,搞不好州牧大人也是不知道,咱們靜候州牧大人的消息吧。”田濤則是另外一種想法。

“真的?希望如此吧。”公孫紀一聽,有些不信,但這是最好的結局。

要知道他倆的家人還在漁陽,他倆是不敢投降的,一但劉虞知道消息,搞不好會殺了他倆的家人泄憤。

那可是百萬的幽州鐵騎啊,雖然不是精銳,但是光百萬的馬匹就夠劉虞心痛的。

在加上裝備,和訓練消耗的金錢時間,殺他倆百次都不夠。

。。。

會議室內,李易坐在主位,聽着陳宮的講述。

“主公,咱們這次雖然損失慘重,陣亡了180餘萬的士卒,不過剩下的等級都是突飛猛進,超過九成達到了五十級,剩下沒到的,也是剛加入咱們無天的年輕士卒,只要稍加訓練,全部超過五十級指日可待。。。”陳宮平靜的彙報着。

李易和趙雲等人耐心的聽着。越聽越激動,如今無天的實力是越來越強,如今光幽州鐵騎就有五十餘萬,只要稍加訓練,就可以完全收納。

而且原本的無天士卒,成長的也是飛快,只要裝備跟上,成爲精銳級士卒,很是輕鬆。

“好,看來我要去見見公孫太守了。”等陳宮說完,李易站了起來。

如今是再次去北平的時候了。 墨昊靳也不傻,岸沒事的事情她一定真知道了,對了,他怎麼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呢?

「卿我前段時間給你的資料你幫我處理好來沒有」墨昊靳馬上打電話給獨孤卿來了。

「什麼事情呀」獨孤卿手術出來都累死了,墨昊靳還一句話也沒有安慰自己就跑了。

「鑒定報告出來了沒有」。

「鑒定報告什麼鑒定報告」獨孤卿真的忙暈了。

他說完才想起來,墨昊靳拜託他的事情,好像結果已經出來了,他馬上想起來自己的助理好像給自己取了回來了。

「你等等,我,我找一下。」

獨孤卿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把桌面翻成什麼樣子了,不知道的人一定認為是被人打劫了。

「找到了」獨孤卿開心的說著。

「靳,我這邊書叫人送過去給你嗎」。

「卿把文件打開。」

「打開嗎?」獨孤卿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他是最討厭別人看他東西的,所以他還真的沒有想過好奇裡面的結果。

「打開看完把結果告訴我。」墨昊靳現在就差這個信息就可以確定了。

獨孤卿看著資料真的要打開嗎?如果知道了什麼隱秘的事情,阿靳不會有一天會滅口吧。

獨孤卿的手打開了一半,又收了回來說:「真的要嗎?你不會把我滅口吧?」

「如果你再慢慢吞吞的,我就不敢保證了」墨昊靳威脅的說。

獨孤卿打開文件的時候,把眼睛閉上了,再慢慢的張開。

墨昊靳的話再次傳來說:「看完了沒有,把信息告訴我。」

「你這個和誰的親子鑒定呀。」獨孤卿看著奇怪呀,墨昊靳的血型他還是記得的。

「你說不說。」

「不要著急嗎?我這就說。靳怎麼這麼心急呢?

「報告上面顯示,鑒定的兩個人是存在血緣關係的。」

存在血緣關係嗎?墨昊靳還記得在洛夢櫻哪裡看到是他們並沒有關係呀。

「是同父異母嗎?」

「不可能呀,我剛剛看了對比他們應該是兄妹還著是姐弟關係的,還是親的,你怎麼會認為是同父異母呢。」

獨孤卿的話還沒有說完,墨昊靳就把電話掛斷了。

難怪他也覺得那兩個人這麼眼熟,之前雖然只看到他們的側臉,但是他們給人的確實不是普通人有的。

墨昊靳想到夏韻對洛夢櫻說的話,自己怎麼沒有阻止呢?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呢?

洛夢櫻應該也是為了追他們,所以才讓那些圖謀已久的人有機可乘吧,但是他們的樣子應該沒有認出她吧。

他們是不認識她,還是他們不記得她了呢。

洛夢櫻的傷心,還有優莎娜的表現,他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成陽你回去醫院看到他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不能讓他們離開,聽到了沒有,還有你增加多一些人保護那裡。」墨昊靳怕他們走了,洛夢櫻回來了,沒有看到他們會更傷心的。

「總裁,如果我們這邊還要派人在醫院,我們的人手就不夠了」成陽感覺到與總裁夫人有關係的事情,他們這些普通的勢力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

「你們只是幫忙一下就可以了」墨昊靳對洛夢櫻的了解,醫院現在都是她的人在保護了。

洛夢櫻離開來白家也沒有回來醫院,也沒有回去他們的家,她會在那裡呢。

洛夢櫻現在就想靜靜的,她一直找的人不認識自己,還這樣說自己,他們是真的不認識她了嗎?還是他們真的自己就是個剋星所以才離開自己的。

洛夢櫻站在最危險的地方,一個不小心好像就要掉下去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都認為她要自殺了。

她一直如履薄冰的,但是她一直很堅強出來沒有質疑自己的所有決定,但是她現在開始動搖了。

如果她死了,是不是真的所有的問題就解決了呢。

她現在很嫉妒岸了,他們只在乎他,她現在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害人害己的禍害。

所有人都叫她幽少主,她的名字叫什麼呢,她忘記了,別人也不會叫,洛夢櫻這個身份是跟著她最久的,這個身份也不能跟著她了吧。

你們忘了我,但是我還是捨不得放下你們。

「以後世界上沒有知道我是誰了吧,不再是洛夢櫻,幽幽這是你們對我的愛,但是現在沒有都不再愛我了,碧藍深幽的少主,我就用這個身份為你們剷除所有人要害你們的人吧,以後你們就可以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