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楚婷雅轉着大眼睛想了一下,忽然拍着手對溫旭說道:“旭哥哥,要不我給你講故事吧?本姑娘的口才可是很不錯的哦!”

“那你給我講什麼?舒克和貝塔,還是藍皮鼠和大臉貓?”溫旭笑着問道,睡意倒是去了一些。

“我知道你不喜歡聽這麼幼稚的故意,所以我準備給你講一些令你感興趣的故意。”楚婷雅眯着眼睛神祕地朝溫旭說道。

讓我感興趣的故事,不會是有色笑話吧?溫旭在心裏邪惡地想道,一不小心碰到了身後的楚婷玉,讓對方忍不住叫了一下。


雖然楚婷玉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讓楚婷雅聽到了。

“剛纔是什麼聲音?”楚婷雅警覺地朝四周望了一下,警覺地朝溫旭問道。

“什麼聲音?剛纔沒聲音啊!小雅,你多半聽錯了吧?對了,小雅你剛纔不是說要給我講故事嗎,不知道你準備給我講什麼故事?”溫旭連忙把話題岔開。

楚婷雅心裏雖然覺得蹊蹺,但聽到溫旭這麼問,連忙笑道:“旭哥哥,我給你講一下我姐的故事吧,你肯定對這些故事感興趣。”

躲在被窩裏的楚婷玉一聽楚婷雅居然要給溫旭講自己的故事,連忙朝溫旭說道:“你快跟小雅說,讓她換一個話題,說你不喜歡這個話題。”

不過,溫旭還沒有來得及開口,楚婷雅已經繪聲繪色地講了起來。

“記得我上小學的時候,我姐剛從國外回來,對國內的地方一點都不熟悉,卻要鬧着一個人去學校接我。結果,她一個人找了半天,不但沒找到我的學校,還把自己給弄丟了。旭哥哥,你猜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楚婷雅一邊講故事,一邊對溫旭說道。

比起溫旭剛纔乾癟癟的講話,楚婷雅更加註重互動,時不時就要問溫旭一個問題,讓溫旭無法走神。

“不知道!”溫旭搖了搖頭,對楚婷雅說道。

“你猜一下嘛!”楚婷雅嘟着嘴不滿地說道。

大姐,我不是不想猜,而是你姐就躲在我後面啊!溫旭見楚婷玉凶神惡煞地瞪着自己,連忙朝楚婷雅搖了搖頭,示意她直接說出答案。

楚婷雅見溫旭不肯猜,也不勉強,笑着說道:“旭哥哥,你知道嗎?我姐直接跑到我學校的派出所裏去了,然後讓警察帶她去我們學校。當時,我們全家知道這個消息,頓時都笑岔了,說我姐真有才。”

溫旭也覺得楚婷玉確實很有才,知道一有困難就找警察。

“不準笑!”楚婷玉惡狠狠的聲音再次從溫旭的身後傳了過來,溫旭立馬收住了臉上的笑容,一本正經地對楚婷雅說道:“你姐還真是聰明,如果換作是我,說不定就只能在大街上轉悠了。看來,我以後要向玉姐多多學習了。”

楚婷雅見溫旭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禁笑得在牀上前僕後仰,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都是你,你要負責!”楚婷玉見楚婷雅這麼笑自己,沒有怪罪自己的妹妹,而是把一股腦的責任全部推給了溫旭。

溫旭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自己又沒笑,怎麼就關自己的事了。不過,他現在卻沒時間向楚婷玉伸冤,因爲楚婷雅不知怎麼的,居然拉住了楚婷玉的腳。

溫旭和楚婷玉都嚇了一跳,楚婷玉的腳被楚婷雅抓着就想把腳收回來,溫旭急忙向她使了一下眼色制止她。開玩笑!如果你現在把腳一收,那不暴露才怪。

楚婷雅一邊抓着溫旭的腳,一邊對溫旭笑道:“旭哥哥,沒想到你的皮膚這麼好,比我的都要滑!”

“是嗎?可能是因爲我呆在寢室的時間長吧!”溫旭一邊說道,一邊將楚婷雅的手抓了過來,然後示意楚婷玉把腳收回去。

楚婷雅輕輕地笑了笑,眼珠狡黠地在眼眶中打了幾轉,掩着嘴打了一個哈欠,朝溫旭說道:“旭哥哥,我開始困了,就先回去了。等我姐回來,你可一定要勸勸啊!”

“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溫旭拍了拍胸脯,現在只希望快點把楚婷雅這個要命的魔女送走,然後讓楚婷玉這個更要命的魔女也快點離開。

“旭哥哥,晚安哦!”楚婷雅說着,從牀上站了起來,轉身走出了房間。

溫旭剛準備鬆口氣,卻見楚婷雅又把頭伸了回來,朝溫旭說道:“旭哥哥,我幫你把門關上,那隻大耗子就不會跑進來,影響你休息了。”

“哦!”溫旭輕輕地應了一聲,見楚婷雅確實把門關上了,這才終於喘了一口大氣,“這個小魔女還真是不好對付!”

楚婷玉藏在被窩裏早已鱉夠了,所以一聽到楚婷雅關門的聲音,就迫不及待地掀開被子坐了起來,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空氣。

楚婷玉的身上只穿着一層薄薄的內衣,根本無法遮擋她傲人的酥胸,只覺那對起伏的大白兔隨時都有可能掙脫束縛,從眼前跳出來。這對溫旭來說,既是一種眼福,同時也是一種折磨。

溫旭故意把臉瞥向一邊,朝喘着氣的楚婷玉說道:“玉姐,小雅已經走了。”

“嗯!”楚婷玉只是隨意地應了一聲,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溫旭只好重複道:“玉姐,小雅已經回房間了,你看……”

楚婷玉沒好氣地白了溫旭一眼,不高興地說道:“我又不是瞎子,自然看見了。”

“那你……”溫旭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楚婷玉沒好氣地說道,“你以爲小雅不知道那是我的腳嗎?我和她一起睡了那麼久。”

聽楚婷玉這麼一說,溫旭倒是反應過來了。原來,楚婷雅已經知道那人就是楚婷玉,只是爲了不讓大家感到尷尬,這才故意裝作沒看出來,然後轉身離開房間。

既然楚婷雅已經知道楚婷玉就在自己的牀上,那她會不會亂想呢?如果她認定自己和楚婷玉真的發生了什麼事,自己又該如何去向她解釋?或者說,自己也裝作她不知道。

想到這些,溫旭頓時覺得自己頭大如鬥。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危機

溫旭正在爲眼下的問題苦惱時,楚婷玉反倒把身子往牀上一趟,悠悠地睡覺了。

“你幹什麼?”溫旭看着楚婷玉問道。

“睡覺啊,你以爲我在幹什麼。”楚婷玉朝溫旭翻了翻白眼,把身子往牆邊一轉,只把背部留給了溫旭。

溫旭苦笑道:“你這麼睡,我怎麼睡啊?”

一想到自己身邊睡着楚婷玉這樣的大美女,溫旭就根本睡不着,真害怕自己一時衝動,朝這個小妞撲過去,不禁在心裏默唸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楚婷玉回過頭朝溫旭說道:“我不是給你留了位置嗎?”

“這不是位置的問題,而是……”溫旭鬱悶地看了楚婷玉,苦笑着問道,“你現在可以回你的房間睡。”

“我可不想去被小雅取笑,她現在肯定等着我過去,好笑我,我纔不上當。”楚婷玉嘴角微翹,嬌憨地說道。

“可是……”溫旭剛要開口,楚婷玉就打斷道,“哪有那麼多可是,只要你的腦子裏不東想西想,就不會有什麼煩惱了。睡吧,我的瞌睡都來了,明天還要去公司呢!”

既然人家都不怕,那老子還怕個鳥啊!溫旭跟着也往牀上一趟,四腳八叉地睡了下來。

雖然溫旭儘量不去看楚婷玉,不去想那種事,但從楚婷玉身上飄出的淡淡的幽香卻總是打擊着他脆弱的神經。明明困得不行,但翻來覆去,卻總是睡不着。

溫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只聽楚婷玉在另一邊撲哧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溫旭朝楚婷玉問道。

楚婷玉笑着說道:“看來,我的魅力還是有的,能把你折磨得睡不着覺。”

“彼此彼此,你不是一直喊着要睡覺,卻睡不着嘛!”溫旭不甘示弱地還擊道。

若論鬥嘴功夫,溫旭還真不一定輸給楚婷玉。顯然,楚婷玉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直接略過溫旭的反擊,開口對溫旭說道:“既然我們現在都睡不着,那就好好地聊一聊。我剛纔聽小雅說,她讓你勸我。她是不是想讓你勸我給她買車啊?”

溫旭輕輕地嘆道:“這次,你倒是小看小雅了。她讓我勸你,不要在工作上這麼拼命,要注意保重身體。”

溫旭將楚婷雅央求他的事向楚婷玉說了一遍,接着又道:“其實,小雅還是非常懂事,只是我們以前沒有發現罷了。”

楚婷玉沉默了,良久才嘆道:“是的!我們都小看小雅了,一直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其實,她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成熟。不說她讓你勸我這件事,就說她剛纔沒有揭穿我們,默默地退了出去,就能說明她真的不再是以前那個任性的小孩子了。”

溫旭輕輕地點了點頭,繼續朝楚婷玉問道:“對了,你這段時間這麼忙,是不是公司出了什麼狀況?”

楚婷玉的臉上閃過一絲愁容,欣慰的笑容很快被鬱悶的苦笑代替,輕輕地搖了搖頭,重重地嘆道:“哎!最開始是我大意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溫旭見楚婷玉這麼說,更是對這件事感到好奇。

“沒什麼,說了你也幫不上忙,就不用你操心了。”楚婷玉輕輕地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

溫旭卻是不放棄,繼續對楚婷玉說道:“你沒說,怎麼知道我幫不上忙。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的助理,有權知道這件事的始末吧!”


楚婷玉朝溫旭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虧你還記得,我都快忘了你這個助理的存在。”

溫旭訕訕地笑了笑,朝楚婷玉說道:”我現在不是亡羊補牢、將功補過嗎?”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說給你聽聽吧。你也別想着幫我,就當是我的一個聽衆吧!”楚婷玉一邊說着,一邊把這件事的始末緩緩地向溫旭道來。

楚婷玉緩緩地說道:“這件事還是怪我太急於求成了。前不久,市裏有一個比較大的項目,競爭的地產商很多,蜀都房產和蓬萊集團這樣的大商家都參與了。”

“結果卻是你以高價脫穎而出?”溫旭冷笑道。

楚婷玉搖頭道:“價格不能算高。我仔細算過,以我們當時的拍價和市場狀況來看,只要工程順利,賺上兩三千萬絕對不是問題。只不過後來出了問題,導致我們的工程進度受到了影響,從而引起了資金鍊的斷裂。”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纔是溫旭比較關心的。

楚婷玉說道:“首先是我們的設計圖出了狀況。有人拿着一份與我們相似的設計圖過來告我們抄襲他的作品,讓我們立刻停止使用該設計,並賠償一筆鉅額的補償費。雖然最後由公司的律師出面,擺平了這件事,但工期卻因此耽誤了兩天。”

“接着又有一批土匪過來鬧事,從而耽擱了一天。”楚婷玉說到這裏,臉色因爲氣憤而發紅,“本來,我們都以爲事情就這麼結束了。結果,相關部門都派人來檢查,一下子就把我們耽誤了七天。最後,我們動用了一些關係,這才得以打發掉那些渣子,重新開工。”

溫旭聽完楚婷玉的話,第一個反應就是有人在暗中向楚婷玉放冷箭,而且這個人還是黑白通吃的傢伙,他的能量絕對不小。

“玉姐,你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有人故意給你找麻煩啊?”溫旭問道。

“起初,我也這樣認爲,自己多半把誰得罪了,要不倒黴的怎麼總是自己呢?”楚婷玉點了點頭,朝溫旭說道,“可是,我暗中調查了這類人,發現他們雖然都有動機,但事實卻證明他們都沒有對集團做過什麼,更不可能專門派這些人爲難自己了。”

聽到楚婷玉的話,溫旭陷入了他獨有的沉思狀態之下。

雖然楚婷玉剛纔把那些人都排除了,但溫旭還是堅信,搗亂的人就是他們。只不過,並不是他們親自動手罷了。

“你說得有道理,但我目前要做的是怎樣弄到流動資金,把這個難關給渡過了,工程才能夠儘早開工。”楚婷玉朝溫旭苦笑道。

“不能向銀行貸款嗎?”溫旭朝楚婷玉問道。

楚婷玉搖了搖頭,對溫旭說道:“你想得太簡單了。你沒有什麼作抵押,沒有人給你擔保,那些大爺怎麼會貸款給你?”

其實,向銀行貸款這條路楚婷玉不是沒有走過。只是要麼被拒絕,要麼就是對方貪圖自己公司的股份或者自己的美色。公司對於楚婷玉來說,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無論是要犧牲公司還是自己,楚婷玉都是萬萬不會答應。

“我寧願公司破產,也不會把她轉讓到你們手裏。”楚婷玉冷冷地說道,這既是向對方表明態度,也是在對自己說。

溫旭聽完楚婷玉的話,不禁朝她問道:“玉姐,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你現在只缺錢,只要有足夠的資金,你就可以渡過眼下的難關,把這項工程做完?”

“可以這麼理解,但我需要的錢不是一個小數目。”楚婷玉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慵懶地說道,“算了!這件事你知道就行,不用爲我操心,我一個人已經煩透了,你就不需要找罪受了。睡覺吧,我明天還要去工地上看看。”

溫旭本想對楚婷玉說,他有錢,可以無償借給她,讓她渡過燃眉之急。但想了想,溫旭還是沒把話說出來。一來,自己雖然有錢,但畢竟是黑錢,如果貿然拿出來投資,若被那些人逮住了尾巴,結果會更麻煩;二來,自己說有這麼多錢,恐怕楚婷玉也不會相信,而且解釋起來也很不方便。

“算了!這些事等明天再說吧!”溫旭看着窗外破曉的天空,暗自在心裏嘆道,也跟着閉上了眼睛。

……

溫旭和楚婷玉這一覺睡得很沉,兩人直到十一點才醒過來。

楚婷玉在睡着之後沒有亂翻身的壞習慣,所以兩人醒來的時候都沒有躍過說好的“三八線”,這倒讓溫旭鬆了一口氣。

此時,楚婷雅早已經去上學了,溫旭和楚婷玉一前一後從牀上爬起來,吃着吳媽做的早午餐。

“我待會兒要去公司,順道送你回去……”楚婷玉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卻響了起來,“你吃,我去接個電話。”

只見楚婷玉聽了一下,整張臉頓時便垮了下來,大聲朝手機吼道:“你們是怎麼搞的?我不是交代過,不能對那些民工動武嗎?別說他們圍住公司,就算把公司砸了,你們也應該報警,而不是對他們動手。好了,你不用說了。你先控制一下局面,我馬上就到。”



楚婷玉掛了電話,臉色異常的難看,擡頭望了溫旭一眼,對他說道:“你繼續吃吧,吃完了自己打車回去。公司有民工鬧事,我現在得趕過去。”

“這是車錢!”楚婷玉掏出三張一百塊放在溫旭面前,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不顧形象地一口把稀飯喝完,轉身就朝門口跑去。 第二百五十六章 民工鬧事

“一羣民工鬧事,又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兒,真不知道你爲什麼非要跟來。”楚婷玉埋怨地白了溫旭一眼,將車停在了公司的停車場。

“當然是來幫你解決麻煩的。”這句話溫旭沒說,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由於公司遇到了很大的麻煩,保安們全被抽到前門維穩了,所以楚婷玉和溫旭一路走來,並沒有看到一個保安。

民工已經涌進大廳了,正在樓道與保安們對峙,場面看起來十分駭人,就像發動了暴動一樣。

楚婷玉看到現在這副狀況,不禁眉頭緊鎖了起來,看着就要走向前去。只是,剛走一步,就被溫旭拉了回來。

“你幹什麼?”楚婷玉現在已經是火燒眉毛了,卻被溫旭拉了回來,不禁惱火地朝溫旭吼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