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上百的刀芒閃過,將遠處劈砍的一片狼藉,漫天的都是刀道的符文,但是,比之剛開始的刀芒,不管是數量還是質量都達到了開始以來的最低點。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此時的童雀就是到了衰竭的階段,甚至噬都已經敢嘗試著用手掌接他的刀芒了。

「童雀,小心!」

突然,在童雀舊力已去,新力未至的時候,噬突然一聲大喝,腳下神凰翅徒然一轉,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瞬間就到了童雀的身前。

接著,童雀便發現,一塊巨大的青色石頭,被噬抱在了懷中,朝著自己當頭就拍了下來。

「看板磚!」

噬哇哇一笑,重重的揮舞著手中青石就拍了下去。 誰能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陰險?之前竟然都是在隱忍,被痛揍了一刻鐘的時間,只為了最後這一擊制敵?

哦,或許,有人想到了,那人便是李月落,她知道,噬有一招殺手鐧,那就是一枚青石,擦著就傷拍著就死,力量可重可輕,可砸可拍,簡直就是殺人越貨,偷襲*必備的法寶。

所以,當噬使出殺手鐧的時候,李月落一臉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她還從沒見過噬失算過呢,而且也還從來沒見過噬底牌盡出的樣子,誰都不會知道,下一步會不會再次被這傢伙的底牌打翻。


童雀此刻也是一臉的沉凝,臉上能夠滴出水來,而且心中也沒由來的一陣憤怒,這傢伙是要幹什麼?板磚?是他的武器么?不過是塊青金而已,他要用它來拍自己?

蔑視,**裸的蔑視!

「給我碎!」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管怎麼說童雀也都是一名御天境的修士啊,境界上比之噬高出不可以道理計,對於這種**裸的挑釁行為,徹底激怒了童雀。

刀勢之中蘊含了萬道氣息,氣勢驚天,刀芒璀璨而奪目,將一片天宇都給照亮了,接著就是森寒的光芒驟然綻放了開去。

『吱』

雪白的刀芒劈砍到青石上,帶起一陣讓人牙酸的摩擦聲,這青石太不一般了,只怕有數萬斤重,加上被噬衝來的勁氣一帶,這一下砸落只怕要數十萬斤的重量,童雀倉促之間如何來抵擋?

「我的刀!」

剛一接觸,那雪白的長刀就發出了耀眼的火花,接著便被崩飛了,以童雀的力量根本把握不住,長刀脫手而去,巨大的力量讓童雀的虎口都崩裂了,銀色光芒的鮮血飛濺,觸目驚心。

「什麼?童雀的刀竟然被崩飛了,這青石砸落的力量究竟得多大啊?」

「這是作弊,是無恥的偷襲,小子可惡,忒不是東西!」

驚嘆聲,怒罵聲,交織在一起,讓這裡頓時亂成了一片,這種卑鄙的作風可以有,但是在眾人心中,卻絕對不是神州第一仙門的傳人能夠做的。

但是,不管眾多三眼族修士如何的怒罵,噬的攻擊依然沒有結束。

長刀被崩飛了,但是青石下落之勢還沒有停止,但是也因為之前倉促間童雀使出的勁氣將青石的威勢給抵消了部分,但是,噬卻沒有罷手,將對手打飛,這是噬此刻唯一能做的。

『噗』

熟悉的吐血聲,讓在場眾多三眼族族人心中憤怒,敗了,竟然又敗了,第一場童明失敗,還情有可原,那是在少年的純力量面前不敵,沒人會多說什麼,畢竟,連終極瞳術都發出了,依然都沒有將對方撂倒,那就是說對方真的比童明強,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但是剛剛呢?這位少門主可是一直都在被己方高手壓著打啊,只有倉皇逃跑的命運,但是鹹魚竟然真的能夠翻身?**絲真的可以逆襲?

如果被對方強大的實力戰勝也就罷了,主要是,這少年人,竟然無恥的偷襲,趁人不備的偷襲,這不符合他的身份啊,也不符合高手的驕傲。

「再見!」

噬擺手,童雀被砸飛了出去,從頭到尾都忙著逃跑的噬,將童雀給砸飛了出去,一路鮮血飛濺,樣子凄慘無比。

噬,這傢伙到底出了幾招?有人算了算,無奈的發現,從頭至尾,這傢伙主動出手也不過就是兩次而已,第一次直接被童雀攆的如喪家之犬,但是第二次出手,直接將童雀打的鮮血飛濺,這。。。

「少門主閣下!難道羽化仙門就只有這點能耐么?少門主在仙門中就學到了這些東西?卑鄙的偷襲?」

三少主身旁,一名統領帶著粗狂的大鬍子,首先忍耐不住了,這根本無法理解,對方太沒有高手的風度了,而且一點也不顧及仙門的顏面啊,難道他不知道,這事要是傳出去,會讓神州第一仙門顏面盡失么?

「我呸!你丫說這話要不要臉?」

噬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指著大鬍子張口便罵,就像是剛才他是被偷襲的對象一樣。

「你好意思說?不用點手段難道還讓我這個秘宮境的修士去跟御天境的修士死磕?你他媽有病吧?有病得治,不帶你這樣放出來亂咬人的!」

「有種你下來,咱們都不使用法力,單憑肉身對抗,我讓你一隻手如何?」

「也不看看自己一把年紀了,小爺才多大?本身你們就是在欺負小爺,難道小爺還不能想些制敵之策呢?等小爺到了你這個年齡,一巴掌能拍死你一窩。」

此刻的噬也是大罵出聲,雖然說的話氣人,但是話粗理不粗,其他人還找不到反駁的借口。

可不是么,這傢伙只是一個秘宮境的小修士,跟御天境修士比試就已經很吃虧了,不對,這簡直就是找死,而不是吃不吃虧的問題了,難道還讓人家正面給你為敵,幹什麼?自殺么?

許多三眼族的族人面面相覷,看著遠處那個跳腳大罵的少年,一時間都愣在了原地,許多人已經被噬罵的羞憤,低下了頭,不過緊接著又將頭抬了起來。

不對啊,這傢伙雖然是秘宮境的修士,但是這肉身修為絕對是堪比御天境無疑啊,失策了失策了啊,這事不能妥協,這傢伙作弊啊,作弊!

「夠了!」

就在族人們還要同對面少年對罵時,面色鐵青的三少主突然發話了,聲音中灌注了道意,震的周圍修為低的族人腦袋嗡嗡響,頓時一個個都蔫了下去,有些不甘的退下。

「怎麼樣?童雀,你是不是也有瞳術要施展呢?小爺都接下了!」

噬沒有去看三少主那鐵青的臉色,而是眼神微眯的看了一眼重新將雪白長刀握在手中的童雀,這傢伙眼中帶有濃濃的戰意,似乎是不甘,還要再次衝殺上來。

「童雀退下!」

三少主開口了,聲音中帶著不可違背的意思,讓童雀身軀一頓,而後全身的氣勢都消散了開去,有些恨恨的盯著對面少年看了一眼,而後扭頭鑽入了人群中。

「嘿嘿,三少主閣下,還想讓誰下場?我說過,你的手下無人是我的敵手,而你也絕對打不贏我,怎麼樣?要不要親自下場玩兩手?」

噬言語之中帶著挑釁,對著三少主勾了勾手道。

「既然少門主有如此雅興,本少主自然奉陪到底!」

三少主早就已經看明白了,這小子年紀雖小,但是全身是膽啊,而且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再加上詭計多端實力強大,一般的敵手還真不是他的對手,自己一方,實力最強的幾名手下,沒人是他的對手。

因此,無奈之下,為了最終勝局,三少主決定,要親自動手了。

「少主?讓我去吧,即便身死,屬下也定然不會辜負少主所託。」

身後,有人低吼,臉上帶著不甘,一張臉變得通紅,丟人啊,實在太丟人了,許多人都感覺自己就是個飯桶,不能為主子排憂解難,最終還得勞煩主人動手,這是在場所有人的恥辱。

「唉!退下吧,你們都不是少門主閣下的對手,還是讓我親自來吧,況且,以少門主閣下的身份,我童某人也不能怠慢了不是?」

三少主揮了揮手,給眾人一個放心的眼神,他心中有數,三局定輸贏,已經是最後一局了,他不想出意外,那神葯藥液他志在必得。

「請!」

「請!」

下一刻,兩人神情都變了,噬的眼中滿是凝重,三少主卻是滿臉的複雜之色,看著遠處的噬,似乎內心之中帶著掙扎。

最終,三少主向前邁步了,一步跨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在空氣中只留下一絲淡淡的波動,就這麼憑空的在原地消失了。

遠處,噬的瞳孔微縮,而後腳下神凰翅一展,人也是消失掉,而方才噬站立的地方詭異出現一道人影,正是之前消失的三少主。

「這是什麼身法?縮地成寸?不太像!」

噬有些疑惑,同時也是帶著震驚,這三眼族少主不簡單啊,他的身法之詭異比之自己也是不遑多讓了,起碼在速度上已經不相上下,但是,自己每次行動之際,能夠辨別方向,但是這位三少主卻只是留下一絲淡淡的空間波動,除此之外根本掌握不了他的蹤跡。

「少門主閣下剛剛還沒逃夠嗎?」

三少主聲音中帶著譏誚,背負著雙手,英俊的臉頰笑眯眯的看著屹立在神凰翅上的噬說道。

「那就。。試試?」

噬微微一笑,卻不動怒,神凰翅展開,瞬間想著三少主俯衝了過來,整條手臂都充斥著本源之力,這一擊可以說比之前抗擊童明時還要強了許多。

「來的好!」

三少主眼前一亮,而後也是直接一拳擊出,絲毫不帶煙火氣,只是單憑肉身來硬抗噬最強的一擊。

『轟』

這個地方變得狂暴了,掀起了強大的氣浪,將許多天位境的三眼族族人掀飛了出去,李月落也不好受,身前出現一條彩帶,帶有強大的防禦力,將吹來的氣浪都抵擋在內,這才避免了被掀翻的尷尬。

兩人一觸即分,眼中同時發出耀眼的寒芒。

噬後退了數十步,這才站定,而三少主也往後退去,但是,他卻只是退了十幾步就穩住了身形。

「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很多!」

噬一聲感嘆,自己已經動用了全力,而對方只是運用純肉身力量,但是結果,自己完敗! 第一百六十九章憋屈的爭鬥

兩人一觸即分,頓時高下立判,噬竟然吃了個小虧?

「哈哈,少主乃我族中天才,論資質可入族中前五,這什麼少門主,還不是紙老虎,遇到少主就完了!」

「不錯,這位少門主閣下只怕已經盡全力了吧?我族少主還沒用力呢。」

「羽化仙門不過如此!」

正所謂,好了傷疤忘了疼,之前的兩次慘敗,似乎並沒有打擊到在場所有三眼族族人的心,因為他們心中還有一個標杆,標杆不倒,註定死不要臉。


「三少主好強的修為,不說其他,單是這肉身力量就已經超出凡人許多,該不會是浸泡過什麼神仙寶液吧!」

噬好似沒聽到遠處那些三眼族族人們奚落的話語,而是好奇的看著對面的俊臉男子說道。

「不值一提,只怕還入不了你少門主的法眼。」

三少主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明顯話中有話,眼神中帶著審視,如果三少主浸泡過仙道寶液,那以噬的低末道行卻有如此強悍的肉身修為,應該是得到了什麼逆天的際遇?

「記得不久前我說過,你的手下沒人是我的對手,而你也打不贏我!」

「我沒忘記,而且少門主已經完成了一半!」

「你對自己很有信心?」

「少門主不也是一樣?」

兩人一問一答,最後相互看著對方,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頗有一些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只是下一刻,兩人之間突然出現莫名的氣勢,直接影響到了空間的穩定,好似之間存在無形的交鋒,單單這股氣勢就將二人周圍的空間衝擊的隆隆而鳴,讓遠處一群人傻眼。

「少主這次遇到對手了!」

「有心機有實力,關鍵是這年齡也太。。。」


「前不久聽聞傳說中的人族至強體質之一,天靈體似乎隕落了,難道這少年便是羽化仙門雪藏的后招?」

剩下一群御天境的修士卻不是那些普通強者能夠相提並論,周圍族人們叫囂與嘲諷他們並沒有看在眼中,但少年出世後背后的影響卻實在太過複雜了些。

「這就是神州第一門派的底蘊么?一個天靈體就已經夠各族折騰的了,還有這樣一個逆天的少年?人族基數太大,哪怕億萬族人中出一名強者,也足夠將其他種族比下去了。」

「人族佔據了天地氣運,至強者層出不窮,這一世不會又讓他們奪取了吧?出了一個天璣城主還有一個楓葉公子,人族究竟還有多少隱藏的年輕強者?這個種族太可怕了。」

「這一世不同尋常,有將要誕生至尊的氣象,人族至尊太多了,其他族中最多出過一名至尊,但是人族。。誰能告訴我,自古至今人族出了多少的至尊高手了?或許,也只有古族盡出才能夠與人族相提並論吧。」

許多御天境的高手看著場中氣氛緊張的二人,一個個都是搖頭嘆惋,他們三眼族雖然強盛,也有不少的天才,但是跟整個人族一比,簡直不值一提,甚至比著人族某些大勢力都不如,真是人比人想死啊。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少門主既然是羽化仙門的傳人,而自己家少主卻能夠將其壓制,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慶幸與高興的事情了,傳出去也有面子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