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無言道“你曾經說,知道祕密的人都必須死,那是什麼祕密?”

影子人道“我不知道有什麼祕密,只是覺得見過火越劍的人都必須死!”

無言問道“那些紙星星你是怎麼得來的,而且你怎知道紙星星和火越劍該怎麼使用?”

影子人道“我在被製造的時候就已經被灌輸了記憶,所以知道,至於紙星星是我出來的時候帶出來的”

無言問道“那你現在還有多少紙星星?”

影子人道“紙星星都在我的身體裏,差不多還有一半”

無言道“那你的紙星星要是用完了怎麼辦?”

影子人聳了聳肩“用完了就用完了唄”

最後一個問題,是無言最想知道的“怎麼才能夠讓劍柄變成真正的火越劍?”

影子人在這個時候停止了說話。

無言沒有失望,要是自己,自己也不願意說。影子人看似回答了很多問題,但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誰,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他的背後到底是什麼樣的勢力?區區一個被製造出來的工具,也能夠知道這麼多,而且紙星星和火越劍到底有什麼聯繫? 段醫生穿着睡衣,推開門走了進來“大晚上你們不睡覺在說什麼啊?”

影子人見到段醫生後又繼續的哀求道“段醫生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我了,只要你不折磨我,我就告訴你如何使用火越劍!”

無言一驚,沒想到影子人竟然願意以使用火越劍的方法爲代價。

段醫生打了一個哈欠“我對火越劍一點都不感興趣,也對天啓元寶藏一點也不感興趣”

無言聽到段醫生說天啓元寶藏,心中大驚“段醫生,難道你也知道天啓元寶藏的事情?”

段醫生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知道一點點,那個天啓元寶藏好像就藏在孤魂山!”

無言和羽紗四目相對,羽紗道“我絕對不知道天啓元寶藏就在孤魂山!”

段醫生道“孤魂山上住着一個心狠手辣的女妖怪,**明令禁止大家進入孤魂山,寶藏放在那裏誰敢去搶?”

羽紗罵道“姓段的,你罵誰是女妖怪?”

段醫生道“我說的是孤魂山的女妖怪,又沒有說你,你激動什麼?”

段醫生突然反應過來“你……你就是孤魂山的那個女妖怪?”

羽紗罵道“沒錯,我就是孤魂山的那個女妖怪!”

段醫生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一切都是天意啊,能夠抓到孤魂山的女妖怪做我的試驗品,還真是榮幸!”

無言嚴肅的問道“你的消息可靠嗎?”

段醫生聳了聳肩“大家是這麼傳的,可不可靠我就不知道了。你就什麼都別想了,安心的待在這裏,要是實驗成功了,我就放了你”

段醫生把手術室的燈關掉,走了出去“祝你們做個好夢,晚安!”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羽紗繼續接受段醫生的治療,而影子人和無言繼續接受段醫生的實驗。

無言已經快不行了,影子人也快不行了。

羽紗越來越美,而無言卻被弄得體無完膚,現在就算萬勤站在無言的面前,她肯定不會認出這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羽紗和無言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影子人也不好過,他的手臂被自己扯斷過兩回,段醫生很耐心替他縫了回去。

影子人現在臉上除了出現那個綠幽幽的右眼外,現在還多了一個紅色的左眼,真是十分的可笑。

早上,段醫生照常來到了手術室。

影子人的兩個眼睛閃着亮光,“段醫生,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我真的已經受不了了!”

段醫生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這一個星期影子人說盡好話,求饒了上百次,可段醫生根本就沒有當回事。

他拿出了一支藥劑,這支藥劑好像和以外的有些不同,那裏面有很多細小的顆粒。

連肉眼都能夠看到的顆粒,一旦進入血管,很容易造成血管堵塞,作爲醫生的段十三刀不應該不知道。

可是他毅然的將藥劑注射進了影子人的體內,影子人的身體突然暴漲,捆住他的鐵鏈猛的斷開,影子人痛苦的吼叫,他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嘴巴!

他一手掐住段醫生的脖子,滿懷殺意的說道“我求了你這麼久,你竟然都不放過我,我今天也要讓你嘗一嘗被折磨的滋味!”

影子人正要動手,可是他的身體還在繼續膨脹,他所承受的痛苦越來越大。

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腦袋,對着段醫生大叫“是你把我害成這樣的,我要殺了你!”

影子人的身體突然爆開,房間裏到處都是飄飛的紙沫!

段醫生還是驚魂未定,他喘着粗氣,心臟都快跳了出來,摸着自己的脖子,驚恐的看着滿屋飄飛的紙沫。

無言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羽紗看到影子人爆炸,臉上出現了一陣莫名的恐懼!

段醫生恢復了冷靜,他高興的看着無言“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現在就讓你變成一個正常人!”

段醫生將藥劑吸進針管,他的手都在激動的發抖。

羽紗躺在手術牀上大叫道“你瘋了嗎?影子人爆炸了,那怎麼會讓異能者變正常,那隻會把異能者害死的!”

段醫生在羽紗的臉上重重的扇了一耳光,“你什麼都不知道!那個影子他本來就不是人,現在他爆炸了,只是變成了以前的樣子,現在我要讓謝無言也恢復以前的樣子!”

羽紗的勸解根本就是不管用的,無言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默默的等待段醫生將藥劑注射進自己的血管!

段醫生激動的雙手,用力將針頭插(入無言的身體,藥劑一滴不剩的注射進了血管。

段醫生急切的等待無言恢復正常,無言的反應不像影子人那樣劇烈。

他的身體漸漸泛起了一道白光,白光越來越強烈,無言遍體鱗傷的皮膚開始脫落。

如同蝴蝶一般破繭重生,捆綁無言的繩子落到了地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白光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段醫生是最激動的一個,他不停的在爲自己鼓掌“好,好!”

但是這一切似乎超出了他的意料,無言站了起來,漂浮在空中。他的後背長出了一對雪白的翅膀!

翅膀展開,足足有兩米長!

服軟 ,害怕的摔到了地上,哆嗦的道“你……你是……魔族……的人!”

羽紗驚訝至極,無言看着自己後背上的翅膀,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段醫生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求饒“天使大人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您是魔族的人。我要是知道您是魔族的人,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拿您做實驗!”

段醫生的最後一支藥劑,激怒了無言身體裏隱藏的血脈,所以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無言在被那些藥劑折磨的時候,他想過千千萬萬種殺死段醫生的方法。可是現在他看到段醫生在地上可憐求饒的樣子,又痛下不了殺手。

無言的身體漸漸從半空中落了下來,他站在段醫生的面前,“你起來吧,我不殺你”

無言正要扶段醫生起來的時候,一把冰劍在空中聚成,射中了段醫生的心臟,段醫生倒在了血泊之中。

無言看着自己的雙手,剛纔的攻擊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只是可惜段醫生這麼有才華的人了。

羽紗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和一個魔族的少年在一起,她試探性的說道“無言?”

謝無言轉身看着躺在手術牀上的羽紗,他替羽紗解開了繩子。

羽紗很小心的去觸摸無言身後雪白的翅膀,“好柔軟,好豐滿啊!”

最震驚的還是謝無言自己,他的爸爸是冰系異能者,所以自己繼承了冰的異能。

現在自己後背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對翅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父親?我的父親是魔族的人?媽媽難道沒有對我說實話?

羽紗的小臉磨蹭着無言身後柔軟的天使翅膀,可是天使翅膀突然消失,無言又變得和以前一樣。

羽紗抱着無言,她的臉緊緊的貼着無言的胸膛“和你相處了這麼久,竟然沒有想到你是天使”

無言剋制住自己的情緒和腦中的胡亂猜想,這些問題只有回去問媽媽才知道。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孤魂山。 無言找到了段醫生的車鑰匙和地下車庫,也找到了一張新的輪椅,他將輪椅摺疊好,放在後備箱,開車同羽紗一起趕向孤魂山。

羽紗坐在副駕駛位上,她的手中拿着一張餐巾紙,只見她的玉指輕輕一勾,那張餐巾紙立馬就被一分爲二。

羽紗對無言道“異能壓制劑的時間好像過了,我現在能使用異能了”

無言開着車一直向前看,那對天使的翅膀消失以後,不知道是不是段醫生藥劑的關係,現在的無言依然使用不出異能。


體內天使的血脈也沒有再出現過。

羽紗的手指在無言的眼前晃了晃“我跟你說話吶,你的異能恢復了嗎?”

無言沒有說話,突然踩了剎車,幸虧羽紗繫了安全帶,不然就要和擋風玻璃撞上!

傲世九龍 “你幹嘛呀!”

無言沒有理會羽紗,而是下車,眼前一片血紅!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七個人,七個都是年輕人,血液流成一片,七個人躺在血泊之中。

羽紗搖下擋風玻璃,“都已經死了,還管他幹嘛”

看見了不管,那纔不是謝無言。躺在地上的七個人的穿着打扮都像極了小混混,普通的小混混只會待在酒吧,而不會來這些荒僻的地方。

他們身上都是槍傷,但是卻沒有看見半點子彈的蹤影。

其中一具屍體動了一下,他還沒有死,看見無言,他哀嚎的向無言爬去“救我!”

無言認識他,這是在獵人考試的時候,遇見的魏長衫,他的實力不弱,怎麼到了這般田地。

這七個人的打扮很相似,是一夥的,魏長衫是他們之中唯一的倖存者。

魏長衫的心臟處受的也是槍傷,但是沒有看見子彈。

無言喂他喝了一點葡萄糖,他是因爲失血過多,造成的昏迷。

魏長衫睜開眼睛,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起來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其餘六個人。

他的眼中充滿了悲傷“唉”


無言問道“這些都是你的手下吧?”

魏長衫咬了咬牙,“不是,這些都是我的兄弟!”

無言道“你們遇見什麼危險了?”

魏長衫道“我們在這裏訓練異能,這裏本不應該有人。但是一天前,來了一個老頭。他好像能夠控制人的思想,他讓我們兄弟七人自相殘殺……”

說到這裏魏長衫眼中滿是血絲,悲傷的看着自己慘死的六個兄弟。

無言道“如果你們不是因爲知道了什麼,他應該不會殺你們吧?”

“沒錯”魏長衫咳的很厲害,“他身上帶着火越劍,我們兄弟七人想把它搶過來。老頭本來想控制我們的思想,然後讓我們陪他去孤魂山。後來他說我們實力太弱,而且又知道了劍柄在他身上,他就要殺我們”

無言站起來向遠處看去,除了羽紗,沒有人知道孤魂山到底有多險惡。雖然那老頭能夠控制思想,可是面對大自然險惡的時候,就沒有任何辦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