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盛夏組織好語言後,看了眼紫荊,認真道:“小才哥,我想問問,一般像這種祭品,你們對他們的家人怎麼處理啊?”

“祭品的家人?”

劉小才聲音微微提高,隨即答道:“本來我也不太清楚,但這次剛好被派去婁陽鎮負責接收祭品一事,我大哥倒是告訴了我不少事情。”

聽到婁陽鎮,紫荊和木羽兩人皆是面色微變,立馬認真聆聽。

緊接着,劉小才繼續道:“一般來說,在婁陽鎮,祭品都是家人自己選出來的,我們不但不會傷害他的家人,甚至還會給一定的補貼……”

家人選出來的?!


話音一落,盛夏和開車的李巨石皆是神色微變,下意識轉頭看了眼紫荊。

只見紫荊臉色低沉,微微攥緊拳頭。

而木羽也是深吸了一口氣,神色不太好看。

隨即,電話裏繼續傳來劉小才的聲音:“對了,除了有一家是例外。”

說着,劉小才微微猶豫:“這本來不方便說,但看在你們是我的合作對象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們吧,也當做是給你們警醒了,千萬不要在組織面前做出不該做的事,否則後果……你們懂的……”

聞言,盛夏微微蹙眉,等待着對方的下文。

緊接着,劉小才緩緩道:“其實這件事就是關於上次那個大宗師祭品的事。”

話音一落,紫荊立馬擡頭,盯着盛夏手中的電話。

“抓捕那個大宗師本來還算順利,只是不知爲何,她的家人突然反悔,她父親深夜跑到交接點來告密,導致被殺……”

什麼?!

盛夏等人皆是一驚,看向紫荊,只見對方深深低頭,看不清臉上神色。

“然後,那家人爲了找她的父親,全部趕到了交接點,剛好撞見了瘦子副隊長把那老人的屍體擡下來,所以……”

“所以什麼?!”

聞言,盛夏感受到紫荊情緒地變化,連忙追問道。

“所以瘦子副隊長把張家人全都給殺了……” 嘭……

話音一落,紫荊猛然擡頭,瞳孔顫動,不敢置信地看着盛夏的手機,身體無力靠倒在車門上,呼吸逐漸急促。

而木羽更是一驚,立馬看向紫荊,微微張嘴,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啊我、我知道了,小才哥我有事先掛了!”

“誒誒誒……嘟嘟嘟!”

不等劉小才繼續說話,盛夏立馬掛斷了電話,隨即伸手扶住紫荊,慌忙道:“紫荊姐,你沒事吧?”

“那傢伙……竟然殺了我全家?!”

紫荊面色憤怒,眼神悲痛,雙肩忍不住微微顫抖!

雖然張家人對她不好,但在她的心中,她仍是把張家當做自己的家……

“紫荊……”

聞言,木羽眉頭微蹙,心中暗歎,懊惱自己當時沒有保護好對方和對方的家人……

“紫荊姐……”

“紫大人……”

這時,盛夏和李巨石都回頭擔憂地看向紫荊,面露關切之色。

“沒事……”

這時,紫荊微微擡頭,雙目泛紅,眼角溼潤,張嘴道:“我沒那麼脆弱……”

說着,她眼神逐漸冰冷,殺意慢慢散發,強行壓制着心中的悲憤,咬牙道:“但這個仇,我一定要向光明會討回來!!”

……

……

約一個時辰後。

木羽一行人終於到了江南邊境附近。

按照之前司機的指示,他們順着一條小路一路開到了一個郊區。

“再往前,恐怕就會有巡查隊的人了。”

李巨石慢慢停車,轉頭蹙眉道:“現在怎麼辦……”

刷刷刷!

話音未落,突然幾個人影從車外圍了過來。

木羽一驚,立馬繃緊全身。

只見七八名黑色衣服的男子圍在麪包車周圍,木羽面色微沉,謹慎下車,隱隱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好強的氣息?!

爲首的黑衣人神色微驚,暗中掃了眼對方面包車的車牌後,隨即立馬上前道:“請問是蘇陽分會的李隊長嗎?!”

聞言,木羽微驚,隨後立馬掩飾自己情緒,低沉道:“不錯,你們就是今天接頭的?地點不是在江南市內嗎?”

“江南市封城,剛纔我們一直沒聯繫上你們,所以便在這條道上等候。”

爲首的黑衣人恭敬回答,隨即看了眼麪包車後,蹙眉道:“李隊長,今天不是有三輛車嗎?瘦子和胖子怎麼沒來?”

瘦子和胖子曾經多次送過祭品,所以爲首的黑衣人認識他們。

但作爲隊長的李銅仁,還是第一次做護送這種任務。

“他們……”

聞言,木羽面色微變,隨即立馬解釋道:“婁陽鎮臨時有事,叫他們先回去了。”

“回去了?!”

黑衣人臉色一變,立馬後退兩步,露出懷疑之色。

見狀,車內的李巨石呼吸微微加重,感受到外面的氣氛不對,緩緩伸手,從身後拿出一把手槍。

“此次最重要的是這大宗師祭品,他們來不來有這麼重要嗎?”

見狀,木羽眉頭微蹙,故意流露不滿。

緊接着,他轉身拉開後排車門,露出其中祭品。

木羽揪出其中的龍興巖道:“這個大宗師祭品不才是這次的主要目的嗎?!”

“大宗師祭品?!”

黑衣人微驚。

隨即,他面色猶豫,回頭看了眼自己同夥,思緒片刻後,終是拿出一根銀針,上前低頭道:“還請李隊長同意我們驗驗貨。”

驗貨?

木羽微驚,掃了眼周圍警惕的衆人,隨即讓開一步,道:“好,你驗吧。”


聞言,黑衣人立馬快步上前,拿着銀針插至龍興巖的體內。

見狀,木羽微微蹙眉,並不清楚對方的目的,只能暗中深吸了一口氣,做好被發現的準備。

而在後排裝暈的紫荊和盛夏,也隱隱繃緊身體,準備隨時動手。

“果然是大宗師的實力!”

這時,黑衣人抽出長針仰頭看了看,笑道:“長針泛紅,代表着這傢伙體內力量已經達到大宗師的水平。李隊長辛苦了。”

聞言,木羽頓時長鬆了一口氣。

而車內的李巨石也暗中和木羽對視了一眼,將手槍又放了回去。

“既然如此,那就交接吧。”

黑衣人收回長針,對木羽道:“這大宗師祭品已經安全送到這,接下來就由我們負責送進組織內部吧。”

“你們送?”

木羽雙眼立馬一眯,蹙眉道:“那我們呢?!”

“呵呵,李隊長第一次護送,可能不瞭解情況。”

黑衣人指了指不遠處停放的一輛黑色轎車,笑道:“您現在的任務已經完成,您和司機開那輛車回蘇陽市即可,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說着,黑衣人便往麪包車上走去。

“等等!”

突然,木羽一把抓住黑衣人肩頭,阻止對方上車。

黑衣人面色一變,其屬下更是臉色一沉,紛紛把手放在腰間的刀柄上。

氣氛一下緊張了起來。

微風吹過。

黑衣人慢慢轉頭,微微眯眼道:“李隊長,這是何意?”

掃了眼包圍自己的黑衣人,木羽內心微驚,隨即低沉道:“我也要進江南光明會。”

“您也要進?”

黑衣人驚疑:“您進去是……”

“我進去幹什麼你就不用知道了。”

木羽儘量模仿着李銅仁的霸道性子,蹙眉道:“按規矩,我應該可以進去吧。”

“可是可以……”

黑衣人和同夥互視了一眼,隨即道:“但您得出示通行證才行。”

“巨石……”

話音剛落,木羽就朝車內喊了一句,李巨石立馬會意,丟出一塊銅牌。

“這樣可以了吧?”

見木羽拿出通行令,黑衣人暗中也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