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齊陌一直想不明白,這兩樣完全相反的特質怎麼能在同一個人的身上糅合的如此完美。

他喉頭上下滾動了一下,下一秒便轉過身去:“宣傳片出了些問題,我得過去。”說着便頭也不回地進了浴室,帶上門前,許暮只聽得齊陌說了一句:“借你浴室衝個澡。”完了那門後便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洗澡? 徐小姐的追夫之旅 冷水澡嗎?

許暮想到方纔齊陌身下的那個狀態,再看看自己,瞬間明白了齊陌去沖澡的用意。不知爲什麼,她和齊陌之間總是這樣的不順利,分明就只差這麼臨門一腳,兩人之間就水到渠成了……難道連老天爺都不希望他們兩個繼續下去嗎?

許暮鬱悶地將頭埋進了枕頭裏,既然不希望又幹嘛讓她重生,難道不是爲了給她這麼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而僅僅是爲了讓她滿足下臨死前最後的願望,來同齊陌說一句“對不起”的嗎?這也太坑爹了吧……明明,她現在整顆心都掛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但是總是諸事不利,這究竟是什麼樣運氣呢?

這頭許暮如此這般地糾結着,那頭浴室之內齊陌也是格外的鬱悶,原本溫香軟玉在懷,卻還要在臨近三九寒冬的天氣裏在這裏衝冷水澡…這種心情就和那已經進口快要嚥下氣的美味,別人掐着你的脖子硬要把它摳出來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況且也正如杜康所說,許暮和其他他身邊的女人不一樣。最初剛見到她的時候,只是震驚於她的長相竟然與那人那般的相似,因此稍稍花了些功夫去調查她。後來挑了個恰當的時機釣她上了鉤,相處的久了便發現,兩人的性情完全不同,許暮這個人更多了一股不服輸的勁兒,有的時候看着她就覺得像是看着一隻老虎的幼崽,牙口雖未長全,但已經學會了張牙舞爪。

因此也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投入了大把的精神和感情,在許暮身上花了最大的力氣,才好不容易一步一步將她攻陷了下來,教得這小老虎慢慢地放下自己的爪子變成一隻溫順的小貓,學會雌伏於他的身邊。而且……感情的戲演多了多少也會有點真,所以雨裏頭看見她那個樣子,還是有些心疼。

原想着留在最後吃的點心果然比較美味,但沒想到,會這麼艱難!

齊陌瞬間有了一種瘋狂的想法,恨不得現在就衝出浴室將牀上那塊讓他想了許久的美味點心拆吃入腹,什麼高盈什麼宣傳片,他壓根就不想去管了,先吃到口了再說。

但是……轉念又是一想,或許就是要這般的困難重重,到最後拆解禮物的時候,才能有更大的驚喜。

這樣想着,齊陌暫且按捺住了心中的衝動,將自己置身在了那冰涼徹骨的水簾之下。

當許暮蜷縮在被子裏即將睡過去的時候,浴室內的水聲漸漸停歇,隨後伴隨着一陣腳步聲,門被推了開來。許暮驀然驚醒,揉了揉眼睛擁着被子坐了起來,一擡眼便見到齊陌腰間圍了一塊白色的浴巾走到了牀前。

齊陌**着上半身,水珠順着那身優雅有力的肌肉,自胸前緩緩滑落至腰下那欲遮欲現的三角交界之處,愈發讓人浮想聯翩。他手拿着一塊毛巾隨意地擦拭了幾下那頭烏黑凌亂的髮絲,額發遮掩下深邃的雙眼若有似無地掃了幾眼許暮那露在空氣之中光滑的肌膚,嘴角微微上揚帶上了笑意。

許暮咽了咽口水,這樣的美男出浴圖看得她心口撲通撲通地直跳。齊陌將她的表情盡收眼下,故意邊緩緩邁動步伐靠近許暮邊將系在腰間的浴巾取下,幾乎**地彎腰拾起先前丟在地上的襯衫動作優雅地往自己的身上套。

許暮臉微微發着燙,卻管不住自己的視線,忍不住往齊陌身下飄去,只見那黑色的草叢之中先前還在叫囂的兇器此時卻疲軟着乖乖地垂在那裏,她愣了愣,沒有多想,一句話便脫口而出:“齊總……你真的不會**嗎?”

聽說冷水澡衝多了,對那方面也是會有影響的……齊陌這麼三番五次的被打斷慾望,難道真的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嗎?

許暮這般想着……

齊陌手上的動作一僵,整張臉瞬間黑的可怕,他眉毛輕揚,嘴角勾起了一個危險的弧度,一步一步逼近已然目瞪口呆的許暮,一把按住她的後腦勺壓向自己,下一秒,一個暴虐熾烈又不失纏綿的吻便奪取了許暮全部的呼吸。

齊陌覺得自己忍耐力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許暮挑釁着,這世間怎麼會有這般不解風情的女人。這種時候,難道不該是上來抱着他依依惜別一番,而不是這麼大言不慚地問出這樣的問題。

不!這個許暮,非但是在挑釁他的忍耐力,而且還是在挑戰他的男人尊嚴,要不是現在時機不恰當,他真的是想把她按倒在牀上,讓她徹底地體會一下,他究竟會不會**。

這樣想着,齊陌的吻裏更多了幾分懲罰的意味,眼看着這個吻的熱度漸漸蔓延至了全身,齊陌忽然放開了氣喘吁吁許暮,強行剋制住自己腹間漸起的慾望,轉身將衣服飛速地穿好,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許暮聽到那門碰的一聲被關了上,想到齊陌走前那又微微有些翹頭的慾望,她忍不住紅着臉用被子罩住了自己,卻仍尷尬地在想……齊總……您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真的會…… “我是墨非的堂哥——雲楚非,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雲楚非笑容看起來倒是很友好。

安染染一臉受寵若驚:“呃,您太客氣了。”

“你第一次來雲家,有些招待不週,真是抱歉。不過你就把這裏當作自己家,想吃什麼別客氣。”

雲楚非嘴角依舊保持着笑容,柔柔的,淺淺的,看起來讓人非常舒服。

安染染愣了愣,擡眼看着雲墨非。

雲墨非也回視了一眼,什麼都沒說。

安染染咬着脣思考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道:“我……可以吃您面前那道紅燒小排嗎?”

“當然!”

雲楚非輕輕一笑,親自就把排骨夾到安染染的碗裏。

這次,所有人倒是對安染染都刮目相看了。

這女孩,看起來比想象的聰明。

在場的人都清楚,方纔要是雲墨非踏出雲家,那麼恐怕他所說的一切真的會成爲現實。

那麼到時候,整個雲家會形成家族內部危機。

而雲楚非這麼站出來引導,安染染不傻,會意過來後,順勢就依照雲楚非的話說了下去。

她都留下來吃飯了,雲墨非難道還執意離開?

答案是肯定不會的!

於是,餐桌在場的雲家人,都集體鬆了口氣。

這一頓飯,不得不說,吃得真讓人鬱悶。

特別是安染染,打心裏的擔心自己會因此消化不良。

因爲內心實在憋了很多氣啊!

所以,晚餐後,當雲墨非帶着安染染離開雲家老宅時,她臉上的陰鬱更是明顯。

“怎麼了,安小姐?”

坐在駕駛座的雲墨非心情看起來似乎不錯,完全沒有在雲家時表現出來的那副冰山臉。

“你好意思問!”

霸道BOSS太危險:天價弃妻 安染染咬牙切齒的瞪着他:“你是不是早就預謀好了?從昨天故意拉着我去參加宴會,讓記者拍照,上報紙,到早上你的未婚妻去別墅找你大鬧……”

“你這麼做,爲的就是拉我來當擋箭牌,這樣悔婚也能毀得理所應當一些對不對?”

“哦?”

聽安染染說得頭頭是道,雲墨非倒是揚眉詫異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又是失笑:“你看的出來?看來,你沒有我想象中的笨。”

安染染真是欲哭無淚。

這該死的男人真是太可怕了啊,你悔婚想悔就悔吧,爲什麼還要拉她去當墊背呢?

“這下好了,我一個外人,直接摻和進你們這種大家族的爭鬥……”

說到這裏,安染染忽然有些擔憂和緊張:“雲先生,我問你哦,你那個未婚妻是不是很喜歡你?如果你悔婚,她會不會來找我麻煩?”

“會!”

雲墨非斬釘截鐵的說道,一點遲疑都沒有。

“……”

安染染無語了片刻,仍不死心的掙扎着:“可我只是你的女傭,像你未婚妻那種身份,不可能跟一個傭人計較的吧?”

“未必。凌楚宣那個女人的生存之道就是,她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她想毀掉的東西,誰都攔不住。”

安染染:“……”

你大爺啊!

既然攔不住,你還推我出去送死?

這一次安染染是徹底沒脾氣了,事已成定局,她現在想扭轉乾坤也變成不可能的事情了……

見安染染無精打采的癱在副駕駛座,雲墨非的眼底彷彿掠過一絲笑意。

不過那也只是一瞬間,轉個眼,他便問她:“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什麼辦法?”

聽到這話,安染染的眼底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現在雲家所有人已經把你認定爲你是我的女人,而凌楚宣也是這麼認爲,爲今之計,你能做的就是假戲真做。”

說到這,雲墨非口氣明顯頓了頓,像是怕安染染有什麼誤會,所以換了個解釋:“我的意思是,重新換一個協議。”

“什麼協議?”

安染染這次學乖了,當即眯起眼睛,略有些防備的看着雲墨非。

其實這也不能怪安染染,實在是因爲雲墨非這個資本主義家太過坑爹。

這才認識他一週不到,她就連續被算計好幾次。

這要是在這麼粗心大意,估計下次被賣掉,她還傻傻的爲他數錢呢。

“你看看就知道了。”

雲墨非早有準備,二話不說就從旁邊抽了一份遞給安染染。

“連協議都已經準備好了?”

這次安染染是真的打心裏覺得這男人又有什麼陰謀,急忙打開一看。

“這張協議改變的地方,主要是你的身份,女傭變成我的未婚妻。”

雲墨非一邊轉動方向盤,還能抽出時間來爲安染染解釋。

“開……什麼玩笑?”

安染染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扭頭看雲墨非的側臉,像是要確定他話裏的可信度。

男人一臉認真,絲毫沒有玩笑的成分。

“我可以拒絕嗎?”

安染染啪的合上協議,就跟拿了個燙手山芋似的,二話不說就把協議扔了出去。

雲墨非倒也是爽快:“可以。但是你要面對的,可能是凌楚宣的刁難,而且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雲家一些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爲……爲什麼?”

安染染問,腦海不自覺的想起剛纔在雲家發生的一切,眉頭不禁皺得死緊。

“很簡單,你的出現,直接損害了他們的利益。你對於他們來說,是個障礙,他們肯定會對你出手的。”

雲墨非說得很淡定,安染染聽得卻很玄幻。

“你一定又在騙我,你們雲家是做什麼的,誰不清楚?就算他們真的出手,最多也就是勸我離你遠一點吧?”

電視劇裏的豪門,不都是這樣演的嗎?

“呵呵,你對雲家瞭解真正有多少?別太天真,你以爲雲家有今天的地位,真的單獨開開公司來賺錢嗎?沒有些手段是不行的,例如官方方面的打點,還有地下黑-道……”

雖然不知道雲墨非這話裏究竟有幾分恐嚇味道,但安染染還是信了,當即就狠狠咽了口口水,嚇得膽子都要破了。

“不會吧?”

“會不會,你可以試試看啊。不過……”

雲墨非故意加重語氣,還搖了搖頭,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真到那時候,什麼都晚了。”

安染染淚目。

雲墨非,你個禽-獸啊,我到底哪裏對不起你了,你要這麼算計我! “如果我說是因爲擔心你,你信嗎?”穆井橙猶豫了一下,決定告訴他自己的想法,“其實……我是在擔心你。”

“擔心什麼?”區少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目光疑惑的看着她。

她知道了什麼?

命中的奇迹 “早上看你那麼匆忙的離開,現在又看着公司裏每個人都很緊張的樣子,我還以爲公司裏出了什麼事呢。”穆井橙有些擔心的看着他,“而且,給你帶的早餐你也沒吃,我怕……”

“傻瓜,怕什麼?”區少辰寵溺的看着她,“公司這麼大,有些事情很正常。”雖然他不希望她擔心,但聰明如穆井橙,又怎會看不出來今天的異常呢?所以,爲了解除她心裏的疑惑,區少辰大事化小的告訴她事情的大概,“今天公司的網絡突然被黑客攻擊,有些重要的數據丟失,不過……問題不大,目前正在解決。”

“那……嚴重嗎?”穆井橙心裏不由的一沉,她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

“不嚴重。”區少辰扯了下脣角,“已經基本可以確定目標,下午應該就可以徹底解決。”

“哦,那就好!”穆井橙鬆了一口氣,她一直知道,有區少辰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更不會有什麼難題。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道,“我可以爲你做點什麼?”

看着這麼懂事的女人,區少辰甚是欣慰的呼出一口氣,“得此賢妻,走着走着何求?”

“區少辰,我沒跟你開玩笑!”到了這個節骨眼兒上,他還這麼不認真,穆井橙有些着急了。

區少辰做事一向周全,雖然他說問題不大,而且很快可以解決,但那些失而復得的重要數據,真的就那麼簡單的可以解決嗎?

“我知道!”區少辰握住她的手,目光深邃的看着她,“如果想幫我的話,就照顧好自己,除此之外,我別無它求!”

對上他的目光,穆井橙的心裏不由的疼了一下。

這個男人,竟無時無刻的不在想着自己。

而自己呢?

又爲他做過些什麼?

“區少辰……”

“砰砰砰……”

就在穆井橙開口之際,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jane推門,探進來半個身體,對着穆井橙微微一笑之後,這才看向區少辰,“區總,會議時間到了。”

“好,我馬上去!”

jane得到迴應之後,關上門離開了。

“你再吃點吧。”穆井橙看着才吃了幾口飯菜的區少辰,有些心疼的道。早知道他的時間客以緊迫,她就不會把時間浪費在跟他聊天上了。

“好!”爲了不讓她失望,區少辰又吃了兩口。

看着他像完任務一般,狼吞虎嚥的樣子,穆井橙的眼睛不由的紅了起來。

之前,她只看到了他風光的一面,卻沒看到他這麼辛苦。

“我吃好了。”穆井橙擡頭之際,發現穆井橙紅了的燕雀,不由擔心的問,“怎麼了?”

“沒事啊!”穆井橙笑了笑,“打了個哈欠。”

區少辰這才放了心。

他喝了一口水之後站了起來,目光愧疚的看着她,“我得走了,你自己吃完之後,就在辦公室裏休息一會兒吧,等我開完會,陪你去吃晚餐。”

“不用了。”穆井橙微笑着看他,不想給他增加負擔,“你去開會吧,我正好回去做一份設計稿,然後晚上去接小澤放學,你不用管我。”

區少辰看着她,欣慰的扯了下脣角,“好,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區少辰有些匆忙的身影離開辦公室,穆井橙有些心酸的嘆了口氣。然後轉身看着幾乎沒怎麼動的飯菜,又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時之間也沒什麼胃口,於是將那些飯菜又重新打包裝了起來。

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她的目光不敬意的看向vip會議室的方向,那裏的門緊緊的關着,看不到一絲他的身影。

於是,低頭給他發了條信息:我走了,你注意休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