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晨來到大廳裏的時候,眼看着就要走了出去,忽然身後有人叫住了自己,轉過頭來,發現龍晨淡淡的獨自一個人走了過來。

“有事?”喻晨輕描淡寫的問道,並不擔心他會在他的地盤上仗着人多繼而爲難自己,他是龍晨,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更不會如此的無恥。

這一點喻晨很清楚,也很明白,畢竟,他是和自己一樣的人。

“正要回去休息,恰巧看到你,所以有點事情和你說。”龍晨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似乎是不滿喻晨語氣,又似乎是不滿王爺和幽靈那紅果果的敵意。

“我和蘇洛的哥哥關係不錯,所以我代表他哥哥向你提醒一下,不要打蘇洛的注意。喻晨,你的女人夠多了,而且哪一個都是傾國傾城,所以,放過蘇洛。這是她哥哥的意思,和我無關。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我對蘇洛沒有任何的想法,並非是站在情敵的角度上對你說出這番話。”

喻晨微微一怔,沒想到龍晨找自己竟然說的是這事,有點無奈的看着龍晨,隨即淡淡的說道:“幫我告訴他哥哥,我也對蘇洛沒興趣,讓他不要亂擔心,我的女人的確很多,但是我還沒到見一個就喜歡一個的地步。”

說完,喻晨便是轉身離開。

龍晨靜靜的看着轉身瀟灑離去的喻晨,眼神很是複雜,而又充滿了火氣。只不過龍晨算是一個脾氣不錯的男生,並沒有因爲喻晨的無視而將自己的不快爆發出來。

“總有一天,我會站在你的面前,用可憐的目光望着你,而且,那一天,不會太遠!”

龍晨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裏時,綠茶婊正在大聲的訓斥着自己的幾個弟兄,龍晨看着表砸丙幾個人那烏眼青的模樣,不由有些微微無奈的說道:“我不是告訴你們,再也不要去找那個老王八蛋的麻煩嗎?你們幾個怎麼回事?”

“少爺,不是,我們沒有去找喻星辰,我們,我們剛纔想要替您去教訓一下喻晨,又怕您生氣就選擇了他的那兩個跟班。”

龍晨微微一怔,隨即眼神在五個公子的身上來回掃動了一下,微微有些震驚的問道:“然後你們五個就被他們兩個收拾了?”

“不是。。。。。。”表砸丙老臉一紅,湛青的臉上微微的抽搐着,就好像受到了多麼大的委屈一樣,但是最終還是咬咬牙把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另一個人,沒,沒有出手。”

龍晨猛然站起,雙眼射出犀利的目光看向九公子,讓九個人不由全身微微一抖,很是惶恐的低下頭。

“你們的意思是說,你們五個人被人家一個人打成這樣?!而且還傷勢不輕,對方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龍晨厲聲的問道,看到表砸丙等人不情願的點點頭之時,龍晨頹然又坐了下來。

“真好,真好啊,這就是我的王牌力量!竟然連一個小小的跟班都無法解決,你說你們到底是不是飯桶?”龍晨的怒氣逐漸的盪開,讓九公子等人冷汗連連。的確,他們本來是龍晨身邊的一張王牌,但是隨着喻星辰的到來之後,他們的地位驟然下降,只能算是二流高手行列,結果八公主的到來更是讓他們悲慘的淪落成爲了三流。

但是今天這事,自己等人恐怕連三流都保不住了吧。

“不能怪他們,能跟在喻晨身邊近身保護的,絕非一般高手。更何況他們幾個去找對方,不能下殺手,但是對方卻是毫無顧忌,這樣一來,他們吃虧也是必然的事情。”死人臉冷漠的聲音響起在房間裏,讓九公子等人紛紛一怔,隨即很是感激的看了死人臉一眼。

不過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要不然,王牌九公子再差也不會衰到這樣的一個地步。

但是儘管是這樣,儘管是龍晨想通了這一點,還仍然還是覺得有些一絲的挫敗感,深深的吸口氣,隨即轉頭看向綠茶婊:“潛入豪門俱樂部的計劃執行的怎麼樣了?”

“毫無進展,少爺。”綠茶婊有些汗顏的看着龍晨,繼而惶恐的解釋着說道:“豪門俱樂部就如一個鐵桶一樣瓷實,她們從來不接納任何外部人員,所有的工作人員均是從歐洲過來的或者是夜門內部的成員,就連清潔工,都是經過培訓的夜門十組成員。我們的人,想要混進去,根本就不可能。”。。。。。。。。。。。。。。。。。。。。。 喻晨總是認爲,蘇洛那天的小野蠻,只是和自己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而且自己也同樣的很是嚴正的拒絕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蘇洛依然還是找上了自己,並且一臉陽光燦爛的帶着一個厚厚的大墨鏡站在自己班級的門口。

喻晨看看時間,不由暗暗的讚歎這丫頭算的時間真準,沒等喻晨有所表示,下課鈴聲很是美妙的響起。

夏琪自然是一眼就認出了蘇洛,笑哈哈的跑了過去,然後給了蘇洛一個大大的擁抱,對此,蘇洛沒有任何的不滿,相反是更加熱情的抱着夏琪,還高興的塞給了夏琪一盤cd,“吶,蘇洛演唱會的全場記錄,市面上可沒有這樣的哦,因爲這裏面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

夏琪雙眼頓時變得晶晶亮起來,甚至還很是丟臉的問道:“那有沒有你。。。。。。有沒有蘇洛的簽名?”

“呃?那個不需要吧?如果你要,我,我讓她給你簽上好了。林夢瑤她們的我已經送過去了。”蘇洛笑呵呵的說道,讓夏琪一陣小幸福,尤其是看到周圍那些人投來羨慕的目光盯着自己手裏的cd時,那小小的虛榮心更加的得到了滿足。

“你就是爲了來送這個的嗎?”夏琪回頭瞥了一眼慢吞吞的還沒有走過來的喻晨,笑嘻嘻的問道。蘇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隨即說道:“當然不全是,今天我是來向你們借喻晨的哦,林夢瑤她們已經同意了,琪琪。。。。。。”

“拿去,拿去,正好下午我有事,帶着他很麻煩的,哈哈。”說完,夏琪回頭向着喻晨拋了一個媚眼,讓喻晨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快速的消失在了教室的門口。

“走啦,我的大保鏢!”

蘇洛笑嘻嘻的喊了一句,讓喻晨有些無可奈何的跟了上來。

兩個人走出校園,門口停着蘇洛的一輛紅色的法拉利,煞是拉風。蘇洛笑呵呵的轉過頭來看着喻晨,繼而指指自己的車:“保鏢纔是司機哦。”

“當然。”喻晨有些無奈的點點頭,繼而坐在駕駛席上,等待這蘇洛上車。蘇洛笑嘻嘻的坐在車上,儼然一副小地主的模樣,耀武揚威的指着前面下達了自己的命令:“黃金餐廳,我們先去吃午飯。我訂了位子。”

喻晨沒說什麼,爽快的點頭之後,發動車子便是尾隨而去。

而就在喻晨剛剛離去不久,一輛普通的轎車疾速跟上,若是有人從衛星上可以看到此時這座城市的面貌的話,一定會很神奇的發現,在喻晨的車子周圍,有着幾輛很普通的轎車幾乎與他同行在其他的街道之中。


搖搖晃晃的車上,天怒輕輕的按下一個鍵,裏面傳來喻晨和蘇洛對話的聲音。對此天怒就如沒有聽到一般,將耳機摘下,轉頭看向一邊的寒月。寒月一如既往的沉默,坐在屬於他的角落裏,安靜的眯着眼睛。

“那幾個狗仔怎麼處理?”天怒輕聲的問道,似乎不確定此時的寒月到底是睡着了沒有。

寒月緩緩的睜開眼睛,極其自然的淡淡說道:“殺掉。”

天怒不由呵呵的苦笑了起來,走到寒月的對面坐了下來,“不至於這樣吧,我一直很好奇,黑甲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而你又是用什麼樣的手段將他們訓練到這般強悍的地步!我見過很多的殺手,但是沒有見過像黑甲這樣的殺手。你們就像是別人的影子,無法找尋,無法看清,但是總是能夠給人致命一擊。”

“我們的存在只是爲國王的存在。他就是我們的一切。”寒月緩緩的說道,讓天怒不由一愣,繼而呵呵的笑了起來:“是啊,少爺就是我們的一切,這和我們夜門的宗旨一樣呢。”

“錯,完全不同。”寒月突然冷聲打斷天怒的話,讓天怒眉頭一皺,很是疑惑的看着寒月。

“我們的世界裏,只有國王!即便是喻星辰想要對付我們的王,我們一樣全力格殺!如果他站在與世界對立的位置上,那麼我們絕對義無反顧的站在他的身前他的身後!”

“那,你們如何定義你們自己?”天怒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對寒月鎖說出的話,爲之震撼。

“王的禁衛軍!”寒月再次眯起眼睛,倒在椅子上,任由汽車的顛簸,再也沒有睜開眼睛和開口說話,就如這次是真的睡着了一般。

天怒輕輕的嘆口氣,對於寒月的這番理論,自己聽了之後,竟然在內心裏生出一種很崇拜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天怒覺得很是好笑,但是於此同時,天怒也轉過身拿起一個對講機似的東西,冷聲說道:“殺掉那幾個狗仔,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無需回報,直接點殺!”

喻晨和蘇洛來到黃金餐廳的時候,蘇洛像是一個主人公一般,又像是很害怕喻晨會跑了一樣,格外熱情的給喻晨介紹着這裏的環境、美食等等,差點讓喻晨以爲這裏是她的老闆。

安靜而又優雅的包間,喻晨和蘇洛走進去的時候,喻晨驀地一愣,繼而很是奇怪的轉頭看向蘇洛,因爲房間裏,已然有着其他的人。

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徐超。

也許是喻晨知道了他一點噁心的事情,所以對他的印象十分的不好,更甚至微微的還有些覺得這廝噁心的讓人嘔吐。

對於徐超爲何會出現在這裏,喻晨很是疑惑不解的轉頭看向蘇洛,而蘇洛也是一臉尷尬的神色看着喻晨,隨即摘下自己的墨鏡,笑嘻嘻的說道:“我安排的,你可不準生氣哦。徐超有點事情要和你說,快點坐下,你要是生氣,哼,我就。。。。。。。”蘇洛那野蠻的小性子又爆發了出來,但是想要威脅喻晨的時候,卻是不知道應該如何的威脅,一時之間很是尷尬的愣在了原地。

喻晨呵呵的笑了一下,很是自然的便是坐了下來,他倒是想要看看,徐超找自己,到底是爲了什麼事情! “其實找你來,也沒有什麼事情。”徐超笑呵呵的在喻晨坐定之後,一副隨意的口氣看了蘇洛一眼,便是說道,“相信最近的娛樂新聞你也看到了吧? 重生最狂女學生 ,我並不知曉,但是你幫助蘇洛解決那個粉絲的事情,卻是被人移駕到了我的身上,蘇洛覺得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也就特意讓我來和你說一聲。”

“是呢,喻晨,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也很大,不過好在負面的東西不是很多,但是把你的功勞被人送給了徐超,我覺得有些委屈你了,要不是你昨天在的話,我現在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呢,所以我覺得,很有必要把徐超找來和你說一下。”

“呵呵,沒什麼,本來我也沒太過於在意這個,不過有點奇怪的是,昨天好像在場的都是工作人員,怎麼就會被人拍下來呢?”

喻晨笑呵呵的看着徐超,讓徐超微微一愣,卻也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來,倒是身邊的蘇洛忿忿的說道:“我也很奇怪,我的這些同事手腳都很乾淨,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舉辦演唱會了,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怎麼就有人偷拍下來了呢?”

綠帽攻略[穿越]

“是啊,我也很奇怪,而且他們竟然把喻晨的功勞加給我,也許是覺得我比喻晨有賣點吧。”徐超乾乾的說道,似乎是從喻晨的眼神裏看到了些什麼,所以很不願意再去觸及他的眼睛。反而是說完之後,很是熱情的起身去吩咐上菜。

喻晨輕輕的哼了一聲,隨即轉過頭來看向蘇洛,此時的蘇洛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讓這小丫頭表現的很是緊張,就好像生怕這個電話接通以後,自己的假期就會被取消一般。自己一直都是忙忙碌碌的,很需要一段時間休養。可是萬一真的有什麼無法推辭的工作的話,她還是要硬着頭皮拖着疲憊的身軀去工作,這也是身爲一個明星的無奈和苦楚。

蘇洛很是不情願的看了喻晨一眼,然後把電話接了起來,結果聽了好一會兒之後突然在喻晨注視下臉色大變,繼而又很是憤怒的說道:“蘇姐,你告訴哥哥,馬上把那個人給我找出來,澄清這件事情!不要讓我生氣,要是我生氣了,我不知道我會做什麼!”

“怎麼了?”喻晨眼睜睜的看着蘇洛生氣的說了一大堆,直到她掛掉電話之後,這才緩聲的問道。

蘇洛很是委屈的轉過頭來:“有人把你昨天救我的時候,從更衣室裏抱着我出來的樣子拍了下來,然後合成了徐超哥哥,現在各大媒體都報道着我們兩個正在戀愛,這對我影響很大,最重要的是,我,我怎麼可能和徐超哥哥有什麼關係?!”

“呵呵,和他有什麼關係很不好嗎?”喻晨看了看徐超還沒有回來,於是笑着問道。

“當然,徐超哥哥在圈裏名聲很不好,尤其是和女人的關係上,我要是和他沾上關係,那就慘了!要不是他也是公司旗下的藝人,而且檔期恰好,我纔不要他來呢。”

“那麼也就是說,這條新聞爆出來以後,你會被牽連,而他卻是可以成爲各大媒體的頭條?緋聞這東西,可是一直都是很有噱頭的事情哦,說不定能讓人更加的知道你呢。”喻晨依然笑着說道,卻是得到蘇洛的一個好看的白眼。

“我的人氣有可能是我的長相帶來的,但是我相信,這裏面有大部分都是靠着我自己努力得來的!國內漂亮女孩那麼多,歌迷不可能只看你長的漂亮就無條件的支持你。所以,我可以很自信的說,我的人氣是用自己的努力賺回來的!所以我不需要炒作,也不需要靠緋聞來炒作!哎呀,好煩啊!”

看着蘇洛苦惱的樣子,喻晨也是有些不忍,於是淡淡的笑着問道:“那你們公司怎麼應對這件事情?”

“當然是澄清了,只不過,他們希望我把你也帶去,好把這件事情證實。可惜找不到那個偷拍的人,現在的狗仔越來越過分了!”

看着蘇洛氣嘟嘟的樣子,喻晨覺得蘇洛超級可愛,尤其是比對了舞臺上光鮮四射的蘇洛再看臺下這般平凡的她時,那感覺更是不一樣。

“那你想不想把那個人找出來?”喻晨笑着問道。蘇洛微微一怔,繼而狠狠的點點頭:“當然想,而且,找出來以後,你一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頓,讓他把你的功勞轉給別人,哼。”

喻晨頓時哈哈的笑了起來。

而這時,徐超也走外面走了回來,看到喻晨和蘇洛都在哈哈的笑着,於是有些好奇的問道:“聊什麼呢,聊的這麼開心?”

“當然是在聊你了,不聊你,蘇洛能開心麼?”喻晨笑看着徐超,讓徐超不由的微微一驚,繼而很是尷尬和不解的看了一眼蘇洛,這才說道:“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只是聽說,你最近一直麻煩不斷,因爲你的不撿點,所以導致你的人氣不斷下降。娛樂圈裏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是同樣的也知道很多明星都是靠着炒作翻身和發家的。想必這次的事情,你的人氣有所回升了吧?至少各大媒體現在都把你當成寶貝一樣的追逐着呢吧?”

徐超眉頭微微一皺,繼而冷聲的說道:“喻晨先生,請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我和蘇洛是同事,倘若沒有公司的安排,我萬萬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更何況你也不要血口噴人,我的人氣的確是在下降,但是我還沒有到靠着損害蘇洛的利益來保全自己的地步。”

“可是昨天的那個瘋狂粉絲告訴我,他是被人收買的,而且是被人指引着進入的後臺,後臺可是除了工作人員都無法進入的地方,恰恰,你不是工作人員,但是卻是可以帶着人進去。” 喻晨的話讓蘇洛深深被震撼到,帶着難以置信的神情,美目死死的盯在徐超的臉上,彷彿就要將其看穿一般。


被蘇洛這樣的盯着,徐超也是相當的恐慌,畢竟他所在的公司是蘇家的產業,而眼前的這位自己的同事,可是當之無愧的小公主。得罪了這位小公主,後果會怎麼樣,徐超幾乎用腳指頭都能想象的出來。所以此時的徐超暗暗一咬牙,便是怒聲的說道:“喻晨,你不要太過分!你是想要借用這樣的藉口來報復我嗎!我告訴你,你休想!!!”

看着怒火滔天的徐超,喻晨自然是知道他這個時候一定是打着咬定死口不承認的心思,所以喻晨也沒有去和他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去糾結,因爲這個時候,包間的門突然被推開,繼而走進來幾個警察。

警察看着喻晨等人沉默不語,就像是在等待着吩咐一般。而徐超看到警察的時候,臉色卻是大變,甚至是有些害怕和顫抖的一下坐了下來,樣子頹廢而不甘。

“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你策劃和安排的,只不過想到你們娛樂圈裏本來就充斥着這樣的骯髒,所以也沒打算讓你萬劫不復,但是你既然不願意承認,那麼不好意思了。”喻晨淡淡的笑着說道,隨即身後的警察將一張拘捕令拿了出來,向着徐超展示了一下,然後簡單的說了幾句例行公事的話之後,便是攙起徐超,將其帶走了。

蘇洛一直呆呆的坐在喻晨的旁邊看着這一幕的發生,良久這才反應過來,不由驚呼道:“喻晨,你,你這樣會毀了他的!”

“毀了就毀了吧,他的罪名不會太重,畢竟過錯不是很大。但是他以後想要再當明星,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了,我最恨的就是在暗中使絆子給自己身邊的人,他恰恰就在這個行列之中。吃飯吧,吃完了之後我陪你去記者發佈會。剩下的事情,就都是你公司的事情了。”

蘇洛呆呆的點點頭,繼而很是沒有心情的吃了這頓午餐。她如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樣的事情竟然是徐超一手策劃的。而更加難以相信的是,喻晨早早的就已然覺察到了。

晚上喻晨獨自一個人回到了學校的特別寢室,客廳裏笑哈哈的傳來幾個女孩的聲音,讓喻晨感覺格外的溫馨。推開門走進去,果然是看到夏琪和林夢瑤以及溫柔雪正在笑咯咯的看着肥皂劇。

三個女孩看到喻晨回來了,只是笑嘻嘻的簡單的瞥了他一眼,便是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電視上。

喻晨很是尷尬的笑了笑,隨之走了過去坐下,特意擠在林夢瑤和溫柔雪當中,伸手一把摟了一個在懷裏,明知故問的說道:“怎麼了,什麼東西這麼好笑?”

“要你管。”三個丫頭分明是商量好的一樣,竟然異口同聲的對喻晨說了一句,便是繼續看着電視。喻晨老臉一紅,有些無奈的吃癟了一次,卻又沒什麼好辦法。他知道這三個丫頭一定是故意的來逗自己,雖然自己的確是陪着蘇洛待了一天,但是問題是,這個可是你們自己批准的啊!

有點無奈的嘆口氣,隨即喻晨起身向着樓上走去。

見喻晨突然離開,三個女孩微微一怔,隨即對視了一眼,接着夏琪便是喊道:“喂,你要去哪?”

“還能去哪,當然是睡覺了。難不成我現在去看日出不成?”喻晨像是生氣了樣子,沒好氣的對三人說了一句,頓時讓三個人都變得有些驚慌起來,甚至林夢瑤早早的起身跑到喻晨的面前一把將其攔了下來:“喂,你,你生氣了啊?我們開玩笑的,不要生氣好不好,喻晨。。。。。。”

“嘿嘿嘿嘿,我不生氣也成,但是我們晚上要一起睡?”喻晨壞壞的頓時笑了起來,哪裏還有半絲生氣的模樣。隨後林夢瑤等人一怔之後,繼而紛紛嬌嗔着賞給了喻晨一句去死。

不管怎麼說,喻晨總是把林夢瑤和溫柔雪留了下來,但是喻晨的牀不可能睡四個人,這個難題困擾了喻晨很久,一直洗完澡也沒能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來。

雖然喻晨很想跟三個丫頭說,我們一起睡地板吧。但是一想溫柔雪那害羞的性子,她肯定死活不會同意這樣。於是有些無奈的嘆息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卻是推開門以後,不由怔住,因爲房間裏,林夢瑤正羞答答的坐在自己的牀邊,好奇的四處觀望着。看到喻晨進來,林夢瑤俏臉更是緋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們,她們不要我,讓我,讓我過來和你睡。”

“啊哈?”喻晨邪魅的笑容頓時浮現了出來,讓林夢瑤又羞又惱的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準動歪心思!哼,你要是讓我在琪琪和小雪面前出醜,我就不理你了!”

喻晨頓時狂汗了一個,無奈的爬上牀將林夢瑤摟在自己的懷裏,心裏哀呼着今晚又是一個能看不能吃的夜晚。不過靜下心來,喻晨忽然覺得這樣其實也很好,每晚都有自己的女人臥榻枕邊,也的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至於那種事情,有激情的時候再說吧。

只是可惜了這樣一個美好的夜晚,喻晨突然格外的懷念自己在俱樂部裏那張大牀,既然不能吃掉任何一個,要是都在一起睡多好啊?

“琪琪跟我說了一大堆的家規,喻晨,我怎麼不知道還有這麼多的家規呀?還有,還有我什麼時候成了正房了?竟然琪琪說有我在的時候,就只能是我和你一起睡。。。。。。”林夢瑤待在喻晨的懷裏,小聲羞澀的問道,讓喻晨不由一愣,隨即微微的苦笑了起來:“是蒂那個丫頭亂講的,逗琪琪的。不過這丫頭似乎也太當回事了呢。”

“嘻嘻,蒂小妖精,真想她,走了一個多月了呢。”

“是啊,我的小妖精,我的小語曦,你們過的好不好?神道家族那訓練方式,你們真的能適應下來了麼?早點回來,我很想念你們呢。” 啪嗒啪嗒,一顆顆晶瑩卻略微帶着渾濁的汗滴不斷的從一張傾國傾城的俏臉上滑落,繼而摔散在地面上。這是一個很古老的歐洲小鎮的郊外,清晨的霧氣還未逐漸的散開,只是依稀的露出幾棟被年月吹過了時光,卻依然鶴立的古堡。

紅色的巨大火球煞是迷人的跳出雲層,緩緩的上升。

“再快點!小跑的時候,呼吸要儘量的寶石均勻,並且強制自己熟悉這個頻率,步子邁開,不要和一個女人似的!!!”身後一聲嬌喝,一個金髮碧眼的西方美人靜靜的跟在身後,大聲呵斥着前面小跑着的可人。

此時的王語曦滿頭大汗,而且明顯的已經體力不支,但是聽到身後的人那熟悉的喝聲之後,還是抽出了一絲力氣,悄悄的賭氣嘴巴,在心裏狠狠的鄙視了她一番。

我是你的學員沒錯,但是我什麼時候連女人都不是了?你這個金毛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