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出來是吧!那你就看著你徒弟去死吧!」

男子按下開關,我開始向下一點一點落下,阿凱一拳打在男子臉上。

「去你媽的。」男子倒在地上,「蠱蛇,給我咬死他。」男子惡狠狠的看著阿凱。

阿凱剛要按下開關時,那條黑色蠱蛇咬向阿凱手臂,阿凱忙收回手,向後翻了兩個跟頭,和那蛇保持距離,眼看我快掉下去時,我把雄黃扔進了籠子里,男子回頭看我一眼,睜著雙眼看著我。

「瞪我幹啥。」我吼著男子。< 「師傅。」 我抬頭一看,師傅站在鐵杆上,把我拉上去。 男子射暗器攻擊師傅,師傅一刀割斷我手上的繩子,靈巧躲開了飛刀的攻擊。 我跳到地上,「絕望,孤獨,冷寂,知道這樣感覺是什麼嗎?誰能體會一下身心,可惡的傢伙,我他媽弄死你。」 我沖向男子,手上拿著綁我的繩子。 「哼,我選中的屍體會讓說逃就能逃的嗎?」男子看著我。 繩子抽向他,沒想到他一把拽住了繩子,將我撈到他面前,掐著我脖子。 而阿凱被蛇追著,師傅沖向男子,男子力氣很大,一把將我扔到師傅身上,師傅撞到了籠子上,我倒在了地上,阿凱跑了過來。 「蠱蛇,先把那小子幹掉。」男子指著我。 我沒有武器,向後退著,蠱蛇一口咬向我。 「小心。」 千鈞一髮之際,我閉上了眼睛。
「哼,那小子靈力不錯,不過,讓我撿到了一個大便宜,北晨…………呵呵,更強,有趣。」男子陰險的笑著。

「師傅。」我抬頭看著師傅,他一臉痛苦表情。

「馬泰,沒想到你還在煉屍,死性不改。」

「嘻嘻!煉屍,我要煉出最強的屍王,要比那些趕屍匠,茅山道士煉出的強。」馬泰怒吼。

「上次沒殺你……這次決不能繞你。」師傅的聲音有些顫抖。

「哼,你中了蛇蠱的毒,會全身潰爛而死。」

師傅倒在了地上,蠱蛇盤踞在馬泰的腰上,阿凱沖向男子,結果被打昏在了地上。

師傅想要站起,「李晨宇,你說你這麼強,沒想到今天敗在了我馬泰的手上,你那徒弟靈力不錯,但實力咋這麼弱,呵呵!為救他值得嗎?」馬泰不屑。

「值……得。」師傅有些說不出話來。

我看見師傅渾身發黑,在慢慢潰爛,身上還發著鬼氣,「小黑,快走,帶阿凱跑。」師傅弱弱的道。

我站起,「不走,我連家人都沒了,在失去師傅,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快走啊!走!師傅用儘力氣推著我,「你不走也得趕緊帶阿凱走。」

「不走……估計那傢伙自己活著也沒意思,呵!不如我們一起共赴黃泉吧!」我看著師傅。

師傅看著我,獃獃的目光眨了下眼睛。

「哼,會話到此結束,由我來了解你們。」

馬泰走向我,一把將我推開,托起師傅,此時師傅已經沒有還手之力,「放手。」

我沖了過去,結果被一腳踢中下路。

「啊!」

我倒在地上打滾,「好狠的陰招。」我緩緩站起,望著馬泰。

「切,不放。」

馬泰一拳打在師傅的肚子上,師傅吐出了血。

我的拳頭握的緊緊的,冷冷開口道:「你在敢打他一下,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哦!是嗎?」

馬泰一拳打在師傅臉上,此時心中的憤怒佔據內心一半,我的全身開始冒出微光,之後是黑氣,光芒與黑氣相互纏繞,出現在我身體表面,我的瞳孔冒著黑色,指甲瞬間變長。

馬泰此時愣住了,我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大吃一驚,直愣神,我的變化,我好像有些控制不了一樣,眼前開始變得模糊,一切事物好像我戴著墨鏡一樣,有些黑暗,但透露著些絲微光。

我身體像要炸開一樣,放聲大喊,馬泰從這震驚中回過神來。

馬泰臉色鐵青,「裝神弄鬼,讓我先殺了你。」

撒開師傅向我踹來,我手中團聚鬼氣一把扔向他,馬泰一腳踹在了鬼氣中,他被鬼氣包圍在慢慢吞噬,然而一桿火焰衝出,馬泰從鬼氣中逃出。

鬼氣在次重聚,沖向馬泰,這次他被打飛出數米之遠,重重摔倒在地,站都有些費勁了。

師傅吃驚的臉上充滿好奇,「身上的是鬼氣,那金光是什麼?」師傅不解的看著我。

「可惡今天你們都得死。」

馬泰取出一個如同香爐的容器,爐中發出絲絲青煙,籠中的蛇蟲鼠蟻,開始停止了蠕動。馬泰手中有個按扭,輕輕一按,籠子打開了,它們目光全部看著我和師傅。

「把他們殺了。」

馬泰一指我們,那一大籠的蟲,開始擁擠地往外爬,就算撒過雄黃,但它們好像都沒事一樣,發瘋的向外跑,這毒物眼中充滿冰冷的凶光。

我的意識還算有些清醒,一把抱住師傅跑向阿凱,此時阿凱正撅著屁股在那搖頭。

「阿凱,小心。」

蛇蟲離我越來越近,阿凱回過頭看我一眼,先是吃驚,看到我身後大幫蛇蟲,之後是一得瑟。

「看我他媽燒死你們。」

阿凱發出火符,轟,大片蛇蟲被燒光,但之後又一大片,我背著師傅,此時師傅身上發出一股臭味!我用阿凱褲腰帶,將師傅纏在我身上,我身上黑氣爆發,蛇蟲鼠蟻瞬間被吞噬,我的眼前不知怎麼了,開始有些眩暈,頭也有些沉。

我一拳打在馬泰臉上,他被打倒在地上沒起來,我扶著牆,捂著頭,我走進他,打算給師傅找解藥時。

腹部有一股涼意,衝進我體內,之後是疼痛,是一股暖流,低頭一看,肚子被馬泰扎了個口子。

「阿凱……交給你了。」我迷迷糊糊暈倒了。

醒來時,我躺在了病床上,師傅給我削著蘋果,阿凱則是邊吃邊看。

「大叔……」我叫了一聲。

「哦!你醒了。」師傅看我一眼微微一笑。

「大叔你沒事了?」

「嗯!阿凱找到了解藥。」

「馬泰呢?」我虛弱說道。

「被你打慘了,身體筋脈盡斷,只有右手手指可以動了,植物人。」師傅隨意說著。

「給。」

師傅塞進我嘴裡一塊蘋果。

「餓死我了,都一天沒吃了。」

「餓,我這有蛇蟲鼠蟻。」阿凱看著我。

「嘿嘿!我已經把它門烤了,吃嗎?給你幾條,哈哈。」師傅和阿凱笑著。

我連忙擺著手,阿凱申了下懶腰,師傅爬在我床邊,阿凱躺在沙發旁。


「噗~」

「啊……好臭啊!師傅扇著空氣。

「呵呵!手完術需要換氣,放屁更健康嗎?」我笑著。

沒想到,我會被馬泰捅一刀,他還真是個卑鄙的小人。

馬泰:蠱師,陰陽先生,專練蛇蟲鼠蟻,一直想練出屍王,茅山以及趕屍人練出的屍王,是用殭屍,或屍體,但馬泰製造的不同,是用活人,先將人殺死,在吧魂魄封印於體內,用毒物讓屍體的毒氣更強。

那金寶,極陰鬼嬰就是他害的,師傅看他如此傷天害理,就和他打了起來,不過沒殺他,但他一直心存怨恨。

所以知道我是李晨宇的徒弟,靈力也很好,所以打算用我煉屍。< 「大師,符沒多少了。」阿凱數著剩下的符紙。 「沒有就去買唄!」我揮著手。 「買不得用錢啊!」師傅斑著箱子。 「那畫符。」阿凱說道。 師傅點頭,「畫符很累的師傅。」我看著師傅。 「不勞而獲,發現你越來越懶了,準備東西畫符。」 阿凱拿過符紙擺好,把硃砂,黑狗血,雞血,毛筆,硯台,裝備齊全,倒入硯台中攪了攪,師傅開始畫了起來,很輕鬆很快。 阿凱也畫了起來,一看就是老手,可以和師傅有得一拼,都是神速。

我拿起筆在紙上一畫,我的手瞬間被彈開,「怎……怎麼回事?」我驚訝的看著我畫的符紙,「這……」

「你本身擁有屍毒,而受到屍毒越來越多,你看你指甲,已經變成深青,你已經接近殭屍,就差眼睛和皮膚,還有意識。」師傅說的很離譜。

「簡單來說,黑主屍毒積存過多,屬於擁有一半殭屍血統,畫符,符會對他排斥。」阿凱說道,師傅點了點頭。

「那我不能畫符了嗎?但為什麼我能使用。」

「用……現在你拿符一下試試。」師傅指著他剛畫的符紙。

那符紙隱約的閃了下,我手去觸碰,一下把我彈開,「這……。」我看著師傅。

「這是護身符,當然會把你彈飛,你現在非人,非僵,你要克服它,畫符時儘可能放鬆,用時也一樣,你在神驚緊繃狀態下,屍毒在你身體中發動,流遍全身,以前屍毒少,被你的靈力壓制,不會有什麼,現在屍毒以多,目前只能你自己用靈力壓制,每個陰陽眼的人,身體中都有靈力,你自己時常打坐,提高靈力,壓制屍毒,不然長期下去,你很可能變成殭屍。」

師傅說的我直冒冷汗,我忙點了點頭,提起了毛筆,我開始緊張起來,拿筆的手居然發抖。

「小黑要靜心,沉氣,呼吸,身心隨意而動,用意念控制你的靈力,感受這力量,來試圖壓制屍毒。」

師傅一旁告訴我他越說,我越我有些不敢下手,怕在被彈回來。

我閉上眼睛,感覺身體中的靈力,身體中好像有一絲黃色氣息,我試圖用身體接納它,感覺著這個氣息。

全身毛孔,好像開始不斷擴張,在吸收外界的力量,我開始畫著,畫的很完美,阿凱不可思議的看著。

「黑主,你有當陰陽先生的料啊!居然這麼快就能運用靈力,而且我都不知,你符畫的這麼好。」

師傅拍著手,「牛叉的,小子挺精明啊!天賦嗎?」我又開始重複剛才的模樣,連續畫了很多,什麼鎮魂,火符,雷符,我畫了張火符,手捏符紙。

「急急如律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