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他們?啊……不自覺的大叫起來,“東方,東方零?”繩子怎麼會斷了?

東方零大笑,“不要害怕,繩子只是收回去了,現在開始才是要飛了,準備好了,”他照着風向準備操作滑翔機。

遲若雨驚魂未定,繩子收回去?她這才想起來,滑翔機是根據風向和風力,然後在無重力的情況下進行自由飛翔的,這麼說,她的確纔剛開始飛。

平行飛行一會後,機身開始由於重力往下衝,遲若雨坐在前排,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山脈慢慢變大,他們要撞機了嗎?越來越近了,她該心裏說句遺言嗎?周圍死一般的寂靜,東方零也沒了話語,她感覺全身血液都凝固了,眼看着就要撞上的一剎那,機身側了過來,她斜着身子歪頭看自己快速下行從兩山脈的中間穿越了過去,天,出了山脈的間隙,周遭亮了起來,但她又無語了,因爲機子不停在打轉,她轉的頭都昏了,也看不清任何東西,只感覺自己像個烤肉串一樣,不停翻滾下降,翻滾下降,好不容易正過身體,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滑翔機貌似來到了一片海域上面,並且一直在下降,她都懷疑要墜海,“東方零,你是個騙子。”她就不該上來。

東方零沒有絲毫的鬆懈,馬上就要降落了,他又完成了一次絕美的飛行,遲若雨卻是決心再也不參與了,開始的時候太美好,結局總是令人“驚喜”。

滑翔機像是在東方零手裏變魔術般,最後時候飛快的劃過海面,與海水貼行了幾米後,安全觸及在前面的沙灘,劃出個美麗的弧度,停了下來。青爵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遲若雨等東方零幫她打開機窗,扶着邊緣想要站起來,才發覺自己的腳軟手抖,根本站不起來,“來,我扶你。”東方零想到剛剛遲若雨那聲騙子,就覺得好笑,他騙她了嗎?風景明明是很好。

“東方零,你是騙子。”遲若雨好不容易爬出滑翔機後,心心念念的還是被騙了。什麼風景好,風景再好,也不如撞山來的刺激吧,她手指向跟在後面的東方零,“你故意假裝要撞山的是不是。”她知道像類似的滑翔都是提前設計好線路的,一般都不會出問題,但她不相信東方零不知道山脈那段,那完全可以避免飛行的,只要控制的好。

東方零乖乖點頭,一點要狡辯的意思也沒有,“我是怕你印象不夠深刻,所以特地加了段旅程。”他還振振有詞。

遲若雨徹底無語,有你那麼特地的嗎,臨時加入線路外的路線,分分鐘是要死人的。她扭頭,決定不再搭理這瘋子,可轉眼一看周圍,前面是幾塊岩石峭壁,後面是海水,腳下是沙灘,而且荒無人煙,所以她怎麼回去?

東方零從後面越過她,直直丟下一句話,“岩石後面我準備了遊艇,”想着遲若雨憋屈的表情,得意的很,你有本事自己回去啊,不怕死就自己回去吧!

遲若雨看越走越遠的東方零,腳一跺,無奈的跟上前去,誰讓她上了賊船,現在只能跟着走,東方零很滿意聽到身後傳來的小跑腳步聲,一臉傲嬌的走向岩石後,青爵跟在兩人後面,搞不清楚零少的心思,難道真如青容所說,零少會對目標人物動真格的?那也太不瞭解零少了吧,他會是公私不分的人?該死!

“喝酒嗎?”東方零見遲若雨自從上遊艇後就撅着嘴,滿滿負能量。

遲若雨不接他的酒,起身走向夾板,東方零端着酒杯跟在後面,看她屹立在欄杆旁,遙望着遠方,風,凌亂了她的發,有種絕決的美,令人移不開眼,他狹長的眸漆如黑夜,點點柔情氾濫其中。

她感受到他的注視,眸然回首,朱脣輕啓,聲,如天際般飄來,“東方零,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我,不會喜歡你。”她的心很小,裝了一個人,便裝不下另個人,一分一毫都枉然,即便那個人離她很遙遠。

東方零別過眼,杯中的酒滴滴滑落海底,原本迷離的心神恢復平靜,再擡頭時,眼裏便沒了柔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暗。“那麼確定?”他討厭遲若雨如此對他說話,非常,厭惡。

“恭喜啊,聽說東方集團選你當最新代言人,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殊榮。”喬楚楚不請自來,遲若雲在化妝間莫名看着她那彆扭的樣子,分明討厭的緊,面上還是堆着笑容。

“別人夢寐不夢寐我不知道,不過是東方零親自邀請我當的代言人,說是覺得我十分適合。”既然要傲嬌,就讓你們膈應死。

喬楚楚話被堵的死死的,她本意是覺得遲若雲怎麼滴都會謙讓下,沒想她倒是回答的順溜,“你別得意,不過一份代言合同,我手上類似的不知道多少份。’說着還似模似樣的伸手在數着。

遲若雲在心底冷笑,真是弱智,東方集團是什麼級數的公司,你手裏的那些,恐怕全部拿出來都不夠看。

“說完了嗎,我還想休息會,等下就要出發去發佈會了。”遲若雲不屑的下了逐客令。

待喬楚楚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後,遲若雲給遲若雨打去電話,“小萌,你陪我去發佈會嗎?”她現在沒有經紀人也沒有助理,有些事情能讓遲若雨呆在身邊幫忙,不過遲若雨好像很爲難,“姐,我就不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天吹了海風,頭沉到現在。”

聽到她這樣說,遲若雲也不強求,“那你好好休息,我開完發佈會陪你去醫院看看。”她知道前幾天遲若雨被東方零拉出去,回來就萎靡不振了幾日,心情不太好! 重生之少將別惹我

喬炎炎回想她這段時間,每天傍晚七點都會跟姜文濤通電話,卻連一次也沒有想過要給邢軍生寫封信,他一個十六歲的男生,第一次離開家,去到陌生的地方,參加那種非人的訓練,他究竟是怎樣堅持下來的呢?

他一定很想家,很想父母,很想朋友吧?當然,他肯定也會很想她這個,他從小就認定的老婆吧?

這麼想着,喬炎炎就覺得自己太沒心沒肺了。

但是,如果能讓他趁着這次機會把她忘掉,從此徹底斬斷他與她之間的關係,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畢竟,她根本無法在面對他的時候,忘記他曾經害死自己姐姐這件事。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已經完全適應了喬炎炎這個身份,她並不想讓一個能夠令她想起前世傷痛的人時時出現在她面前。

當然,姜文濤卻完全不同,他是她前世珍藏在心底最美好的愛戀,在她灰暗的一生中,他是唯一存在過的溫暖和陽光。

邢軍生收到熊坤鵬寄來的信時,正在泥地裏打滾兒。

他的身姿一直都很靈活,耐力也不錯,所以特訓班的生活對他來說,並不算太難過,直到他們開始穿越障礙訓練。

訓練成績一直名列前茅的他,終於被隊友甩在了身後。

當他看到那個訓練成績一直緊緊咬着他的隊友尉遲芬芳,正像條小魚似地從鐵絲網下面的泥水中爬過去時,他不禁有些痛恨自己寬大的骨骼。

那個妞兒其實除了名字之外,渾身上下真沒有半點兒像個雌性。寸頭,黑瘦的臉,乾癟癟的身材,渾身上下,唯有一雙大大的黑眼睛算是亮點了。

她的耐力和爆發力半點都不遜於一般男生,儘管她的年紀才十四歲,力氣卻要比一般的男生都大,有那麼幾個年紀身高體重都遠勝於她的男生曾經因爲她的蔑視而向她挑戰,結果被她冷冷地來了一句:“敢跟爺掰手腕麼?”

於是乎,他們一個一個的上,最終都呲牙咧嘴地鎩羽而歸,從此後,她在訓練班的地位就僅次於邢軍生了。

但是今天下午穿越障礙訓練,尉遲芬芳居然把他拉下了十五秒。

十五秒!開玩笑!這要是在戰場上,能讓敵人的機槍掃射幾個來回;若是去營救人質,恐怕炸彈早把人炸成了碎片!

所以,訓練結束後,不服輸的他一個人又回到了訓練成,一遍又一遍地在那片泥漿裏爬,速度每提高一秒,他心裏就舒服一分。

就在他累得狗熊似的,髒得老鼠似的時候,嶽建華舉着手裏的信朝他晃了晃。

“小子,有你一封信,趕緊爬出來洗吧洗吧,瞧你這熊樣子,真丟人!”他撂下這麼一句話,然後轉身慢悠悠朝自己宿舍走去。

邢軍生楞了一秒鐘,然後就以的速度從鐵絲網下面爬了出來。

“呵呵,不錯,這次成績肯定比下午提高了十秒不止。”嶽建華聽到身後的跑步聲,頭也不回地笑。

正文已完結,番外免費進行中,各位喜歡西城的朋友可以放心跳坑。 完結軍婚文《上校的臨時新娘》partlist/?COLLCC=176876752& 跟大叔在一起,她不但不痛苦,還很美滋滋的。

她可以一直在他身邊,一直陪着他。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因爲他的腿嫌棄她,她也不會。

因爲在她心裏,她早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己最重要的家人。

更何況現在,他已經……

蘇琳歡還是一副好人的樣子:“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記得來找我。”

“我會的。”

雖然討厭對方,但在學校裏,葉繁星還是保持着禮貌,免得得罪那些喜歡蘇琳歡的人。

葉繁星跟蘇琳歡說完,就去教室上課了。

她剛剛走開,胡小知就走了過來,“蘇老師。”

蘇琳歡看到是她,微笑着點了點頭。

她跟胡小知走得並不近,但,胡小知跟她說話的時候,她還會很禮貌地回她微笑。

在學校裏,蘇琳歡對人從來都是很友好的。

每次看到蘇琳歡的笑容,胡小知心裏總是很歡喜。

像她這種什麼都不起眼的人,有蘇琳歡對她好一點,她就感覺幸福得很。

她看着蘇琳歡,說:“葉繁星那個人個性一向不好,你最好離她遠一點,免得她又對你不禮貌。”

她好怕蘇琳歡被葉繁星欺負了。

蘇琳歡笑了笑,說:“沒事的,星星是個很好的人,你去上課吧!加油哦。”

“謝謝。”聽到蘇琳歡的鼓勵,胡小知的小臉變得紅撲撲的。

好開心,她跟蘇老師說話了。

蘇琳歡走開後,胡小知還盯着她的背影發了一會兒花癡。

葉繁星進教室之後,看到了趙嘉淇。

趙嘉淇一個人坐在角落裏,瘦了很多,臉上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驕傲。

趙家賣了地給傅家之後,雖然在傅家這裏討了個人情,可,卻成了蘇父出氣口。

就在上個月,趙家宣佈破產,連家裏的房子都被賣掉了。

曾經以爲自己出身好,家裏有錢,什麼都不怕的趙嘉淇,現在變得一窮二白,還負債累累。

下課的時候,葉繁星去了趟洗手間,看到胡小知正在跟趙嘉淇說話。

以前胡小知在趙嘉淇面前,是一點都擡不起頭來的那種,就像個狗腿一樣,此刻卻一臉傲慢,“聽說你現在在外面打工?”

趙嘉淇低下頭,沒出聲。

胡小知輕蔑看着她,“趙大小姐以前不是很拽麼?你家裏可有錢了!天不怕地不怕!還說蘇老師的壞話。現在怎麼慫成這樣了?”

聽她提到蘇琳歡,趙嘉淇的手,緊緊地揪住了褲腿。

她沒有說話。

自從家裏破產,這一個月,她經歷了從雲端跌落的感覺。

以前她成天就想着買包包,買衣服,各種揮霍,總覺得媽媽給的錢太少。

可是現在,她連吃飯都成問題,住的都是租的小房子。

葉繁星看着這一幕,走了進去。

她是來上廁所的。

胡小知看到是葉繁星,愣了一下,本來有點心虛,她現在挺怕葉繁星的。

但又想起葉繁星跟趙嘉淇的恩怨,知道葉繁星不會幫趙嘉淇,也就肆無忌憚了。

她說:“葉繁星,你快來看她!你不知道吧,前兩天我上街的時候,看到她在店裏幫人賣東西。” 後來在酒吧裏遇到她,她被人逼着喝酒,那模樣可憐巴巴的,任憑誰看到了都會心疼。

再後來她在酒吧裏護着他,不讓慕月森打他,那天晚上他們第一次肩並着肩在大街上走來走去,只是簡單的看看星星都覺得很自在。

這個女人總是給他一種多面的感覺,就像今天晚上在酒吧裏瘋狂喝酒的她和以前被逼着灌酒不是同一個女人的感覺,而第一次見她清純的樣子和現在穿着暴露的衣服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樣子有很大的違和感一樣。

辛千邈不確定她這樣子是不是在勾引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有點心動了,而且該死的是還在這麼一個緊要關頭,他感覺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總是想着要靠近她。

“好了嗎?可以走了吧?”他的頭仍舊堅持着沒有看向她,而是看着別的地方。

秦詩柔沒有說話,而是突然把手伸過來,一把從背後抱住了他的腰身。

辛千邈後背一僵,“小姐……你這是幹什麼?”

秦詩柔笑笑:“說了不讓你這樣叫我,你非要叫……”

緊接着,她的手漸漸往上移,一直摸到他的胸肌爲止。

“呃……”辛千邈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混亂的一瞬間了。

譚思思還在這個女人的父親手上,還不知道被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可是就在要去救她的緊要關頭上,這個看似清純的女人居然上前來誘惑他?更重要的是,自己好像真的就這樣被她誘惑住了。

“秦詩柔,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可以鬆手嗎?”辛千邈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淡定。

背後的女人聽到他這樣說,反而把手抱得更緊了,“你就那麼喜歡那個女人嗎?她對你很重要嗎?難道就比我還要重要?”

辛千邈深吸一口氣,一把推開她的手:“我在門外等你。”

秦詩柔之前一直裝着不知道自己的老爸是做什麼的,在哪裏,但是辛千邈僞裝成的刺頭一來找她,她馬上就卸下了防備,和他一起直接驅車前往曼巴住的地方。

開了很久的車,大概有快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們才停下車來到了這個獨立的小別墅面前。

“我從我媽媽那兒調查到他的老窩在這裏,他還不知道我知道,所以你留在車裏等我好了。”秦詩柔回過頭來,溫柔的看着辛千邈。

有那麼一瞬間,辛千邈覺得自己好像就是在以自己的身份在和秦詩柔對視一樣,哪怕自己頂着刺頭的面具,可是眼睛裏的感情是沒有辦法騙人的。

“要是我幫你把她救出來了,你會跟我在一起嗎?”她突然笑嘻嘻的看着他,眼睛裏卻像是有悲傷的海水一樣。

辛千邈有些懵了,他只好裝傻:“小姐您在說什麼呢,我怎麼有些聽不懂……”

秦詩柔自嘲的笑了笑,然後解開自己的安全帶,就在辛千邈以爲她要下車的時候,她又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抱住了他,軟綿綿的嘴脣一下子貼了上來。

辛千邈的被驚到,愣了好一會,才化被動爲主動。

她的吻攻勢也很強,雖然她的身子軟軟小小的,但是這一瞬間她附在他的身邊,辛千邈竟感覺自己像是得到了全世界。


秦詩柔手已經就勢勾上了辛千邈的脖子,這樣熟練的手法,就像是一個老手。

緊要關頭,他還是一把推開了她,辛千邈什麼話都沒有說,就是紅着臉把頭別到一旁。

他沒有看見她臉上失落的表情,也沒有看到她一臉的落寞。

“砰”的一聲,她關上了車門。

就在這一段時間裏,辛千邈開始沉思。

他好像是喜歡上她了。

怎麼可能?

但是好像真的有可能。他原本就幾乎沒有談過戀愛,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喜歡一開始的秦詩柔,那個時候的她看起來單純無公害,完全不是自己的菜。

可是今天的秦詩柔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她就像是一個耀眼的小精靈一樣,儘管她在誘惑自己,而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被她誘惑着,但是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辛千邈也不知道她誘惑的到底是刺頭還是他,但是不得不承認,被她吻着的那一刻,自己是幸福着的。

過了大概十多分鍾,秦詩柔終於帶着走路一顛一跛的譚思思出來了,果然在這裏!辛千邈心裏一陣憤怒。

也不知道秦詩柔跟自己的父親談判了什麼,她就這樣扶着柔弱無力的譚思思,夜太黑,辛千邈連忙下車拉住了她。

“思思,你怎麼樣?!”他的聲音裏帶着嚴重的焦慮。

譚思思搖搖頭,辛千邈看不見她臉上究竟有沒有傷,也看不到秦詩柔的臉上有多難過。

把她扶上車以後,辛千邈鄭重的對着秦詩柔道謝。

“別,我受不起,本來我爸就不是個好東西。我這樣也不全是爲了幫你們,也是在幫我自己。”她淡淡的拒絕了他的道謝,臉上寫着的全是淡漠和疏離。

也就是一眨眼十幾分鍾的功夫,辛千邈嚴重的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頂峯降到了冰點。

明明上一秒他們還抱在一起熱烈的擁吻,她忘記了自己的分寸,而他忘記了時間。

下一秒他們之間就這樣客氣。辛千邈完全沒有辦法再繼續向以前一樣和她逗趣說段子。

連他自己都覺得,這算是穿幫了吧,就算是色眯眯如刺頭一樣的人,遇到這種氣氛也會不知所措。

“送你們去哪裏?要不然去最近的酒店?”秦詩柔打趣的說道。

“您就別說笑了。”辛千邈苦笑着說。

此時此刻,他已經從剛剛的副駕駛坐到了後面和譚思思坐在一起。雖然一點都沒有這個意思,但是看起來就像是辛千邈自己在她們兩個人之間做了一個決定一樣。

一個艱難的決定。

“說吧,到哪裏下車?”秦詩柔冷冷的說道。 舒暖爲舒媽媽擦完身子,拿着水壺打熱水的時候,看到舒陽過來,他的臉色不好,眼圈發烏,像是幾天沒有睡覺一般,整齊的頭髮也顯得有些凌亂,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狼狽。

舒暖懶得理他,拎着水壺徑自走了過去,舒陽似是動力脣,但是見她瞅也不瞅他,就知道她還在生他的氣,也不好說什麼,直接走進病房。

舒暖打水回來的時候,碰到了護士長,兩人隨便的聊了幾句,臨走前護士長才面色爲難磕磕巴巴的的說:“舒小姐,你母親的醫藥費快用完了。”

舒暖一愣,疑惑道:“怎麼這麼快,幾天前不才交上的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