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肚子裏的不適越來越強烈,隱隱的痛,還伴隨着下墜的感覺。

“品馨!”忽而,身後傳來了容陌川的聲音。

唐品馨本能回身,卻猛然一陣暈眩,身體晃了晃,差點摔倒。

“品馨!”


“品馨!”

兩聲驚呼同時響起,兩個男人同時衝向唐品馨,但,還是容陌川更快一步,把唐品馨摟入了懷裏。

“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白?”低沉的聲音比平時多了幾分緊張與心疼。

“我……啊!”唐品馨剛開口,便感覺到肚子猛然抽痛了一下,忍不住低叫了一聲,小手本能的捂住肚子。

“品馨。”見此狀況,容陌川似乎意識到什麼了,猛然抱起了唐品馨,跑向車子。

一旁,被嚇懵的顧時宇也迅速跟上。

“奶奶,奶奶……”唐品馨強忍着肚子的疼痛,對奶奶念念不忘。

“奶奶已經找到了,不知哪個好心人已經把她送回家了。”容陌川接到唐品馨的電話後,便讓安勁帶着幾個手下一起找宋美珠,很快便找到了她,他也親自去確認過宋美珠確實在家裏後,才趕來公園找唐品馨的。

誰知道一來到,便看到她搖搖欲墜想暈倒。

“啊!我的肚子……好痛!”唐品馨的小臉絲絲蒼白,額頭的汗珠越來越多,肚子的抽痛,讓她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氣。

隱隱間,她感覺到一股黏稠的液體從身下涌出。

不!

不要離開媽媽,寶寶!

“你抱着她坐後邊,我來開車。”顧時宇迅速上前,打開了自己車子後車座的門。 容陌川也顧不了那些什麼私人恩怨了,此時,唐品馨是重要的,幾乎沒有一絲猶豫,他聽顧時宇的話,抱着唐品馨坐上了後車座。

顧時宇也迅速的繞到車頭,上車,踩下油門,急速朝醫院趕去。

容陌川抱着唐品馨,她坐在他腿上,他已經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透過褲子,流到他腿上。

空氣裏,瀰漫着濃郁的血腥味。

一股不好的預感,緊緊的攥住了他的心臟,痛得他無法呼吸。

“寶貝,再忍一下下,很快就到醫院了。”

看着唐品馨蒼白的小臉,痛苦的皺成一團,他無法形容心底的痛。

“寶寶……我的寶寶…….啊!好痛……好痛……”唐品馨感覺到腹部的抽痛越來越緊密了,伴隨陣陣的下墜感,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剝離。

“啊!痛……”她雙手緊緊的捂着肚子,痛得翻白眼。

“寶貝,寶貝……”容陌川一遍遍的叫着她,吻着她蒼白的小臉。

他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減輕她的痛苦?

從來都沒試過這麼無能爲力,從來都沒試過這麼慌張心痛!

開着車的顧時宇也同樣心痛,他瘋狂的踩着油門,超車,衝紅燈。

俊逸的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急躁神情。

“啊!”忽而,唐品馨慘烈的叫了一聲,身體抽搐了一下,暈死了過去,下一秒,容陌川的大腿感覺到大量的熱流從她體內涌出。

“品馨!”他心痛大呼,看到她慘烈的樣子,簡直要了他的命。

“快點,開快點!”他崩潰的催促着顧時宇。

顧時宇從倒視鏡裏看了一眼一動不動的唐品馨,腳下狠踩油門,車子迅猛的呼嘯而去。

車後邊,兩輛警車扯着鳴笛聲,緊緊的追着,但,很快便被甩了下來。

“吱”的一聲,長長的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車子停在了醫院門口,顧時宇下車,一邊迅速打開了車後座的門,一邊扯着喉嚨喊:“快,救人呀!”


容陌川抱着唐品馨從車上下來,看到醫生與護士推着移動病牀跑來,他把唐品馨放在了病牀上,目光觸到她染紅了一片的灰色裙子時,彷彿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也瞬間被抽乾了,渾身發冷。

他與顧時宇跟着醫生把唐品馨送進了急救室,看到門關上,門口的燈亮起,他們的心也揪緊到嗓子眼處。

兩個男人,誰也不說話,各守在急救室門口的一邊。

他們的臉上,眼裏,都流露着心痛與擔憂。

裏邊躺着的女人,對於他們而言,很重要。

走廊的轉角處,傳來了急速的步子,陸漾匆匆趕來。

“唐小馨呢?她怎麼樣了?”她喘着氣詢問。

然而,兩個男人都沒有回答她,目光都緊緊的瞅着緊閉的門。

陸漾的心一窒,回身緊緊的盯着急救室的門。

“發生什麼事了?她到底怎麼了?好好的,爲什麼就進了急救室了呢?”陸漾的聲音帶着顫抖,眼淚滾滾而落。

回身,看到容陌川銀灰色的西褲上沾染了一大片血跡,她驚詫的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誰的血?告訴我,不是唐小馨的?”她不敢置信的搖頭。

其實,她已經知道了答案,只是不敢相信。

“是品馨的。”顧時宇的眸子閃過悲痛。

“那她的孩子……”陸漾的聲音哽住,說不出聲來。

容陌川的目光暗暗的落在大腿上的血跡,心口處,痛得如同刀割。

她居然流了那麼多血。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然而,對於門口守候的三個人,每一秒都是煎熬。

也許是王姐通知了唐啓山,沒多久後,他與方曼來到了醫院。

唐品馨懷孕的事情,沒跟他說,卻沒想到,他連好消息都沒聽到,就先聽到了壞消息。

而方曼,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對唐品馨的死活,她似乎沒多大關心。

她來,只不過是想做做樣子,免得落人口舌。

“鈴鈴鈴!”

忽而,一陣急速的手機鈴聲打破了沉默。

容陌川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邊的號碼時,深邃的眸子裏閃過了一抹猶豫。

電話是容園那邊打來的,估計容裕霆收到了唐品馨進醫院的消息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他按下了接聽。

“喂。”

一開口,他才發現聲音有些嘶啞。

“陌川,老李頭剛剛給我來電話,他說品馨在他的醫院裏搶救,是真的嗎?到底怎麼回事?”容裕霆的語氣又急又快,隱隱的還帶着一絲顫抖。

老李頭是他的好朋友,也是這家醫院的院長。

“嗯,還在急救室裏沒出來。”容陌川沉悶的說道,握着手機的手,越發的緊,緊到關節泛白。

手機裏明顯的傳來了容裕霆的倒抽氣聲。

“那孩子……”容裕霆的話,問到一半,就問不下去了。

“估計凶多吉少了。”

容陌川這話一完,便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了摔倒的聲音,緊接着聽到了宮燕歌着急的呼喚聲。

“裕霆,裕霆,你怎麼了?”

容裕霆癱倒在沙發上,緩了緩氣後,向宮燕歌擺了擺手,說:“沒事。”

聽到父親的聲音,容陌川揪緊的心,也瞬間放鬆了些許。

就在這時,急救室的門打開了,兩個醫生走了出來,她們的身上都沾染着鮮血,是那麼的悚目驚心。

“醫生,我太太怎麼了?”容陌川迅速上前,其餘人也緊隨其後。

醫生未說話,先搖頭,神情很凝重。

“大人沒有危險,但,身心都很脆弱,至於肚子裏的孩子……沒有保住。”

聽到唐品馨沒危險時,容陌川終於鬆了一口氣,但,聽到孩子沒有保住時,他的心又不禁劃過痛意。

電話那頭,容裕霆也把醫生的話如數聽了去,他大受打擊,手裏的電話都掉落到地上了。

而宮燕歌也看容裕霆的表情,就已經知道事情無法挽回了。

她長嘆了一口氣,心痛不已,畢竟流失掉的是她的孫子。

事情已經發生了,除了接受,還是接受!

唐品馨被送回了高級病房裏,麻醉沒過,她還沒醒,臉色蒼白得嚇人,眼角處,掛着一滴晶瑩的淚水。

她一定很痛。 容陌川心疼的伸手,輕輕的拭去她眼角的淚水。

如果可以,他寧願躺着的是自己。

他願意代替她,卻承受所有痛苦與傷害。

站在他身後的顧時宇與陸漾,皆是一臉心痛與傷心。

“好好的,怎麼會流產呢?”唐啓山生氣的嘀咕,雖然他跟唐品馨的感情很淡,但,她終究是女兒,所以,他心疼也是正常的。

“都怪王姐,連個人都看不住,我媽不見了,應該給我打電話,幹嗎打給品馨,這個害人精,我馬上讓她捲鋪蓋滾蛋!”

唐啓山越想越生氣,在寬敞的病房裏急躁的走來走去。

“你別走來走去了,晃得我眼都花了。”方曼沒好氣的瞪向唐啓山。

“都給我出去,不要吵着品馨休息。”容陌川突然開口,聲音很冷很冷,悲悽中又帶着讓人不敢抗拒的氣勢。

唐啓山這才停下腳步,目光暗暗的看向病牀上臉色蒼白的女兒,嘆了一口氣,低垂着頭,走出了病房。

方曼連忙跟着出去。

“我們也到外邊等吧。”顧時宇的聲音,充滿了濃濃的心疼。

“嗯。”陸漾點了點頭,與他一起出了病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