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蘇天逆漠然,這人亦有熟悉的感覺,卻始終想不起在哪裏見過一般。

“那我你應該最熟悉纔對!”不遠處的一座小山之中,一人慢吞吞地說道。隨後,他一身灰衣,舉着那座小山,一步一步地走來,但每一步落下,地面都是一陣巨震!

“你總是這麼慢!”紅衣青年不由得埋汰道。

“習慣,習慣。”灰衣青年依舊說得很慢。

蘇天逆看着四人,尤其是灰衣青年,他更是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感覺,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驚道:“是你,玄武甲!”

“不是玄武甲,是玄武!”灰衣青年慢吞吞地糾正道。

玄武,上古四大圖騰的玄武。蘇天逆心中一驚,隨後回想起來,當初得到玄武甲之時,就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細微的生命波動,想不到如今他竟然復活了!

如今這麼看來,不僅僅是玄武復活了,四大圖騰都已經復活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再現,將是怎樣的一種恐怖戰力!

“你們竟然都復活了!”蘇天逆依舊很吃驚,他知曉四大圖騰涅槃至今,一定是有目的,而這件事一定與上古傳承有關!

“當你破開封印之地之時,我們就復活了!只是神力尚未恢復,不能動彈。”青龍笑道,他一身青衣,雖然很是威嚴,但笑起來卻很平易近人。

“這麼說我是你們救活的。”蘇天逆問道。

青龍搖頭,道:“與我們無關,是你進入一種玄妙的狀態,一夢萬古!” 一夢萬古,蘇天逆從未聽說過這種玄妙的狀態,不由得有些疑惑,道:“一夢萬古爲何?”

“一夢萬古這是一種傳說中的狀態,相傳只有在垂死之時才能夠體悟到。這種狀態之下,人彷彿修行萬古之久,肌體,實力都會進一步增強。”青龍解釋道,這種逆天狀態,並不是每一個垂死的人都能夠體悟的。

“早知道這樣,我再多睡一會了!”蘇天逆笑道。

“一夢萬古也可以說是最危險的狀態,許多人醒不過來,而更多的人醒過來之後,失去了記憶。像你這樣毫髮無傷,還實力大增的人,簡直是少之又少,或許這就是先天戰體的逆天之處吧。”青龍感慨道。

“那現在外界到底過來多久的時間?”蘇天逆甦醒之後就很關心這個問題了,如果時間太久,曾經的友人逝去,紅顏不再,這將有是一件大悲!

“不多,兩年而已!”青龍笑着說道,“你還有一些時間去兌現你的諾言!”

“額……”蘇天逆無言,不知道爲何青龍能夠知道他心中所想。

“在你一夢萬古期間,每天都講夢話。紫芸,莉娜,萱萱什麼的。起碼每天都能叫上千百次。”玄武不會騙人,他道出了真相。

蘇天逆不由得臉上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

“自古英雄配美人,我覺這三個都不錯,你都可以娶回家。”玄武煞有介事地說道,爲蘇天逆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建議。

“外界有些事恐怕要告訴你……”

上古圖騰是大帝一樣的存在,他們是無所不能的,即便這個地方與世隔絕,也能夠通過自己的神念知曉外界發生了何時。

他們將神武大陸發生的種種變化告訴了蘇天逆,讓他知曉,如今的大陸已是強者林立,在也不是那個大帝不顯,聖人爲主的時代了。

“想不到破開封印之地,竟然會有這般的影響。”

“如今你實力強大,可以出去爭雄,到時候實力更加強大之時,可以將虛空提前救出來。以防生變!”青龍說道。

對於虛空,一直是蘇天逆心中的傷,如今虛空被封印,他卻沒有那個實力將他救出。雖然他知曉虛空實力高深莫測,但依舊害怕出現變數。

所以待他實力強大之時,他一定會將虛空救出來。

“還有,我們四個決定將圖騰之術傳授於你。”青龍鄭重地說道。

在蘇天逆昏睡之時,他們也在暗中觀察,發現蘇天逆潛力驚人,是難得一見的奇才。商議之後決定在他甦醒之時,將他們的圖騰之術傳授於他。

“那我多謝四位前輩了!”蘇天逆言謝,這是一種天大的機緣。如今他需要一些強大的寶術,來壯大自身實力。

在接下來的這幾天之中,蘇天逆很用心,再加上他習得天衍訣,對於這四種圖騰寶術學得很開,不過幾天,便已經掌握了要領。

原本他就習有青龍,玄武兩種寶術,如今更是對其理解深刻,更加得心應手。

這四種逆天的圖騰寶術,任何一種現世,都將是震古爍今,如今四種寶術都被蘇天逆習得,實力已經難以揣度。

接下來的一個月期間,蘇天逆很沉默,都在潛心修行四大圖騰寶術,他有事在藥田間漫步,有時在聖樹之下悟道,一個人漫步,常常陷入思索之中。

這四種寶術他越漸純屬,幾乎能夠隨心所欲地使出,但他總覺得自身實力雖強,隱隱之間受到了壓制一般,難以發揮出最強的戰力。

他的軀體在神火之髓之中錘鍊了兩年之久,肉身已經完美,即便他現在不動用神力,也能夠將一片空間打破。

他內視過自己的身體,發現並無一絲異樣,神泉如往常一般浩瀚,神力也如汪洋一般涌動,可爲何就是無法拿出最強戰力呢?

他心中有些疑惑,正想尋問一下青龍等人之時,卻發現他們正在一片混沌氣中修行,也不便打擾,就在藥田裏漫步,不知不覺走到了生命之泉的旁邊。

見生命之泉汨汨而流,已經形成一股不小的溪流,又回憶起了過往,自言道:“自從得到生命之泉,還從未飲過,也不知是何種滋味。”

他先捧了一捧生命泉水,將臉面洗得乾乾淨淨,而後俯下身去,咕嚕咕嚕地喝着生命泉水。

生命泉水生機無限,剛一入口,便化作滾滾精氣滋潤着蘇天逆的筋骨,而後又匯入神泉之中,這一刻他覺得通體舒暢,渾身輕鬆,飄飄欲仙。

“不可啊!”忽然青龍急聲制止道,隨後他連忙飛身而至,趕到蘇天逆面前,很是緊張道:“你剛剛喝了生命泉水?”

“是啊!”

“喝了多少?”白虎也是飛奔而至,很是急切地問道。

“喝了很多,如果論斤兩的話,一兩斤是有的。有什麼不對嗎?”蘇天逆有些茫然,難道這生命泉水是毒藥不成,喝不得?

一聽蘇天逆說喝了一兩斤,玄武慢吞吞地站了起來,直接衝出了小世界之外,道:“青龍大哥,我們老地方見!”

“我也去了,老地方見!”朱雀也起身了,也衝出了小世界之外。

“大哥,我先走一步了!”白虎也不多說,同樣飛快地走出了小世界,消失在了外面。

蘇天逆見衆人如此行爲,更加摸不着頭腦,納悶道:“好像你們都很緊張的樣子,別這樣,我壓力好大啊!”

“唉,其實也沒什麼,也是件好事。”

“既然是好事,爲什麼他們都逃走了。”蘇天逆越漸不解。

青龍問道:“可能你也知道,自己有一股力量無法使出,很是壓抑,對不對?”

“對呀,我也正想問你們這一件事。”

“這一股力量是混沌之力,天地初開就存在的力量。但凡武者修行到了後期,都會有這種力量的存在。”青龍說道。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有混沌氣,難道是一件壞事不成?”蘇天逆更加納悶了,一時間摸不着頭腦。

“那你可有聽過一句話,叫戰體無混沌!” 蘇天逆點頭,他對於自身的體質還是比較瞭解,有聽過這樣的說法。

戰體無混沌,這可以說是先天戰體的一種缺憾。先天戰體肉身無敵天下,但唯一缺憾就是不能產生混沌氣,沒有混沌氣也就沒有混沌之力。

之所以先天戰體只有大成,沒有大帝,也就是不能產生混沌氣的原因。

“在你昏睡的這段時間,神火錘鍊肉身,神泉重新聚合期間,吸收了小世界之中的混沌氣,這些混沌氣與你自身融合,已經成了你的一部分。如今,你的神泉之中能夠產生混沌氣了,只是受到原先體質的壓制,無法動用而已。”

“而生命泉水恰好能夠融合這些混沌氣,讓混沌氣不在受到壓制,將要產生混沌之力了!”

聽到青龍這般解釋,蘇天逆算是明瞭了許多,但依舊不明白爲什麼白虎他們要遁走。

“在你進入一夢萬古的狀態之時,也就相當於在修行,境界已經提升了,只是沒有渡劫而已。如今你混沌氣衍生,神力充沛,馬上就要渡劫了。我們若是深陷其中,那可是大帝劫啊,天知道有多強,當然是能躲就躲了。”

蘇天逆這些總算是明白了,他剛要再問之時,發現青龍也已經遠遠遁走,只留下一句:“不要在小世界中渡劫,在外面去!”


忽然,蘇天逆感覺身體一陣異樣,在他周身籠罩着一層濃厚的混沌氣,而在他的神泉之處,更是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神泉變成了血色,戰體本源被激活了!”蘇天逆又驚又喜,激活戰體本源,就是戰體強大的開始,象徵着先天戰體真正走向強者之路。他怎能不激動?

浩瀚的生機如汪洋,生生不息。血色的神泉開始噴出混沌氣,強大無匹。蘇天逆聽從了青龍的建議,連忙走出了小世界之外,準備在外面渡劫。

他先將小世界收入了天鷹之戒中,原本還想尋找一處理想的渡劫之地,可時間卻不允許了。

由外,天空已經紫電亂空,恐怖的雷劫開始醞釀了。由內,神泉巨震,已經開始擴大,混沌氣不停噴涌,流傳全身,滋潤着各處經脈。

紫光萬縷,一縷又一縷地從四面八方雲集而來,彙集成最爲恐怖的閃電,照耀這片地域。

蘇天逆盤坐在雲層下方,一動不動,準備接受着雷劫的洗禮。肉身已經完美無瑕,他的目標在於神識,只見他眉心中金光燦燦,縷縷光芒照破雲霄,隨後一個金色小人從中走出,也已經完全實質化,與蘇天逆一模一樣,無半點區別。

巨大的閃電劈落,恐怖的光輝將這片冰冷的地域照耀得一片通明,猶如白晝一般。蘇天逆起身了,屹立在這片如廢墟一般的地域。他昂首而立,一尊身影如神似魔,他滿頭的黑髮飛舞,面對雷劫,他冷漠地凝視。

電閃雷鳴,數不盡的雷電密密麻麻地交織而來,化作一條條恐怖利刃,斬向蘇天逆的身體。

這一次的雷劫不同以往,聲勢之浩大,古來也難得一見,威力也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吼……”


狂暴的吼聲亂卷四方,震動這片地域,即便是青龍等四人站在無盡的遠處,也能感覺到蘇天逆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力量。

一道道紫電霹靂,宛如一頭洪荒古獸,張牙舞爪,向着蘇天逆殺去,要將他毀滅!

蘇天逆肌體閃爍着神輝,體內的血液發出海嘯般的狂吼,他雙目如冷電,仰望着天空,神色很凝重。

這是一種難得一見的大劫,可能毀滅,也可能是機遇。如果能夠邁過這道關卡,那麼他將藉此青雲直上,用不了多久縱橫神武大陸也不是沒有可能。

“轟!”

雷劫再次落下,宛若一條真龍一般,龐大的軀體直接碾壓下來,龍尾一掃,像是一柄蕩天之劍一般,粉碎無數星空!

這種威勢難以比擬,有一種無法抗衡的力量在波動。但蘇天能無懼,他以先天戰體肉身硬撼,雙拳粉碎一切,這是他自修行以來所堅持的信念,如今更是堅信!

事實上他也做到了,這一拳揮出,天崩地塌,雷光漫天飛濺。他神識對抗着雷電,一拳一拳地轟出,打在那些洪荒古獸一般的紫電上,獸血四濺,非常的真實。

這是,天空中雷電再起變幻,一頭麒麟踏空而來,神獸一出,雷電更是無比的恐怖,這片地域像是容納不下這般恐怖能量,紛紛潰塌。

麒麟,狻猊,貔貅,囚牛……

雷電化身成傳說中的神獸,在天空盤旋,神獸龐大的軀體都有着懾人的神能!神獸嘶吼,口中噴出駭然光芒,如耀眼星河,茫茫的一片!

蘇天逆淡然以對,拳拳揮舞,毫不退讓,他一聲長嘯,通體的光芒更盛,尤其是神識,更是無比璀璨,他的戰體血液沸騰了,混沌氣洶涌而出,如天地初開。

蘇天逆將自身調整到最強的狀態,極速衝擊,雙拳揮動之間,便有這打破空間之能。

神獸一頭又一頭地被蘇天逆打滅,又一頭又一頭的重生,像是無窮無盡一般,但他卻不顧這些,先天戰體這一刻的戰意凌天,出拳越漸的兇猛!

天在崩,地在陷,鬼哭神嚎,星空哀鳴!這一股驚人的力量,竟然穿透了這片地域的屏障,波及到了神武大陸!

“這是什麼力量?這般的驚人。”有人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竟不自覺的顫慄。

“是那一族的少年天才在渡劫?難道傳說中的帝子出現了!”

這股力量讓人臣服,堪比少年大帝之時,遠在神武大陸也能感應道。

“這是將要崛起一尊大帝嗎?雷劫竟然這般恐怖!”

無數人望向那個方向,雖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隱約可見一頭又一頭的神獸在嘶吼,真有毀天滅地之能!

一連一個月,這種恐怖的景象才消失,而衆人也就依舊沒有從這種駭然雷劫中回過神來,渡劫都渡了一個月,恐怕大帝年少之時也不過如此了。

“這番奇象,難道又有一位少年至尊出世了?” 蘇天逆渡劫結束之後,便直接撕裂了空間屏障,進入了神武大陸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小子不錯啊,就這樣就步入聖人境了,可比肩那些聖子了,就算是帝子出世,也不遑多讓。”

“白虎你太小看蘇天逆了,沉睡了太久,你的眼力也變差了嗎?比肩聖子,帝子?聖人境?”青龍不覺一笑,竟對這白虎有些嘲笑的意味。

“難道……”白虎驚道,隨後摸了摸額頭道:“慚愧殘酷,身爲大帝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