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王頭,想不到你居然先我進級,哼,王家一門雙赤,看來是要重振當年的雄風呀,」烈火皇金姆不陰不陽的道,不過語氣中卻是充滿了妒忌,

一個宗門一旦出現一個新的赤階強者,那就是一個帶動整宗門成長的最重要籌碼,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實力才是最實在的,尤其是王天威,以如此年輕的身份晉入赤階,就算在整個天泣都是妖孽級的天才,怎麼不讓你妒忌,

「老烈火,你也不用如此,各家自有各家福嘛,受這幾個小子的福,老夫放下了多年的包袱,這才有了一些突破,便是離無情之境亦不遠了,在此卻是向各位老兄弟們討個人情,這兩位一個是我家的恩人,一個是我家未來的女婿,說不得以後要請各位多加照拂呀,」

王家老祖一反過去的寡言少語,主動為張七他們說起情來,看來確是因為王家會大變之後放下了王家這個大包袱,心境一變,對劍道的領悟自然更進一層,看來真的是離無情劍不遠了,

現場最尷尬的是那幾個紫階魔法師,在王家兩位赤階有意無意的威壓之下,兩腿直打哆嗦,真是後悔當才所說的話,誰說人家沒有赤階呀,人家不但有,而且還有兩個,不但有兩個,而且一個還是老牌的強大赤階,這種人只要吹口氣都能讓自己灰飛煙滅,

打臉、**裸的打臉,不過比張七更興奮的當然是玄天成了,如今連准岳丈大人都來了,那王秀呢,

正當他兩隻眼睛賊溜溜的四處尋找時,王天威笑著道:「天成呀,你要好好表現,秀兒正在閉關沖紫階,現在不能親來,你可不要輸給她哦,呵呵,」對著玄天成這個女婿,不但王天威一百個滿意,就連王家老祖也滿意的不得了,在他的身上,他們甚至看到了未來天泣的巨擎,

隨著主裁一聲令下,第一輪抽籤開始了,但這結果倒是讓張七心裡爽了個透,

巴德,火系魔法師VS張七,速度強者,

蘇子若,幻術師VS席秋寒,攻擊強者,

憐含煙,精靈VS宗森,吸血亡靈,

公冶小小,獸人VS寧溪,速度強者,

祖冰蘭,攻擊強者VS玄天成,攻擊強者,

張七陰陰的看著巴德,嘴巴無意的笑了笑,巴德卻是一臉的發麻,這現報也來的太快了吧,自己一個魔法師居然對上這麼一個BT,十個裡面那個不好挑,居然找了他,如果不是自己這邊有兩個赤階強者,他還真的懷疑是不是有人在抽籤上做了手腳,

巴德無奈的上了台之後,在師兄弟們的一陣高喝之下,頓時也激起了血性,自己好歹也是個烈火的特殊傳承,是火系魔法里攻擊面最廣,最霸道的一系,也正因為如此,才會被當時的赤階強者烈火皇看中收為門徒,在魔法聯盟豐富的資源下,硬是把他壘成一個虛紫的強者,

而張七卻是在一邊走一邊笑,真是爽,剛剛才打了起鬨的臉,這回這正主看來要被自己打一次了,更讓他好笑的是,對付這傢伙,自己根本就不用暴露任何實力,甚至空手就能輕易的弄死他,雖然大會規定不能殺人,但沒有規定不能打人吧,嘿嘿,

巴德一看到張七的笑容,剛剛積累了好久的信心一下就泄了,那就是個魔鬼的笑容,

不過到底還是個經歷了前四關的強者,就在哨音一響,他就先給自己加了幾道火系防禦,張七卻是背著手一邊看著他在弄,一邊在數,

一圈,兩圈,三圈……隨後的一句話直接把觀看的人弄了個轟堂大笑,

「嗯,再一圈就有點像烏龜了,」

巴德也算是個前十的強者了,那裡受的了這種嘲諷,一氣之下一個大招直接放了出來,

烈焰天焚,

轟……整個賽場全部罩在火場之中,根本就沒有留一些縫隙,

對現在的張七來說,身具了玄陰火鳳的天賦,這種火焰對別人是嚴重的傷害,但對他來說,甚至連溫和都感覺不到,不過他卻是要裝一下,絕不能讓別人知道他的火抗如此強大,

當即速度一開,一下就衝過了火海,大手一揚直接朝著巴德的臉上掄去,

巴德只顧著自己的魔法,一時間沒注意到張七的步伐,但就算注意到了,恐怕也沒有這個速度能反應過來,

啪,

就在眾人驚詫的眼神中,一個高大的魔法師被一個耳光扇飛了出去,

失去了魔法師的支撐,施展的魔法當即無聲無息的停了下來,現場只留下還在發笑的張七和站在原地莫名其秒的捂著臉的巴德,

「我……」巴德那裡還不明白呀,這小子分明就是故意的,明知道自己打不他,你打敗我也就算了,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扇耳光,正當他準備認輸的時候,張七的反應比他更快,上前在另一邊又是一個巴掌,

啪,這個巴掌比剛才那個要狠的多了,直接把他扇出了賽場,


還沒等裁決宣布,張七卻是十分痛苦的揉著手掌,一邊**著,

「你丫的,太厚了,實在是太厚了,」

這句話直接把在場的上百萬人引的哄堂大笑,狂戰宗的人個個都低著臉,就連赤階強者都有些臉上掛不住了,不過好在裁判明白事理,直接宣布開始下一場比試,

第二場是最有看頭的比賽之一,是呼聲最高的席秋寒對幻師蘇子若,

一個是強力的戰系強者,一個是個魔法系的幻師,照理說原本這場本該輕而易舉的賽事卻打的十分艱難,

一開始,席秋寒便利用速度向憐子若靠近,無論在那一方面,一個魔法系的在單挑上根本就不是戰系的對手,可這個蘇子若還真是強大,特別是對魔法的運用幾乎到了潛意識的程度,

就在席秋寒接近的瞬間,一個幻術就跟了上去,席秋寒剛剛清醒過來,又是一個幻術罩了上去,在蘇子若的手裡,這幻術似乎是無窮無盡,最後眼看著席秋寒就快要被逼出賽場,

無奈之下這傢伙也是發了狠,直接就是出了傳承刀術的禁招,一片刀氣從身上散氣出去,沒有目標,沒有方向,完全是一個範圍覆蓋式的攻擊,賽場面積本來就有限,而蘇子若顯然在防禦上偏弱,被其中的一道刀氣撞上,直接飛出了賽外,


雖然最後席秋賽贏了,但當他看到自己的雙腳已經站到了賽場邊緣,也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

下一場的對決是憐含煙和宗森,這兩人一個是精靈,一個是吸血亡靈,算是極有視覺衝擊的一場對決,

雖然宗森的贏面呼聲要比憐含煙高上太多,但真當兩人上台的時候,這助陣的呼聲卻反而是一邊倒向憐含煙,

和宗森的陰戾比起來,憐含煙那幅我見猶憐的林妹妹形象更是讓人心生不忍,本來精靈就是最漂亮的種族,而憐含煙很顯然是其中的佼佼者,如此一來,倒更是顯的宗森在形象上更加不堪,

小看精靈族的下場甚至連整個亡靈族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這個看似美麗無害的種族實則戰力十足,根本和她的外表完全不相符,而憐含煙更是物理系的精靈射手,是一個強大的魔武雙修強者,

說到強大,宗森之所以能成為如此高的勝利呼聲也是實至名歸,他是個十分特殊的強者,本來他是一個亡靈傳承,結果卻意外的與吸血族發生了融合,變成了一個獨一無二吸血亡靈,不但擁有了吸血族強大的體質和速度,還擁了亡靈的不死和各種詛咒,成為了一個極其可怕的死亡殺手,

憐含煙自然是了解過宗森的情況,就在比賽剛一開始,她就立即拉開了距離,利用遠程攻擊優勢展開,不過讓人不解的是宗森卻是絲毫沒有急著靠近的意思,反而以一種奇怪的步法向前行去,

或許在外人看來,宗森的做法有點詭異,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張七一看就迷上宗森的步法,這根本就是一套強大的步法,每一個躲閃看似驚險萬分,但每一次卻都險之又險的巧避開了憐含煙的箭, 這種感覺在場中的憐含煙尤為深刻,以她精靈族的天賦,別說是這區區幾百米的賽場,就算幾千米,她甚至都能閉著眼睛射中目標,

憐含煙冷的嬌哼,縴手捏了一個莫名的法訣,輕輕的搭在了箭尾,一道翠綠色的小箭射了出去,速度不是很快,中途之時忽然炸裂開來,化為成千上百支綠箭,對著宗森一下就覆蓋了過去,

化雨箭,精靈射手的傳承技能之一,

面對如雨般而至的箭,宗森反而露出了一幅興奮的神色,大嘴一裂,露出一排長長的尖牙,似乎就一直在等著這一刻的到來,

一把慘白的匕首出現在了手中,詭異的步法忽然化為一道狂風,以直線的角度直衝向憐含煙,雙手急舞,每一擊都精準的擊中在箭尖的角度,幾乎是連著聲音的急促音剛剛響起,宗森便以強硬的姿態硬生生的衝出了箭雨,其速度之快,判斷之精準讓人眼花繚亂,

憐含煙也似乎有些意外,不過卻沒有任何慌張之色,作為了一個射手,他們早就有被人近身的心理準備,憐含煙顯然也是個久經戰場的高手,雙手連揮,地上忽然撥起一片樹木,不斷的擋在她和宗森之間,同時,各種魔法屬性的箭不斷射出,水箭,火箭,冰箭,多重箭……

五顏六色的箭系魔法在場中顯的煞是好看,宗森顯然也有些震驚於她的反應之快,操作之快,別人看著是好看,但在場中的他卻是壓力大增,雖然這些只是簡單的魔法箭,但卻並不是無規律的一退亂髮,而是第一種魔法之前都經過了仔細的計算,魔法與魔法之間的屬性配合,每擊都發出近乎平常威力的一倍以上,這還是在如此危險的比賽之中,可見這憐含煙的強大,

就連那些赤階的看客中也有不少暗自點頭,這種頂極的戰鬥天賦實屬罕見,

宗森在這種打擊下,別說是靠近憐含煙,就是躲避也顯的有點局促,要不是他有著那套詭異的步法,怕是早被射成了馬蜂窩,不過就算如此,他的身上還是免不了**了好多枝箭,

不過這些傷對宗森來說還真的無所謂,在吸血族強大的體質上,只要還有一口氣,這些傷都難很快的自愈,不過這種一味挨打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吸血族天生的高貴意識,

也不知宗森使了個什麼技能,他的身上慢慢的浮現出一片濃霧來,越來越多,越來越濃,就連憐含煙也不禁微微的皺起小巧的鼻頭,

張七卻是見過這種東西,那是詛咒師的技能,他以前還幹掉過一個,只是不知道宗森的這濃霧有什麼樣的屬性,不過看精靈族的反應,這濃霧中包含的毒性定然十分強烈,

作為一個亡靈,宗森對詛咒和毒的操控那是天生的,利用毒霧的影響,他很快就掌握了主動,就連邊上的樹木一接觸到霧就立刻枯了下去,濃霧不僅影響了憐含煙的發揮,還影響了她的判斷,如果在外面,她可以退的很遠,但賽場就這麼大,根本是退無可退,無奈之下只能被宗森近了身,進行近身肉搏,

雖然憐含煙是個魔武雙修的強者,但面對宗森這種專業的殺手,還是稍差了一點,幾聲悶哼之後,無奈之下只好退出了賽場,

宗森獲勝,

對別人而言,這的確是一場很精彩的精靈與刺客的對決,但對張七來說,卻是一堂活生生的課,

直到看到宗森的戰鬥方式,尤其是近身戰強大,每一個匕首的運用,每一個轉身,每一招力的運用,划、刺、擊、帶、扎、挑、斬,每一擊都如同機械一般精準,每一個角度都刁鑽的無以復加,

張七以前的那種作戰方式在現在看來,那就是幼稚園小孩子學步那樣的可憐,如果自己把骨匕的特性融入到這種匕首的作戰方式中去,那麼他的全身都是可怕的殺機,怎麼還有人敢近他的身,想著想著,張七莫名的熱血起來,對自己的未來似乎看到了另一條不同的光明大道來,

隨著這輪比賽的落幕,帶給了人們太多的驚喜,這邊剛盡,下一場比賽就要開始上演了,

公冶小小,獸人VS寧溪,速度強者,

公冶小小算是獸人之中的另類了,本來獸人族的女性相對就較少,而大多數都是一些輔助類的獸人,比如妖兔、聖馬之類,但這個公治小小居然是血虎族獸人,

她的長相也的確是對的起她血虎族的傳承,極其驚艷,不管是炎熱之夏還是寒冬,全身上下只有幾個關鍵的是地方系著血紅色的虎皮,一個凌亂的頭髮,細的不足一握的纖腰上凝脂如玉,整條讓人噴血的長腿直至根部沒有絲毫的衣物,整個人往上一站,就一個街頭漂亮小太妹,

與她相對的寧溪卻是一臉的文靜,略顯稚嫩的臉上帶著一絲若隱若現的羞澀,特別是當公治小小一前叫他名字的時候,這傢伙居然莫名其秒的紅起了臉,

隨著哨聲響起,寧溪居然還有些不好意思先出手,一臉呆稚的站在原來,他的師父青劍皇曲一揚卻是一臉無奈的搖頭苦笑,誇起他的這個寶貝徒弟來,他倒是可以說個十天八天的,但一說到他的毛病,就只能是搖頭苦笑了,他實在是不明白,這麼殘酷的極樂世界里,怎麼會有如此天真到近乎白紙的一個人,

寧溪不出手,並不代表公冶小小不出手,她雙手叉腰,手指著寧溪就是一頓臭罵,搞的場下觀眾轟然大笑,最後連她自己都不點不好意思了,大怒之下,一個飛躍,在空中直接獸化,一隻巨大的血虎凌空撲來,

血虎是虎族中的皇者,無論在那一方面都比一般的虎族強上數倍不止,有傳言血虎身上可能還有上古神獸的血脈,這一撲之勢極其兇猛,鋒利的虎牙,尖銳的虎爪,每一樣都有些紫階武器的強大,

不過越是面對獸化了的公冶小小,寧溪反倒是放的開些,如果公冶小小不獸化,讓他對付一個手無寸鐵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他肯定能被她活活的踹下賽場,不過面對如此巨獸,寧溪心中的劍意瞬間被點燃,青竹無風動自動,竹尖不停的震動,一時間周身像是被灑了一片點點的星光,十分迷人,

張七卻是明顯的感覺出來,這些看似迷人的星光,每一點都充滿了尖銳的鋒芒,甚至連他都不敢胡亂去靠近,

竹尖輕點,一片星光撒了出去,血虎如遭雷噬,巨大的虎軀居然被彈了出去,當站起來的時候,渾身上下已然滿是傷口,

好強大,

如此強大的虎族防禦居然在一招之下就受了傷,不過公冶小小顯然並不在乎這些傷,虎威大發,凌利的攻勢不斷增強,而寧溪卻似怒海中的一葉小舟,時刻都是傾覆的危險,公冶小小雖然強大,攻擊也很兇猛,但卻並不能持久,相反的是,寧溪的攻擊雖然只是以點破面,但卻有著四兩撥千斤之秒,兩相比較,公治小小落敗也是遲早的事,

倒不是說公治小小的實力不如寧溪,而是寧溪的攻擊特點決定了他天生就是血虎族的剋星,每當公冶小小突入寧溪的防禦之時,那些討厭的星光總是點在自己的身上,這些星光不但具有極強的殺傷力,而且還有強烈的反彈能力,一觸之下,不但自己受了傷,而且又被彈了出來,如此下來,根本就無法攻打,

「不打了,不打了,」

公治小小一下就變了回來,氣嘟嘟的鼓起嘴巴,居然賭氣自己跑下了賽場,一溜煙消失在了人群,她的師父也追了過去,對這個血虎族寶貝,還真沒有一個人捨得去斥責,現場只留下寧溪一臉莫名其秒呆立在了當場,

「臭小子,給我滾回來,」青劍皇沖著場上的寧溪就是一聲無奈的大喊,這小子倒是無所謂,也不知道啥叫白眼,他可是個堂堂赤階強者,看到自己的寶貝徒弟像個白痴一樣的站在台上盯著人家姑娘背影,這實在是有夠丟臉的,

寧溪聽到了他師父的叫喚,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訕訕走下了賽場,

這輪比賽算是打的不溫不火,倒是多了幾分喜氣,根本就沒有剛才宗森的那種肅殺,反而倒像是小兩口在賭氣鬥嘴一般,這倒是創了天泣榜大比歷年來的之最,不過,不管怎麼樣,隨著寧溪和公冶小小比斗的落幕,這一輪的大比就只剩下最後一場,

祖冰蘭,攻擊強者VS玄天成,攻擊強者,

對於這一場比賽,張七倒是做了一些預計,也給了玄天成一些意見,雖然對方是個女生,但卻是刀劍宗里真正的強者,席秋寒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而這個祖冰蘭和他卻是同一檔次的對手,有消息說,祖冰蘭是近百年來刀劍宗祖氏最優秀的劍手,可見其強大之處,

對玄天成的勝出,張七自然是沒有任何懷疑,但同為劍道,張七卻是希望玄天成能在這場比賽中有所所獲,這才是這場比賽對於玄天成來說最重要的意義, 相對於祖冰蘭,玄天成的呼聲顯然更高,尤其是當他扛著那比他的人更高更大的巨劍上場時,那個誇張拉風的造型引的無數少女為之瘋狂,

祖冰蘭卻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在她看來,對手就是對手,能打贏就是王道,其他一切根本就沒被她看在眼裡,從小她就一直都是這個性格,一生醉心於劍道,其他之事根本就不去理會,雖然長相清秀美麗,但穿著卻極為樸素,

對她來說,除了劍,別無他物,

這是一種劍道的極高境界,也怪不得她有如此高的劍術造詣,

在聽了張七的分析之後,玄天成的心裡對眼前這個樸素的清麗女生沒有絲毫的輕視,特別當上了台,祖冰蘭那種對劍的執著,散發著的絲絲劍意更是讓他明白,眼前的這個女子的確是他生平罕見的真正劍道高手,

祖冰蘭的傳承在整個天泣都是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當哨聲響起,祖冰蘭那一抹劍光在手中乍起的時候,玄天成似乎有些明白,

劍光如同洗鍊一般,看似寧靜的女子,其劍法居然如此的狂野,只是第一招就似乎有著想要掀翻整個賽場的氣勢,

玄天成的雙眸一緊,精神瞬間高度集中,裁決化為一道巨大的天幕,直直接的正面硬憾,你狂掃,我就陪你狂掃,

巨大的裁決掀起一陣狂風,要不是賽場是經過特殊力場加固,光這一輪對撞就足以將它撕碎,

轟,

還沒等眾人的眼光看清之時,兩人已在場中交手了不下百招,

祖冰蘭是一把紫階神劍,應該是加了風之屬性,每一招都速度極快,而且力道極沉,一把纖細的劍卻重若山均,就算是對上裁決巨大造型之下仍不輸氣勢,雖然玄天成已經封印了裁決大部份的攻擊,但以裁決赤階的質地和形狀,光這一點就足自自豪,

似乎是明白了以硬撞硬不是玄天成的對手,祖冰蘭的劍法一變,劍鋒倒轉,一套水系劍法施展了開來,以柔克剛,看的出來,這套戰技也絕對是紫階以上,一展開來,場中的空氣都變的十分粘稠,使得玄天成的行動受到了不少的影響,

玄天成一聲輕笑,巨劍連轉,利用巨大的劍身和攻擊力,強行把整個空氣攪動了起來,借著這種慣性反而使祖冰蘭受到了影響,

借力打力,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