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二師傅,怎麼辦。”林清雨腦海中問到,他可不想小狐狸輸。

“別急,小狐狸氣息有些不穩定,時強時弱的樣子。”

“爲什麼會這樣。。。”林清雨聲音中充滿了擔憂。

“這是突破的徵兆!”


“什。。。什麼?”林清雨一時之間沒有反映過來。

“轟!”擂臺上,突然火光沖天,陸正一時被逼開。

“嗷——!”小狐狸擡頭長嘯,火焰環身,隨後沖天而起。

小狐狸顫抖的趴在地上,似乎是在忍受很大的痛苦。

火焰灼灼,佈滿了整個擂臺,陸正一時間被火焰逼迫,龜縮在邊緣。

“靈獸突破,是最弱的時候。”似有意無意的聲音響起,十分清晰,像是故意說給陸正聽的。

林清雨驀然轉頭,冷冷的向主席臺看去。

說這話的,正是姚領隊。

果然,陸正周身藍光大放,火焰一時被逼開,向着無暇分神,專心突破的小狐狸飄去。 第二百八十五章金佛寺弟子

從尚城進入幽魔森林和從郡城進入幽魔森林,都差不多一個情況,森林上空白霧暈繞,終年不見日月。

進入幽魔森林之後,楊恆將自己的靈識全部釋放出來,想看看能不能有什麼發現。

一路走下來,一群人斬殺了不少強悍的凶獸,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

快要進入進入幽魔森林核心地帶的時候,楊恆用靈識在十里開外的洞穴里發現了幾具屍體。

他把這個情況告訴嚴浩然之後,嚴浩然立即帶著人朝著那個洞穴走去。

來到洞穴之內,楊恆看到一群穿著道服,全是靈人境後期的金佛寺弟子先他們一步達到這裡。

這群金佛寺弟子帶頭的是一個清瘦的年輕人,他看到嚴浩然之後,說道:「嚴浩然,這幾個都是你們無極宗的弟子。」

楊恆看到那幾具屍體,跟他之前發現的金佛寺的弟子一樣,都是乾癟癟的,明顯是被人吸幹了精血。

「法行,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嚴浩然超看完幾具屍體之後,轉頭對之前和他說話的金佛寺弟子問道。


「我們之前在尚城外發現了靈悠谷弟子的屍體,然後用這隻蟲子記下了那幾具屍體留下的氣息,一路就追到這裡來了。」法行說完,手中立即出現一隻小小的飛蟲。

「那這隻蟲子能不能找到兇手?」嚴浩然接著問道。

法行搖了搖頭,回道:「不一定,我剛剛用這隻蟲子記下了這幾具屍體的氣息,正想出去找,你們就進來了。」

嚴浩然低頭沉思一番之後,說道:「既然你們能找到線索,那我們就一起行動吧,也好有個照應,估計這個兇手不簡單。」

「嗯,我也是這個想法,你們把屍體處理了就走吧。」法行說完就帶著人離開了洞穴。

接下來,一行三十多人跟著那隻飛蟲,不停的那幽魔森林的核心地帶走去。

一路上,在飛中的帶領下,又發現了不少被吸干精血的屍體。其中有宗門弟子,也有獵獸團的修士。

同時他們也遇到了幾隻六階高級凶獸,隊伍里不少人在凶獸的襲擊下負了傷。

差不多走了快一天,法行的飛蟲突然在一個山谷中停了下來。

「怎麼了?」嚴浩然對法行問道。

法行也疑惑的搖了搖頭,回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兇手就在附近。」

「這山谷就一條路進來也沒有出路,這四周也沒有人影,你會不會搞錯了?」嚴浩然環顧四周,不解的問道。

楊恆往周圍看去,發現情況就和嚴浩然說的一般,不太像是兇手隱藏的地方。

法行把飛蟲收了起了,帶著人在山谷中查探起來,看樣子是很相信飛蟲的判斷。

楊恆用靈識將方圓十幾里的範圍都查了一遍,根本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難道是陣法?」楊恆在心中暗想,然後他直接運轉「萬陣法訣」。

他又將整個山谷查探了一遍,最終在他前面幾丈遠的山壁上發現了一個隱匿陣法,並且找到了這個陣法的核心。。

楊恆估計這個兇手很可能會在這個山洞中,不然飛蟲會無緣無故的在這裡停下。

不過他沒有立即將這個陣法破去,因為他也不確定這個兇手到底是什麼實力。

如果他之前的猜測是錯誤的,這個兇手是神人境界的話,他們這些人很可能會全軍覆沒。

「嚴師兄,那邊有個隱匿陣法,我估計兇手就是躲在裡面。我們要不要先離開這裡,回宗門報告一下?」楊恆走到嚴浩然跟前問道。

嚴浩然聽完,表情立即變的慎重起來。

他沉思了片刻之後,對楊恆淡然的說道:「如果兇手就在這裡,你覺他他會讓我們離開這裡嗎?你能不能將這個陣法破了?」

楊恆想想也是,他正要回話,突然聽到一陣「嘖嘖」的怪笑聲。

他立即轉頭,看到一個穿著血紅長袍的,枯瘦如柴的老者從隱匿陣法中走了出來。

楊恆心中一驚,他看不出這個老者的修為,估計對方是神人境修為。

「嘖嘖,你們這些小娃子實力不錯,還自己送上門來。估計吸完你的精血之後,我的實力又可以恢復不少。哈哈。」枯瘦老者就像逛自己家的後花園一樣,慢慢的往前走著。

山谷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個老者吸引,一個個眼中怒火中燒,似乎恨不得將這個老者碎屍萬段!

「我們的那些師兄弟的精血都是被你吸的?」嚴浩然沒有絲毫懼意,冷聲問道,身上的氣勢開始不斷的上漲。

「哈哈,小夥子有勇氣!我確實吸了不少人的精血,至於有沒有你的師兄弟就不知道了。」枯瘦老者很隨意的回道,眼裡儘是貪婪之色,就像是餓狼看到了獵物。

「既然是這樣你就可以去死了!大家一起出手殺了這個惡魔!」嚴浩然一聲怒喝,手中出現一把長槍,直接朝著枯瘦老者刺去。

隨即,所有的人都反應過來,同時朝著枯瘦老者發出一道攻擊。

楊恆也沒閑著,幾十道風刃朝著枯瘦老者呼嘯而去。

「哈哈,看來只有先將你們宰了才能吸你們的精血了。」枯瘦老者面對這麼多人的攻擊,依舊淡定自如。

他說完之後,一絲絲鮮紅如血的氣體從他體內溢出,並且迅速凝聚在一起,將他的身體團團圍住。

隨著這些紅色氣體的出現,整個山谷中彌散著一股令人幾欲嘔吐的血腥味。

三十多道攻擊一起攻在血紅色的氣體上,發出一道道巨響,氣浪也是一道接著一道,席捲整個山谷。

所有的人都被震的往後退去,枯瘦老者卻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他身體表面的那層紅色氣體雖然淡薄了不少,卻依舊沒有消散。

楊恆用自己的身體把林若水死死的護住,眼睛一直盯著枯瘦老者。

面對一個神人境界的修士,他不得不小心。

三十多個人里,嚴浩然和法行兩個人實力最強,也是他們兩人最先止住身形。

兩人剛剛停住就同時朝著枯瘦老者再次攻去。

嚴浩然手中長槍往前一刺,無數白色縮小版的長搶在空中閃現,如一陣箭雨一般,朝著老者射去。

長槍所過之處,空間全部曲扭,像是被高溫灼燒過。

與此同時,法行手上的紫色佛珠往空中一拋,佛珠迅速放大,不停的旋轉著,朝著下方的枯瘦老者壓去! 將神念一凝,年辰點了點頭,隨即意念傳出,說道:

這是本人平時修煉的洞府,道友也看到了,此間的靈氣,就是比上那欣月洞天,兩者也是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我們已經離開了欣月洞天之內,道友想要再找靈氣如此濃郁的修煉之地,不是本人誇口,你就是將整個天寅大陸尋遍,也不可能有如此完美的修煉聖地!

那妖獸眼中警惕之色一閃:人類,你說這番話,有何企圖?

本人做事,就像道友一族一樣,喜歡直來直去,我的意思,就是可以讓道友在此空間內靜心修煉,平時你我互不相擾,但如果我有需要道友幫助時,道友也不可推辭,你看如何?

這是商量,還是威脅?


呵呵,這有區別嗎,坦白的講,道友如果不答應的話,我這混沌空間可不是什麼閒散之地,不可能容許一個不相干甚至對我有威脅的異族存在。

巨猿身上瞬間透出了一股逼人氣勢,直向年辰壓來!

年辰體內法決運轉,將那股氣勢抗住,顯得輕描淡寫,冷冷一笑:

以道友神通,如果真是比拼修爲的話,我自認不是道友之敵,但如果本人放出靈蟲金翅冥蚊,擊殺閣下也只在舉手之間,所以道友還是不要妄動他念。

哼,你當我族是隨便就向人類妥協的嗎?

好了,既然不同意,那本人也無心和閣下再談,那就請道友離開我這混沌空間吧!

年辰話音剛落,隨着心念一動,五級妖獸便消失在了原地。這混沌空間內,年辰想要將任何物體排斥出去,都只在一念之間。

呼的一聲,泰坦神猿出現在了年辰洞府的大廳內,還未明白怎麼回事,原地已經呼的一下出現了年辰的身影,不動聲色的望着這隻五級妖獸。

將靈識放出,這隻妖獸掃視了洞府外數十里地。只數息之後,便收回靈識,眼睛怔怔地望着年辰:

閣下此舉,到底是何用意,不妨明言。

很簡單啊,既然道友不同意,那就各走各路,道友可以自便了!將手向洞府門口處緩緩揮出,年辰做了一個逐客的手勢!

這隻巨猿沒想到眼前人類竟然如此輕易的放自己離去,愣了片刻,便向洞口匆匆走去,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年辰洞府外……

難道自己判斷失誤,擺瞭如此大的一個烏龍?

年辰搖了搖頭,現出了一絲苦笑!

靈識查探到那隻巨猿向遠處狂奔出數百里後,年辰收回了外放的靈識,臉上神色懊惱不已!如果早知這妖獸竟然無視自己混沌空間如此絕佳的修煉之地,還不如放出金蚊,將此妖獸擊殺,尚可多獲一枚妖丹!然而此時已是悔之晚矣,年辰將心神收回,隨即進了混沌空間。

空間內,那隻異獸小鳥仍然躺在那張靈藥葉片上酣睡,不時地發出一聲聲嘰嘰的叫聲。

年辰腳下飛舟一起,向着一個方向直直飛去。

一隻巨大的蟾蜍,正趴在地上,肚皮一鼓一吸之間,將濃濃的靈氣吸入了體內,隨着一次次的循環,那毒腺遍佈的身體表面,竟然隱隱呈現出淡金色的光輝!

忽然停止修煉,這隻地蟾呼地一跳,凌空一個轉向,落下地來,兩隻眼珠子盯住前方。只見一道青光從遠處急速飛來,舟形法器上,一名年青的人類修士眼中殺意濃濃,將目光鎖定自己,正飛快的接近!在那人類的肩膀上,一隻金光閃耀的小獸蹲在上面,正目露兇光地瞧向自己,身體四周一陣電弧嗤嗤跳動不已。

這隻地蟾一見那人類修士肩上的雷電獸,便已經嚇得渾身發抖,遠遠看去,彷彿一塊在地上跳動不已的賴石頭。

在離那隻地蟾數尺開外的地方,年辰遁光一落,肩上的雷電獸立即毫不猶豫的一道粗大電弧,準確無誤的擊在地蟾身上,將原本已經嚇得屁滾尿流的地蟾擊飛出去老遠,渾身一陣焦臭味道傳來。

趁着地蟾陷入渾渾噩噩的狀態,年辰手中數道繁奧的法決打出,一道道先後射入了這隻妖獸體內,原本已經暈過去的地蟾,在法決入體的瞬間,忽然蠕動了數下,在年辰法決一收時,轉醒過來。

這隻妖獸已經是靈智初開,清醒過來,立即覺得體內已經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東西,隱隱和對面冷冷看着自己的人類修士有了一絲靈魂上的聯繫!轉眼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呱的一聲鳴叫,跳到年辰腳下,將身體匍匐在地上,三角頭顱連點不已!

年辰臉上現出了一絲笑意,這強行種下了禁制後,自己的一絲靈識便留在了地蟾的識海內,自己只需一念之間,便能掌控此獸的生死!如果自己隕落,這隻妖獸也會立告身亡,已經和自己的生死聯繫在了一起!不怕此獸今後有何不軌念頭。而且今後可以憑着靈魂印記,如意地指揮這隻地蟾!

在泰坦神猿身上弄巧成拙後,年辰已經對此獸失去了耐性,以雷霆手段,將其制服,強行種下了禁制!

心念一動,年辰安撫了一下此獸,吩咐其好好在混沌空間內修煉,自己輕易不會相擾!

呱呱數聲,年辰感覺到了這隻妖獸從心底發出的喜悅,能有此洞天福地修煉,此獸完全有望進階到更高級別的黃金天蟾!豈有不喜之理。

年辰忽然神色一動,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身形瞬間消失在了混沌空間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