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對。我秦家確實沒有這個本事,但若是加上其他勢力的人呢?」秦家家主臉上閃過一絲淡然之色,很是隨意道。

聽到話之後,江凡心底立馬一驚,這次行動中,果然是有其他勢力參與,而且這告密者還是這秦家家主。江凡心底一沉,看來這一切還真沒有這麼好解決。要是外界勢力參與的話,那這些事情都不是江凡一個人可以解決的。

「江凡,我知道你很強。但若是面對十幾名的先武境強者,你認為你有幾分獲勝的希望?「深處於秦家眾人中,秦家家主很是囂張道。

「十幾名先武境強者?」

「怎麼可能?華陽城和晉陽城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這麼多的先武境強者吧。」

蘇家和林家所有人,皆是在驚呼。先武境的強者,無論在華陽城和晉陽城可都是一方強者啊,從這點上就足以說明先武境強者人數之少,想不到秦家家主居然說出這樣的話。

「這小小的華陽城自然沒有這麼多強者,但若是南疆王朝王城鳳凰城呢?」秦家家主低沉說道。

頓時,所有人立馬醒悟過來,能夠擁有如此多的強者,確實只可能是南疆王朝鳳凰城,才會有如此的底蘊。

「秦家家主,你居然敢引進外界勢力。」

「秦家家主,難道你就不怕我們幾家聯合嗎?」

蘇家和林家中其他強者,皆是在高聲怒吼著。這些發出吼聲的人,皆是兩家之中的強者,這些強者靠著一定的威望,頓時便控制了自家所有弟子。

「哈哈,只要我秦家成為華陽城第一勢力,這些沒有用的規則,又有什麼用?」秦家家主仰頭大笑。頓時, 寵妻無度:男神老公要抱抱

望著秦家家主得意無比的樣子,江凡心底也湧現出一陣怒火。其實在華陽城中,一直都有著一條不成文的規定。華陽城中勢力之間的爭鬥,不允許靠外界勢力幫忙,若是被人發現,那華陽城中其他的勢力,便會聯合起來抵抗外界的力量。,想不到這秦家家主居然還會靠著這種方式。

「江凡,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我的人,馬上也就要來了。到時候,我就看看你還怎樣囂張啊。」身處於秦家所有人包圍中,秦家家主無比囂張的說道,完全無視著周圍人的敵視。

「無恥,枉你還是華陽城風雲人物。」

「秦家,我們蘇家和你們沒完。」

蘇家和林家皆是在怒斥著秦家家主,原本剛才都還是在合作的三大勢力,現在卻已經徹底決裂。

面對這樣的場景,江凡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原本還為接下來的事情擔憂,但現在這一切,好像都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

「秦家家主,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你故意做的吧。包括唆使林家家主動手,鼓動蘇家家主出手,這一切都是在你計劃之中吧。」突然,在磅礴大雨中江凡冷聲說道。

頓時,聽到江凡所說的話之後,蘇家和林家所有人皆是爆發出一陣怒火,原本就已經在暴怒之中的蘇家和林家子弟,立馬帶著仇視的眼神,望著秦家家主。

原本沒有的事情,在江凡的述說下,卻像是變成了鐵板釘釘的事實。這一路上,無論江凡如何挑釁,這秦家家主卻一直沒有動手,一直都在暗處偷偷等待事情發生。想清楚前因後果之後,蘇林兩家所有人皆是暴怒。

死在江凡手上,他們無話可說,這是實力不濟的原因,江凡可沒有使用任何卑鄙手段。但作為這一切慫恿人的秦家家主可就不一樣了,一路之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就他的陰謀。

「秦家,你們這群王八蛋,都給我去死吧。」

「秦家,我蘇家和你們之仇,不共戴天。」 大雨磅礴中,蘇林兩家所有人都怒視著秦家家主,一些脾氣暴躁之輩,都已經拿起自己的武器,打算向秦家家主廝殺而去。好在一邊還有優秀而明事理之輩,將這些衝動的人給拉住。

現在可不比以前,家族中最強大的家主已經身死,剩下的人就算是到達了先武境,怕也沒有辦法能夠戰勝秦家家主。

「江凡,我的人馬上就要到了。」身處於大雨中,秦家家主臉色滿是得意之色,今天所有的一切,終於將要成真。

「轟轟」

大雨傾盆而下,站在雨中的蘇林兩家人,臉上都是憤怒之色,但在這個時候卻不輕舉妄動。

「蘇林兩家的人,你們難道甘心看到秦家人得逞嗎?」望著整片森林之中的人,江梵谷聲吼叫道,臉上也是帶著憤怒之色。原本就對秦家有著怒火的人,立刻就是和江凡同聲共鳴起來。確實,江凡是將兩家的家主給殺掉,但那卻是公平對戰後所形成的結果。

現在,這秦家卻是靠著陰謀和外界的勢力,打算來吞噬他們兩家勢力,這自然就是讓蘇林兩家人,皆是放棄對江凡的怒火,轉而對秦家家主產生無比巨大的仇恨。

「姓秦的,你這個王八蛋,不得好死。」

「江凡,我等願意和你江家一起對抗秦家人。」

所有人皆是在咆哮,其中大部分的聲音,皆是在向著江凡提議。這是所有人的願望,現在暫時放下所有的恩怨,一起來對抗這吃裡扒外的秦家人。

此刻,天空中的雷電聲依舊還是如此強烈,但在森林中眾人的吼叫聲中,卻已經變得低不可聞。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幹掉秦家。

「好,我江凡願意和各位放下恩怨。一起來對抗秦家這些狗東西。」乘著這個時機,江凡立馬便高聲說道。現在這可是大勢所趨,秦家人已經成為所有人的敵人,只要隨著這股趨向,江家就絕對不會有被滅亡的可能。

「江凡。雖然我實力不強,但絕對會幫助你獲勝。」

「江凡,只要你為我家家主報仇,我等發誓不會再找你麻煩。」

森林中,所有人皆是爭相怒吼著,臉色也全是慷慨激揚之色。各種各樣的光芒,在森林中亮起。這些亮光,全都是蘇林兩家人手中的武器所激發出來的,這就是蘇林兩家心中的憤怒。

「家主,這該怎麼辦?」

「家主,快點想辦法啊。要是再這樣下去,咱們可就會處於弱勢之中了。」

此刻,秦家所有人全是一臉的焦急,對於今天的事情,他們所有人早就已經清楚,面對家主所設想的規劃,他們也自然很是贊成。只是,現在成為眾怒的對象之後,這裡所有秦家人,也自然很是慌張。

「怕什麼,我的人馬上就要來了。到時候我看還有誰,敢來找我麻煩。」秦家家主雙眼怒火一閃,極其囂張的說道。

「轟轟」

驚雷聲中,蘇林兩家所有人,直接把秦家所有人都給包圍起來。由於,蘇林兩家的人,比秦家人要多到兩倍以上,不過片刻秦家所有人皆是在被包圍其中。原本剛才江凡都還處於劣勢,此刻全瞬間改變了下場。

「秦家人,今天你們全部都死在這裡吧。」

「多行不義必自斃,秦家,你們就不要想回去了。」

數百人的隊伍,包圍著秦家幾十人,皆是不斷爆發著自己的怒火。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一些膽子比較小的秦家人,臉色立刻就變為了煞白。這是比自己這方多少兩倍的敵人啊,要是真打起來,這絕對就是自己這方要輸。

「秦家,這就是你們的下場。不過我倒要感謝你們,若沒有你們這番多事,我江家今天就還會有滅族的災難。」深處於眾人的外面,江凡雙眼中滿是冰冷,望著秦家家主所在的地方低聲說道。

今天蘇林秦三家集合攻打江家,雖然在途中,江凡已經殺掉了林家家主和蘇家家主,但若這卻沒有損害到三家的真正實力,到時候真正打起來,江家還不一定能夠堅持過去。

但現在情況可就不同了,因為秦家個人的陰謀,已經是導致蘇林兩家,打算聯合起來,共同對抗江家。

「砰」

突然,就在江凡在心底竊喜的時候,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卻是在江凡不遠處的森林處響起。無數棵古樹,在這巨大的爆炸下,皆是飛向天空,地上的泥水也飛濺而起,場景甚是嚇人。

巨大的爆炸聲所產生的氣浪,也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皆是望向了江凡所在的地方。只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江凡身後不遠處,竟然有著十幾道的身影,正向著眾人所在的地方,正快速趕來。

「終於來了。這一次,最終還是我秦家獲勝。」望著這十幾人的隊伍,那秦家中心的秦家家主興奮無比,一張老臉上滿是瘋狂之色。

顯然,這突然出現的十幾人,就是秦家家主所說的外界勢力,也就是從南疆王朝鳳凰城而來的勢力。

「這些人的實力,居然個個都在先武境。」望著這十幾人的隊伍,江凡雙眼中滿是震驚,由於已經達到了先武境二重天,所有江凡對於先武境力量氣息很是敏感,這些人雖然全身都是穿著黑衣,但若是仔細去感受的話,便能從這些人身體周圍,感受到一股獨特的氣息。

不用說,這絕對是一隻戰鬥力驚人的隊伍,雖然只有十幾人,但卻已經可以堪比蘇林兩家戰鬥力的總和。而且人多不代表就能贏,最後確定戰局的人,還會是真正的高手。

「這些人,難道就是鳳凰城中的人?」

「好強,這些人都好強。我感覺他比我家家主的實力,都要強上一分。」

蘇林兩家的人,見到不遠處的十幾人之後,皆是震驚無比。雖然他們不能向江凡一樣,準備感知出這些人的實力,但卻可以在模糊中明白這些人的強大。太強了,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阻擋的,完全就和洪荒巨獸一般。

「哈哈,人終於是來了。這下,華陽城就會是我秦家的天下。」整個森林中,秦家家主無比狂妄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這是運用靈力之後的表現,為了打擊蘇林兩家的人,秦家家主也打算玩起這樣的小把戲。

此刻,森林中十幾道身影,像滅世的惡魔一般,正向著眾人緩緩走來。那一道道恐怖的氣息,也在眾人心底愈加的明顯。

怎麼辦?這到底該怎麼辦?望著不遠處走來的十幾道身影,江凡心底無比著急,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十幾道身影,就像是滅世惡魔,無人可以阻擋。即使在他們不遠處,有著成百的武者,但他們眼中卻沒有一絲的恐慌,有的只是漠然的不屑。

「老四,這些人以為靠著人多,就能夠戰勝我們嗎?」望著不遠處所有人,十幾人小隊的老五,嘲笑著說道。人多不代表能夠獲得勝利,這已經是成為這個世界的定律,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人多又怎樣?強者一個小小的手指頭,便能夠引動天地大勢,而後隔著千萬里殺敵。

「不可大意,在這些人中,我已經感受到七八名先武境的高手。特別是那站在一邊的小子,他身上的氣勢,更是恐怖。」指著江凡所在的地方,這老四謹慎無比的說道。就算現在有著巨大的優勢,但老四謹慎的性格,卻沒有一絲的變化。

「不過只是一個先武境二重天的小子而已。」望著江凡的身影之後,老五雙眼中露出一絲不屑,而後便再也沒有去觀察江凡的身影,只是向著人群中其他的身影望去。從人群匯總,他已經找到很強大的先武境高手,根本就沒有把江凡放在眼底。

見到這一切之後的老四,只是低頭嘆息之後,便也向著人群中望去。現在他們這邊先武境的強者,暫居著絕對的數量和實力優勢,根本就不用畏懼這些人。

「前面的人,你們都給我聽著。今日,我鳳凰城血羅門所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元靈石母礦,凡是阻擋我們的人,全部都將殺無赦。同時,你們要宣誓效忠於秦家,不然我們同樣會出手。」十幾人的隊伍中,老四高聲說道,臉上滿是冰霜。

微弱的光芒包圍在老四的身上,這是先武境強者所才具有的光芒,伴隨著這力量出現后,一股無比強大氣勢所形成的氣場,席捲了在場所有人。就算是身處一邊的江凡,也感受到這股氣場的強大。

這就是十幾名先武境強者所巨大的威勢嗎?竟然如此強大。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勢之後,江凡心底也有些恐懼的說道。這十幾人中每一人皆是強大無比,現在這十幾人一起爆發出靈力的氣勢之後,頓時便在整個森林中,造成了一股威力無比強大的波動。

「憑什麼?我華陽城的人,為什麼要聽你們的話?」

「就算你們實力強大,但也不能這樣欺負人。」

此刻,雖然這些人強大無比,但蘇林兩家靠著人數上的優勢,仍舊還是憤然吼叫著。一些脾氣暴躁的人,便已經拿出手中的武器,對著這些人展露出自己心底的殺意。

蘇林兩家所有人心底,都是對著這股外來的勢力,有著很深的敵意。自己家主死亡的原因,和這些外來的勢力,是分不開關係的。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就讓你明白什麼叫做資格。」身處於十幾人小隊中,那穿著標誌性衣裝的老四,雙眼中露出一絲殺意。手中一把長槍,直接向著剛才怒吼的地方指去。只見,外表閃現著微光的長槍,竟然直接爆發出一道光芒,瞬間就在那個地方爆炸開來。


頓時,由於沒有想象到情況如此突然,剛才那些還是吼叫的人,立馬便在這股強大的光芒中,直接被炸得連灰都沒有剩下。

漫天的光芒,直接隔著百米來遠的距離,將這些人給殺死,可見這人的實力之強大。即使這一切事情,都做完之後,所有人都還沒有完全醒悟過來。

「這就是資格,這就是力量。要是你們還敢多說一句話,那你們的下場就會和他們一樣。」十幾人的小隊中,那老者很是囂張說道,語氣中滿是冰冷之色,彷彿這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一般。

強大的實力,可以在瞬間便讓人身死,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法則,強者為尊的法則。

離婚總裁別撩我 你們這群惡魔,有種你們將我們都殺死。」

「你們殺我家族之人,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蘇林兩家所有人都高聲咆哮,死掉的人,有些是他們的兄弟,有些是他們曾經的戰友。現在,這十幾人在無聲無息之中,就被這些人所殺掉。

受到這些巨大的刺激之後,所有人都開始暴怒起來。哪一個人不是有情有血的漢子,哪一個不是重情重義的男人?此刻,在忍受這麼過屈辱之後,蘇林兩家所有人,終於是爆發出滔天的怒火。

「家主,現在怎麼辦?」看到蘇林兩家,皆是向著那十幾人小隊進行廝殺的時候,被包圍在其中的秦家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自己的家主。雖然這蘇林兩家,都算是自己家族的敵人,但現在見到這些人有情有義的方面后,連秦家的人都已經有些動容了。

「怎麼辦?那還用說,自然開始對蘇林兩家人,開始動手。只要出掉這些人,那華陽城就是我秦家的地盤。」此刻,秦家家主雙眼中滿是瘋狂之色,現在所有的一切,都算已經到了將要解決的時候,只要出掉這些人,那華陽城就算是他秦家的了。

聽到家主的話之後,秦家所有人包括哪些長老在內,也有些不忍。不過只是家族只見的鬥爭而已,何必要出現這麼大規模的廝殺呢?

雖然心底還是有些不忍,但在這個關卡里,已經沒有了後退的機會,能夠做到的就只能是向前廝殺。


頓時,幾乎是在瞬間,所有的人都在激戰在一起。蘇林兩家中,一些實力高強之輩,便向向著鳳凰城而來的勢力殺去。因為他們心底都明白,要是向阻擋這些人的話,只能是靠著他們這些實力強大的人,若是讓那些實力低下的人來,那無疑就是讓他們來送死。

江凡身前,已經開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無數的光芒,在森林中亮起。那廝殺之中的吼叫聲,那慘死之後的悲呼聲,都出現在江凡耳邊。

「既然事情已經變到這一步,那我江家就已經不能獨善其身。」 落夏,撿回來個大總裁 ,江凡冷冷說道。現在,有著十幾名先武境強者組成的小隊,完全就像入無人之境般,不斷殘殺著身邊之人。一些實力弱小之輩,甚至都還沒有靠近這些人,便已經被漫天的光芒所殺,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損傷。

從懷裡掏出一枚靈符,江凡雙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運起靈力,向著這枚靈符中注入,頓時哦小小的靈符化作一名光柱,直接向著天空中射去,頓時明亮的光柱,出現在森林的上空,只要是森林中的人,都可以看到這道光柱。

「父親,江凡發來求助的信號。」元靈石母礦所在地,望著天空中的光柱,江行風心底無比緊張。 天空中所出現的光柱,是由一道靈力所組成,沒有任何攻擊能力,只是起到警示的作用。但這樣一種很常見的靈符,此刻所用的含義,卻無比重大,因為只要出現這道光柱之後,那就是江凡求助的時候。

「老江,江凡這小子發出信號,一定有重大事情發生,咱們得快點過去。」深處於元靈石母礦的入口處,趙家家主也有些急切說道。

這道光柱意義非凡,尋常之時江凡絕對不會使用。但江凡卻在這個時候發出,那就一定有著重大事情。

「好,那就勞煩各位動手了。」死死握著拳頭,江正山一臉嚴肅說道。對於江凡的性格,他可是很清楚。就算自己有著生命危險,江凡都不一定會求助家族,而選擇獨自扛下來。

「早就等江老爺子這句話了。」

「干他娘的,難道咱們還怕他們那些小鬼?」

聽到江正山的話之後,整個山洞中頓時便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所有人皆是拿起身邊的武器,立刻向著光柱所出現的地方趕去。

這靈符所製造的光柱很是強大,就算是在磅礴大雨中,也能夠明亮半個時辰以上,且絕對不會消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